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魔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这女人很贴心

第十六章这女人很贴心

        看着这枚暗金色吊坠,林轻瑶心中一动。

        微微沉吟后,随即将其扯了下来。

        在黑衣人身上摸了摸,并没有任何发现,微微有些颦眉。

        竟然什么都没有。

        或许,是将战利品什么的藏在了某些地方?

        但或许没有。

        因为这个黑衣人变身的有些不正常。

        杀了黑衣人之后,黑衣人那可以刺穿她手臂上合金轻甲的长长的锋利指甲竟不见了。

        再三确认后,林轻瑶认为,这个黑衣人应该是被入侵了!

        入侵者一向很难缠,但好在最终被她杀死了。

        脖子几乎切开一半,心脏更是被她搅成一个大洞,生机消失,想要复活已经不可能。

        而且她已经等待了一段时间。

        一般来说,入侵者的灵魂在死者的肉体里如果长时间不出现,就代表着入侵者随着肉体死亡而消亡。

        她还不是修行者,还没有诞生神念,无法“看到”灵魂,但她可以凭借经验认定。

        灵魂是难以单独存在的,就算是入侵者,它们的灵魂也无法长时间暴露在外界,一旦通过时空裂缝出现在这方世界,它们就必须在第一时间入侵夺舍,否则会因为缺少能量供给而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害,甚至直接消散。

        这个人的实力和她差不多,可见夺舍他的入侵者实力也不强,最多达到开脉境的地步。

        这个武者死了这么长时间,入侵者的神魂还不出现,说明它已经因为缺少生机而消散了。

        林轻瑶站起身看了一眼这个死不瞑目的家伙,这家伙的眼神早已经黯淡无光,生机皆灭。

        随即走向已经死亡的暴猿。

        通过气息判断,这是一头高阶凶兽。

        这样的凶兽刚死,精血应该还有些。

        但因为心脏已经被黑衣人破坏,而且似乎黑衣人之前也在吞噬,现在就算还有,估计也是所剩不多。

        至于采集黑衣人的精血,林轻瑶却是没做。

        采集人族武者精血,在任何时候都是明令禁止的,林轻瑶绝不会因为这里没人就会犯禁。

        果然如她所料,暴猿的精血所剩无几,在它的心脏处,仅仅剩下一点点。

        林轻瑶用金属小瓶将之收集起来,仅仅一滴。

        这已经不错了。

        再过一分钟,这一滴也不会剩下。

        随手将两根獠牙拔下,这是整个暴猿身上除了精血之外最值钱的。

        本想将暴猿的皮剥下,但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不远处的黑衣人尸体,林轻瑶想了想又放弃了。

        剥皮耗费的时间太长,而且和黑衣人一战,消耗了不少体力,万一再碰上其他不轨之徒,反而危险。

        林轻瑶四处查看一遍,并没有发现烈火星纹草的踪迹,虽然有些遗憾,但也不得不离开。

        看了一眼那死不瞑目已经僵硬的尸体,林轻瑶面色漠然,直接离开。

        就在她离开后不久,地上的黑衣人那双死不瞑目的暗淡双目却渐渐的明亮起来,胸口和脖子上的伤口诡异的在恢复,不多时伤口便不见了,但他的身体似乎瘦了一大圈。

        “该死的,这具肉身太差劲了,根本经不住本座的变身,否则哪里会被一个人类小姑娘杀死!白白的浪费了不少本座的灵魂本源!”

        黑衣人心中骂骂咧咧。

        他的真正实力并不是林轻瑶认为只有开脉境,而是要高得多,达到了凌云境。

        按理说他完全可以对林轻瑶进行再夺舍。

        但他感觉到林轻瑶的身上有着令他恐惧的东西。

        谨慎起见,他没有轻举妄动。

        将自己的灵魂藏匿在这具肉身的深处,只等林轻瑶走后他才敢再次复苏。

        他吃力的站起身,身体晃了晃,艰难的移到了暴猿的身边。

        随即俯身在暴猿的胸口,大口的吞噬着暴猿还未凝固的血液。

        随着时间的推移,暴猿那巨大的身体在越来越快的缩小干瘪,似乎里面的血肉全部被吞噬了一样,而黑衣人的身体却在缓缓的充盈。

        最终,暴猿彻底干瘪,血肉全无,甚至就连骨骼都不见了,只剩下一张枯萎的皮。

        黑衣人直起身,面色依旧有些苍白,但已经不像刚刚那样随时要死去的样子。

        他看向林轻瑶远去的方向,嘴角勾起一抹狞笑。

        “那个方向,应该是人类城池的方向,我闻到了灵魂的味道……”

        ……

        林轻瑶背着大包一路不停,迅速赶向坠星城。

        在城门口,经过身份自动识别后,顺利进城。

        越野车停在城门口不远,将大包放在车上,开车向黑市而去。

        ……

        随着汽车的轰鸣声在地下停车场消失,林轻瑶提着她的迷彩大包走了上来。

        夏小白听到声音,便走了过去。

        看到林轻瑶,打了一个招呼:“林轻……”

        可是当他看清楚林轻瑶时,却是心惊肉跳,到了嘴边的话顿时吐不出来了。

        只见林轻瑶除了脸是干净的之外,一身作战迷彩服很多地方都被鲜血染红了,还一身煞气!

        这是经历了什么样的战斗才能将自己搞成这样?

        林轻瑶看到夏小白,将手中的包往地下修炼室的桌子上一丢,随口说道:“里面有你要的东西,我先洗个澡。”

        说完,便径直去了洗澡间。

        地下修炼室有三个洗澡间。

        说是洗澡间,其实就像是一个家庭的三居室,里面空间很大,房间,客厅,衣柜,沙发,茶几一应俱全。

        林轻瑶有自己独立的洗澡间,衣柜里有她常穿的衣服以及作战服。

        夏小白看着林轻瑶那染血的背影,心中莫名一跳。

        有我要的东西?……

        随即走到桌子旁,打开迷彩大包。

        里面有匕首,有绷带,有满是尖刺的拳套,尖刺寒光闪闪,极为锋利,拳套呈暗红色,那是长期染血的缘故。

        不过夏小白的注意力却是落在了一个不大的金属箱子上。

        将金属箱取出,打开。

        里面整整齐齐的排列着四个银色的金属小瓶。

        对于这种金属小瓶,夏小白再熟悉不过,他中午才用过。

        打开,一滴弥漫着滔天煞气的金红色精血出现在其中。

        夏小白顿时震惊不已。

        这才是真正的精血!

        哪怕他还没有吸收炼化,他也感受到这精血之中蕴含的能量非常庞大。

        “林轻瑶一大早就出去,原来是为我猎杀凶兽采集精血去了!”

        夏小白顿时就明白了,心中一暖。

        这女人平时虽然暴力了点,但其实真的很不错,不仅人长得漂亮,战斗力强,关键还这么贴心。

        就是精血少了点……

        咦?这是什么。

        夏小白发现一根银色的链子从包的里面夹层处露了出来。

        抽出来一看。

        项链?

        银色的链子下方是一个不大的长方形金属吊坠,呈暗金色。

        夏小白虽然不清楚这是什么金属,但大体上感觉应该是某种合金。

        吊坠上一面刻画着山川,一面刻画着一只三足鸟,背后升腾着火焰。

        这鸟,夏小白当然认识,这是金乌。

        但问题是,以他对林轻瑶的了解,这女人从来不戴首饰,她说这会妨碍她出招。

        一个从来不戴首饰的女人,怎么会有项链?

        自己买的?

        这应该不可能。

        那么就是……别人送的?

        听说送项链就是将对方用链子锁住的意思。

        如果是别人送的,那这是不是说,这女人外面有人了?

        这些都是夏小白在顷刻间迸发出来的胡思乱想。

        不过以她对林轻瑶的了解,他隐隐感觉,这项链的由来很可能并非是他想的那样。

        具体回头问问她。

        夏小白看了林轻瑶的浴室方向一眼,默默的项链塞到原位。

        将四个小瓶子揣在口袋里走上楼。

        洗过澡。

        没有任何客气,直接将林轻瑶带回来的精血全部吞噬炼化。

        炼化的结果让他十分惊喜。

        四滴精血炼化后竟然让他得到了整整一滴!效果是在鉴武阁购买的两倍还多。

        至此,饕餮空间里已经有了13滴被炼化过的一级精血。

        之前一滴精血便让他突破到了气血境二重天,这13滴精血会让他提升到什么程度?

        夏小白有些期待。

        按照今天的肉身力量掌控程度,今天晚上就可以再次吸收。

        先下楼吃饭。

        出了房门,在上面刚好看到洗过澡的林轻瑶在楼下,姑姑夏云柔也在。

        不过,此刻夏云柔的脸色却是有些严肃。

        夏小白突破后,五感变得十分敏锐,两人的对话声音虽然不大,但他却是听得清楚。

        只见夏云柔看着窝在沙发里抱着抱枕的林轻瑶,脸色肃然的说道:“你确定他被入侵了?”

        林轻瑶点点头,“他当时已经局部变身了,而且那散发出来的气息绝不是妖武者,这一点我敢肯定。”

        夏云柔显然相信了女儿的话,点头道:“你自己就是妖武者,对妖武者的气息应该是十分敏感,有着自己的明确判断。”

        顿了顿,又问道:“那么,你杀他的时候,有没有被别人看到……”

        “林轻瑶,你遇到谁了?”

        就在这时,夏小白迅速走了下来,夏云柔和林轻瑶转脸看了过去。

        “叫表姐。”

        林轻瑶白了他一眼。

        “表姐。”

        夏小白乖巧的叫了一声。

        叫什么无所谓,反正都是一家人。

        夏云柔哼了一声,林轻瑶假装没听见。

        就在这时,夏小白忽然发现林轻瑶的小臂被包扎了起来,快步走了过去,一把扯开林轻瑶的抱枕。

        林轻瑶刚要发怒,却听得夏小白冷着脸问道:“怎么回事?”

        林轻瑶还是第一次看到夏小白发怒,不由得一愣。

        在她的记忆里,夏小白是那个可以被她一直欺负却从不会生气暴怒的弟弟,哪怕是夏小白被她揍的鼻青脸肿,都不会发怒发火。

        可是今天他竟然发怒了。

        咦?

        还真是罕见!

        林轻瑶眨巴着大眼睛盯着夏小白,就好像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你关心我?”

        林轻瑶饶有兴致的问道。

        “废话!你是我表姐,我不关心你关心谁!”

        夏小白没好气的说道。

        随即用下巴示意了一下她的手臂问道:“怎么样?”

        “没事,皮肉伤而已,明天就好,用了极品金疮药,连伤疤都不会有。”

        “不过,你这么关心我……仅仅因为我是你表姐?”

        林轻瑶挑了挑她好看的眉毛。

        “那你还想怎样?”

        夏小白斜视着她。

        这女人……竟然在诱惑他。

        ……

        新书求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

        新书求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