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重生致富能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章 商贸城开业

第一百三十章 商贸城开业

        第三天相亲节目刚开始,直接来了几个重量级相亲人员,市电视台著名主持人汪少芩与几名秦腔名角宣布自己的爱情宣言,整个战场热情一下子被调动起来。

        今天主持人自己加入相亲队伍,很多人眼睛都亮了,不过再看向今天新来的几名正装年轻人,很显然他们都是为了她们来的。

        相亲活动第三天,很多人在这里已经是熟面孔了,今天早晨养殖场开放了幼鸡园,很多果树底下都布置好了一张桌子,两张凳子,今天相亲主体为面对面6分钟。

        女孩进入幼鸡园中等候,有男孩相中她就可以坐在她对面两人深谈,当然女方也有拒绝的权力,整个现场有百张桌子,每个女孩只有10次交流机会。

        “爱情面对面”环节最前方的几个桌子其实早早就被一些人预订好了,就比如说是汪少芩和剧团的几人,他们坐在最前方吸引了数百名男士围在他们周围。

        也不知道怎么弄得,到了下午最后时分,前排十多名被多人追求的女孩都找到心仪的对象,这次相亲活动给众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总共凑成310多对,反正村里礼物发了310份。

        张家岭西沟成了爱情之地,到了第四天即使相亲活动已经结束,很多单身男女也要到这里来转一转,说不定会遇到自己心动的呢!

        张家岭村为了这次相亲活动,总共发出了上千元的礼品,但是光养殖厂三天就卖出一万多只鸡,西沟烧烤市场这三天生意也慢慢好起来,一个下午营业额也已经上千,西沟逮螃蟹的人越来越多了。

        等到了第五日,张家岭村依然火爆,可是今年牛羊市人比去年要少很多,张家岭养殖场一共购买了400多只羊,养殖场以后就有自己的羊群了。

        9月10日,当七天庙会结束之后,张国栋感觉自己整个身子都开始疼了,连着8天时间每天大小事情不断,这让他开始看到张家岭村发展旅游还有很多短板需要弥补,但是这七天时间也给张家岭村来了一次脱胎换骨。

        首先说七天多全村经济收入。

        张家岭村116户饭店、旅社、特产等直接收入超过20万,平均到没户2000多元,利润超过500块。这几天张家岭全村都忙坏了,每家每户都住了客人,凡事家里没有门面生意的都要想办法弄点小生意做。

        除了村民收入西沟旅游区收入也是非常可观,原本看起来很小的一个烤肉摊,8天时间竟然收入超过10万,利润超过5万元,这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相亲青年贡献的。

        然后就是养殖场的直接收入,3万多只鸡就直接贡献26万块,另外养殖场鸡蛋、螃蟹、鱼等收入也有7、8万,但这还不是这次收入最大的一股。

        张家岭收入最大的一笔是青云寺的香火钱,尽管张国栋只让寺院安排两个功德箱子,但是等庙会结束两个箱子都已经满的装不下钱了,很多人就直接把钱放在功德箱旁边,或者直接放在佛像面前,等庙会结束寺院结算今年寺院收入竟达到46万元,有三名长安来的女居士竟在青云寺带发修行了,张国栋收到消息也没说什么,现在寺院因为每个月佛经考试原因,和尚思想变得单纯很多,有人愿意在青云寺修行那是好事儿。

        张家岭村庙会直接收入百万,这让全村人认识到张家岭村与其他村子不同了,全村以前如同王胜利那样的人如今已经没有了,谁要是有败坏村里形象的没有一个村民能够答应,这对张国栋来说是这次庙会村里最大的收获。

        张家岭庙会上了秦省电视台,秦省花了大篇幅从发展的角度讲述了张家岭成功的原因,到了9月11以后,庙会结束但是村里每天游玩的人越来越多,很多村民家里每天就能留下住店的客人,有一天柏林叔找到了张国栋,他是村里管理户口的,每家每户新增庄基地、分户、年积分审核都是他在管理。

        “国栋,这几天村里很多人都有盖新房的意愿,最近咱们村住店的人多了,凡事来了店面的人挣得都不少,我想既然大家都想盖房,能不能一起统一盖了,这样看起来也好看一些。”柏林叔找到张国栋,说起了村民要盖房的事儿。

        “柏林叔,这事情我最近也听到很多,有人说要盖成民国风建筑,有人想建唐风建筑,你给每家每户带个话,明年咱们村一队、二队统一推倒重建,具体怎么弄过段时间我会去一趟京城,咱们村明年全部开建影视城。”张国栋回到。

        把张家岭村建成国家级影视基地,这是张国栋一直以来的打算,如今村民思想工作已经不是问题,张家岭村声望已经传出秦都,趁着大好局面开发张家岭村再好不过。

        建设影视城不是说想怎么建就怎么建,张国栋想去京城请教下专业人员,长安没有影视基地建设方面的经验。

        青云寺庙会结束不久,张国栋村又添了一辆班车,是一队村民买的,型号与张文斌的班车一样,张文斌已经连着半个月每天县城跑8趟以上,就这每趟车里都是超载的不行,多了一辆班车从官路口到县城,一天从早到晚每40分钟一趟,永康县到张家岭通行更加方便了。

        今年甘井乡种菜籽的人特别多,尤其是张家岭周围几个村子,如今种的小麦就只够自己吃就行,交公粮完全可以买了菜籽直接交钱,这样还方便的多。

        五叔家今年菜籽收购量特别的大,每天固定万斤菜籽压榨饲料厂库房里存了很多的油渣。张家岭村菜籽在青云寺庙会期间卖出了上千壶,到现在五叔家都是从早忙到晚上,家里雇佣了十多名邻村村民不停歇榨油,整个永康县都知道张家岭的菜籽油质量好。

        张家岭村正在向着好的方面不断发展,村里的制度越发的严格了,这不是村委提倡,如今全体村民似乎有了共识。许多村里遇到的事情大家参与的积极性也高了,整个张家岭村进入半集体时代,整天村大队部村民没事儿转悠一下,大家对于村里的一些事儿发表下自己的意见,很多意见村委值班人员听见了及时反馈村委会,这使得越来越多的村民愿意给村大队出思维出主意。

        九月十三,永康县商贸城正式开业,永康县政府之前宣传做的很是到位,县城街道到处都是商贸城开业的宣传,可是到了九月十三日这一天,早晨还有很多人到商贸城转悠的看了看,到了下午诺大的商贸城竟显得有些空虚,主要原因是这里大多数门面房还都处于空闲中,整个商贸城开门数量不超过三成。而且商贸城因为房价高的原因,这里的货物比其他地方平均价格高出不少。

        吴建强(吴老大)从今天早晨脸上就没露出过笑容,为了这个百货批发市场,他投入了一百多万元,四楼半层百货批发店再加一楼底下10多间地下库房,货物从一个月钱开始他就让二弟带人在长安调研,总共50多万的各种日用品类、小家电类、服装类他信心慢慢的做了打折活动,原本以为可以直接垄断永康县批发生意,可谁想县政府花了那么多代价建成的商贸城竟然这副场景,吴家兄弟们都一起看着大哥不敢说话。

        “整个商贸城还有几家不愿意在咱们家拿货,许县长有没有说这事怎么解决。”吴老大一边挠头一边说到,前几日有店铺说是吴家兄弟威胁他们高价进他们家的货,县里领导把他叫去狠狠的批评了一顿,如今商贸城百货批发店已经开起来了,但是每天也就那么一点出货量,别说是赚大钱,能养的起自己这群弟兄都是不错了。

        “二楼那三家油盐不进,还有外围很多服装店都是走的品牌路线,咱们插不上手,今天一天来咱们这里进货的人非常少。”吴老四大声的说到,他是兄弟几人中最鲁莽的一个。

        “大哥,这事儿还是问问张国栋吧!开办百货批发店的主意是他出了,如何让所有店铺主动到咱家来进货他肯定有办法。”吴老三和张国栋交流次数最多,这百货批发店原本就是他和张国栋的买卖,后来他主动告诉大哥,大哥又撇下张国栋,说到底是自己对不住张国栋。

        “问他!现在了他会帮咱?这商贸城有30%店铺都是张国栋那小子买去的,现在放着不出租那纯粹就是在恶心老子我!他的店铺都是好位置,整个商贸城店铺现在租金比秦都市还高,真是疯了!”吴老大听到张国栋的名字不由的皱了皱眉,他似乎已经看到那个年轻人轻蔑的对着自己一笑。

        “大哥,不行我带兄弟们去会会他,他玛的当时出这主意肯定是在坑骗我们呢!等抓住他看我不打断他的腿。”吴老四说完所有人都转过头去没有理会,他这脑子只是个打架斗殴。

        “老四你少说一些,张国栋如今可是市里的红人,咱们动了他过不了半天县里就直接收拾了我们,再说他那身手十个你也不是对手,打断他的腿对我们能有什么好处。”吴老二开口说到,吴老四低头红着脸,其实他刚才也只是说了句气话。他们开的建材厂虽说张国栋没有直接参与,但是其中很多地方都有着张国栋的影子,如果他们敢直接和张国栋对着干,那么这建材厂可能也要办不下去了,吴家兄弟五人心中不由都有了这个念头。

        “大哥!张国栋如今可不光是红人那么简单,他现在开饲料厂办养殖场,张家岭村如今火的不行,光是村里一个庙会最少百万收入,咱们…合则两利。”吴老三最后还是开口说到,他知道大哥对张国栋这个人非常抗拒,但是这个时候再不想办法完的不光是百货批发生意,吴家整个声望地位,尤其是在许副县长心中的地位也都会大打折扣。

        “唉!后悔当初啊!如果这一年时间我没有抛弃张国栋一个人干,这个时候商贸城肯定会热闹非常的。走,咱们兄弟一起去张家岭走一趟吧!”吴老大不亏为叱咤永康县20多年的大佬,下定决心就带着四个弟弟一起向张家岭走去。

        到了张家岭村,吴家兄弟被眼前的一切所震撼,他们曾听说过张国栋在张国栋村做的很好,整个甘井乡都在跟在张家岭村后面挣钱,可是当看到官路口整整齐齐的楼房建设,他终于知道什么是差距了。

        询问了几个村民,对方看见这么一群大汉面色不善,都没有理会他们而是跑到张国栋家报信去了。

        吴老大看见所有人都小心的看着自己一行人,他也知道了第一家房子最高的就是张国栋家,来到服装店门口他看见胡月娥正在店里看着电视。

        “你好,这是张国栋家吗?我是他的朋友。”吴家兄弟尽量流漏出一丝微笑,门外不知什么时候竟多了十多个年轻小伙子。

        “我是张国栋的妈妈,你们找我儿子有什么事儿?”胡月娥看到这群人不是好人,警惕的看着他们说到。

        “阿姨,我们都是张国栋的兄弟,您是张国栋的母亲我们就该叫你阿姨!来,你们把东西放这里!”

        吴老大四十多比胡月娥还大几岁,竟直一口一个阿姨叫的顺口,张承林这时候从客厅出来,他刚才打电话给张国栋了,儿子说半个小时候后回来。

        吴家兄弟把一堆堆礼品搬到张国栋家里,周围村民看这架势也都散开了,九叔这时候听说有人要去张国栋家里闹事,他找了饲料厂几个村里小伙过来看见大路口停的竟然是吴老大的车。他的建材店都是从吴老大那里拿的货,怎么能对他们不熟悉。

        让所有人散去,吴老大几人在张国栋院子里转悠着,过了半个小时张国栋开车回来了,吴老大听见车声急忙向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