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四章

        太后眼神有些复杂,她这个侄女的一辈子啊,就这么被毁了,心里对皇上的恨意更深了,赵家几代的女人,都被他连累的没有好日子过。

        “姑母,多余的话我不想说,事情的严重程度您也知道,只希望您记住,莫要冲动行事。”淑妃对于太后能帮多大忙并不指望,只希望她不要拖后腿,十几年的隐忍,不能毁于一旦。

        太后虽有些不高兴淑妃对她的不信任,想到她这么多年的委屈,便也没反驳什么,只淡淡的点头答应,“日后我们还是跟之前一样,不咸不淡的来往就好,若是忽然和解,那外人必会怀疑。”

        确实是这么个道理,太后虽有不舍,不能随时见到自己的孙儿,,却也知道小不忍乱大谋,“臣妾不能久待,这就带着汝兰离开了。”淑妃对于汝兰的死并没有什么愤怒,她知道,早在姐姐过世后,汝兰的心就死了。

        淑妃并没有刻意隐瞒消息,她大张旗鼓的来将人带走,带走的还是一具尸体,很快宫中就有流言出来,更加坐实了这姑侄二人的不和。

        魏宝福回到慈宁宫时,已经恢复了原样,她先去见了太后,太后此刻心情稍稍恢复了平静,对着魏宝福笑着问道:“四皇子可还好?哀家听闻,他的功课极优秀。”

        这话问的有些突兀,魏宝福愣了片刻,笑着说道:“那孩子确实优秀,不仅性子讨喜,连课业也极好,孙女很喜欢他。”魏宝福的喜欢是发自内心的。

        太后也不自觉的露出微笑,“他与你们的父亲一样,自小就优秀,否则也不会引起旁人的嫉妒。”这话将魏宝福惊到了,她环顾四周,并未有外人在。

        “你莫要担心,哀家这里虽不至于跟铁桶一般,却也不是谁都能来探听消息的。”太后的话满是笃定,魏宝福有些无奈的问道:“祖母,您是什么都知道了吗?”

        太后毫不避讳的点头,“哀家在这后宫待了这么久,怎么可能看不出疑点,之前是被仇恨蒙蔽了眼睛,如今才察觉到不对,倒也不晚,好歹没有酿成大错,没让哀家的孙儿厌恶,你该早些跟哀家说的。”

        魏宝福有些无奈的苦笑,“祖母,汝兰姑姑呢,她还好吗?”能告诉太后这一切的,只有汝兰了,太后脸上的神情没那么轻松了,她低声说道:“她说完之后,自杀走了,这不是哀家逼迫的,你莫要误会。”

        她可以不在乎淑妃怎么想,却不能让自己的孙女误会,魏宝福平静的开口道:“我知道祖母不是那样的人,她早就有了死志,倒也不意外,只不过觉得有些可惜了,不该是这样的。”

        “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对她来说,忠心主子才是最大的生存意义,走了也算是解脱。”太后倒也见过不少这样的忠仆,哪个做主子不愿意有这样的下人呢。

        “祖母说的对,只不过觉得,她是与我母亲关联最大的人了,她没了,对我母亲的那点念想也没了。”没有孩子不依恋母亲的,太后心疼的将她搂进怀里,安慰道:“人要想开些,你母亲更希望看到你活的开心肆意,当初,若是她告诉我实情,我怎么都会护着她的。”

        若是当初廉亲王妃早早跟她说有孕的事,太后绝对不会让皇上乱来,可能她会拼上性命与皇上周旋,结果或许不如今日,太后也知道以她过去的脾气,能闹个两败俱伤的结果一点也不足为奇,或许,这样才是最好的结果,两个孩子都保全了,还都成长的如此出色。

        “你父亲泉下有知,也该心满意足了,若是能在保佑四皇子顺利登基,也算是替他报仇了。”太后的话里满是野心,魏宝福不禁有心担心。

        “祖母,四皇子虽有疑惑,却还是什么都不知道,您莫要让他有负担,他如今这样就很好。”魏宝福最担心的就是将这一切,影响到四皇子,让一个孩子成才困难,毁掉一个孩子却是极容易的。

        太后安抚道:“你放心,哀家都清楚的,之前怎样之后哀家也会怎样,哀家只会在暗地里护着他,他是咱们这些人全部的希望。”

        在魏宝福的眼里,如今的太后就如同容光焕发,那种犹如枯木逢春的感觉太明显了,心里不禁有些自嘲,女孩子在怎么出色,都不如一个能延续血脉的男丁有用。

        从太后屋中出来,魏宝福也不知该喜还是该忧,未来的方向有了,只是该如何走,她还是不知道的,她不能代替四皇子做什么,只能在一旁辅助。

        “主子,珍珠和玲珑姐姐那边的佛经都抄够了,您就跟钱嬷嬷求求情,让她们回来伺候吧。”冰心适时的出声,她见自家主子的状态有些不对,生怕她想岔了。

        魏宝福回过神,笑着说道,“这么些天了,也该让她们回来了,请钱嬷嬷过来吧。”魏宝福也不想沉溺在这些未知的事情里,与其在那里纠结,倒不如什么都不想,顺其自然吧。

        钱嬷嬷来的很快,只不过,她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一见魏宝福,就赶忙说道:“郡主,之前淑妃带着人气势汹汹的来,不知跟太后娘娘说了什么,又带着一具尸体走了,如今宫里又开始传的沸沸扬扬了,说是这姑侄两人,结了死仇。”

        魏宝福倒是不知有这出,想必是淑妃察觉到汝兰被带来,亲自来要人,谁知道最后汝兰自杀,祖母既然知道所有的事情,那就不会跟淑妃真的起嫌隙,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的罢了。

        “嬷嬷不要担心,事情没有您想的那般严重,也不会连累到我身上,您老就放宽心吧。”钱嬷嬷最怕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沾染上自家主子,有时候她也是埋怨太后多事的。

        “老奴也是心疼主子,罢了,太后那边也不是老奴可以多嘴的,主子可有旁的吩咐。”钱嬷嬷到底年纪大了,没了以前的精气神,管的事情也少了。

        “嬷嬷,让珍珠玲珑回来伺候吧,她们的性子也磨够了,我这里缺不得人。”魏宝福软着声音劝说道,钱嬷嬷下意识的皱眉,“主子,您就是太和善了,不过是抄写佛经您就心疼了,日后可不能这么宽和。”

        虽说是在数落自家主子,可钱嬷嬷还是听话的,将小黑屋的钥匙递给玉壶,“你去开门,将她们带过来吧,可不能在做事不仔细了。”

        玉壶赶忙点头答应,拿着钥匙去领人,不一会儿三个丫头就一起过来了,珍珠玲珑都有些瘦了,看见魏宝福很是愧疚,跪下说道:“都是奴婢们想的不周到,害的主子不得不妥协,都是奴婢们的错。”

        魏宝福不在意的摆摆手,笑着说道:“好了,你我都知道,事情是我做的决定,怪不得你们,不过是你们的身份职责所在,也莫要生钱嬷嬷的气,她也是为你们好。”

        两个丫头都是通情达理的,虽说被处罚了,也不过是抄抄佛经,并没有受什么罪,倒也不会恨谁,“好了,你们回去梳洗一下,换身衣服就来当值吧。”

        让她们来身边伺候就好,也不必说什么宽慰的话,都是一起长大的,倒也不必如此见外。

        魏宝华自从被皇后赶到碎玉轩就一直不顺心,如今连想吃个什么菜都要不到,御膳房的那些人最是狗眼看人低,一个生母无宠,又无外家可依靠的公主,谁又会在乎呢。

        “公主,二皇子那边还是什么消息都没有,要不,您就歇了心思吧。”魏宝华身边的大宫女兰茵低声劝道,赵景深那边一直不愿意见她,即便是二皇子出面也毫无办法,魏宝华难免有些着急上火。

        “歇什么心思,如今本公主都多大了,我若是不为自己筹谋,谁又能想到我的婚事,皇后也好,二哥也好,或者是我那不理俗事的母妃也罢,谁又真心为我着想,我知道赵世子不中意我,可你说说,除了他,我还能嫁给谁。”

        魏宝华虽不太聪明,却也知道为自己打算,兰茵低声道:“可如今咱们被困在宫中,又无人相帮,您倒不如去求皇上直接下旨,奴婢不信赵世子敢抗旨。”

        这倒是个办法,魏宝华有些心动,随后又想到淑妃,苦笑着说道:“有淑妃在,父皇不可能枉顾她的意愿,淑妃向来看不上我,定不会答应的,如今康平亲事已定,我倒是可以松口气了,说不得可以找她帮帮忙。”

        兰茵有些尴尬的说道:“公主,这恐怕不大妥当吧,康平郡主与您有隔阂,她定是不会搭理的。”魏宝华无所谓道:“她不愿搭理我,我可以去求她啊,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家公主没那么好的命,只能用蠢办法了,等见了赵世子,我就有了机会了,到时候豁出清白,说不得就有出路了。”

        魏宝华的眼里满是疯狂,仿佛什么都阻挡不了她,兰茵莫名看的心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