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求首订

第五十六章:求首订

        兰茵脸色涨红的将蜜桔拿在手里,尴尬的给两位主子行礼,然后匆匆忙忙的跟上魏宝华的步伐,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魏宝贞好笑不已。

        “这做主子的还不如个下人,身边的下人都知道会不好意思,她愣是没什么感觉,也不知道为什么眼皮子会这么浅。”

        魏宝贞是真的不理解自家长姐的这一系列作为,魏宝福却没这么多想法,笑着说道:“你我都不是她,也不知道她的真实处境,说白了都是身不由己,咱们没什么资格评价她,看不惯归看不惯,也别为这点小事较真。”

        魏宝贞点点头,“这也是被母后彻底养歪了,你为什么要答应去勇毅侯府,长姐定是有见不得人的心思,说不定到时候还会闹出丑闻,你又何必趟这浑水呢。”

        “我倒是也想不管不顾,随着自己的心情来,可未必就能如我愿啊,外祖母那边怎么都不能不管的,至于大公主要跟着,那倒也无妨,凭她的脑子,应该不至于那么容易成事。”

        魏宝贞噗嗤笑出声,“你还真是促狭,放心吧,我既然答应跟着一起去,必会看着她的,让她碰碰壁彻底死心也是好事。”魏宝福却并不这么想,一个女人一旦动了情,那是很难打消念头的,赵景深与她不相干,但因为老太太的求亲,势必会给镇北侯心中留下刺。

        她不在意镇北侯如何想,却也不愿意被人惦记着,若是大公主有能耐拿下赵景深,那是她的本事,若不行,那也是两人无缘,她在这中间什么都没做,就如同老太太明知她要定亲,还当面向太后提亲一样,不过是争取一个机会。

        魏宝福在某些事情上面,是有些记仇的,她并不想闹出什么被人争抢的丑闻,在这个名声大于一切的时代,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只会让你变成旁人无聊时的谈资。

        自宫中出来,勇毅侯府老太太就气病了,她是个性极要强的一个人,在宫中受到太后冷遇也就罢了,连她嫡亲的外孙女都不搭理她,不免有些生气。

        此时屋子里只有祖孙二人,赵景深默默的喂着药,回来之后,赵景深第一时间就问了老太太答案,结果与他预料的一样,赵景深说不上是失望还是心痛,更多的还是悔恨,明明他先遇到的康平郡主,明明他有那么多机会,却都在他的犹豫徘徊间走失了。

        没什么比知道自己动心的同时,又彻底的失去希望更伤人的了,老太太看着自家孙子有些憔悴的脸,心疼的说道:“事已至此,你也不用难过,这天下的好姑娘多的是,没有郡主,总有旁人的。”

        赵景深点点头,苦笑道:“这一切只怪我自己,盲目自大又优柔寡断,祖母莫要怪郡主。”要说不迁怒魏宝福,那是不可能的,可老太太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毕竟是她自己有愧在先。

        “我哪里敢怪她呢,只不过有些后悔,若是当年,我执意要将她接回府里照料,也不是没有机会,当初不过是心里的怨气多了一些,后来不愿低头,谁知会变成这样,不管怎么说,那丫头没什么错。”

        虽然生气失望,但老太太也不能昧着良心说话,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她有错这是不可狡辩的,“祖母,日后咱们还是不要打扰郡主了吧。”

        老太太立即摇头道:“有裂痕咱们就要修复,那孩子是个不简单的,我总觉着,咱们不应该就这么疏远了。”赵景深苦笑着摇摇头,有些苦涩的说道:“祖母,郡主那人,估计不会给咱们靠近的机会。”

        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莫要这般说,一切皆有可能,只是,祖母不希望太长时间沉溺在这件事里,过去的就要潇洒的翻篇,你是咱们侯府的未来当家人,一言一行都事关咱们府里的兴衰。”

        经过此事之后,赵景深也察觉到自己不足之处,点头答应道:“祖母放心,孙儿知晓了。”老太太欣慰的点头,“之前我听行儿说,大公主纠缠与你,可有其事?”

        赵景深脸上浮现出厌恶之色,不喜道:“孙儿从未与她单独相处,每次她约见,我都拒绝,可大公主似乎不知羞耻二字为何意。”

        老太太冷嘲道:“大公主有心,那是她的事,只要你不犯错,那就没什么干系,外人再怎么说,你是男儿家,总不会吃亏,除非,皇上干预,有你姑母在,倒也不担心皇上插手。”

        赵景深点头答应,正想再说什么,外边朱嬷嬷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老太太,康平郡主过来了,还有大公主跟二公主陪同,说是来探望您的。”

        老太太立即坐了起来,很是惊讶的问道:“你可有说错,确定是郡主来了吗?”赵景深紧张的有些呼吸急促,朱嬷嬷肯定的点头,“如今人正在外边等着呢。”

        “赶紧请她们进来,深儿回去吧,都是未出阁的姑娘,你不方便在这里。”老太太当机立断,既然已经没了指望,那就不要给什么希望,自家孙子本就动了情,若是在有机会相处,只怕会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赵景深虽遗憾不能再见魏宝福,却也没有拒绝,起身从侧门出去,赵景深刚离开,魏宝福一行人就走了进来,老太太挣扎着要坐起来,魏宝福赶忙上前将她扶住。

        “外祖母不必多礼,听闻您身体不适,我特意来看看您,两位姐姐也是来探望您的,我带了些滋补的补品过来,还请外祖母不要嫌弃。”

        老太太有些激动的红了眼眶,拉着魏宝福的手说道;“不嫌弃,只要你能来看我就行了,我又怎么会嫌弃你呢。”这是魏宝福第一次叫她外祖母,老太太虽不知她为何会亲近自己,却也知道机不可失。

        “老太太,听说您家中的花园子很是有特色,不知我与妹妹可否欣赏一二。”魏宝华迫不及待的说道,魏宝贞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却也不好说什么。

        老太太到底人老成精,虽看不上这姑娘,却也不好直接得罪,笑着说道:“这有什么不可以的,朱嬷嬷替我招呼二位公主,再派个丫头告知大太太和大姑娘,让她们陪陪公主。”

        这样的安排并不失礼,魏宝华虽想拒绝,却也知道不能表现的太过分,看着两位公主离开的背影,老太太总觉得有些心慌,可她也不想错过与自家外孙女相处的机会。

        看着魏宝福,笑容满面的说道:“郡主长大了,眉眼间还有你母亲的样子,若是当初不出事,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样。”老太太又何尝看到女儿家破人亡呢。

        魏宝福不禁有些怜悯她,自己的亲生女儿,即便是双胞胎,那也有不同之处啊,可她却认不出,这说明,她对自己的女儿是不够上心的。

        “外祖母多虑了,一切皆是命半点不由人,我如今虽称不上万事顺心,却也过得不差,祖母待我很好。”魏宝福虽与老太太亲近不起来,却也不愿意与她交恶的。

        “我知道,你还是怨我的,如今我说再多都没用,只是,我希望你日后莫要与我们疏远了,勇毅侯府是愿意做你的靠山的,你还小,还不能体会成婚后女人的无奈,有人依靠总是底气更足些的,你舅舅虽没有多大的权利,却也是有爵位的,总能护你一二。”

        老太太说的很是真诚,或许是年纪大了,老太太自魏宝福回京之后,总是梦见自己的长女,然后心口就像是空了一块,明明长女在宫中,她却像是失去了一样,老太太对一双女儿也是极疼爱的,但她年轻时要强,一心想要掌家权,跟婆婆斗跟小姑子斗,难免对女儿有疏忽。

        长女样样优秀,她是更偏疼一些的,次女自幼体弱多病,几乎都是身边的奶嬷嬷陪着,一开始她还会心疼呵护,时间久了,她也就不耐烦了。

        如今想来,老太太心里还是有愧疚的,魏宝福笑着说道:“多谢外祖母好意,如今我住在宫里出入到底多有不便,日后出宫了,有空会常来府上请安的。”

        不管是出于哪一方面的原因,魏宝福都不能与勇毅侯府太疏远,老太太很是欣慰,“你是个明事理的好孩子,太后娘娘其实也是苦命人,能有你在她身边,也是她的福气了,我与太后不和是事实,但却与你不相干的,无论何时,你都是勇毅侯府的表小姐。”

        魏宝福感受到了老太太的善意,她知道,这世上不是非黑即白,没有什么是绝对的,笑着说道:“外祖母说的是,您也不要生我祖母的气,她有时候也是小孩子脾气,实际上并不是什么坏人。”

        到底还是偏着自己的亲祖母,老太太知道,却也能理解,感情都是处出来的,日后总是会慢慢变好的,老太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意魏宝福的看法,或许是因为她在某些方面与自己的女儿太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