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第二人格是大佬在线阅读 - 第202章 精神病诊断证明

第202章 精神病诊断证明

        “啊~~~”

        一声尖叫直接打破了这栋小别墅的宁静,外面的唐柔见此,不禁一激灵,刺激,实在太刺激了!

        早知道有这效果还蒸什么桑拿啊,这种事多解压。

        时间还要退到一分钟前

        唐柔看眼睁睁的看着姐夫拿着那钥匙进了她姐的房间,心理兴奋极了。

        而沈沉这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不就是一把钥匙吗,而且他开房门的时候压根没用到钥匙。

        这里的唐雅家,谁在自己家住还要把卧室门反锁啊!

        哪怕知道沈辰就住在自己隔壁,唐雅也没有丝毫担心,在她看来,沈辰应该没有那个胆子敢摸进自己房间。

        而要是沈沉的话,应该就更不会了,那个木头要是有这种花花肠子,根本不符合他的人设啊。

        更何况,要真是沈沉,她还巴不得呢,所以她才没有锁门。

        但就在刚才,唐雅突然感觉自己床上一沉,有人还掀开了自己的被子,瞬间让她惊醒,一伸手,就将灯打开了,然后就看到沈沉坐在他床边,准备上床的姿势。

        尖叫过后,两人四目相对,不光唐雅被吓了一跳,就连沈沉心里也‘腾’的一下。

        好在当看清对方的样子后,他立马就平复了心情。

        此时唐雅身穿红色丝质宽松睡裙,因为他掀起被子加上唐雅惊吓坐起来的缘故,所以沈沉的能看到了的料就更多了。

        修长白皙的大长腿,高高鼓起的胸脯,从那宽松衣领向下看去看能隐约见到一抹正道的光。

        再往下看,又怕过不了审。

        此时的唐雅,披散这头发,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多了一分柔弱,少了一分冷漠。

        一时间沈沉愣住了,下一秒,一道黑影飞过,直直的砸在他的头上,同时腰上还被狠狠的踹了一脚。

        “你...滚下去!”

        反应过来的唐雅,先是拿起了自己的枕头扔了过去,随后又是补上了一脚,然后赶紧收紧被子,将自己缩在了床头。

        “你你你,你怎么来我房间了!”

        唐雅有些惊慌的说道。

        毕竟是个女孩,哪怕是个总裁在这种情况下也会惊慌失措。

        坐在地上的沈沉脑子有点发懵,这不是自己房间吗?随后他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钥匙。

        “没错啊!”

        晃晃悠悠的沈沉振起身,因为喝了半瓶红酒加上刚蒸完桑拿的缘故,此时有些上头,就连脸上都显得红扑扑的。

        看着他身形有些打幌,唐雅知道他这是喝了酒了。

        ‘难道是酒后乱性?’她不住的想到。

        “这不是我的房间吗?”沈沉疑惑的问道。

        听到这话,唐雅的表情一冷,随后沉声道:

        “你的房间在隔壁,你想干什么?”

        “你的房间?她特意告诉我的啊!”

        “她?”

        想到此时,唐雅不禁对门外大喊:

        “唐柔,唐柔,你给我死过来!”

        听到里面的动静,在外面看热闹的唐柔知道自己是躲不过去了,快走两步,直接进屋:

        “姐,怎么了?”

        “是你让他过来的?”

        “是啊?你不说按照姐夫说的做吗?现在姐夫出来了,当然要来这里住了呀?”唐柔歪头,假装不解的问道。

        听到这话,唐雅先是疑惑,随后又是看了看沈沉,突然她眼睛一瞪,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你是沉默的沉?”

        因为心里惊慌的缘故,直到现在她才注意到了眼前这个沈沉的不同之处。

        那个眼神,那个气质和语气,分明是她喜欢的那个人啊!

        “不然呢?我可都是按照你的要求做的啊,不能怪我,姐,你到底想怎么样啊!”唐柔有些揶揄道。

        得到确定的答复,唐雅先是有些欣喜,随后面色就是一变,也顾不得自己春光外漏,直接起身来到沈沉身前有些惊慌的问道:

        “你怎么又出来了,是不是他又出事了?走,咱们这就去医院!”

        这表情动作,和刚才的唐柔如出一辙,只不过更加惊慌罢了。

        毕竟这才刚好,就又出现了变故,她不惊慌才怪呢。

        “没事,因为上次的事情,以后的一段时间内,我出来的时间会有一些变动,从一周一次,变成了一周两次,也就是说,周三这天时间也归我了!”沈沉解释道。

        此时他的眼神中有些闪躲之意,目光有些不自然的看向一旁的唐柔,假装没事的样子。

        原因嘛,当然是唐雅现在的穿着有些惹火,加上离得又近,沈沉甚至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

        这种表情本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的,但奈何,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加上此时已经喝了酒,有些晕乎乎的。

        而一旁的唐柔见此,不禁会心一笑,看着她姐现在身上的穿着,再看看姐夫的表情,明显有联系。

        “咳咳,那什么,好困啊,不行了,我得走了!”说着,唐柔捂着额头十分夸张的离开了,十分刻意,演技极差。

        唐柔走后,屋里就又剩下了两人。

        在知道了眼前这人是沈沉后,唐雅非但没有感到惊慌,甚至还有些欣喜,然后就是有些害羞。

        毕竟这大半夜的,自己的卧室被一个男人闯了进来,还是自己心仪之人,多多少少会有些害羞。

        “咳咳,你要不要喝点东西?”唐雅低头问道。

        听到这话,沈辰也回过了神。

        “哦,不用了,我喝过酒了,不早了,睡吧!”

        说罢,他直接离开了唐雅的房间。

        这气氛明显不对,傻子才会留在这里,还是先溜为敬。

        看着他离开,还顺便把她房门带上沈沉,她是又气又笑,随即原地生气的跺了跺脚,重新回到床上,钻进了被窝之中。

        哪怕沈沉已经离开了,但她回想起刚才的情景,只觉得脸上发烫,只能将自己缩回进了被窝。

        反倒是沈沉这边,当他从唐雅房间出来后就恢复了往常的状态,十分淡然的回了隔壁自己的房间。

        上床,躺下,不一会,他的呼吸就见见平缓,显然是睡着了。

        而唐雅这边,先是遭到了惊吓,随后又是欣喜,然后又是害羞,此时她的脑子简直乱糟糟的,根本睡不着。

        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自己快睡着时,突然感觉自己的被子又被人小心翼翼的掀开了。

        不过她这次选择了默不作声,毕竟就自己家这两个人,还能有谁不成。

        很快,她的身后就躺下了一个人,正当他好奇是不是沈沉又来了的时候,一只手顺着她的腰摸了过来。

        可能是她自己今天净想一些坏事了,此时她只感觉自己腰上的这只手越来越热。

        突然,这只手居然越来越过分,从腰上慢慢往上移动。

        感受到唐雅呼吸的急促,后面这人猛的一把将手从唐雅的衣领伸了进去,直接握了个满掌。

        “啊!你...”

        “哈哈,姐,是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很显然,后进来的这人是唐柔,知道她姐刚才情绪不对,她就知道此时她姐一定睡不着,所以才过来看看。

        要不是她察觉到了唐雅呼吸不对,还真以为她睡着了呢。

        “你...要死啦你!”

        “嘻嘻,怎么?你不会还以为是姐夫又回来了吧!”唐柔揶揄的问道。

        “才...才没有!你来干什么,我马上就睡着了,又被你吵醒了,烦不烦啊!”

        对此,唐柔在其身后不禁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这话也就是现在卧室黑看不清你的脸,要不然她就不信自己老姐说瞎话不脸红。

        “姐,你居然没穿内衣,哈哈,又大了,又大了!”

        “废话,你睡觉穿内衣啊!”

        “我可不会不穿内衣站在男人的面前!”

        “你还说!”

        “姐,刚才要是姐夫进来,看你这样子,不会就直接从了吧!”

        “去你的,把手给我拿出去!”

        “我不,我就不!”

        随后房间里就又传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伴随着两人姐妹时不时的娇嗔,很明显,这是又打起来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

        沈辰穿着睡衣下楼。

        “姑爷早,赶紧洗漱吧,东家一会就该起床了!”王婶见到沈沉笑着打招呼道。

        看着眼前的大妈,沈沉有点懵,不过并没有惊慌,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果然,两姐妹一起睡眼朦胧,头发乱糟糟的从楼上下来。

        “姐夫,早啊!”

        “早!”沈沉淡淡的回了一句。

        反倒是唐雅,看到他后,非但没有打招呼,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这不禁让他有些疑惑。

        “姐夫,别理她,我姐害羞呢,过段时间就好了!”

        似懂非懂的沈沉和两人一起坐在餐桌上准备吃饭。

        “你...今天准备去哪?”饭吃到一半,唐雅突然问道。

        很显然,这是在和他说话。

        “没想好,出去逛逛!”

        “那我陪你去趟医院吧,把情况和李医生说说,要不然我不放心!”

        “真没事!”

        “那也去看看!”唐雅面带担心,声音轻柔的说道。

        “那...好吧!”

        见他答应,唐雅的心情一下就好多了,心里甚至想着昨晚那种事多来两次。

        电视里,男主或者女主突然走进卫生间然后看到对方洗澡那种桥段也不知道能不能发生,不过想想也知道希望不大。

        毕竟她家的卫生间确实多了点,楼上卧室都有独立卫浴,外面的公共卫生间几乎没用过几次。

        总不能直接闯到他卧室里上厕所吧,那也太明显了一些。

        第一次,唐雅有些痛恨自己家太大了些。

        饭后,今天三人一起出门。

        上午九点,一行人直接来到了苏市第一人民医院精神科。

        “李医生,他真的没有什么事吗?”唐雅紧张的问道。

        对此,坐在对面的李德阳不禁回应道:

        “我也不太确定,不过要是根据他提供的信息,这确实是正常反应!”

        “随着主人格对自己情绪的掌控力提高,两人出来的时间将会再次区于稳定。”

        但他没说的是,这样一来,这病的复杂程度就又提高了一个台阶,毕竟要是一成不变他们收集数据还能简单些,但现在好多理论就又得重新推翻了。

        “这样啊,那就好!”唐雅拍了拍胸口如释重负的说道。

        李德阳:“也不不能这样说,反正还是不能放松警惕,该注意的还是得注意,而且这是一个新的情况,有什么最新消息一定要通知我!”

        “知道了李医生!”

        说罢,三人就像直接离开,见此,李德阳赶紧叫住了他们并说道:

        “那个,沈沉留下,我有点事需要和你单独说一下!”

        见此,两姐妹不禁对视了一眼,随后唐雅轻声道:“那我们就先出去了!”

        两人走后,李德阳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文件袋向他这边推了过来。

        “这是什么?”

        “你打开看看!”

        看着李德阳那有些沉重的表情,沈沉不禁有为皱眉,觉得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随即他打开文件袋,里面有一个小本本和一张纸。

        急性精神障碍患者证和精神病防治中心诊断证明。

        “这是?”沈沉不解的问道。

        李德阳:“经过上次你在医院的治疗,你的情况院里已经知道了,这种程度的精神障碍已经必须进入个人档案了。”

        “所以我给你办理这些证明,以后万一出什么事,也许能用到。”

        听到这话,沈沉想了想直接点了点头,并没有在意,精神病就精神病,反正他本来就是,也没什么可遮掩的。

        再者,多了个证书多好,别人考个证书又要学习,又得花钱,自己这白得,反正也对他没啥影响,不要白不要。

        “您还有事吗?没有的话我走了!”

        李德阳:“好吧,我直说了!”

        “患有精神障碍的病人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也就是说你现在需要一个监护人!”

        “监护人?”

        “是的,配偶,子女,父母,不过这些你不是没有,就是对你病情有害,所以我建议你走指定监护人这条方案!”李德阳说道。

        沈沉:“指定监护人?”

        “嗯,这些事你需要去咨询一下律师!”

        对此,沈沉的脑子里不禁浮现了一个人。

        律政先锋--少女白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