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重生致富能手在线阅读 - 第九章 白云

第九章 白云

        “嘿嘿,借我秤我能有啥好处。”白云第一次听到有人叫自己美女心中很是高兴,他没有感觉到对方有耍流氓的意思,这个时候人都还很保守,直接叫女孩子美女那女孩可以说你耍流氓。

        “下午散市前请你吃凉粉怎么样?”路边凉粉是现在人们最喜欢的小吃,好吃便宜,一毛钱一大份一般人能吃饱。

        “这可是你说的,我可不会客气,唉…你是县城人吗?”白云看着张国栋,感觉到对方看见自己不是那种赤裸裸的欲望,这让她难得的多了一些好感,就因为她长相的原因,她从小都对异性很是提防。

        “甘井乡的,你是哪儿的?”

        “真是巧了,我也是甘井的,我今天陪我把来卖辣椒,他在北市呢?你是哪个村的?”

        两人正聊的起劲,一队混混模样的人从南走了过来,路过一些摊位开始向商贩收缴保护费,他们连吃带拿路过的普通人都刻意离他们远一些。

        “呦!还是个小姑娘,长的挺俊的啊!五毛钱摊位费,不交今天就别在这里做生意。”一个穿着背心的混混嘴上叼着一根烟,在市场收了工商管理费的小伙子这时候已经不见了踪迹。

        “我…我今天就买了3毛钱……”

        “妈的,三毛就三毛,赶紧交了以后以后这里哥就罩着你了,有事儿报我胡八名字,好使!”

        白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摆摊,但她也知道这地方有混混管者,他们偶尔有集会会在这里收保护费,政府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打掉一批明天还会出现一批,有他们这儿闹事儿的人反而会少一些,他们收的保护费很大一部分也会交给工商、派出所等地方,永康县作为国家级贫困县这种风气就是到了21世纪也无法完全消除。

        “你,小子!摊位费5块钱!”胡八看见张国栋自行车后笼子里野兔最少有十多只,车钱横梁上还挂着大半只貒,这可是好东西。

        “大家最高的都是5毛,到我跟前怎么成5块了…”

        “诶……,还喜欢顶嘴!胡哥让你叫5块乖乖掏钱,不然让你好看。”一名胳膊布满纹身的青年个子只有一米六不到,欺身上来就要教训国栋,被身后一个同伴挡住。

        “这位兄弟可能对鸡蛋市不太了解,这一块可都是胡哥的地盘,就连警察来了都要给胡哥面子,既然你没有钱就拿两只兔子抵吧!”一名看起来白净笑容和蔼的跟班在后面做好人,他还没说完几个混混就已经上手,有人打算抓野兔,还有一个人看准了车前的貒肉。

        张国栋一把抓住一名混混的胳膊,他用力一推对方,那混混顿时感觉一股大力涌来,身体失去平衡向后倒去,就连身后3名同伴都被推到了。

        “去你玛的,兄弟们,上!”胡八见对方竟然敢出手,他第一反应就是撤退,可见为了收这保护费他也没少挨过打。

        几名混混见事儿已不能善了,一股脑的冲了上来,周围小贩一阵混乱都拉着自己的东西四慌而散,白云也不管自己辣椒面叫喊着推到身后台阶上。

        “碰!”

        张国栋一脚踢飞一名冲上来的混混,不等对方反应冲入对方人群中,还不等对方反应两三拳就放倒了最最为活跃的几个混混,其他混混还没反应过来,又有几人倒下,一瞬间对方大半人都躺在地上呻吟,胡八看到这种情况转身就打算逃走。

        “吴老大手下都是你们这些货色吗?”

        听到张国栋的声音胡八停下脚步。

        “你认识吴老大?”他知道以对方的身手今天要想不挨揍就必须面对接下来的一切,而且提到吴老大说明对方也是有人的。

        “滚吧!以后凡事还是小心些点,别以为有几个人在市场就能为所欲为,吴老大现在也是自身难保,别到时候因为你们这些傻货栽了!”张国栋上一辈子在县城做生意,怎么能对他们的后台不知道。

        “兄弟们,撤!”再留下不是明知之举,听到胡八喊撤退,原本还在地上呻吟的混混顿时起身,一转眼间消失不见。

        白云一脸崇拜的看着国栋,她想问对方身手为什么这么厉害,但是一时间却是开不了口。

        市场这种引保护费打架的事情隔几天就会出现,商贩们对此已经见多不怪,胡八带人刚离开,那些离去的商贩们就又回来了,市场人群又开始增多,只不过大家都无意中与张国栋拉开了距离,刚才还占了他一半摊位的买肉大叔不见了踪迹。

        “你…你刚才好吓人的,你经常打架吗?”白云小心翼翼的问到。

        “确切的说,这是第一次出手。”张国栋这真是第一次大家,不过上辈子打架次数多的无法数清罢了!

        “我在乡上看过豹子他们打架,他们都没你厉害!”

        豹子是甘井乡牛羊市负责人,每个在那里交易牛羊的人都要给他好处费,他在乡政府也是有后台的。

        “呵呵!豹子我听过,但不认识!”

        “刚才你还没说你是哪个村的呢?我家二组第三家就是了!”

        “张家岭村,就是那个青云寺…”

        “张家岭村我知道,每年七月七庙会我们都会去的……”

        张国栋发现白云表面开起来乖巧可爱,胆子很小,其内心是一个活跃暴力分子,喜欢活跃刺激的生活,两人一个问一个回答,张国栋对人情事故,政策法律了解都不是她一个高二小姑娘可以比,张国涛不知不觉就在白云心中留下了很重的分量。

        野兔在市场还是很少见的,尤其是活着的,有人问价买的人就越来越多,活兔一块,死兔八毛,不一会儿一笼兔子就买的只剩下4只活着的半大小兔。

        “九毛了,九毛了,最后四只活野兔每斤九毛卖了,早卖完早收摊。”国栋大声的喊到,很多路过的人都要上来看看。

        白云羡慕的看着张国栋,这会儿因为张国栋的野兔吸引了大量人群,她的辣椒生意了好了不少,只不过每斤辣椒面3毛5她只买了不到两块钱,和国栋无法比。

        “这是貒吗?怎么卖?我只要肥的…三块钱卖不?给我一斤。”

        张国栋貒肉也卖完了,最后的貒头与腿一斤8毛钱卖给了招待所采购的了,总共卖出了31块钱。

        正在推销自己最后四只野兔,张国栋突然看见远处一名40岁左右的中年站在远处审视着自己,他一眼就认出对方正是吴建强。

        吴建强可以说是永康县传奇人物,他家住县城西高店村,自己是高店村村长,90年以前承包着县城到长安市的班车路线,积累了一些资金人脉,等改革开放刚发起的时候他是第一个吃螃蟹承包了县城百货大厦的人,靠卖电子产品挣了不少钱。他有5个弟弟都是恨角色,整个永康县城的运输,农药、化肥、酒店、赌场等生意他们都有参与。到20世纪的时候弟兄6人只有老六在外面,老二与老五吃了枪子,老三、老四火拼死了,而吴老大落了个牢底坐穿的下场,没等到减刑就死在监狱了。

        “大哥!”吴老五见大哥站在那里不动,他知道今天这事情对大哥影响挺大。

        “别急,等他忙完!”吴老大仔细的观察这张国栋,他有两辆大巴跑着县城到长安的路线,这个时候每天收入上千元在这个小小的县城,绝对是富豪级别的不在,一般情况下县里能不得罪都不会得罪他。

        吴老五一脸的不爽,大哥就算是见永康县县长都没有这么客气过。

        “兄弟,貒肉买完没有?看来我来迟了,这四只野兔我都买了!”终于第一个买国栋野兔的那个微胖中年看见笼子里只剩下四只小野兔,惋惜的说到。今天他把野兔交给食堂做出的红烧野兔领导吃了赞不绝口,还有那貒肉味道更是没的说,刚陪领导忙完今天的工作他就来到鸡蛋市再先张国栋,还好不是空手而回。

        “这四只也不秤了,大哥你给十块就算了,早卖完我收摊了!”国栋迅速的把四只野兔绑好,对方也不客气直接给了一张十块,一手提着两只就走了。

        张国栋看到对方不是普通人,因为刚才他看到吴老大的时候稍微向对方点了点头,而吴老大更是陪笑的喊他什么姚秘书,他很可能是政府或者县委的人,如果按照张国栋的计划,以后少不了与政府部门打交道。

        “这位兄弟,今天的事情是我管教手下没管教好,能否赏脸一起吃个便饭。”吴老大见张国栋收拾笼子打算离开,这才走过来客气的问到。

        “行,走吧!”张国栋没有看对方,踏下自行车支撑,就要推着自行车跟着去。

        “张国栋,你不能去!”白云心中一阵害怕,对方一行人看起来都不是善茬,就算张国栋再能打去了都得吃亏。

        “别怕,我很快就回来,现在还早等会儿请你吃饭。”张国栋回头给白云一个放心微笑,白云这才松开了他的袖口。

        一路无话,张国栋跟在吴老大一行人身后来到麒麟楼,这是永康县最好的酒楼了,他上辈子没少在这里吃饭。

        吴老大见张国栋撑好自己的自行车,不忘给旁边的门卫嘱咐给自己看着,这种平稳气质不是普通刚入社会年轻人可以有的。

        入了麒麟楼张国栋跟着吴老大上了楼,吴老五也跟了上来,其他人都在门外等候。

        “兄弟不是县城的吧!今天是哥哥做东,看看吃点什么!”吴老大结果旁边女服务员的菜单,交给张国栋。

        “也别上多,就一个干煸鸡,一个猪杂,一个素拼好了!再给我来碗炝饸咯。”

        张国栋没有接菜单,他点的干煸鸡是这里的招牌菜,其他两个都是夏季最常点的菜。

        “那行,给我们两个来两碗凉调饸咯。”吴老大对于张国栋对这里熟悉有一些诧异,看他穿的衣服也不是很有钱的样子,但能够在这种地方不怯场不说,还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吴老五原本还有些瞧不起国栋,认为对方就是打架厉害不值得大哥如此招揽,这是个他不敢再有这种想法了。

        “吴老大你不用试探我,我就是一普通农民,今年刚高中毕业!今天这顿饭是中午那事儿的原因吧!在这里给您说声抱歉了,中午出手重了点,这顿饭算是小弟给您赔礼了。”张国栋拿起服务员刚倒的茶轻轻的呡了一口。

        “兄弟客气了!中午是我手下没有规律,做事太过分应有自得。哥哥我有句话想了解下,中午你给胡九说的那些我很好奇!这永康县城有谁敢动我吴建强。”吴老大轻声的说到,但是任谁听到都能够感觉到其中的火气,他或许认为张国栋是自己敌对势力派来与他传话的。看架势,如果张国栋没有能给出满意的答复,今天的事儿定然无法善了。

        气氛开始变得宁静,服务员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门外传菜员在门口不知道是进还是离开。

        “菜呢?怎么还不上!一个凉菜用了这么长时间!”张国栋不管吴老大的态度,在传菜员放下凉菜迅速逃跑后缓慢的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小子,你……”吴老五正要起身,被大哥一个眼神挡住。

        “吴老大最近没有感觉有什么不顺利吗?”张国栋不管对方,竟直吃些凉菜,还别说这个时候蔬菜还都没有打农药,吃起来多了一些清新的味道。

        “还望兄弟明言,哥哥必定厚报!”刚才还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一转眼姿态有放的很低,他刚才只是在吓唬对方,如果张国栋真是敌方派来的传话人,被自己吓出一些情报就好了。

        吴老大最近确实感觉不顺利,他的两辆班车以前从长安回来的时候都要顺路带一些货物,因此地摊的水果,街道商店的小电器、五金店很多人都是从他这里拿货,不过最近城南城北都出现了新的货源,很多以前从他这里拿货的人都改从其他地方拿货,他托关系让上面人查可一直没有结果,这让他顿时感觉到了一丝危机。

        “500块,帮你解决!”张国栋还是没有看对方,他能感觉到对方内心的挣扎,他可能把自己当成对方的说话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