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重生致富能手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豹玉树

第四十章 豹玉树

        张国栋一家正在分享丰收的喜悦,门外九叔走了进来。

        “老九,你来快坐!今天生意怎么样?”张承林看见后说到。

        “哈哈,三哥!再好也没有你们家生意好,总共4个服装摊位就你们俩门口人没断过。我来这是和国栋说这事儿的。”九叔坐在炕头上,脸上的笑容怎么藏都藏不住。

        “九叔,今天看样子卖两只羊是没有问题吧!上午丽屏家送馍都送了4次呢!”张国栋拿出烟给爸爸和九叔一人一根。

        “恩,今天买了近3只羊呢!大概1150碗,现在就剩下一只半了,下午我回来又杀了3只羊,估计今晚煮好明天下午就能卖了,接的上。”说到这里九叔脸上的笑容像开了花一样。

        “那不错啊!丽屏家的馍够不够啊!今天九叔你给我对象村里……”

        “说这话干啥?九叔还请不起几碗饭了?那是我自己请的跟你没关系。你说馍的事儿我正要跟你说,今天丽屏家送了720个馍都卖光了,他们今天一天都在压馍,现在院子里火还没停呢!”九叔说着脸上露出一丝忧色,没有了馍他们羊肉泡馍还怎么卖。

        “他们家不是存了一千多吗?站在还剩多少?”

        “现在还有不到500个,明天肯定不够用了,明天牛羊市开了吃泡馍的人肯定多,现在丽屏家一天只能做300个左右,抗过明天后天也没啥卖的了。”九叔为难的说到。

        “行,咱俩一起去丽屏家看看去,不行就让邻居们都动起来,不能因为没有馍让泡馍馆停了。”

        张国栋来到丽屏家里,看见丽屏一家5口人正忙着压馍,丽屏的小弟弟还只有12岁,一边照顾石板模块下的火,一边还要给石块刷面粉,免得烤焦,丽屏姐和自己的母亲还有妹妹三人不停的和面,丽屏爸专门负责搬石头。

        “国栋来了!”看见张国栋和九叔进来,丽屏妈擦了下脸上的汗水问到。

        “这钱得挣人也得休息啊!叔,我有个想法,让邻居们帮你们一起做吧!再给一旁盘两个灶,现在模板用习惯了,你们就多刻几个模板,明天请大家帮忙咱也不让白帮,一个馍1分钱,相信很多人都愿意做的。

        一分钱已经不少了,一口灶一次性就是八个馍,一小时能做5个就是4毛钱,做的好一天比挖石头多挣好几倍。

        “行,我正要跟你说呢!我跟你婶子这是扛不住了,从前天一直忙到现在,少挣一些就少挣一些吧!明天我在村里找上6个人帮忙就够了。”丽屏家一天都没去寺院,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挣钱的机会,干两个小时就等于去沟里挖一天石头,怎么能不把握。

        又去了黑子家,黑子爸今晚轮换看摊子,他们家今天卖了140多块钱,利润能有80多。张国栋来到五叔家,把牛头和两只牛腿全都搬了出来,用架子车运回家中用水侵泡了半个小时,把所有血水初级干净在院中点燃一堆柴火,把牛腿和牛头上没有处理干净的牛毛烤一遍。

        “小月,你去睡觉!今天晚上肉吃不了,这牛头得躲半天才能熟的,明天中午才能吃到。”张国栋看见四妹一直围在自己旁边,开口说到。

        “大哥,我就陪着你!”小丫头抱着哥哥的胳膊,她现在越来越与人交流,也喜欢与人亲近了,而且这次期末考试她语文65分,数学79分,已经算是班里中游了。

        “恩,我看咱妈终于给了你一块钱,你都买了什么东西?”张国栋也是希望多与四妹交流,如果她肯学习一定比三妹还学的好。

        “恩,我今天买了锦膏、糖葫芦、加力加、锅巴……”说着四妹抱出一堆零食,给他分享。

        这零食真是五花八门,很多都不是可以存放的,张国栋与四妹在院子里聊天玩耍着,这牛头真的不好处理,张国栋用镰刃刮了两个小时牛头才处理干净,他让二弟帮忙用斧头把牛头从中间劈开,把它放进厨房大锅中炖制,两个牛腿太大,张国栋只能先弄一只放进小锅里,放大火开始炖制起来。

        晚上已经10点多了,张国栋一家7口都挤在灶房炕上不愿回自己房间休息,小月卖的零食被大家吃完了她也不生气,大家又吃起三妹买的甘蔗。

        “都回去吧!国栋,这熬到几点能好,你不用管了妈晚上给你看着。”胡月娥也是困了,明天早上大家还要早点起来,她开始催着几个孩子赶紧去睡觉。

        “这个最少需要煮到明天早晨才行,那你晚上过几个小时给它添点硬柴好了!明天早晨我们吃了牛头肉再去寺院。”

        “不许吃,等我儿媳妇来了才能一起吃,明天早晨弄好先放着,中午让白云来我们家,到时候让你婶子们多费点心,我回来招待我儿媳妇。”白云大声拒绝到,听到所有人都笑了起来,张国栋有对象这对一大家子来说都是喜事儿。

        第二天早晨张国栋早早起来,牛头肉已经煮的有些脱骨了,牛腿熬的也只剩下小半锅汤了,张国栋与母亲把小锅里的牛腿捞出来放到盆里,挑出已经煮的烂掉的牛腿骨,让它自然冷缩。给小锅里加水热了点馍给大家准备早餐了。

        母亲把弟弟妹妹们都吆喝起来,今天小国瑞与小月也都难得起的早,大家开始洗脸刷牙收拾屋子,白云今天来家里怎么可能不把家里收拾好呢!

        早餐所有人都弄了一碗牛头肉加汤泡着馍吃,说是不让吃等白云这也就是母亲说说而已,小弟一直站在灶台边不走怎么能不吃。

        炖的脱骨的牛头肉那味道可是一绝,张国栋直吃了两大碗大呼一声满足,老爸打开一瓶白酒一个人在那里慢慢品味着,这几个月家里伙食好了所有人似乎都胖了一些。

        吃了早饭大家稍微歇息了一会儿,这才起身前往青云寺。

        天还没有大亮,张国栋刚出了村口就看见去青云寺的大陆上全是牛羊的叫声,来的早的可以抢个好点的位置,把牲口卖了今年一年就有钱花了。

        来到自家摊位,义功叔的豆腐脑摊位上客人已经不少,九叔帐篷外的炉子火烧的正旺。

        “国栋,来吃碗泡馍吧!”九叔看见张国栋连忙喊到。

        “不吃了,九叔!刚才家里已经吃过了,昨天羊肉煮的怎么样?”

        “家里锅有点小了,只能一个打锅煮,现在只煮了两个只羊,才放到地窖。”

        “行,看你今天生意不错,今天人不比昨天少,九叔你忙你的吧!”

        今天市场看起来比昨天还要大很多,主要是昨天供情侣约会的树林今天变成了牛羊市,整个集会吵杂声音一片,即使现在逛会的人还不多,场面已经比昨天大了。

        张国栋一家把帐篷里的货架与床板都抬了出来,把所有东西都准备到位庙会的人就已经开始多了。可是今天早晨问价的人不少可是真正买的人却不多,大多数把目光都放在了牛羊市上了。

        一直等到九点多,张国栋正和村里人在牛羊市维持秩序,今天来市场的牛有一百多头,站着树林一半的位置,羊和猪仔合起来有上千只,另外还有卖鸡、狗、兔等其他动物的。

        张国栋正在引导一个买牛的不要站过到,突然看到一旁的文斌和其他人都看向他身后,一股轻淡的香味传来,他的眼睛被一双柔软的小手捂住。

        “猜猜我是谁!”白云调皮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张国栋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白云,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去你家摊位瞅你没在就来这里找你了啊!我们村今天也有很多人把牛赶来了。”白云看着文斌和张家岭其他人,礼貌性的点了点头,今天她已经不再像昨天那样脸红了。

        “恩,你早饭没吃吧!我带你先吃饭,今天中午再去我,昨天晚上可是做了一晚上呢!”张国栋给文斌示意这里就交给他了,自己带着白云向牛羊市外走去。

        “恩,我爸在那里,我们吃豆腐脑去吧!”白云说这话是怕他突然做出过份动作,让自己老爸看见,昨天下午两人算是确认情侣关系,今天两人再在一起和昨天已经不同。

        “好,这家油饼不错,还有那里有刚出炉的压馍。今天摊位人少我没什么事儿,刚才就维护了下市场秩序,待会儿我带你去沟边玩吧!我们村沟边有一棵古槐树,近两千年了。”

        “我知道,豹玉树吗!永康县五大保护文物之一,国家级保护文物,上课老师说过!”白云看着张国栋笑着说,两人肩比肩的走着,完全没有了昨天的生分。

        张家岭有青云寺和豹玉树两大景点,这是后世有旅游公司大力开发他们村的主要原因,在豹玉树下还取景拍摄过几步电视剧,后世那里都是被旅游公司围起来不让随意看的,因为旅客喜欢在树干上刻字,怎么都杜绝不了。

        在义功叔摊位张国栋又吃了一碗豆腐脑,义功叔怎么也不收钱张国栋也没硬给。给母亲说了一声张国栋就带着白云离开了青云寺,往豹玉树方向走去。

        豹玉树在沟边,平时只有一些游客还有孩子来这里玩,当然这里也是约会的好地方。刚离开青云寺不远就能远远的看见一棵超大的树冠从山沟探出,越是走进越是能感觉到豹玉树的气势恢宏。

        豹玉树后世测量距离现在1700多年历史,总高43米,树干底部直径9米9,中部直径4米7,树干高11米,树冠直径近30米,这棵树属于槐木品种,是当今世界排名第三的大槐树。

        (这个是真的,国宝级大槐树,秦省知道的人应该很多。)

        “每次看见这棵老槐树我心里都不由得震撼,很难想象它可以长到这么大的,都说神树有灵我一直有一种感觉,这棵神树一直在保佑着我们整个村子,也包括我!”张国栋慢慢的走着,与白云说到。

        “我也来过这里很多次了,我每次来这里似乎感觉它就是一个神明,或者是另一个我在一个遥远的地方看着我,能让我心里特别安静、踏实!”白云看着远处的豹玉树说到。

        “你说的有时候我也会感觉到!对了,你在学校感觉压力大不,每年高三学生是最辛苦的,你过半个月就该上高三了吧!你高二再几班,这么漂亮的我怎么都没见过你呢!”

        “油嘴滑舌!我在高二1班的,我在学校也没听过你这号人啊!”白云说着嘴故意扬起来。

        高二总共10个班,一到六为理科班,按照成绩分下来一班最好,六班最差,文科七班最好十班最差,高三也是一样,考大学也只有一班和七班的人有希望。

        “呦!不错啊。还是个才女呢!等你考上大学了我供你上大学,到时候我能能娶个大学生当老婆了!”这个时候的大学生可是非常稀少的,永康县高中一年高考文理科加起来也考不过10人。

        “这次期末考试我在班里才第19名,你就不怕你供我上了大学我在城里不回来了?”

        从岭上下沟路有一段不好走,路过一处难走的陡坡,张国栋主动去搀白云,白云自然的把手放在了张国栋手里。

        “当然不怕,你就是跑美国去我照样能找到你。”张国栋感觉白云的手很小,很柔软,而且有一点冰凉。

        “哼!你就吹牛吧!”白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被牵,她从张国栋手中抽出自己的手向豹玉树方向跑去。

        张国栋追上时白云已经到了豹玉树底下,之间一个一人高的香炉站在大树底下,里面插满了点燃的香火,很多人都在这里磕头拜树,白云也跪下双手祈祷起来。

        张国栋在一旁默默的守护着,过了一小会儿白云这才睁开了眼睛。

        “你不求神树许愿吗?我们村里人都说这里最准了。”白云起身问到。

        “我不信那个,再说这树就在我们村,出门就看到,求求拜拜的多别扭。”豹玉树受供着无数人的香火,但是张家岭附近的人却从来不求它,那是因为这里对大家来说是个不详之地。

        小孩子喜欢爬树,但是豹玉树最低的分支都有11米高,上树都是孩子们放羊在树身上挖出的口子,要上豹玉树只能手抓着这些口子往上爬,能够凭借自己本事爬上豹玉树的人很少,而且上了豹玉树想要下来难度更是百倍增加。

        上树人还能看见人挖的树洞,没有力气了退回来就行。但是下树你没发往下看,脚下全凭感觉,半路手滑了或者脚滑了就会从树上掉下来,那么高的地方运气好的身上擦破点皮疼半天就没事儿,运气不好断胳膊断腿,更有甚者头先着地那就是小命拜拜,张国栋记忆力张家岭就有3个人在这里爬树摔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