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五章

        魏宝华可不会在乎一个丫头想什么,见她半晌没有动静,忍不住开口训斥道:“怎么,莫非连你也敢看不起本公主?”她的眼里有着嗜血的疯狂。

        兰茵吓得赶紧跪下,连连摇头说道:“奴婢绝无此意,只不过是担心公主,担心康平郡主不愿相帮,公主会心里难过,奴婢对公主忠心耿耿,您是知道的啊。”

        魏宝华听了这番话脸色稍稍缓和,面带笑容的说道:“你赶紧起来吧,本公主又不是冷血无情之人,你放心,康平这丫头若是不答应,我缠也要缠着她答应。”

        只要能达到目的,魏宝华一点也不介意旁人怎么看待她,让她单独去康平郡主那,倒是有些突兀了,眼珠一转,笑眯眯的说道:“康平妹妹的好事满宫上下都知道了,咱们这些做姐姐妹妹的,怎么着也该上门道喜,兰茵,你去将母后上回赏的头饰带上,咱们先去找魏宝贞。”

        兰茵有些不解,“公主,那套头饰您不是说要留着出席宴会佩戴的吗,那头饰虽不是多名贵,可胜在样式精巧呢。”魏宝华不在意的笑笑,“说让我穷呢,除了那套头饰,我可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礼物了,就这么办吧。”

        自家主子说一不二的性格兰茵是知道的,同样是公主身边的大宫女,兰茵却没有那么好的命,只能暗地里羡慕魏宝贞身边的茱萸,谁让她无依无靠呢,本质上她与大公主并无什么区别,不过都是可怜人罢了。

        魏宝贞最近跟一副牡丹图杠上了,前些日子才新得到的绣样,很是漂亮,看了之后忍不住心痒难耐,连着几天没有出门,就想将这副图绣出来。

        茱萸端着果盘掀帘子走进来,一瞧见自家主子皱眉的模样很是好笑,“主子,您就别与这牡丹图死磕了,咱们先去外边走走,也好让眼睛放松放松。”

        魏宝贞嗔怪道:“好你个臭茱萸,这是变着法儿的劝我放弃呢,我还就偏不信了,这副牡丹图我不仅要绣出来,还要拿它送给宝福,恭贺她定亲之喜。”

        这话一出口,茱萸脸上的神色就有些哭笑不得,自家主子什么都好,就是那一手绣活简直让人不忍直视,她还偏偏喜欢较劲,越是做不好,就越是不想放弃。

        “主子,您确定您是去道喜的?不是去跟康平郡主结仇的吗?”茱萸好笑的说道,魏宝贞也不生气,无所谓道:“我与她性情相投,想来她是不会嫌弃的。”

        好嘛,原来自家主子也知道,她那手绣活是可以用嫌弃来形容的,“累死我了,得歇会儿,你手里端着的是什么?”茱萸才想起来,笑着说道:“这是郡主那边的丫头送来的,说是镇北侯送进来的蜜桔,郡主送点给您和咱们娘娘尝尝,果子不多,也是一番心意不是。”

        魏宝贞拿起蜜桔剥皮,一边剥一边笑着说道:“说不得啊,这镇北侯还真是良配,至少这心疼人的劲儿还是有的,宝福这名字取得好,确实是个有福的。”

        茱萸赞同的说道:“谁说不是呢,到底是太后娘娘养大的,身上的气质也不是一般的贵女比得上的,如今郡主还没有露面,若是露了面,那些个什么第一美人第一名媛的该不好意思出现了。”

        魏宝贞先是一愣,然后乐呵呵的说道:“那些个虚名康平可不在意,不过你说的也是,那些个人总是自命清高,改日确实要让宝福打打他们的脸。”

        因着要维持自己的皇室威仪,魏宝贞即便是看不惯某些权贵家的小姐,也不会与其正面冲突,不过是冷冷的疏远罢了,如今,她倒是很想看看那些人会不会自惭形秽。

        “那到时候肯定很有趣,对了,这果子郡主也只送了咱们这里和四皇子那边。”茱萸赶紧说道,魏宝贞听了倒是有些高兴,“宝福也是不爱与人讨好卖乖的,不是真正聊得来的人,她也不爱往上凑。”

        可不是,若不是两人性情相投也不会一见如故,魏宝贞正想说什么,就听见外边的小太监通传,说是大公主求见,魏宝贞拿起一旁的帕子擦擦手,有些纳闷的问道:“我最近可有招惹大姐姐?”

        茱萸好笑的摇摇头,“您近日琢磨绣样呢,哪有时间去搭理那位,要不,奴婢先把这蜜桔端出去,毕竟东西不多,这个时节,一点新鲜果子不容易找。”

        魏宝贞点点头,她倒不是小气,只不过是不想便宜了不讨喜的人,魏宝华笑眯眯的带着兰茵走进屋,一进屋,闻到浓郁的果香,笑着问:“哟,妹妹这里藏了什么好东西啊,闻着还怪香的。”

        魏宝贞可没有心思跟她打马虎眼,直接说道:“长姐若是有事不妨直说,咱们俩的感情应该还没到可以闲聊的地步。”魏宝华笑容一滞,虽有些不高兴,却也不好在此时发火。

        “那我就长话短说了,康平妹妹的亲事也定了,就差个仪式了,我听母后说,太后的意思是打算及笄礼和定亲一日办,这也没多少日子,要不然,我们姐妹俩先去把礼给送上?”

        居然这么积极,魏宝贞哪里不知道她是想打什么主意,犹豫片刻,想着就算自己不接茬不搭理,只怕她也还有旁的后招,倒不如跟着一起看看,或许还能帮帮忙。

        “那我先谴个小丫头去报信吧,茱萸把要送的礼物拿上。”魏宝贞也是早早备好礼的,她准备的自然是要比魏宝贞多,都放在锦盒里,魏宝华也瞧不见里面的东西。

        酸溜溜的说道:“妹妹还真是阔绰,也不知道将来亲姐姐定亲,你要准备送什么礼,可不能比送堂妹的还少吧,这就有点厚此薄彼了。”

        这样毫不避讳的说这些,魏宝贞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没好气道:“难不成长姐就缺这点东西?况且,你婚事都没有影儿,莫要弄得这般恨嫁行不行?若是让外人听见,可就要笑话咱们了。”

        魏宝华也知道自己说过了,讪讪的闭了嘴,姐妹俩倒也不在多说什么,乘着轿撵一起去了慈宁宫,先是去给太后请安,然后才去见了魏宝福。

        听到魏宝贞送来的消息,魏宝福也是惊讶的,前面还想着算计自己的人,后面就又要来恭贺自己定亲,这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好事,魏宝福倒也淡定,冷眼看着她要做什么。

        “康平妹妹真有福气,能嫁给镇北侯这么有能耐的男人,不知被多少女子羡慕呢,姐姐这里不像二妹有愉妃娘娘贴补,就这一套头饰,给你添添喜。”

        魏宝贞随后也让身边的丫头将礼物送上,魏宝福笑着说道:“多谢姐姐们的好意了,礼物贵在心意,有这份心就好。”魏宝福不是小气的,并没有因为这姐妹俩的到来就将桌上的蜜桔端走,魏宝华瞧见了立马伸手去拿。

        一边剥着皮一边说道:“怪道二妹妹的屋子里有果香呢,原是从康平妹妹这里来的,你们真是姐妹情深。”魏宝福淡笑着说道:“不过是一些果子,长姐若是喜欢,可以带些走。”

        魏宝华可不会客气,“那感情好,一会儿兰茵记得带些走。”兰茵低着头应诺,一张脸通红,恨不得躲起来,只觉得自家主子是真的有些上不得台面。

        “听说勇毅侯府的老太太病倒了,康平妹妹是不是应该过去看看,好歹也是你的亲外祖母,哪有什么隔夜仇,若是你一个人怕尴尬,我们可以陪着一起去。”

        魏宝华也不兜圈子,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魏宝贞嗤笑一声,“瞧长姐说的,那是康平妹妹的外家,与我们何干,她又不是小孩子了,还需得有人陪着不成。”

        “二妹妹别急啊,我问的是康平妹妹,又不是问你,咱们还得听康平妹妹怎么说不是,毕竟这外祖母病了都不去瞧瞧,外人不定怎么说呢。”

        魏宝福是不知道这个事情的,毕竟她从不去多关注这一家,但如今若是老太太真病了,她倒确实该去看看,犹豫片刻,笑着说道:“那倒是感情好,有姐姐们陪着,我也不会太尴尬,毕竟,那府里我也没去过。”

        魏宝贞有些不解她的意思,倒也不会拆台,笑着说道:“既然你们都去,那我也陪着走一趟就是了,反正待在宫里也是无聊。”

        谁都能看得出来魏宝华想要搞事情,既然魏宝福同意了,那魏宝贞也乐意看看热闹,毕竟这日子还是挺无聊的,魏宝华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满意了,笑容满面的说道:“还是康平妹妹识大体。”

        原本以为说服她还需要一番时间呢,谁知魏宝福会这般配合,魏宝华也不管原因,目的达成就行了,笑着说道:“那妹妹定好时间派个人来说一声,你们俩肯定是有悄悄话说的,我就不打扰了,兰茵啊,拿上这蜜桔咱们回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