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重生致富能手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 回家(求推荐)

第七十八章 回家(求推荐)

        从西部车城出来,张国荣开着自己的斯太尔满心欢喜,5辆摩托车被装在卡车上,原本摩托车行说好的送回去这会儿也用不到了。张国栋着自己的切诺基走在张国荣后面,最前面是张文斌开着他的中型客运车,如今大家虽然没有驾照但是路上查车的交警还很少,一路驶过秦都市这切诺基不亏为现代中华最强suv,坐在上面完全没有拖拉机那种颠簸和噪音,几个人年轻人高兴的在车上吵来吵去。

        “回去了所有人别提魔都的事儿,你们几个身上的钱也别乱花,年底县城商贸城如果预售开始,大家不防买间商铺,买间商品房,放着以后可能升值。”张国栋一边开车,向身旁的四人说到。

        “我们回去什么也不说,给家里人也不说,我想回去给我和我哥在家里把房盖了,国栋哥你说我能和国荣哥一样买辆卡车吗?不要那么大,能在张家岭拉砖送货就行。”胡宝利出声问到。

        “我建议你现在还是别买,张家岭村拖拉机已经够多了,你来估计排不上号,你在商贸城买几间门面房以后放着出租,以后每年租赁都有上万块。”张国栋不希望表弟在车辆方面投入,以后张家岭村将是甘井乡西部物流中心,有机会村里肯定是先保证自己人赚钱,县城市场才刚起步,现在进入时机刚刚好。

        “哥,那我呢?我这钱干嘛?回去交给爸妈吗?爸妈要知道我有这么多钱肯定收走。”张国涛为难到,如今家里有了摩托车、吉普车,他再买车就没意义,前面有一个有本事的哥哥,他做什么似乎都显得微不足道。

        “回家不把你有钱的消息告诉爸妈,咱们家官路口房子如今差不多盖好了,我回去就把户口从家里分出去,这样村里报备三年后才能有村里分红,你明年也就18岁了,到时候也分户出来,钱你留着今年也在商贸城买商铺吧!”张国栋想了下说到。

        出去一个多月,所有人都眼界都提升了,看过了魔都人的生活方式再想象张家岭村,是那么的原始和简单,几个人不由的都想起了自己未来的出路,一时间车上开始变得安静起来。

        回到永康县城,大家把车开进吴老大汽修厂,正好吴老大也在。

        “兄弟,一个多月不见整上吉普了啊!看这架势是发了啊!”吴老大听到兄弟说有辆大卡车和客运车还有一辆吉普进来了,出门看见原来是张国栋,便笑着走上来。

        “吴老大能买不起车,今天刚从长安接的,要不上去试试?”张国栋说着把车钥匙交给吴老大。

        “还是不了,你们那几辆自行车我让人送到后院去了,每个星期都擦拭的干干净净,我现在就让人推出来。”吴老大对张国栋的切诺基不太感兴趣,对二哥的陕汽斯太尔却是很感兴趣,他登上卡车车厢看见上面整整齐齐的5辆幸福125摩托车不断点头,别看他在县城势力很大,资产上百万,但是要让他拿出几万块钱买车他可不舍得。

        “吴老大,你有没有关系给兄弟弄下驾照,这车都回来了驾照还没有,万一哪一天路上让交警拦住这就不划算了。”张国栋知道吴家兄弟跑客运起家,在这方面关系比较广。

        “这好说,你待会儿把你身份证号留下,一周后来拿照就行。”吴老大轻松的说到,这个时候驾照就是这样,只要交钱就有,有关系一盒烟就能搞定。

        “那行,麻烦大哥了!最近建筑材料公司怎样了?渠道都打开了吗?”

        “托兄弟你的福,现在每天都有几单生意,就是运输能力达不到啊!县里运输就靠周围村子几辆拖拉机,还好你们那边都是自己开车拉,我打算过几天买几辆大的运输车,就这辆陕汽斯太尔就不错。”说到建筑材料公司,吴老大不由得露出了笑容,现在那可是他最赚钱的一个生意。

        从汽修厂出来,众人去百货大楼大买了一通,出门这么长时间大家也只是在魔都买了一些烟酒,买副食、肉类还有孩子零嘴大家还是习惯在县城买。

        足足两个多小时所有人大包小包买了一大堆,幸亏有二哥卡车在,不然这些东西运回去都是难题。

        等往回走已经是下午六点了,还好现在已经进入夏天晚上黑的迟,到了甘井乡路边行人都盯着三辆车不断向往,当有人认出是张家岭村人在开车时,所有人都露出招募的表情。

        张家岭村发达了,大队部建的比乡政府还漂亮,门口的大广场都用同一颜色的大理石,很多甘井乡人都去过张家岭村广场,专门听戏看锣鼓队表演。

        到了官路口,张家岭看见自己家的房子已经建起来了,高高的三层楼房全部欧式风格,院墙都是用转头垒起来的,全部涂成了白色,周围紧挨张国栋家的五叔家、二哥家、九叔家、王乐家等等十多家房子已经盖成,现在就等着装修,大家统一前门都盖成门面房模样,墙体统一涂城白色,所有人院子外面都有一个小花园,一些松树很明显是刚移栽过来不久。

        从官路口下坡,张国栋发现大路比自己走的时候宽了很多,以前只能稍稍两辆车并走的大路,如今被拓宽到近10米,四辆车同时行走都没问题。

        村里去年种的菜籽和小麦已经收割完毕,地里现在只剩下光秃秃的麦茬,当张国栋等人把车驶去村子,张家岭村所有人都围了过来。

        “村长回来了!”

        “国栋回来了,快去看去!”

        “村长又买大车了,还有面包车。”

        ……

        听到张国栋回来,村大队门口围观听戏的人也听了,下棋的老人也不管棋摊,都向三辆车子围了过来。

        “都别挤,车把你们碰了怎么办?谁推我了,我去……”张国涛下车去阻止围观的乡亲,但没过一会儿就消失在拥挤的人群里。

        张国栋示意张国荣和张文斌把车子开到大队部门口,在场的村委开始维持秩序让三辆车子通行。

        “村长,这大卡车是你买的吧!真威风!”一名10多岁的半大孩子,看见张国栋下车,拉着他羡慕的说到。

        “不是,那是二哥自己买的。”这孩子与张国栋同辈。

        “啊!二哥都买这么大的车了!”小孩一脸震惊的说到。

        张文斌下车一脸臭屁的等着人问自己,但是所有人都围在张国栋一旁让他时分苦恼。

        “还有那个客运车,那是文斌买的。”张国栋指着张文斌的客运车说到。

        “我的天,文斌今年才16岁吧!都有自己的汽车了。”一旁的婶子羡慕的说到,他眼睛突然转了转,想起自己娘家侄女年龄和张文斌正好差不多,脸上流出会心的微笑。

        “哥…哥……”

        张国栋突然听到人群后面四妹的声音,他刚下午放学在这里唱了两段戏,突然所有人都往村口跑去了,等他回过神看见是哥哥回来了,放下刚唱了一半伴奏团直接向哥哥跑去,可是挤了半天等车子回到大队部门口,她还没有见到哥哥。

        “小月,我在这里!”听到张国栋的声音,大家这才给张小月让开一条路,张小月挤到哥哥前边直接跳到他怀里,张国栋抱着小丫头头上一阵抚摸。

        “哥哥,你都出去好久没有回来了!”张小月带着哭声在张国栋怀里不愿下去,张国涛走过来她都没有看到。

        “只想大哥不想二哥吗?可怜我还给你买了一大堆好吃的呢!”张国涛故意在张小月耳边吃味的说到。

        “想二哥呢!”张小月听到二哥声音这才从张国栋身上下来,拉着张国涛的手一阵傻笑。

        今天下午戏是没法再唱下去了,大爷爷听到这大卡车是自己孙子买的,站在车前哈哈大笑,比自己买了大卡车还要高兴。周围人纷纷向他投入祝贺的声音,喊着让他请客吃饭。

        五叔却是一直坐在后面,拿着自己的二胡没有起身,周围的人都说你儿子回来了,还买了大面包车,五叔却是一点不着急,但是细心的会发现,五叔的腿一直颤抖的不能控制,他每天晚上都在念叨儿子什么时候回来,今天终于回来了还带回来一辆大面包车,这让他怎么能不激动。

        “鞭炮来了,大家都让开一点。”不知是谁买了鞭炮,拿到三辆车周围,一时间噼里啪啦鞭炮声音响起,大伯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三块红布,分别挂在了车头上。

        “国栋,丢下村子这么久才回来,明天去寺庙里给车求个平安符吧!这车三辆车不比工程车要走远路,求个平安符图个吉利?”大伯高兴的走过来,今年上半年村里变化巨大,官路口庄基地成了村里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线,砖厂每天开工从天亮到天黑,每天送出去的红砖都有好几万,这使得村里家家都慢慢富裕起来,今年夏收交公粮很多人为了避免麻烦都是交了现金,这在以前大家想都不敢想。

        在大队部门口闹腾到天黑大家这才散去,张国栋说话明天下午大队部门口请客吃饭,大家这才满意回去。

        把车开回家里,母亲看见两个儿子都安全的回来,激动的拉着他们往家走,父亲却是还像以前坐在院子里抽烟。

        “回来了!”张承林看见两个儿子衣服鲜亮的回了家,抬头只说了三个字。

        “恩,爸!我们这次去南方给你买了几条好烟,还有几瓶南方酒,你尝尝!”张国栋向父亲说到。

        “就是,爸!以后你别再抽卷烟了,要抽烟直接买香烟就行了。”张国涛对父亲每次抽烟还自己卷意见很大。

        “我喜欢抽卷烟,买的烟味儿淡,这里我添了小烟。”张承林说着把卷烟踏灭了,他知道大儿子不愿意自己抽小烟,那玩意对身体损害大。

        从吉普后备箱拿出魔都买的烟酒,胡月娥提回自己的屋子,这么多好久好烟了不能随便用掉,农村人都是这种想法。张国涛去二哥家取摩托车去,张国栋在县城买了一袋大米和十多斤猪肉还没拿回来,家里过年弄的熏肉已经吃完,现在家里没肉张国栋兄弟两人可不行。

        父亲坐在炕上给张国栋讲着官路口新家的事儿,前几天新房门窗都已经安装完毕,材料都是用的红松木,大门在院子最北边,3米6宽的大门足够所有工程车进入,进了院子北边是一个停车场,占了院子一小半大小,停放十多辆车都没问题。

        “盖房总共花了31玩,你四叔说是你回来再和你算账,装修你打算怎么办,你四叔怕给你装不好。”张承林和儿子说着这一个月家里的事儿,胡月娥把二儿子拿回的猪肉清洗了一下放在大锅里卤制,张小月一直在灶台边转悠,吃着零食。

        “我四叔能把玩家房子建的那么漂亮,装修肯定也没问题,明天我就给他说说,等官路口房子都装修好了咱们还是搬上去吧!这几天你就和我妈给服装店把衣服架做好,等能入住我们就把服装店开到官路口去。”张国栋知道爸妈最重视的还是服装店,因为这买卖轻松稳定,每个月最少上千利润,母亲因此也有了展现自己价值的机会。

        “行,听你的!”张承林想了下说到。

        第二天一大早张国栋让弟弟骑摩托车去县城请大厨,今天他打算在大队部请全村人吃饭,这次去魔都挣钱不少,算是花钱买开心了。

        张国涛走后张国栋本想去四叔家一趟,没想到三哥却是先找到他们家里。

        “国栋,听说你回来了我来看看,这次出去挣钱不少吧!大家摩托车都骑上了。我今天来自从还是为了砖厂的事儿,这一个月砖厂订单越来越多了,4个砖瓦窑一天24个小时不停歇,产量也还是跟不上,我打算再建4个砖瓦窑,咱们制砖机可能不够,还得买两台。”张泽辉说到。

        “砖厂的事儿你们厂里自己商量,资金不足和八叔商量,咱们砖厂现在产量如何?每个月盈利怎么样?”张国栋问到。

        “现在每天出砖26000块,坤县的砖价都涨价了我们没有涨,一个月现在利润2万多点,对了这不算你那两辆大机械的费用,你要是把他们费用算进去咱们砖厂还不都给你打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