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重生致富能手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白云求助

第六十二章 白云求助

        12月22日,鹞子坡工程开动第11天,西北风吹的人全身都冷,树上的叶子已经快要落光了。鹞子坡工地的人们还在风风火火的施工中,今天一大早有好几次村子来人希望可以加入,张国栋没有办法最后还是加了40个人,整个工地人数已经超过260人了。

        下午时分一辆辆新的拖拉机加入了拉土的行列,为了不至于造成拥堵,张国栋还专门把鹞子坡西边大路拓宽了2米多,两辆挖掘机不停歇的保运着土石,不用人督促所有人都卯足了劲干着手中的工作。

        “国栋,你媳妇来找你了!”张国栋正在开这挖掘机,突然听到启博叔在坡底呼喊着自己,他放眼一看,白云正穿着自身枫叶花纹的帽子站在远处养着自己。

        张国栋停下手中的活,让王乐上来接手,他下了挖掘机走到白云身边,看见她脸色有些苍白,养着自己眼睛里流漏出无助的神色。

        “怎么了,找我找到这里了!今天不是周末,你怎么没去学校?”张国栋看着她说到。

        “我二哥出事儿了,他和人打牌欠了别人3000块钱,还说必须一星期还清,要不然要打断他的腿,我们家里怎么会有3000块钱,我爸妈现在都要急疯了,我想不出什么办法只能找你了。”白云说着眼泪夺眶而出,打牌能输3000块钱这在农村难以想象,张国栋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对方被人坑了。

        “你别急,慢慢给我说是怎么回事儿。”

        白云知道的并不多,只说是打牌借了高利贷,他二哥吓的这几天不敢出门,至于是和谁打牌输的,借了谁的钱她一概不知。

        “咱们先去你家,问你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怀疑是有人给你哥下套了,你先别着急我找个自行车咱俩现在就走。”

        张国栋借了村里的一辆自行车,带着白云一起来到她家,之间白云父亲一脸苦恼的在一家远门口抽着烟,白云母亲在屋子里一直哭闹,一个年轻人坐在厨房板凳上不说话,看见张国栋到来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云儿,你把国栋请来了?快进来坐,你看毅伟这事儿弄的,他们说我们明天再还不上钱,就要把他拉出去卸掉胳膊和腿,以后你和白云结婚了,毅伟可就是你的二舅哥了,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白云母亲看见张国栋到来,就想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拉着张国栋哭着说到。

        “阿姨您先别着急,让二哥先说说怎么回事儿,是不是被人下套了。”张国栋安慰白云母亲说到。

        “6天钱我去豹子家看别人打牌,也不知道咋的手痒了就上去玩了几把,起初手气还不错,一会儿赢了70多块,后来他们就说玩大一点我也就没有在意,后来运气就一直不好老是输,那里有专门放贷的人我那时候输急了就借了100块想翻本,没想到又输了,我又向那放贷的借了几次,没想到半天时间就输了2700,这个时候我意识到他们可能是一起圈我钱的……”

        说到这里张国栋基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这是一个专门为了白毅伟设置的一个局,看这白云二哥白毅伟的样子,就不像是踏踏实实干活的人,他在那赌场玩的肯定不是一两次了。

        “你是玩什么输这么多的,玩多大,几次输了这些。”张国栋问到。

        “玩的扎金花,10元打底,封顶1000块,我以前都玩的小的,这是第一次借钱……”说着白毅伟底下了头,旁边的白云母亲听到后抓住儿子的胳膊哭着一直摇晃,埋怨他不该去赌博。

        “你们等我回家一趟,我一会儿就回来。”说完张国栋骑着自行车走了,没过半个小时只见他提着一个袋子又回来,白云看见张国栋就猜到他想去做什么。

        “张国栋,你不是认识县里的吴老大吗?我听说豹子认识吴老大,说不定豹子会给吴老大面子,就把这事儿揭过了。”白云不想看张国栋去冒险。

        “别说了,走吧!我自有打算!”白毅伟急忙起身,他以为张国栋拿钱要去帮他还钱。白云非要和跟着去,张国栋也没有阻拦,他们三人一起来到甘井村一队,这里距离甘井乡街道只有一条街道之隔。

        豹子家门口站着两位看门的年轻人,看见张国栋与白毅伟一起过来调笑到:“这不是白毅伟吗?钱凑的怎么样了?这是要来还钱吗?豹子哥等着你呢!”

        张国栋跟着其中一人走了进去,之间这间院子三件上房里都是异常的吵闹,几个年轻人坐在院里抽烟说笑着,他们抽的都是4块5一盒的硬猴王,看见白毅伟进来其中一人走了过来。

        “钱凑齐了吗?交给我就行!毅伟你整天跟我们说没钱,这才几天钱不就凑够了吗?还了钱你就没事儿了,以后有空常来玩。”带头青年一边和白毅伟调笑到,一边身受就去接张国栋的袋子。

        “慢着,这地方不错啊!热闹!既然来了我也想试试手气,不知可不可以。”张国栋抖了抖手中的钱袋子,里面最少有5千块钱以上。

        “当然可以,咱们豹哥这里欢迎各位朋友,不知道兄弟想玩多大的。”那名领头的年轻人说到。

        “白毅伟是玩什么输的,我就玩什么!”张国栋轻声回到。

        几位看场子的年轻人都看到张国栋今天是来找场子的,起身向他围了过来。

        “都退下,这是要吓退客人吗?你是张家岭村的张国栋吧!有人说你是张百万,有钱,既然你想玩我就陪陪你好了。”领头人看着张国栋的眼睛一点不退,他带着张国栋来到一个屋子,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

        “兄弟你想几个人玩?”领头人看着张国栋说到。

        “随便你们!”张国栋坐在椅子上,从口袋里拿出一捆捆钱来,总共5捆刚好5千块。

        在场的几个人相互之间看了交流了下眼神,另外又有4人围了过来,他们每个人都拿出几百块放在桌子上,6个人是扎金花最佳人数,所有人都等待好看这场大赌局的开始。

        “拿牌!”领头青年一招收,一名年轻人递过一把新扑克,青年当着张国栋的面把赛拆开,取出大小王撕碎扔在垃圾桶里,然后把排洗了一遍。

        抬赛张国栋抬了张红桃k,一名中年抬到梅花9打牌,直接给锅里扔出10块钱底,开始发牌。

        头领青年在张国栋上位首先说话,他直接黑了50块,张国栋明排就得100块。

        “咱们这最好封顶是1000是不?我不看牌就跟500好了!”张国栋不去碰牌直接就跟了500块,所有人看着张国栋一时间都愣住了,他们有的人手中连1000块都没有怎么跟,要是直接黑500进入那就是全凭运气了,所有人看牌后都把牌弃了,领头青年看了排是a打头,也没敢跟直接弃了。

        “兄弟没有这么玩的吧!你直接暗黑500块这是一把想把大家杀光吗?小心阴沟里翻船。”领头青年见张国栋一下子就赢了100块,笑了下说到。

        “怎么?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你打牌吧!”

        张国栋赢了该他发牌了,他很是随意的把牌发了,所有人盯着他没有看出有什么异样,这排是他们去市里专门买的好牌,一般地方买不到,一般牌场换牌出老千的人很少,看张国栋的样子也不会出老千的样子。

        张国栋这次发牌大家都开始变得小心了,张国栋右手边坐着一位年纪稍微大点的胖子,他拿起牌直接看了之后弃牌了,其他四人都是没看排扔下10块钱,看向张国栋。

        “500块!”

        张国栋又是直接扔下500块,几个人也都是只能看牌,看过牌后有一个瘦高青年似乎想跟,但考虑了下跟了就是1000块随后也扔了。

        连续四把,张国栋赢了四把,每次他都是直接暗黑500,所有人只要看了牌都只能选择弃牌,张国栋右边那个胖子显得有些着急,有好几次都想很张国栋拼但最后还是打住了,还有对面那个皮肤白皙的年轻人也是有些丧气,而领头青年与其他两个人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一直输钱。

        到了第五把,胖子看牌后下注10块,这是他第一次名牌后下注,其他人都是继续暗黑10块,到了张国栋这里,张国栋慢慢拿起牌看了。

        “怎么,这次不再黑500了?”领头青年讽刺的说到。

        “不可以吗?”张国栋并没有被他激怒,轻轻把牌扔到牌堆里。这一把没有张国栋参与,领头青年上位那名黝黑青年暗黑牌10jq顺子赚了一百多。

        张国栋默默的看着几人的表演,他对场中情况已经逐渐有了一些了解,在场的5人当中中年胖子和白皙青年应该不是一伙的。

        因为他已经看到了对方三人出千记牌的方法,而几次试探之后那中年胖子与白皙年轻人都没有参与。领头青年他们三人其实记牌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在牌背面轻轻的做一些痕迹,a掐头,2、3、4长边斜线,5、6、7短变斜线,这些招数都是老的掉牙的手段,但是排场注意的人很少。

        到了第七把的时候,领头青年三人已经给牌中记号做过一半了,张国栋发现给自己发了一张红桃k,一张红桃j,继续下牌500元,领头青年一方三人看了牌直接扔掉,而那名白皙年轻人却是选择明牌后跟了1000块。

        张国栋只能看到他有一张梅花4,他拿起牌后发现自己最后一张是红桃9,想都没想直接扔牌弃掉。

        “哈哈!三个4,有本事你跟啊!看我不把你统统吃掉。”看到张国栋弃牌,白皙年轻人拿起桌子上张国栋扔的500元兴奋的喊到。

        白云见张国栋这么一会儿赢得100多块钱一把全输出去了不说,还倒贴了300多,她不由的拉了下张国栋的衣服。

        张国栋示意她一切ok,让白皙年轻人继续发牌。

        这一把张国栋一张方块6,一张黑桃9,那中年胖子三张都是做过标记的,拿到了2、3、4顺子的好牌,张国栋给锅里扔下一百块钱,那中年胖子看过牌后直接跟了200块,其他人都看过牌后直接扔了,到了张国栋他也是看了牌直接扔了。

        “这几把运气看来不在我这边啊!每次给我发的都是啥牌,给个k带头,我就把你看了,你牌不会很大吧!”张国栋故意惋惜说到。

        “不大,不大,5带头这把纯粹就是炸牌来的。”白皙年轻人故意说到,张国栋露出一副可惜的表情。

        接下来几把,张国栋都是一直在输,每次当有人出手他都会选择弃牌,似乎他只会吓唬人一般。

        过了几把白云在后面看的一阵担心,不到一个小时张国栋已经输了快一千了,这次张国栋在对方发下牌之后又是一次500大注下压,这次表面上没有人再怕他了。

        “你500?我跟1000。”白皙胖子直接扔下1000块,后面人看到直接扔牌,领头青年却是头疼了起来,他能够看到中年胖子有一张红桃j,一张梅花2,想必他应该是两张j才是,而张国栋那里是两张k,自己手里一手q打头的顺子,思前想后他选择跟了。

        “然后这样,我也黑500跟了吧!张大村长,该你了!”

        “你都跟了我怎么能不跟,500跟了。”张国栋扔出500块。

        中年胖子很是犹豫,他的牌不是很大,如果对张国栋一家黑排他有信心,但是加上领头青年他就难了。

        “算了,你们两个玩吧!”说着生气的把牌扔牌堆里。他一家明牌被两家暗牌吓死,这难免有些丢脸。

        “就剩咱们两个了,500块继续跟,和尚,帮我拿2000块钱。”领头青年手中只有1000块,他下了一把500向身后一个光头龅牙男说到。

        “好了,刚哥!这是2000您用着。”光头龅牙男直接从手中袋子里拿出2000块扔到领头青年面前。

        “跟!”张国栋轻藐的又扔出500块,看向对方。

        “我也跟!”领头青年微笑这又丢出500块,这时候场中已经有4000多块了,张国栋这时候轻轻拿起一张排打开,是张红桃4,然后又打开一张方块4。

        “看来我运气不错,一对4,最后一张我这也不看了,1000块跟了。”张国栋扔出一扎大团结碰到牌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