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重生致富能手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鹞子坡开工

第六十章 鹞子坡开工

        12月10日,张家岭天气越发的寒冷了,还好地没有冻住,张国栋开着挖掘机走在最前面,两辆装载机走在装载机身后,再后面是7辆拖拉机拉着全是拿着工具的人。张家岭村民都已经知道干一天工就直接给2块钱,这好事儿大家怎么能不参加。就算到地完全冻住以后半个多月,那也是能够挣个过年钱了。

        因为挖掘机是履带式前进装置,到鹞子坡就一路走了半个小时,这开工第一步肯定是要自己先动土了,这是农村的习俗,为了平安不出事儿,张国栋把挖掘机开到坡底随便挖了两斗,就把车交给了专业的运行师傅,挖掘机挖岭都是必须从顶往下挖的,这开上坡顶可是个技术活。

        前世张国栋就见过挖掘机爬山,这次看了后还是心里有些震撼,那么陡峭的山坡挖掘机自己刨一些土换到履带下前后走动,挖掘机就因为脚下土方越来越多慢慢向山上爬去。张国栋不去理会挖掘机的事情,他和三名队长开始组织大家一起开动干活。

        只见保运师傅开着50装载机一铲下去就是三方土,把挖出来的土撒在一方平地上,村民急忙上来把里面所有黄料石找出来,张国涛开着30装载机把留下的土推到一边,装上拖拉机然后倒到不远处的水渠里去。

        刚开始大家都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干嘛,机械经常因为人的原因要停下来,随着慢慢施工的展开人员都被分开了,到下午整个工程就已经进入正轨。

        张国栋原本担心村里来人太多机械挖土速度跟不上,没想到情况完全不是那样。50装载机铲一斗倒地地上就得4个人几分钟挑黄料石的,村里今天来了30多人根本够不上装载机速度,然后还有7辆拖拉机拉土速度实在太慢,往往有装载机等他们到来。

        开拖拉机的人都高兴坏了,一天时间拉了上百趟,一趟即使只有一块多钱一天那也是上百元收入,可先石头的人却是感觉累的不行。

        张国栋等挖掘机保运师傅开了两个小时后,就让他下车休息,自己亲自做挖掘机驾驶舱内驾驶,王乐和他一起在一旁观看,如今张国栋家大小车4辆,算上他自己总共九个人开车,其中挖掘机只能自己和王乐开的了,装载机师傅带着文斌和胡宝利表弟,胡宝利是他们兄弟三人中开车最稳的一个,所以被保运师傅挑选到50装载机上学习。而张国涛一个人带着王乐大堂哥开这30装载机,所有人中也只有他能独立开攻城车了。剩下张国栋两个表哥,王乐的一个堂兄三人轮换在开拖拉机,昨天一天时间他们基本已经可以开了。

        张国栋正用装载机把岭上的石头、杂草连同土石一起用挖斗转移到西边坡下,文斌开着装载机把他挖出的土方转移到平阔开阔地带,一点点把它铺开让村民们把一个个黄料石挑选出去,然后张国涛会就开着30装载机把把分开的黄料石和土装到拖拉机上让他们运到该去的位置。

        突然张国栋看到王满仓正在和一人在路边发生了争执,王满仓今天负责的是土方填埋,在他的指挥下所有拖拉机和人都配合的很是不错。逐渐很多人都向这个和王满仓闹事儿的人围过来,张国栋看见后连忙听下车走了过去。

        “怎么了?怎么吵起来了?”张国栋来到后王满仓放下了与对方的争执,退回到张国栋身边向他解释。

        原来这位与王满仓争吵之人是刘家村的村长,今天听说张家岭在鹞子坡施工干活,就过来看了下,鹞子坡与干河道之间有一片麦地,拖拉机每次给干河道倒土填埋就压到了一些新众的麦苗。

        “你们可不能这样,这麦子都压倒了必须赔偿,我刘处直也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这最起码有3分地麦子被压了,得赔50块才行。”刘处直看着张家岭等人一点也不胆怯,这里距离自己村子最近,他不给自己弄些好处怎么说的过去。

        “你这不是抢人吗?我们把鹞子坡修平了最得利的还不是你们村,就这么大点地方你就敢要50块,这些麦子长大收了也卖不了20块。”二哥张国荣放下拖拉机走过来,对着刘处直说到。

        “这铲平鹞子坡也不是你们村平白无故就弄的,赚的还不是国家的钱,我们村得好处那也和你们没有关系,你们不挣钱买这么一大堆机械闹得玩吗?”刘处直轻藐的说到,刘家村与张家岭一条西大路相隔,对方挣钱挣到了他们村里,刘家村面子何在?今天不给张家岭村一点颜色看看,他刘处直面子往哪儿隔。

        “刘村长是吧!我是张家岭村村长!”张国栋主动上去与对方握手,上次乡里开会他们两人也是见过。

        “张国栋,你可是我们乡的名人了,乡里领导都要给你面子这我知道,可是我不怕你,今天是你们先压到我们村的麦子的,没有50块钱你们谁也别想从这里过。”刘处直看见张国栋理直气壮的说到。

        “刘村长说的是,是我们压了贵村的麦子,该赔的还要赔,50块是不,不多?你看这片地我们施工时间会比较长一些,你们坡下这些地也都算进来吧!”张国栋温和的说到。

        “你说话当真?”

        “当真。”

        “看来有钱人就是不一样,看你也是识趣,这些地也就5、6亩,你给300块算了!”刘处直顿时脸上嘻嘻笑到。

        “那行,刘村长你们村的事情你能做主吧!这300块钱给了这片地到明年夏收之前可都是我们村的了,咱这是村对村的事儿,你得回村开个村大队的条子,不然我这没法报账不是?”张国栋说到。

        “我是刘家村村长,有什么做不了主的,就这点事儿还要写条子盖章,你等下我很快就回来。”刘处直说完就走了,然后过了半个小时拿来了一张条子,上面这些因为施工原因张家岭村破坏刘家村耕地,鹞子坡底5土地全部由张家岭村赔偿,共计300元,到明年秋收结束这地和刘家村无任何关系。

        张国栋看了后填上自己的名字,拿出300元交给刘处直,直到所有人看着刘处直离开,大家都没有人开口说一句话。

        “大家继续干活,王乐你看大家挑石头速度太慢跟不上你也别闲着,开车直接把土推到过去不就好了,现在这片地都算我们的了,这里开车可以随便走。”

        这样的话装载机可以直接走到干河沟边去,拖拉机直线距离变短省工省时。

        张国栋知道很多人对自己这次软弱的处理事情的方法有些不满,但是他没有解释,逞强斗狠那是下下招,今日你占的一丝便宜往后失去的可能是你无法想象的。

        过了中午,张家岭所有人坐拖拉机回家吃午饭,工地上只留下一名看车的人,下午2点大家才会继续来做工。

        张国栋带着两位表哥开拖拉机来到甘井乡饭店吃了午饭,然后给留守看工地的人都带了饭,他与饭店老板商量好以后每天中午把饭送到鹞子坡去,饭店老板看到每天20元大订单欣喜的答应了。

        下午继续开工,张国栋估计今天一天能填1400方的土,黄料石运到张家岭村40多车能有60多吨,这进度和张国栋想的差了太多,但是他一点也不担心,今天才是第一天,以后慢慢走上正轨一切都会变好的。

        第一天修坡任务结束,张国栋与胡宝元、胡宝利两位表兄弟今晚需要留下看守机械,没想到窦锦鹏这个时候却来了。

        “今天乡里事儿多我下班这才过来,一切还都顺利吧!有什么需要乡里帮忙的你就说,欧阳书记今天中午还专门打电话问了我工程的事儿。”窦锦鹏一个人骑着自行车,这个时候他应该属于下班时间。

        “一切都还好,等有需要一定麻烦领导的。”张国栋来到窦锦鹏身边说到。

        “咱俩还说什么领导,说实话,这次你这工程完成的好了,我在乡里说话声音也能大些,咱俩可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要是这次事情搞砸了,你我都没好果子吃。没事儿的话我们去我办公室聊聊吧!你说请我吃饭这都多久了也该兑现了吧!”一阵冷风吹来,窦锦鹏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再有半个月就到腊月了,傍晚的风吹倒身上有些冷了。

        张国栋随窦锦鹏来到乡里饭店,店老板热情的招待了他们,张国栋也不吝啬钱,两个人点了6个菜一瓶白酒慢慢的聊着天。

        张国栋对窦锦鹏还是非常感激的,自己很多事情都是他忙着张罗才成了,两人聊了下鹞子坡工程的事儿,最后又说到窦锦鹏身上。

        突然张国栋看到饭店门口一辆摩托车驶过,一名年轻人身后带着一位身穿白衣服的女孩子,看样子像是白云,今天是星期五白云应该这个时候回家,但送她回来的人到底是谁呢?

        与窦锦鹏聊到很晚,张国栋去商店买了几个热水袋,今晚大家睡在车里肯定会很冷,有了热水袋晚上能好过一些。

        第二天早晨天刚放亮,二弟与文斌等人就开车拖拉机来到工地,换张国栋等人回家洗漱吃早饭,今天张家岭村去鹞子坡做工的达到了70多人,比昨天多了一倍还多。等再次回到工地,张家岭发现工地上停着十多辆拖拉机,这些都是其他村子的拖拉机,昨天有很多村子都派人来问都是张承志与他们交涉的,这些都是村里早就商量好的,他们今天早上很早就过来了。

        和拖拉机一起来的还有各村做工的村民,他们大多都是每个村的青壮,数量有40多人,鹞子坡有了他们的加入显得热闹起来,工程速度比昨天快了一倍不止。

        到了中午时候,甘井乡高官竟带着一行乡委干部前来视察,他提到甘井乡建设还得依靠自己,让全乡人民都参与进来,不但能够增加群众收入,摆脱完全依靠农业种植的经济模式,遇到困难向乡里要的旧习惯,还能提升村民的发展意识,改变群众固守思维。

        一旁的村民听得是一头雾水,张国栋向乡高官介绍了他们的村机械合作社模式,得到了乡高官的认可与赞扬。

        “我们永康县是秦省的贫困县,农业是我们唯一的收入来源,很多百姓还都生活在温饱线上,村基层就需要想你这样年轻有为,有改革发展思想的年轻干部,你的想法很好,但是任何新的事情实施起来肯定会困难众多,乡委是完全支持你的想法的,不要怕失败,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可以多请教别人,乡委的大门永远想你打开着,遇到问题你随时可以来和我商量讨论。”

        乡高官的话很是真切,张国栋心里顿时踏实了起来,这个年代乡镇以上干部大多都已经看到了经济发展的重要性,他们作为华夏经济改革道路上最中坚的力量,带领华夏经济腾飞式发展30多年,以至华夏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全转变成世界制造中心,完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质的飞跃。

        上午乡高官离开没多久,乡长白新义带着乡政府的一群人也来了,白新义样子做的很到位,完全一副一心为民父母官模样,上次张家岭村献国宝闹出的矛盾似乎从来没有存在一般,张国栋陪他转了一圈工地后所有人这才离去。窦锦鹏这次跟在王新义身后没有说话,完全一副以王新义为首的样子,这让张国栋清晰的了解到,即使自己已经活过一世也不是做官的料子。

        王新义一行人走后,张国栋看见工地上又有人来闹事儿了,这次闹事的人开起来也就30岁左右,他躺在埋土的沟渠旁边,所拖拉机都停在路边无法过去,张国栋走上去后看几个村民正把他往一边拉,对方一副赖皮样子,躺在地上用脚一阵乱蹬,一时间所有人还都拿他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