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魔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她们当时痛苦吗

第十二章她们当时痛苦吗

        坠星城的夜幕下,暗流涌动。

        一个个身影在夜幕下疾行,整个坠星城多处发生了激烈的战斗,东南西北四个区全部被涉及到,安管局、城卫军都出现了伤亡。

        这种情况很少出现,城主立刻召集各方力量,安管局七个大队全部出动,几乎倾巢而出。

        城卫军也出动了六个大队。

        缉妖处派出两个大队辅助机动。

        “玛德,这些老鼠平日里想要找到一个都难,今儿个怎么都出来了?就连暗桩也暴露了不少,他们这么大张旗鼓的到底想要干什么?”

        “这种大规模行动的现象的确很少见,他们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知道他们在找什么吗?”

        “目前还不知道。不过这倒是一个拔除他们的好机会,上头要我们不惜一切代价也将这些家伙一网打尽。”

        “快走,三大队的人马进入南区,据说已经抓获了四名影子,击毙七名暗桩,城卫军那边也有了收获,就连缉妖处也抓了两个,我们二大队可有点落后了,这一次如能将这些老鼠一网打尽,坠星城又能平静一段时间……”

        “够呛,据说圣灵教的那些人同样开始蠢蠢欲动,不知道是和这一次的入侵有关,还是和这次事件有关……”

        “圣灵教那边不用管,城主那边已经有了安排,我们安管大队只需要按照计划配合其他部门将这次暗影行动扑灭剿杀即可……”

        这一夜,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夜。

        随着一些暗桩的暴露,一些家族也随之被卷入其中。

        一个个平日里道貌岸然、身份光鲜遮掩下的魔修、妖修,在暴露了身份之后演绎着最后的疯狂。

        厮杀、血腥、血流成河……

        夜幕下的疯狂与血腥,绝大多数普通人都不知道。

        城主府下达宵禁后,大家都安静的躲在家里休息。

        宵禁不是第一次,大家早已习以为常。

        ……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闹钟没想,夏小白便准时醒来。

        这么长时间,他已经养成了定时醒来的习惯。

        起床洗漱。

        穿戴整齐出门。

        本想进入地下室先锻炼一会儿,但到了楼下却发现餐桌上早餐已经摆上了桌子。

        肉、蛋、面包、牛奶、稀饭、包子、蔬菜,全部都有,非常丰盛。

        就在这时,夏云柔系着围裙从厨房走了出来,手里端着一盘水果。

        姑姑亲自上厨房?

        夏小白微微一愣。

        “就知道你会在这个时间点出来,早餐的温度刚刚好。”

        夏云柔一边将水果放在桌子上,一边看着走下来的夏小白甜甜的笑道。

        夏小白心中一暖。

        蹬蹬蹬……

        夏小白一转头,就见林轻瑶快速的从三楼下来。

        “今天有事?”

        夏小白看着穿戴整齐长发都扎了起来的林轻瑶问道。

        “嗯。”

        林轻瑶点头。

        没有解释,夏小白也没有问,他知道林轻瑶想说自然会说。

        早饭吃完,林轻瑶穿上战靴,套上一件黑色的战服外套,随即离开。

        夏小白也不奇怪。

        在他的记忆中,这女人除了在家穿的像个女人之外,一旦出门,基本上都是这种打扮。

        他下了地下室修炼,而林轻瑶则是径直去了第二层之下的独立停车场。

        一阵轰鸣声后,一辆威猛的军用越野车驶出了燕云山庄。

        等夏云柔将桌上收拾了回到了客厅。

        夏小白斟酌了一下,想想用什么委婉的话说出口。

        但最终也没找到什么合适的词,干脆还是开门见山的说道:“姑姑,我想借一些钱。”

        “买精血?”

        夏云柔微笑道。

        “嗯。”

        夏小白点点头。

        他知道,他的事林轻瑶一定和她说了,也就是说他的事夏云柔全知道了。

        “需要很多精血?”

        夏云柔问道。

        “很多。”

        夏小白如实说道。

        “50滴够吗?”

        50滴对于一般人来说,能用上好几年。

        但对于夏小白来说,远远不够。

        他的想法很简单,既然开口了,那就干脆要多一点。

        “……”

        “那……100滴?”

        “差不多吧。”

        夏小白迟疑了一下,点头道。

        要知道100滴一级精血可就是500万星币!

        若是得寸进尺的要再多,夏小白自己都感觉不好意思。

        “好,回头我让人去买。若是不够的话,我让人去城外捕杀凶兽,实在不行,我自己去,你应该知道,我很厉害的。”

        夏云柔说着,挥了挥小拳头。

        “谢谢姑姑。”

        夏小白面色真挚的说道。

        心中很感动。

        从姑姑的话里不难判断,这100滴精血,基本上算是花了家里所有的现金,否则姑姑也不会说如果不够她自己去捕杀的话。

        夏云柔见状,白了他一眼,“傻孩子,自家人客气什么,以后别提借,需要什么直接说,别藏着掖着。”

        夏小白点头道:“好。”

        “嗯,不过在炼化精血的时候还是要多加小心,尺度你要自己掌握好,不要冒险。未来的路很长,时间我们有的是,不要在意这一时半会儿。”

        夏云柔严肃的说道。

        “我知道,放心吧姑姑。”

        夏小白肃然说道。

        夏云柔点点头,满意的看着自家乖巧的侄儿。

        精血有了着落,夏小白松了口气,下楼修炼了一会儿,随即上楼背着书包准备上学。

        刚下楼。

        “南苑小区就不要去了,以后就住在这里。”

        沙发旁的夏云柔带着希翼的目光看向夏小白。

        夏小白微微一怔。

        正想着怎么回答时,夏云柔又迅速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最近你那边被封了,你反正也回不去,就住在这里。”

        她并未说让夏小白住多久,她怕说了,这孩子回头跑回家又不愿意来了。

        夏小白一个人住,她一直都很不放心。

        夏小白心里明白,点点头,“我去上学了。”

        “好。”

        夏云柔微笑道,“要我开车送你吗?”

        “不用,我坐公交。”

        说话间,夏小白已经离开了家。

        ……

        先坐地铁,然后转乘公交,这才到了天南中学。

        到了班级,和夏小白坐在一起的王宇,再次感受到夏小白身上传来一股强大的气息。

        又变强了?

        王宇感到奇怪,但也没问。

        有些事该说的时候自然会说,夏小白一点表示都没有,说明他不想说。

        到了下午武道课上,萧毅再一次挑战了刘庆耀。

        夏小白没去,他在班里刷题。

        当他再次看到刘庆耀时,险些没认出来。

        头更大了,原本就很红肿的脸,如今肿的更大了,明晃晃的,直反光。

        夏小白顿时惊讶了。

        这一天天的揍他,

        阿毅……还真下得去手啊!

        这一次又是什么原因?

        难道又是思想不健康?

        阿毅这个思想教育……抓的还真是够紧的啊。

        夏小白摇摇头,也不理会,也不问,继续刷题。

        晚上放学的时候,何曼舞问夏小白要不要一起走,却被夏小白婉言谢绝了。

        不为别的,他只是想去南秀公园吃碗豆腐脑。

        以往每天晚上都去吃,昨晚没吃,竟忽然有些不习惯。

        何曼舞也没坚持,坐上车直接走了。

        依然没有领悟到萧毅意图的刘庆耀没来得及跟上,只得再次打车。

        毕竟坐公交太拥挤,万一挤着脸,又得疼得要死。

        南秀公园。

        在那孤零零的小吃摊位不远处,看着那年轻女子忙碌的背影和研研欢快的帮助妈妈拿东西,夏小白感觉心头一片宁静。

        前世记忆里的一些珍贵的碎片再次涌现。

        不过,今晚却没有顾客,只有母女两。

        使得南秀公园的这一处拐角显得十分冷清。

        夏小白来到摊位前坐下,将书包放在一侧。

        “云姐,一碗豆腐脑,一块鸡蛋饼。”

        “好咧。”

        雪云笑眯眯的说道。

        令夏小白有些诧异的是,六岁的研研快速的走了过来,十分麻利的将夏小白身前的桌子再次擦了一遍。

        这绝不像是个六岁的孩子。

        这孩子好像一夜间长大了似的。

        不一会儿,一碗热腾腾的鸡丝豆腐脑和一块葱花灌鸡蛋饼便端到了夏小白桌子上。

        鸡丝豆腐脑还是那个味,让夏小白微微一愣的是,雪云还贴心的在上面撒了一些香菜和几粒芹菜末。

        一切都那么温馨。

        但就在两人靠近他的时候,夏小白却是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寒意,也感受到了一股源自灵魂的血腥气息。

        这种感觉和气息他很熟悉。

        他瞳孔微微一缩,抬眼深深的看了一眼这年轻的女人,似乎要将这张熟悉的脸刻在脑海里一样。

        雪云甜甜的一笑,夏小白也报之微笑。

        转脸看了一眼这六岁的小丫头研研,此刻正聚精会神的舔着棒棒糖,随即咬了一大口,在小嘴里咀嚼,一脸的满足,粉嘟嘟的脸上永远都是那么的无忧无虑。

        夏小白看向桌子上的豆腐脑和鸡蛋饼,微微叹口气,抬眼看向雪云。

        手却伸进了书包,握住了“雷霆”匕首柄。

        “她们当时痛苦吗?”

        “什么?”

        面对夏小白这没头没脑的话,雪云一愣,但依旧微笑着说道:“客人,你还需要点什么。”

        她竟然不认识他。

        果然!

        她们被入侵了!

        如果是昨天,他碰到入侵者,他可能会转身就跑。

        但现在……

        夏小白面色平静,微微叹口气道:“你们占据了她们的身体的时候,她们有挣扎过吗?”

        此话一出,雪云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伸手将砧板上的菜刀抓在了手里。

        那正在舔棒棒糖的研研,身体一僵,猛地转头看向夏小白,哪里还有半点孩子气,眼睛里红光一闪,散发出浓郁的杀意。

        ……

        新书求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

        新书求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