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重生致富能手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回家

第二章 回家

        “打人了,大家快来救宝根!”

        “去黑蛋家把黑蛋他二叔叫上……”

        “敢在东旦村撒野,真当我们村没人了?”

        ……

        听到门外吵闹声音,张国栋表面平静,可他父亲与弟弟已经开始不由地打颤。

        “当家的,别怕!我把门中兄弟都喊来了。”

        田宝根媳妇还未进门,大喇叭嗓门已经传了进来。随后十多个汉子气势冲冲相继而入,手中棍棒、锄头、掀,各种农具不一而举。

        “宝哥,你没事儿吧……”一名村民拿着扫帚问到。

        田宝根见救兵已到心中窃喜,他想向救兵走去,可张国栋在他肩膀上的大手紧紧的限制了他们行动,只要他稍有异动,肩膀的疼痛便会不时的提醒他现在的处境。

        “你们三个胆子不小,敢来宝哥家里闹事儿,兄弟们上……”

        一个光头青年前面领头,手握一根两米长的木棍直接向张国栋打来。

        那木棍速度飞快,很多人还来不及反应,张国栋一把抓住袭来的木棍,光头脸上瞬间露出一丝恐惧,那木棍竟像被虎钳夹住一般丝毫不能动弹。

        张国栋眼中凶光泛起,右脚直接踢在光头胸口上,把对方踢出近数米远,光头躺在地上开始抽搐,一时间竟无法站立。

        “毛子,误会了!我和朋友闹着玩儿呢!你嫂子还以为要打架,这都是误会,刚才喊你嫂子没喊住。你和大伙儿都走去吧!看你们弄的…凤娥你个臭娘们儿,没事儿瞎哄哄啥呢!还不快去做饭去,不打死你……”

        躺在地上的光头一动不动,不知道是装死还是真晕过去了。

        田宝根见身手最好的光头都顶不住人家一招,自己再不说话今天事情就闹大发了,这大个子可真是凶狠。俗话说不怕软、不怕硬,就怕二愣子拼命,自己犯不上与几个穷哈哈拼个你死我活。

        “当家的……”田宝根媳妇看着张国栋露出为难的样子,她有些担心丈夫还在对方控制下,但是当着这么多村里人的面,她不能违背当家人的意思。

        “还不滚回屋子,中午把房梁上的腊肉都炒了,你再把立柜里的酒拿出来,我要跟三位朋友喝几杯。”

        张国栋上辈子没少打架,打群架寻求的是一个气势,只有镇服了对方闹的最凶的,其他人基本就都是软脚虾。

        院中东旦村众人,这一刻上有心维护自己村子的尊严,却没有人愿意面对张国栋这样的狠绝色,一时间场面竟有些尴尬。

        张国栋知道事情已经闹得差不多,便放开了田宝根,众人也正好顺着台阶放下了手中的工具,纷纷散去。

        不到一分钟闹腾的院子瞬间变得安静下来,门外原本看热闹的女人和老人也都消失不见。躺在地上的光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见了踪迹。田宝根干笑着化解着尴尬,他虽也打过很多群架,但像今天这样紧张的还从未遇到过。

        ……

        张承林抹了抹头上的细汗,大儿子以前虽是调皮打架,但他从不知道儿子还有这样一面。刚才那一棍看起来不轻,他拉起儿子的手,看到手心只是有条红印。

        “没事儿,爸!”张国栋对自己现在的身体很是满意,刚才所受那一下可不轻,可这才几分钟的时间,就已经感觉不到疼痛。

        既然事情已经结束,张国栋没有打算与田宝根去纠结。喊过二弟,与田宝根三人很快就把小麦称量完毕,田宝根完全放下了刚才的不愉快,跟在张国栋后面一股脑的奉承,上秤称量包谷时,更是自己抗着木杠,让张国栋自己移动秤锤。

        “460斤包谷刚好,多出来34斤的算是哥哥今天的赔偿,你嫂子饭快做好了,吃了饭再回去呗!”

        “好意我心领了,今天兄弟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家里穷啊!没办法,就等着这点粮食救命。这34斤包谷就不必了,我们还急着回村,就此别过了!”

        张国栋态度坚决不容拒绝,田宝根只能作罢,称出34斤包谷倒了回去。

        粮食换完了,父子三人把426斤玉米分成大小六个袋子,六袋包谷装好用麻绳捆绑结实后,三人挂上扁担试了几下没有问题这才起身出了门。

        离开田宝根家三人不由的都加快了速度,出了东旦村走上大路,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

        “哥,你刚才太帅了!那田扒皮竟然当着村里那么多人的面都不敢说硬话,咱们村人在他家换粮可没少吃亏。他最后还要留我们吃饭呢!”张国涛看着哥哥一脸的崇拜,家里一年四季都是粗细粮混着吃,只有过年才能吃口白面见点油水,想起离开田宝根家时从厨房飘出的香味儿,他不由咽了咽口水,从早晨出门到现在他已经8个多小时没吃饭了。

        “今天真是有惊无险,国栋,以后办事不能这么鲁莽了。回家后今天的事情都不许告诉你妈,省的她担心。现在已经离开东旦村很远了,我们歇息一会儿吃点东西吧,路还远着!”张承林从包谷袋上拿出一个小布袋子,里面装着3块玉米面巴巴,这玉米面做成的饼在农村叫做巴巴,看起来金黄透亮份量不小,但是吃完嘴里一阵酸苦,农村家里但凡条件稍微好点的,都不会用纯玉米做巴巴吃。

        二弟大口大口的吃着,看起来香甜无比,老爹也是一口玉米巴巴一口清水的慢慢吃着,张国栋把玉米巴巴放入口中却是怎么也咽不下去。

        “咋了,卡住了?喝口水吧!”

        玉米巴巴很难下咽,父亲递过一个深绿色军用水壶。张国栋喝了大半壶水,才吃下小半个饼,他上高中住校的时候也不太吃这些粗粮,所以父亲看见后也没有说什么。

        张国栋吃了一半,最后半个饼怎么也吃不下去,所幸交给弟弟。

        “谢谢哥!”

        吃了饼子的张国涛顿时变得又活跃起来。父子三人继续上路,父亲肩负200多斤粮食,张国栋140斤,二弟80斤,半个小时十多里的路程三人都是默不作声。

        二弟究竟是年纪太小,力气活干的太少,一股冲劲过后终于还是走不动了。

        “国涛,我们这样速度太慢了,你把粮食分我一些,我力气比你大,这样你速度提起来我们也能赶路快一些。”张国栋见二弟已经累的不行,说道。

        “你担的已经比我多了…,”张国涛很为难,他确实已经非常累了,但也不愿意让哥哥承担。

        张国栋不由弟弟反驳,解开对方的袋子就把一袋包谷平均倒入自己扁担两边,这样二弟就只剩下40多斤包谷,而他担子重量却达到180斤。

        出了焦村乡路上行人开始减少,没走多长时间大路开始变窄,父子三人走走停停顺着来时的路进发。张国栋肩膀已经不怎么疼了,可是脚后跟却是被路上石子隔应的不行,现在农村人都是穿着拉制的鞋底,鞋底磨薄了挑扁担更是脚疼。

        “你小心点!累了就歇歇!”张承林看着大儿子有些担心的说到,儿子力气大他是有一些不解。虽说对方身高将近一米八五,肌肉长的也算结实,以前一直念书没怎么干重活,这180斤重物挑起来不费一点劲,确实让人难以理解。

        前方就要进入山路了,这山路挑粮可是个技术活,技术不好在这里非常危险。

        “行,爹你先走,我们离远些,二弟你也小心。”

        走上了来时的山路,张国栋跟着父亲的步伐。父亲走路非常的小心,每一个石头与窄路都是经过再次试探这才通过,张国栋知道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一路坚持小心的度过每段危险的山路,张国涛也是用心的跟随在哥哥身后,脸上豆大的汗珠落下都没时间擦。

        不知不觉来到黄芪岭,过了这座山就到永康县地段了,黄芪岭是永康县与坤县分界线,岭南坤县属于关中平原地区,土地肥沃水资源丰富。而岭北的永康县大部分区域都属于山地,耕种面积不足20%,张国栋记得在2019年下半年永康贫才摘掉贫困帽的。

        一条山岭两侧差距很大,平路开始变得稀少,三人不是上山就是下山。顺着山路走走停停花了三个多小时大路这才开始平缓。

        出了黄芪岭,张国栋与父亲、二弟坐在路边石头上休息,即便是干惯了体力活的父亲这时候也是大汗淋漓,累的不行,全身衣服都开始变湿。二弟更是累的坐在地上不愿起身。

        “爹,你有没有发现我力气突然变得很大,近两百斤的包谷我感觉自己还有很多力气没有使,让我试试自己极限在哪儿!”趁着老爹歇息,张国栋把父亲扁担上的所有粮食绑在自己担子上,在所有人惊讶的眼神中挑起了近400斤的粮食。

        “天啊!大哥你这岳飞附体了!这……小400斤啊!……哥,你慢点!”二弟听过最厉害的历史人物就是岳飞,他看着大哥挑起400斤粮食张大了嘴巴。

        张国栋不给父亲阻止他的机会,挑起扁担一个人就开始上路了。

        386斤的重量压在张国栋肩上,他并没有感觉到非常的累。扁担已经被压的弯度很大,他小心翼翼不敢过大摇晃怕被压断。

        张承林确认大儿子没有问题,拿起二儿子的扁担追上大儿子步伐,这点重量对他来说轻而易举,张国涛没了任务就扛着空扁担一路飞跑,却还是一直处在最后位置。

        五月的傍晚还是有些凉意,父子三人一路急奔也不感觉到冷,距离张家岭村越来越近,不知不觉太阳已经开始落山了,张国栋一路没有停歇终于进入甘井乡地界。

        甘井乡在永康县几个乡里排名算比较靠前的,距离县城近不说,地势与大王乡、义井乡等地区相比更平缓一些,这里盛产各种蜂蜜与柿子,不过现在都是自产自足而已。

        随着夜幕降临,大路两边各种昆虫开始不断作响,银白色的月光洒落在大地上,远处的村庄偶尔会有一簇微弱的光亮闪过,那是有人家里点起了煤油灯。

        张国栋望着大路边上贫穷的村庄,一圈篱笆围成的院子,院子里简单的几间土砖房住人,偏房都是草房用来堆放杂物,这时候用的起玻璃的家庭很少,很多人都是用白纸糊窗户。

        眼前这副场景不由的把张国栋拉回了记忆深处。这片大地虽然穷苦,但却是自己的根。

        张国栋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母亲吃了一辈子苦,每天忙活着家里的农活,一天到晚很少歇息。家里所有人的衣服都是她一针一线缝制的,她为了儿女们偶尔能吃口肉,在家里养了很多的丝蚕,每天辛辛苦苦放线织布,每年制成丝布与床单能赚上百元。

        路过赵家原,距离张家岭村就不远了。农村人晚上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傍晚大多都是蹲在自家门口聊天打发时间。赵家原村村民见路南三人挑着扁担走来,都探着头看是谁。

        “这不是国栋吗?力气这么大!挑着什么,这家伙不得有300斤!!!”

        一位四十岁左右的汉子认出了张国栋,这是他舅家门中一位舅舅,张国栋外公家就在赵家原。

        农村汉子都崇拜力气大的人,200斤是合格线,300斤是壮汉,400斤就算是闻名百里的神人了。

        “五舅你歇着呢!家里粮食不多了,今天跟我爸去焦村换粮去了!”张国涛没等哥哥说话,就扯着嗓子喊到,张国栋这才想起来那汉子自己应该叫五舅。

        “舅舅、妗子,你们歇着呢!”

        张国栋也不怎么认识门口坐的都是谁,自己应该怎么叫,一股脑的叫舅和妗子总没有错,到了舅家门口遇到人基本都能沾上关系。

        等看到官路十字,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官路十字是从县城经过甘井乡一直通到张家岭村的一条大路,连接着甘井乡西部十多个村子的交通要道,张国栋的家就住在西大路官路口向西不远的岭上。

        官路十字往西,张国栋依然记得路旁两边的地都是谁家的,很多以前的记忆也都开始在脑海里复苏。

        走到村口顺着西岭再走个一公里,就是张家岭了,张国涛家就在村南下坡东户第四家。记忆中的木门还在,门框上还挂着一节红布一个铜质小铃铛。看着眼前熟悉的场景,张国栋脑海里清晰的记得张家岭二队14户每一家的位置,甚至每户都有哪些人他如今都有些印象。

        “妈,快开门,我们回来了!”二弟扔下扁担出着粗气喊到。从踏入甘井乡地界就没有休息过,虽然他是空着扁担回来的,却也是累的不行了。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一个声音从东屋传来,皮肤稍黑面色清瘦的胡月娥走了出来,她穿着织布围裙,看见丈夫领着两个儿子回家,快速向大门口走来。

        “妈,粮换了!你快开门,饿死我们了!”张国涛开始踢门框,这种简单的门可遭不住他这样祸害,张国栋赶紧阻止。

        “我还以为你们要后半夜才回来呢!这就给你们做饭,萍萍,快速烧火。你爸和哥哥们回来了。”农村人出次远门不容易,况且是走这么远的路换粮呢!胡月娥高兴的把门打开。

        “怎么让国栋担这么多,怎么不累死你个老东西……”胡月娥见张国栋一个人担着四大袋粮食,急得开口就骂张承林。

        “妈!”张国栋看见母亲眼泪不由的流了下来。

        抱着母亲的肩膀,感觉还是那样的熟悉,如今的她才刚36岁,脸颊已经开始有了皱纹,粗糙的手上老茧生硬。感觉到母亲瘦弱的肩膀,张国栋想起自己曾经年轻时候做的那些伤心的事,泪水不由的涌上心头。

        “别哭,谁欺负你了告诉妈……”

        张国栋眼泪不停的往下流,胡月娥感受到儿子今天有点不同,胡月娥却想不出到底哪里不同,她拍了拍儿子的后背,关心的说到:“你这孩子,早晨刚出去…,是不是你爸欺负你了,别哭,我给你主持公道……”胡月娥被儿子第一次这样抱着有些不适应,他知道自己大儿子性格,读书人很多时候想法与村里人不一样,张国栋以前经常与老爸吵架,其中大多数都只是张国栋无理闹脾气,但胡月娥都会帮儿子,都说大儿子是娘的心头肉一点也没错。

        “恩,我没事儿,就是想你了!”张国栋依依不舍的松开母亲的肩膀,他看见母亲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粗布衣服,上面补丁压补丁不知已经穿了多少年了。此刻,张国栋默默叮嘱自己:既然老天给了自己一个弥补家人的机会,从今往后他不会再让母亲这么辛苦,不再让家中惨事重现,还有弟弟妹妹们,这一世自己要做一个值让他们骄傲哥哥!

        “你这娃,这么大了怎么还像个孩子,去吧!等会儿饭就做好了。”胡月娥拉着张国栋进屋,张国涛有一些吃醋的憋起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