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魔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大杀器

第二十一章大杀器

        到了中午,夏小白依旧在忘我的修炼刀法,直到夏云柔亲自下楼叫他,他才从修炼中清醒过来。

        匆忙在地下室洗了个澡,这才上楼。

        吃过饭,夏小白对夏云柔提起出城的事,夏云柔却是笑道:“你的力量若是能够达到2000公斤,我便让轻瑶陪你出城,否则,免谈。”

        夏小白还想说什么。

        夏云柔直接说道:“精血我帮你买来了,不够再跟我说。”

        夏小白吃了一惊。

        又买精血?

        上一次姑姑就为他买了100滴!

        而现在他可不是100滴这么简单,他很清楚他如今需要的精血数量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未来更是会达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可怕程度,这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起的。

        他甚至在想,是不是想办法将何曼舞搞到手,吃点软饭,反正她家有钱。

        但这个念头在脑子里只是一闪,便被他掐灭了。

        身为拥有镇压诸天的恶魔王座拥有者,岂能只有这点操守和境界。

        “姑姑,这精血……”

        夏云柔抬手打断他,“你放心,正规渠道弄来的,不是你姑姑抢的。”

        夏小白心中叹口气。

        您真要是抢的,我用的倒还安心。

        就怕不知道你付出什么代价去弄来的,这就让我难安了。

        “哦对了,你的班主任钟老师打电话来了,后天你们高三班文化成绩最后一次测验,问你去不去?”

        夏云柔突然说道。

        钟南燕打电话?

        夏小白脑海里自然而然的浮现出那个貌美肤白大长腿的美丽女人。

        他这才想起,他的手机自打那天用完电之后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到现在还没开机。

        “去。”

        夏小白毫不犹豫的说道。

        没想到,一晃眼在家里呆了这么久。

        他现在不是等后天才去,明天一早他就上学校。

        再不去上学,他感觉自己都快忘记了自己还是个学生,忘记了他还有两个兄弟在学校。

        上楼。

        他的房间里有三个大箱子。

        打开。

        每个箱子有200个金属瓶。

        也就是说姑姑夏云柔给他一次性买了600滴一级精血。

        600滴精血啊!

        整整3000万星币!

        夏小白心中莫名的颤抖了一下。

        姑姑这是付出了什么代价才弄来的?

        他敢肯定,姑姑家没那么多钱。

        就算是亲儿子也不过如此吧。

        夏小白眼里稍有雾气,轻声嘀咕道:“谢谢姑姑。”

        姑姑的恩情他记在心里,以后定要千倍万倍的还她。

        随即也不矫情,将这600滴精血全部吞噬炼化。

        最终化为65滴精血精华。

        没有午休,直接下楼开始继续修炼刀法。

        他不但要快速掌握狂风刀法,还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将体内的力量掌握,将肉身巩固。

        精血已经有了,只等他的身体可以承受时再次突破。

        林轻瑶为避免夏小白修炼刀法分心,特意去了另外一个区域修炼。

        第二天。

        夏小白起床吃早饭。

        早饭后刚要下楼,夏云柔将他叫住。

        随即进屋。

        片刻后,手里拿着一块白玉,“以后出门,就把这个带上。”

        “这是什么?”

        夏小白接过白玉,除了上面刻着一把剑之外,还真没看出什么来。

        “凌云极品剑符,相当于凌云境巅峰的一击,这枚剑符可用三次。”

        夏云柔解释道。

        啥?

        凌云境巅峰的一击!

        夏小白眼睛都直了。

        宝贝!大杀器!

        “姑姑,这宝物哪来的?”

        “师父给的。”

        “您师父是谁?”

        刚说完,夏小白便意识到这话不妥。

        以姑姑的秉性,若是可以对他说,他早就应该知道了才是。

        果然,夏云柔微笑道:“你以后就知道了。”

        夏小白点点头。

        但随即想到这剑符定是极为贵重的宝物,姑姑给了他,那她……

        “姑姑,这宝物太贵重了,不适合我。”

        随即毫不犹豫的递了回去。

        夏云柔自然明白他在想什么,温柔的笑道:“放心,姑姑我不缺防身宝物。这个你放在身上,姑姑才能放心。”

        见夏云柔面色真诚,不似说谎,夏小白遂也不矫情,收了回来。

        “这个怎么用?”

        “滴血认主,与之心神相连后,随时可以触发。”

        这么容易!

        夏小白心中欣喜,刚准备收起来,忽然想起这女人经常在城外打生打死的,常常遇到危险,有了这个剑符,安全性可以大大的增强。

        随即拿着剑符走到沙发旁递给林轻瑶:“呐,这个你拿着,我在城内上学,暂时用不着。”

        夏云柔美目微微一亮,眼神中满是欣慰。

        林轻瑶的大眼睛顿时呈弯月状,笑道:“不用,这个我也有。”

        “有?”

        夏小白挑了挑眉。

        见夏小白不信,林轻瑶从领口摸出玉符。

        和夏小白手上的白色不同,她的是红色的,好似一团火焰。

        见林轻瑶没有说谎,夏小白点点头。

        “哦,那我就留着了。”

        随即收回,喜滋滋的拿着玉牌下楼了。

        在地下室,用匕首割破手指,滴血后果然与玉牌建立了联系。

        而使用方法他也自动知晓。

        随即将玉牌收进储物空间。

        继续修炼了一会儿,这才上楼背起书包上学。

        手机打开。

        叮叮叮……

        一条条信息出现,全部是王宇的信息。

        几乎是同样的话,都是问他什么时候来上学的。

        夏小白回了一句“来了”,便将手机放在包里。

        “要我用车送你么?”

        林轻瑶坐在沙发上,问道。

        刚走到门口的夏小白一愣,转身刚要点头,但看着这张漂亮的脸,随即便摇了摇头。

        “不要。”

        “为什么?”

        林轻瑶美目瞪着他,“难道你认为我会给你丢脸?”

        “丢脸倒不会,曾经天南中学的学霸武神,谁敢瞧不起你?但你送我去,到时候全学校都会知道我是你弟弟。”

        夏小白说道。

        “知道就知道,这样不好么?”

        林轻瑶眨巴着大眼睛。

        “不好!”

        夏小白随即转身就走。

        “哼!下次就算是你求我送,我也不会答应!”

        林轻瑶看着夏小白的背影皱了一下琼鼻,轻哼了一声。

        夏小白就当没听见,转眼间就出了大门。

        刚出小区大门,刚巧碰到了正准备上车的何曼舞。

        “咦?夏小白,好巧啊!”

        “一起走?”

        何曼舞看着有些日子不见但却愈加帅气阳光的夏小白,一脸的兴奋。

        “好。”

        夏小白也不客气,随即上车,坐在后排。

        何曼舞也坐在后排。

        车门刚关上,就听到小区里跑出一个身影,一边跑一边喊道:“曼舞,等等我。”

        “又是这个混蛋!跟个牛皮糖似的。”

        何曼舞微皱好看的眉头。

        夏小白听到声音,不转头看也知道对方是谁。

        不过这一次何曼舞没有让老吴开车。

        在燕云山庄大门口,这家伙的声音那么大,很多人都听到了。

        若是就这么开走了,会让人感觉她何曼舞小家子气。

        刘庆耀迅速跑到车前,打开前门。

        他很清楚,何曼舞虽然让他坐车,但他却没资格坐在后排。

        刚准备坐上车,却是看到了后排还有一个人。

        当看清楚是夏小白时,刘庆耀的脸色瞬间变了。

        但这小子也是个能人,这脸色瞬间又变了回来,满脸笑容的说道:“是夏小白啊,好久不见了。”

        坐在后排的夏小白也是有些诧异,这小子变脸的速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快了?

        还有,这家伙的脸怎么还是这么肿?

        圆滚滚明晃晃的。

        皮绷得太紧,就像是在里面打了胶一样,让他笑起来的样子看上去好假。

        难道这么多天都没消下去?还是说昨天他又和别人切磋了?

        总是被人打脸,

        这实力得有多菜!

        念头在夏小白脑海里一闪而过,便不再关注,他淡然一笑道:“嗯,是有点时间没见了。”

        人都上车了,老吴踩下油门,车迅速向学校方向驶去。

        “夏小白,你最近都在忙什么?”

        路上,坐在前面的刘庆耀转过头热情的问道。

        “睡觉看书。”

        夏小白抬了抬眼皮,简短的说道。

        “嗯,也是。你没有觉醒武道天赋,也只能走科技学府这条路。”

        刘庆耀一脸笑意的说道。

        “啊,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说你不能觉醒武道天赋,我只是想说你一向学习不错,在科技上一定会有一个更好的未来。”

        但这家伙的脸上却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表现。

        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家伙根本就是故意的。

        目的就是想要提醒何曼舞,这个坐在后排的夏小白没有觉醒武道天赋,只是个普通人,并不值得深交。

        哪怕他还有一个武道天赋卓绝的表姐。

        玩这么幼稚的小伎俩?

        夏小白嘴角勾起一抹不屑。

        这家伙也太小看何曼舞了。

        何曼舞若是在意,不要说让他坐后排,根本就不会让他坐车。

        夏小白并未说话,转脸看向窗外。

        果然,何曼舞闻言略皱眉头,转脸看向夏小白那张英俊的侧脸。

        不知道为何,竟有些怦然心动。

        长得帅只是其一,更关键的是她从夏小白的脸上感受到了那种浓郁的自信。

        这是一种发自骨子里的自信,根本装不出来。

        她感觉,夏小白不与刘庆耀说话,不是简单的不理他,而是刘庆耀已经被他无视。

        “难道……他觉醒了?”

        何曼舞心中忖道。

        她并不知道夏小白真实的情况,这只是她的直觉。

        不得不说,女人的直觉有时候实在是太过可怕。

        而何曼舞的直觉比一般人更加敏锐,这一点,她其实还没注意到。

        她更不知道的是,直觉逐渐敏锐其实就是“先知天赋”觉醒的前兆。

        当然,直觉敏锐,但却一辈子都没有觉醒先知天赋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这也造就了先知这种武道天赋的稀有性。

        夏小白不言不语,何曼舞也不搭话,刘庆耀一个人也没法说下去了。

        倒不是他脸薄,而是他是怕再说下去会让何曼舞不高兴,这就得不偿失了。

        但内心还是十分愉悦的。

        在他看来,何曼舞不说话,应该是被他的话提醒到了。

        这就够了!

        刘庆耀转过脸,嘴角含笑。

        不过他的这张脸因为浮肿,笑起来总是觉得脸皮绷得太紧,太难受,便收敛笑容顺其自然,成了一副僵尸脸。

        心中却是疑惑:玛德,这个萧毅到底哪儿得罪他了?天天找我单挑!不答应还特么硬上,老子招你惹你了?

        让他更为恼火的是,这个萧毅虽然天天揍他,但其实下手很有分寸,也就是让他脸难看一些,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但其实并没有内伤,属于正常切磋,他舅舅也不好因为这个而找学校。

        如果是别人,早就被他整趴下了。

        他刘庆耀岂是那种吃亏的人?

        天天顶着个胖猪脑袋上学,别人早就在笑话他了。

        但王宇和萧毅两人的父亲是出了名的护短,就连他舅舅胡海也没办法找他们。

        不过,好在昨天终于让他逮着机会报了一箭之仇。

        想到萧毅昨天被楚云打得吐血,刘庆耀心里就没来由的一阵舒爽。

        ……

        新书求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

        新书求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