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魔在线阅读 - 第四章恶魔王座,入侵者再现

第四章恶魔王座,入侵者再现

        “喵嗷~呜!”

        黑猫猛地跳起,想要逃离,但夏小白手中的战刀太快了。

        撕拉!

        刀尖将黑猫的肚子划开,鲜血迸射。

        吼!

        一声咆哮怒吼。

        黑猫突然间变大,变成了一个有着美女脸庞的猫妖,身高达到了一米七左右,全身毛茸茸的,一双猫爪锋利如刀,肚子上有几道骇人的伤口,其中一道正流着血。

        黑猫的突然变化,让夏小白双眸瞳孔狠狠缩起。

        果然是入侵者!

        在这一刻他反而冷静了下来,手中的战刀劈下后没有丝毫停留,手腕一翻,顺势反手一记横斩,砍向黑猫的脖子,出手又快又狠,毫不留情。

        距离太近,夏小白挥刀的速度太快,刚变身的猫妖根本来不及躲避,此刻它的手中忽然出现一个深红色的木盒,在后仰闪避的同时挡了一下。

        砰!

        木盒的外部被飞速而至的战刀斩碎,木屑纷飞。

        但也挡下了夏小白势如破竹的强大一刀。

        “混蛋!”

        猫妖后仰,暴怒的发出一声女人的尖叫声。

        它根本没想到这个连个武徒都不是的普通少年,竟敢对它下杀手。

        最关键的是,还特么的让它乖乖的不要动。

        不要动,就等着你来杀么?

        太特么恶毒了!

        猫妖愤怒的声音极为尖锐,仿佛要刺入灵魂。

        但夏小白不为所动,就连那张妩媚俊俏的脸,也无法对他产生丝毫影响。

        他人长得帅,无论是班里还是班外,时常有漂亮的女孩子对他献殷勤,长得一般的都不好意思靠近他。

        常在花丛中却片叶不沾身的他,哪里还在意一个脸长得好看但全身都是黑毛的猫妖。

        现在的他冷静无比。

        他很清楚,这个入侵者虽然受了伤,但实力依旧强大,容不得他有半分侥幸。

        所以他的每一刀都使出了他全部的力量。

        手中的刀势不停,一刀横斩过后,手腕灵活的迅速转动,刀光霍然化作一道回旋弧度顺势再次由下而上一个撩斩。

        他要将猫妖从裆下向上撩劈成两半。

        这些基础刀法的连贯动作,这些年夏小白不知道做过了多少次,早已炉火纯青,甚至形成了本能反应。

        战刀在他的手中如臂使指,威力极强。

        “不识好歹的蝼蚁!本想让你多活几天,你这样那就休怪我了!就让你成为第一个祭品吧!”

        猫妖那妩媚的脸上煞气弥漫,双眼幽光大盛。

        双手狠狠一捏,木盒碎了。

        一把散发着滔天杀气的血红匕首出现在猫妖的手中。

        身形轻轻一晃,便灵巧的让过了夏小白的刀,血红色匕首笔直的刺向夏小白的胸膛。

        猫妖的速度太快了,快到夏小白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噗~

        血红色匕首毫无阻碍的刺入夏小白的胸口,直没至柄。

        但就像是刺入了一个空洞一样,没有任何血液流出。

        猫妖愣住了,夏小白也愣住了。

        啊这?

        没道理啊。

        什么情况?

        就在这时,一股庞大的吸力从夏小白的胸口传来,猫妖顿时感觉到一股无法阻挡无法抗衡的力量作用在它的身上,它全身的能量迅速被吸走。

        “不!”

        猫妖恐惧了。

        那种要将它灵魂都吸走的力量太可怕了。

        想要放手,但它就像是被固定住一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迅速虚化,化作能量全部被吸走。

        转眼间,猫妖不见了。

        尸骨无存,连灰都没有。

        而刺入夏小白胸膛上的匕首,上面的血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并迅速退了出来。

        咣当!

        匕首跌落在地上。

        却是一把银色的匕首,看起来和普通的合金匕首一模一样。

        不过,夏小白的注意力却不在这个匕首上。

        他连忙掀起衣服,不由得眼睛瞪大。

        没有!

        胸口什么伤痕都没有!

        若不是地上的匕首还躺在那儿,他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刚刚匕首明明直入至柄,衣服上的破口还在,但他感觉却就像没插到肉里一般,没有丝毫疼痛,像是插进了一个异空间。

        那会是什么地方?

        正想着,突然间两眼一黑,顷刻间进入到一个黑雾空间。

        随着他的到来,黑雾散开。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头生双角面目狰狞的巨大黑色恶魔雕塑。

        眼似铜锣、狮鼻阔口,尖耳獠牙,身穿鳞片铠甲背后一对蝠翼。

        恶魔屈膝半蹲着,神色虔诚,怀中抱着一个宽大的黑色座椅。

        夏小白的目光迅速被黑色座椅吸引了过去。

        这是一个刻画着繁复花纹和浮雕的黑色座椅,高度大约六米,宽约五米,椅背的靠背上刻画着两个生物,一条狰狞的恶龙,一只浑身冒着黑色火焰的凤凰。

        一边扶手刻着张口吞天的饕餮,另一边扶手刻着口含利刃的睚眦。

        座椅的四条腿分别雕刻着囚牛,嘲风,蒲牢,狻猊,霸下,狴犴,负屃,螭吻。

        所有浮雕都是狰狞可怖的相貌,而且看上去不大,但给人的感觉却是非常巨大,仿佛随时随地都要化为活物,毁灭一切。

        黑色座椅整体磅礴大气,狰狞恐怖。

        就在这时,一段信息出现在他的脑海:“恶魔王座,来自无尽深空,镇压诸天万界,有穿梭时空的无上伟力……”

        随着信息消化,随后那股心悸消失,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种亲切。

        镇压诸天万界的恶魔王座!

        夏小白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这种无上至宝出现在他这里,这不是在开玩笑吧!

        老天爷这是哪根神经搭错了?

        夏小白感觉是在做梦,而且这个梦让他有点不愿意醒过来。

        心神一动,瞬间离开。

        他依旧在家里的客厅里,脚下依旧是那把银色的匕首,沙发上还有一小滩鲜血,他的右手还握着制式战刀。

        啪!

        夏小白甩手扇了自己一巴掌。

        疼!

        而且……他感觉自己的力量比原先大了,至少大了一两成。

        一切都昭示着,这不是在做梦。

        这个时候,他几乎已经可以确定,今天下午觉醒仪式上失败时胸口出现的异常,肯定和这个恶魔王座有关。

        心神一动,再次进入恶魔王座空间。

        黑雾散开,露出恶魔王座。

        看着眼前威武霸气的恶魔王座,夏小白一阵激动。

        就连那狰狞凶狠的恶魔,看上去都是那么顺眼,那么可爱。

        真帅!真漂亮!

        不过……这可是无上至宝啊!

        这玩意怎么会在他这儿?

        是什么时候存在的?

        早在十几年前穿越的时候?还是最近几天才来的?

        来了也不说一声。

        这,不请自来……

        该不会…是个阴谋吧……

        难道是某个老怪想要夺舍?

        但是夺舍不会直接夺吗?费这事干嘛?

        又或者是……养蛊?

        但养蛊不应该找一个资质超群的天才吗?他只不过是一个连武道天赋都没有觉醒的凡者!

        前世受到过网文熏陶的夏小白一时间思绪万千。

        万事给自己留一点余地,留个心眼肯定是好事。

        但现在……

        夏小白心思翻涌,迅速判断。

        几分钟后眼神逐渐清明,长出一口气。

        摇摇头自嘲道:“算计个毛!”

        他现在连菜鸟都算不上,就算是有什么算计,暂时也远远没有落到他的头上。

        管他什么时候来的!

        既然老天给了他这么大的一个机会,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

        哪怕这是个圈套,他也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

        游戏,你不进去玩,你怎么知道里面的规则?

        人生就是一场赌博,赌运气,赌能力,还赌智慧。

        不到最后,谁输谁赢,谁也说不准。

        泥鳅尚且能破尽万劫化龙,更何况是人!

        再说这玩意现在就在他身体当中,他想躲都无处躲避。

        而他,也没想过要躲避。

        思忖及此,夏小白嘴角掀起一抹邪异的笑意,走到恶魔王座前,伸手第一次触摸,抓向刻有饕餮浮雕的扶手……

        轰~

        一股信息流涌入他的脑海……

        恶魔王座上的浮雕乃是地狱恶龙、地狱冥凤和十大龙子,椅子的背面还有一个谛听。

        所有浮雕都是真灵凝聚,只要有足够的精血,就能具现出它们生前的能力。

        但恶魔王座真正的能力并不是具现真灵,而是帮助主人无休止的壮大肉身、神魂以及理解大道至理。

        而壮大肉身、神魂和理解大道至理的根本方法,就是掠夺。

        根据恶魔王座信息所言,天赋与生俱来,是大道碎片在生命体中的具现,是一种先天本源,无法后天获得。

        这种先天本源带有鲜明的个体特性,具有独立性和排异性。

        恶魔王座所要做的就是将这种蕴含大道碎片的先天本源掠夺过来。

        当饕餮吞噬了足够的精血时,他构建的意识体分身便可以进行入侵别人的身体,掠夺对方的天赋。

        然后将这些天赋中鲜明的个体特性炼化掉,形成最原始的大道本源,融合给主人。

        获得原始大道本源的多少,不但取决于对方对天地大道的领悟的多寡,也取决于对方天赋具现的程度。

        融合的越多,获得的天地大道就越多。

        除了可以掠夺天赋之外,还可以掠夺神魂和掠夺气血。

        神魂同样是一种先天本源,但却是一种特殊的先天生命本源,因为其中蕴含着后天的意志和生命烙印,使其介于先天和后天之间,因此这种先天生命本源通常被称之为“灵”。

        “灵”的个体特性更加强烈,使得排异性更强,掠夺之后同样需要将其炼化成最初本源,才能被吸收。

        至于气血,却不是先天本源,而是后天生命精气,与神魂一样同样蕴含着原主的生命烙印和意志,这些都需要将其炼化掉,形成最原始的后天本源精华才能被吸收。

        在修炼前期,由于他只是后天凡体,无法承受纯粹的本源冲击,所以炼化的本源中依然会有大量的无属性后天精华。

        也就是说,在经过恶魔王座的炼化后,无论吸收多少,都不会对他有任何损害。

        通过不断的融合大道本源,不断的吸收后天本源进行蜕变,让他的肉身和神魂全面进化,最终达到先天生命体的程度,也就是先天神魔。

        这就是恶魔王座在他体内存在的真正意义。

        “掠夺天赋,掠夺气血,掠夺神魂。”

        “从精气神三方面进行全面掠夺,全面壮大自身,最终成为先天神魔!”

        夏小白瞪着眼睛,震撼不已。

        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全面入侵!全面掠夺!

        这还要觉醒什么武道天赋?

        这就是最牛逼的天赋!

        “有了这个恶魔王座,我夏小白的人生从此开始开挂了啊!”

        夏小白心中感叹不已。

        原以为无法觉醒武道天赋,就要一辈子当一个普通人,没想到老天给了他这么大一个礼物。

        没有武道天赋,竟然可以掠夺别人的。

        心潮起伏了半天,这才勉强将心境平息下来。

        “命运待我不薄!”

        随即开始查看恶魔王座的传承功法。

        随着他心神一动,一本厚厚的黑色书籍投影出现在脑海。

        上面写着两个扭曲的暗金色大字。

        ——魔极。

        但目前只能看到第一篇《炼体篇》第一页。

        “气血十二重?淬骨十二重?炼脏三十六变?”

        夏小白有些诧异。

        现有的武道修炼体系里气血境一共是九重,淬骨境也是九重,这里整整多了三重。

        而炼脏境十二变,这里竟然要三十六变。

        现有的武道,炼脏境是将体内六脏六腑全部淬炼一遍之后,便可以着手开辟经脉,踏入修行者的行列。

        而《魔极》却要求,炼脏境淬炼一遍完成之后,再次淬炼两遍,才能开辟经脉。

        这是从一开始就要打造无敌肉身?

        但想到恶魔王座最终要打造的乃是先天神魔,他也就不再在意了。

        除此之外,恶魔王座还有一些其他的辅助能力,比如储物空间,比如开辟次元空间,比如穿梭时空等等,这些都需要精血去开启。

        吸收完这些信息,夏小白有些明悟。

        说了半天,基本上一切都以精血说话。

        对于恶魔王座来说,只要有精血,一切都有可能。

        “真不愧为魔啊!”

        夏小白感叹。

        入侵,掠夺。

        这是硬生生要将儒雅随和、英俊帅气的我逼上魔道吗?

        不,我这是在救赎!

        这个世界坏人太多,

        善良如我,怎么能不挺身而出主持正义?

        掠夺他们的天赋,免得他们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就是对他们最好的救赎。

        这也是天意啊!

        天意难违……

        夏小白一脸慈悲,摇摇头,喜滋滋的退了出去。

        吞噬,掠夺……

        这是标准的损人利己的魔道修炼之法。

        但夏小白并不在意。

        在这样的世界里,掌握力量才是王道。

        客厅中。

        夏小白依然手握战刀站在沙发前。

        家里没有其他人。

        要不是地上的匕首和血迹,谁也不知道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攸关生死的战斗。

        夏小白并不知道猫妖是什么实力,但可以肯定的是它至少是武者级别的,甚至是修行者。

        只可惜,它受伤了。

        而就是这样一个强大的入侵妖魔,千辛万苦的来到南苑小区,准备养伤,最终却是帮助了夏小白开启了恶魔王座。

        对此,夏小白从心底里感激它。

        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绝对值得赞扬。

        人不但要懂得感恩,也要懂得及时的感激别人,就像现在。

        到现在夏小白都不知道,到底是猫妖用了它全部的生命精华开启了恶魔王座传承,还是那把血红的匕首开启了恶魔王座传承。

        不过,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夏小白的人生从此将不再普通。

        只要有大量的精血,他就能不断的强大自己,踏临武道将再也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所以眼下首要任务就是获得精血。

        获得精血最方便快捷的办法就是去购买。

        毕竟让他现在这个菜鸟实力去城外杀凶兽获得精血,根本不现实。

        “估计整个坠星城也只有鉴武阁有精血卖,就是不知道价格怎么样。”

        夏小白暗暗思忖。

        精血属于特殊商品,私人不允许买卖,目的就是为了杜绝买卖人族武者精血。

        市面上能够购买到的基本上都是凶兽精血。

        不管价格如何,他明天都要去看看。

        至于花钱……哪怕将手里剩下的两百多万抚恤金全部花光,他也不会皱眉头。

        一旦成为武者,还怕没钱吗?

        他可是知道,凶兽无论是皮毛还是骨头,甚至内脏和血肉,从里到外都很值钱。

        再说,一旦成为武者,他就可以开启父母留给他的武道遗产!

        夏小白摸着胸口的那枚八箭八心的合金星坠。

        根据父母的遗产要求,只要他在三十岁之前成为武者,就可以前往人族深空部开启领取。

        原本还以为需要十来年才能领取。

        甚至永远无法领取。

        现在……

        嘿嘿。

        夏小白脸上绽放出笑容。

        应该要不了多久吧……

        可以说,成为武者,指日可待。

        原本武道学院的大门几乎已经对他关闭,但现在,一切都有了希望。

        气血境三重天,是武道学院录取的标准。

        原先够不着,现在觉得这个标准很低。

        甚至如果运气好,提升速度够快,考上最好的江南学府如海分院,也不是不可能。

        没有武道天赋加分又怎样?

        他到时候完全可以用修为来进行加分。

        虽然有恶魔王座,但进入武道学院依然是夏小白的首选。

        在武道学府中,不仅可以获得更多的人脉资源,也可以获得更多的武道资源。

        更重要的是有一个受保护的合法合理的身份。

        单枪匹马没有任何背景的武者,往往是走不远的。

        再说,做人要低调……

        剿灭猫妖,获得恶魔王座传承,夏小白感觉一身轻松。

        “凡者?呵呵,凡者怎么了?凡者也可以为所欲为!”

        掠夺天赋,融合大道本源,未来自己会成为什么样的存在,连他自己都无法想象。

        ……

        深夜。

        古老的圣心德教堂。

        地下密室。

        墙壁上的油灯只有豆粒大小的火苗。

        光线暗淡。

        一个暗红色身影沉寂在黑暗中,仿佛雕塑。

        蓦然,一只乌鸦凭空出现在密室,顷刻间化成一个黑衣人。

        “统领。”

        “什么事?”

        “神教圣器死神之吻,被盗了!”

        “什么!”

        啪!

        黑衣人顿时被拍飞,跌落在厚实的墙壁上,发出一声闷响。

        整个空间刹那间寒意逼人。

        掩映在黑暗中的统领,手中光芒一闪,出现一面血红色镜子。

        镜子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微微照亮统领那张灰白的脸和血红色眸子。

        镜子中,神殿里供奉台上的圣器果然不见了。

        随着他的元力输入,圣殿里的一切迅速回放,随即发现一道虚幻的黑影出现在圣器旁,随即圣器不见了,黑影也消失了。

        让他震惊的是,魔镜竟无法查询对方是谁。

        “混账东西!怎么回事?”

        “大人恕罪,自从三天前神使大人赐予后,死神之吻一直是供奉在神殿里的,刚刚我们例行巡查,却发现圣器不见了。属下估计十有八九是灵猫,只有他在下午的那段时间里靠近过神殿附近。”

        “理由!”

        统领的声音冰寒。

        作为统领,他要的不是属下的猜测,而是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黑衣人迅速说道:“就在十天前,灵猫的缩变能力达到了三级。一旦天赋完全掌握,不但身形可大可小,而且可以达到随意虚实变化的程度。在我们三十七个暗影当中,只有他才有能力在不需要钥匙的情况下化为虚无进去……”

        黑衣人话没说完,对属下极为了解的统领,便已经确定了灵猫就是偷盗者。

        他当即命令道:“命令暗影三号和四号在本部待命!包括暗影一号、二号在内,所有暗影全部出动,各地暗桩配合,追杀灵猫!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务必要将死神之吻追回!”

        “大人,一下子出动这么多影子,暗桩联动,万一被安管局发觉收网,这代价就太大了……”

        “混账东西!损失再大也没有丢了死神之吻的代价大!那是要真正的死人的!我们所有人全部都要死!还不快去!”

        统领那气急败坏的声音在黑暗的空间里咆哮。

        “是是!”

        ……

        房间中。

        夏小白捡起地上已经变成银色的匕首。

        仔细看了看,怎么也看不出这是一把绝世凶器。

        很普通。

        仿佛之前的血红色仅仅是涂抹在匕首上一样。

        他突然想起,自己也有一把匕首,还是当年父亲送给他的,是一把军用匕首。

        当即走向房间,将那把军用匕首找了出来。

        从兽皮套里拔出匕首,两相比较。

        这把匕首明显比军用匕首窄一点,也薄一点,长度倒是相差无几,就短那么一丁点。

        “不知道锋利程度如何?”

        夏小白顺手拿着这把匕首切在军用匕首上……

        噗!

        还没怎么用力。

        咣当!

        半截匕首跌落在地上。

        夏小白眼睛一瞪。

        卧艹~

        这特么就跟切豆腐一样!

        军用匕首被切成两段的切口平滑,光亮如镜。

        幸亏没有用战刀试验,要不然战刀就完了。

        好东西!

        真宝贝!

        夏小白两眼冒着小星星,左看右看,喜欢的不得了。

        最后小心的将这把匕首插在原先军用匕首的兽皮套里。

        咔嚓。

        扣子扣好,刚好合适。

        “嗯,得给你起个名字,就叫……断刃,断一切刃!”

        但看到了原先军用匕首上的名字,又摇摇头,“算了,还是叫原先的名字‘雷霆’吧。”

        夏小白得到宝贝,喜滋滋。

        他却是不知道,因为这把“雷霆”匕首,将会再次引发了一系列血案。

        收起匕首,回身看着地上和沙发上的血迹,目光微闪。

        “这些都是猫妖留下的,不知道是不是精血……”

        伸手过去,运转功法,吸收……

        不是。

        只是普通的血而已,无法提炼出精血。

        只是试试而已,夏小白也没有什么失望的想法。

        迅速将家里收拾了一下。

        将地面上和沙发上的血迹清除后,这才想起楼下到现在都没有一丝动静。

        “不会真的被入侵者给杀死了吧……”

        就在这时。

        咚、咚、咚。

        门被敲响。

        “小白,在家吗?”

        声音很熟悉,夏小白顿时听了出来,这是社区的张姨声音。

        透过猫眼,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中年女子和中年男子。

        “在,在。”

        夏小白连忙打开门。

        “张姨,刘叔。进来坐。”

        “不坐了。”

        张兰笑道,“就是例行检查,顺便给大伙说一下,宵禁之日晚上别出门,门窗都要锁好。”

        “好了,我们去二号楼。”

        张兰见刘凯登记完毕,对夏小白说道:“关上门,晚上不要出来。”

        夏小白笑着点头,“知道了,张姨。”

        见两人转身,夏小白连忙问道:“张姨,楼下501……”

        张兰转过身,笑着说道:“哦,你说小丽家啊。小丽他们家今天搬家了,去了如海城,他老公在如海科技学府当上教授了,重新分配了住房,据说有一百六十平呢,小丽的父母也被接过去了呢,这下他们老两口要跟着女儿女婿享福咯。”

        原来是搬家了。

        夏小白松了一口气。

        若是一家三口死在家里,他住在楼上还真有些膈应得慌。

        要知道妖可是吃人的。

        他的脸色被张姨看在眼里,笑着说道:“他们家小宝是有点闹,这下好了,没人闹你了,这段时间正好好好复习准备高考。”

        夏小白笑道:“其实也没那么闹,时间长了也习惯了,突然安静了,还真有些不习惯。”

        “好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了,走了。”

        “张姨、刘叔再见。”

        “再见。”

        两人蹬蹬蹬下楼去了。

        夏小白关上门,洗漱之后,坐在床上修炼《魔极》第一篇“炼体篇”。

        闭上眼按照心法开始进行气血搬运……

        半个小时后,夏小白睁开眼睛。

        初次修炼,效果是《基础炼体法》的三倍。

        没有觉醒武道天赋,即便是顶级功法,修炼效果依旧差强人意,灵力依旧无法存留多少,只有一丝,然后在他停下的时候,转眼又消失了。

        但夏小白知道,这并不是《魔极》的正确修炼方法。

        若是按照这样的修炼之法修炼,那才是真正的舍本求末。

        魔道的本质是掠夺。

        他这样修炼也只是试试看效果。

        一夜无话。

        第二日早晨六点,与往日一样准时醒来。

        睁开眼后的两秒钟之后,手机闹铃响了起来。

        随手关闭了闹钟,起床洗漱。

        直到做早饭,这才想起肉片没买。

        好在鸡蛋面包牛奶和生菜还有。

        但面包也只剩下最后两片。

        面包的保质期较短,所以他买的少。

        吃完早饭,和往常一样去楼上天台修炼一遍基础拳法和基础刀法。

        修炼完刚走下天台,他就听到了远处传来一阵阵尖叫声和嘈杂声。

        出什么事了?一大早吵吵嚷嚷的。

        距离太远,听不真切。

        夏小白并未在意。

        小区那么大,有时候人与人之间有些矛盾也很正常。

        洗了澡,换上干净衣服,带上银行卡,想了想,将“雷霆”匕首也装在了书包里,这才背起书包出门。

        走到楼下,小花园里那些晨练的大爷大妈都不见了。

        夏小白迅速走到小区出口,只见出口处围着一群人,那些大爷大妈都围在那里,其中还有两名安保人员。

        获得了恶魔王座传承的夏小白对血腥味十分敏感。

        虽然一群人挡住了视线,但他还是远远的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真的出事了!

        他连忙跑了过去。

        分开人群,看到大门口的地上躺着三个人,鲜血流了一地,三人的胸口血糊糊的,似乎血液被抽走了一部分,尸体变得有些干瘪,惨不忍睹。

        “张姨,刘叔,秦大哥。”

        夏小白瞳孔一缩。

        张兰和刘凯昨天晚上还上门登记的,这一大早就被人杀了。而另外一个躺在地上的青年名叫秦东,是这一片社区警卫,平日里都比较熟悉。

        “徐大爷,怎么回事?”

        夏小白对旁边的老者说道。

        “哦,是小白啊。唉,真是祸从天来啊,谁能想到在自家的小区里都能发生这样的事。”

        徐大爷心有戚戚然的说道,“一大早,大伙都在晨练,可就在刚刚,安管局街道办的小黄过来询问张兰和刘凯的登记情况,突然不知道怎么就发疯了,一下子就将两人打翻在地,被刚好赶过来的小秦看到了,小秦见小黄不对劲,就想制服他,哪知道小黄的力量突然变得非常大,小秦竟然不是小黄的对手。

        小秦立刻发出求救信号,小黄突然变得凶性大发,竟三两下就将小秦给打死了,然后又打死了张兰和刘凯,连他们的心脏都掏出来了,随后有城卫军强者赶到,这个小黄才逃了。”

        徐大爷心有余悸,“唉,若不是小秦临死前发出求救,刚好有两位城卫军的强者赶到,咱们小区恐怕就危险了。”

        入侵者!

        夏小白心中一动。

        很明显,小黄被邪物入侵了。

        就是不知道是刚刚被入侵,还是早就被入侵。

        不过,估计在场的很多人都已经猜到了,只是没有说而已,免得人心惶惶,毕竟小区里还有不少孩童。

        “徐大爷,那个小黄往哪逃了?”

        夏小白问道。

        徐大爷还未说话,身后便传来声音。

        “小白,不用问了,已经有几位大人去追杀了,他跑不了。”

        夏小白转身,却见一个孔武有力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安管局第十七小分队队长王栋,和王宇爸爸王大锤这位二大队的大队长很熟。

        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五名队员。

        夏小白知道,这些人全部都是武者。

        “王叔。”

        王栋点点头。

        “大家都散了,但不得出小区,待会儿有人上门检查,希望大家配合。”

        见夏小白正准备离开小区,王栋叫住了他,“小白你等一下,例行检查。”

        说话间,身后的一名队员拿着一个仪器走了过来。

        夏小白站在那里,任由这名队员用一个泛着红光的仪器在他的身上来回的探查。

        检查足足用了两分钟的时间。

        “正常。”

        队员说道。

        王栋点点头,对夏小白说道:“没事了,去上学吧。”

        夏小白点点头。

        正准备走,王栋又叫住了他,“晚上别回来了,这一片暂时不安全,你一个人在家比较危险。”

        “不回来我住哪儿?”

        夏小白愕然道。

        王栋笑道:“你这小子,你还怕没地方住?只是你愿不愿意去住而已。”

        随即摆摆手,道:“赶紧走。”

        夏小白叹口气,迅速离开小区。

        ……

        新书求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

        新书求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