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重生致富能手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手术成功

第二十四章 手术成功

        “我今天出门就只带了1200块钱,要不小兄弟你等等我去银行取钱去,农行距离这里就两个路口,我很快就会回来。”那古玩贩子见张国栋是一个新手,便开口说到。

        “行啊!我就在这里等你,摊子我给你看着,少不了东西。”张国栋故意说到,既然你都不愿意别人给你看摊子,别人怎么相信你不是去找人跟踪自己,到人少的地方下手。

        “看兄弟你说的,既然如此那我们两个就一起去躺银行好了。”

        长安城的古玩贩子非常多,作为华夏13朝古都,每次修路、挖埋官道总能遇到古墓出土,这里地下埋藏的文物经常被百姓挖到,所以各种贩卖文物的人每年都会被抓一大批。

        所以做这一行有三句话,第一个就是别碰国家禁止私下交易的任何文物。第二,擦边球打的太多总有一天万劫不复。第三就是永远不要让自己立于危竟之中。

        “跟你一起去取钱可以,但是你可不能叫人啊!这一行的规矩我可是懂一些的。”

        听到张国栋同意跟自己取钱,古玩贩子嘴角不经意间流出一丝微笑。

        等摊位收拾完了,这玩物贩子把所有东西都丢到一个裁缝店,看他那随意的样子,这堆他摆放的文物估计连一个真的都不会有吧!

        “就是那里,走过两个路口就能看到农行!”古玩贩子一边轻描淡写的与张国栋交谈,想套出一些他的信息,可江湖游历多年的他怎么会看不出来。

        “过了这个巷子就到了,小伙子这一趟挣得不少吧!”古玩贩子一边走一边问到。

        “也就是个辛苦钱了!这位大哥你这是要带我去朱雀门吗?这是村路吧!什么时候农行开在村子里了。”张国栋停下脚步微微笑到,他似乎对古玩贩子的表现一点也没感到吃惊。

        “是吗?可能是我记错了吧!我是临铜人,这里还不是很熟。”能做这一买卖的人应变能力都非常高,看见张国栋识破了他的意图立马改变注意。

        “走啊!对面就是农行了!你是什么银行的?”距离银行越近,古玩贩子就越是走不动路,他的眼睛一直向后方看去。

        进了银行,里面没有几个排队的人,两人很快取出了钱,张国栋数了数没有问题后便装进了身后的布袋里,8千多元在这个时候可是一笔不小的资金,张国栋走出银行不等对方跟上就直接向钟楼方向跑去。

        他知道刚才的古玩贩子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通知了他的同伴,如果今天他被领入无人的巷子,肯定难以安全逃脱,在银行取到钱他不等对方人员集合急忙向繁华的钟楼附近跑去,他们就是有心也是不敢追上来向他动手的。

        等过了钟楼,张国栋停下步伐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就想那种小孩子偷偷办了坏事没有被人发现的样子,这种商贩他上一辈子在京城的时候也做过,而且京城、魔都、明珠市、长安四个华夏古玩交易最大的几个市场他都了解的很是清除。

        闹了一下午事情总算办的差不多,张国栋看见路边一个三轮摩托车在路边停着,原来这个时候长安就已经有三轮摩托车拉人了。

        “师傅,去唐都医院多钱?”

        “一块钱,我这车速度可快的很,半个小时就能到,要你自己过去没有两个小时到不了。”这小哥极力推荐自己的三轮摩托车,在城市里确实只有这小东西跑的最快了。

        给了司机师傅1块钱,吵闹的三摩发动机开始“突“”突”响个不听,坐在车厢中的张国栋只觉得振动强烈,这个时候的三轮摩托车确实有一种后世没有的感觉。

        再一次来到唐都医院,当张国栋再一次见到父亲与文斌堂弟时,他们两个都坐在重症监护室门口等待,只过了一晚张国栋有点认不出他们两个了。

        父亲面色憔悴很明显自从他离开后就没睡过觉,张文斌面色发黄一脸的无助,看见张国栋这么快回来都连忙从椅子上起来。

        “国栋,怎么样了?”张承林此时内心很是愧疚,家里这么大的事情他做的其实非常少,3千块钱对于农村人来说就是个天文数字,他不敢想象自己的儿子怎样才能筹到。

        “哥……”张文斌抱着希望的眼神,现在能够救父亲的也只有眼前这位堂哥了。

        “钱我带来了,医生今天怎么说。”张国栋一边向医生办公司走去,一边向张文斌询问。

        “今天早晨来了专家团会诊,说是这个手术很难做,即使手术成功以后也很难康复。”张国栋听到这里便不在开口询问,一切还都是问过医生再说。

        华国80年代许多国家级重点医院实力还是非常不错的,除了仪器设备比后世差外,医生的专业能力不比后世三甲医院的差。

        给五叔做手术的是一个块70岁的老人,他详细的为张国栋介绍了张承茂的病情,并且告诉他因为这个肿瘤的独特性,可以试着申请国家大病补助,所有费用与治疗办法都讲的清清楚楚。

        “大夫,那意思是我五叔胃消炎完以后才能开始动手术?您该用什么药就用什么药,至于最后你说让患者在医院多保养一段时间的想法我也很同意,回了村里没有不出力干活的,一切都麻烦你了。”

        张国栋在与手术医生交流后,对五叔的情况这才有了了解,因为肿瘤上一根大血管存在的原因,医院已经经过几次讨论确定了手术办法,最后都认为这病要想医治,花费肯定要比想象中多的多。所有医生都一致认为做完手术最少需要在医院修养一个月时间才行,这个月需要固本的同时,严格关注胃部切割部位伤口愈合情况,一路算下来没有1万元根本无法走完。可能是看张国栋等人一副农村人样子知道他们经济情况有限,这才帮助他们申请大病救助资金的。

        “走吧!你们两个晚饭吃了没有?”张国栋出了医院大楼就往外走,张承林与张文斌此时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钱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剩下的都是医生的事情了。你们谁知道这儿周围有什么好吃的?”

        “国栋哥,我和三伯早晨就吃了一个馍…这里的饭可贵了!”原本一天没有胃口没父亲的是事情揪心,如今看到自己的堂哥到来张文斌一下子心安了许多,这才感觉到自己已经非常饿了。

        “给你们说让你们吃饭,照顾病人如果你们自己先身体垮了怎么照顾,走吧,我们一起吃晚饭!”张国栋说完便与父亲、堂弟离开了医院,在外面一个面馆一人吃了一大碗扯面。

        “今晚我们在医院门口找个旅馆,三个人轮换看守病人,两个人就可以在旅馆休息,等手术做了,文斌你就一个人待在这里,过几天我把五婶或者你大妹接过来换你。”

        张文斌没有说话点了点头,如今只能盼望父亲手术成功了。

        第二天一大早张国栋就去医院交3000块钱,一天多时间过去账上只用了一百多块,可能医院也看到了他们是普通农民该省的费用都省了吧!

        下午张国栋被叫到院长办公室,一个穿着大白褂带着眼镜的老人正看着文件,见张国栋到来放下手中的东西。

        “你就是张承茂的家属吧!张承茂的病情你们也都知道,现在胃里的炎症已经差不多消除,手术方案已经确定,做手术的都是华夏这方面最好的专家你们放心,患者这个肿瘤算是一种罕见的病症,医院考虑了你们的情况,昨天申报了大病补助已经有了回复。”

        院长拿出一堆的文件放在张国栋面前,医院在昨天已经帮助他们做了很多的申请,这些原本应该是患者家属来做的事儿但一般农民可没人弄的了这个,所以医院直接做好后张国栋来只是签个名。

        “这次患者手术完毕后还需要做一系列康复性治疗,专家们一致认为中药调理最为合适,其中用到很多固本的中草药价格都比较高,三个月年来整个费用可能会达到6000元以上,大病救治申报下来的话最多也就6000多,所以你们还得准备3000到5000块钱啊!”

        这才是院长今天叫张国栋来的主要目的,普通农民谁家能凑的出3000块钱,即使医院已经想办法解决了一大半的费用,但是剩下这些依然是难以想象的天文数字。

        “院长,今天早晨我已经预存了3000块,待会儿我再预存1000,该怎么治你们就怎么治,该用的药我们也都用,钱这次我已经想办法集够了,只要我五叔他能康复。”再存一千就是将近五千了,医院院长听到这里这才送了一口气,医院最怕的就是看着病人到了自家门口,却是拿不出钱最后活活给耽误了,也别怨一些医院不接受重病的农民,他们医院也是要挣钱的,一直赔钱医院也不可能一直经营下去。

        “那就没什么事儿了!陪护人员你们得早早安排好,最少一个月病人刚做了手术行动还不便,后两个月可以自己上厕所,有护士照顾你们就不用派人来了。”

        离开院长办公,张国栋在交费处交了一千块,回到五叔病房的时候医生正在给他做检查,他胃疼已经结束,但医生还是没有让他吃饭,躺在床上的他精神看起来还不错。

        “国栋,这次麻烦你和你爸了!我现在感觉胃疼好了,下午我们就回家算了,听说这里住一天贵的要死。”张承茂看见张国栋走来,急忙说到。现在他住的病房白净而漂亮,在农村可住不上这房子,刚才听护士给他说昨天账单,吓的他就想跳下病床逃走。

        “五叔,你还病着呢!好好躺着。你胃里有拳头那么大的肿瘤你知道不,不切除你就会死的,放心养你的病,明天就是专家们给你做手术了,钱的问题你别担心,我都准备好了。”

        听了张国栋的话,张承茂躺在床上没有说话。他自己的身体怎么可能没有察觉,这么多年胃疼一直没有去大医院检查,主要原因是家里经济情况不允许,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也对检查结果有一些恐惧,今天听到结果他反而心里舒坦了许多。

        “医生给我说了,明天早晨9点给你手术,你现在主要任务就是保持好状态,有什么要说的等病好了再说。”

        张承茂听到后缓慢闭上眼睛,他今年才34岁不到,怎么愿意这么早结束一生,张国栋是自己的亲侄子,也算是自己半个儿子,既然如此这样自己一切还是交给他吧!

        在病房待了半天,五叔状况终于平和,配合治疗的态度也很不错,张国栋看见爸爸已经来换他便起身离开病房。回到旅馆张文斌还在熟睡中,张国栋在旅馆门口吃了饭便向去市百货批发市场看看。

        80年代中期,正是小商品进入农村的最处时期,老百姓口袋里慢慢有了钱,对商品的需求也逐渐开始增多。张国栋打算在明年官路口新房建好后在那里开个百货商铺,现在或许不怎么赚钱,但先一步占据百货日用品市场未来几年肯定有挣头,再说了,甘井乡西部能有一个百货日用品店也是对这里经济的一种刺激。

        到了第二天,看着父亲被推进手术室,张文斌眼泪不由得流了下来。农村人对于手术的了解很少,只知道把人身体划开后人就有很大可能死去,所以一般人对于手术都是非常恐惧的。

        “别哭了,这次手术昨完五叔病就好了,你应该为他高兴才对。”

        张文斌这才止住了哭泣,他们家就他和他爸两个男人,如果五叔早早不再了,那么全家的重任将压在他一个15岁少年身上。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眼看时间已经过了中午,三人在手术室门口已经开始有些急了,这时候手术室大门终于打开,一名一声取下口罩从里面走了出来。

        “手术很成功!这是切出来的肿瘤,你们要不要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