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

        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太后的手段向来简单粗暴,既然汝兰是关键突破口,她就不用拐弯抹角,直接将人绑来也就成了,太后抚了抚自己的鬓角。

        面无表情的说道:“皇上的人可有过问?”太后并无遮掩的将人带进宫,怎么可能瞒得住皇上,她既然回宫了,就不可能让自己过得憋屈,无论何时,她都是大昭最尊贵的女人。

        冯嬷嬷轻声说道:“皇上那边并无人过问,或许是觉得没那个必要吧。”汝兰这么多年都没有说出什么,即便是能说出来的话,那也是他们彼此心知肚明的东西,皇上并不担心什么。

        太后嘲讽一笑,“哀家总觉得,汝兰知道的,皇上未必知道,他这人啊,就是刚愎自用,自大的总以为事情全部都在掌握中,若哪天因此重重摔一跤,那也没什么奇怪的。”

        毕竟是在自己身边长大的孩子,太后虽没有给与全部的爱,倒也算是对他了解甚深,“总归不是与咱们不相干,主子,如今郡主已经有了好归宿,咱们行事,不能无所顾忌了。”

        冯嬷嬷也是担心真查出什么事,会牵扯到魏宝福,到时候她家太后的晚年安逸生活不保,太后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你放心吧,无论问出什么,我都不会冲动行事,我就剩宝福这么点血脉了,总要为她考虑的。”

        太后说完话站起身,扶着冯嬷嬷的手说道:“趁着宝福丫头还没回来,咱们先去问问汝兰吧,想必这么些年过去了,她也不会那么嘴硬了。”

        汝兰起初被人带走,是有些慌乱的,她知道的秘密那是关乎小主子生死存亡的,好在她够沉着冷静,想着大不了一死,倒也无所畏惧了。

        如今见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太后,她忽然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皇上皇后,或是宫中其他别有用心的主子娘娘,她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奴婢给太后娘娘请安,不知太后娘娘将奴婢带回来,有何事要吩咐。”汝兰恭敬有礼,曾经她是跟着廉亲王妃常常出入宫廷的,太后对她家主子也是关爱有加。

        太后面无表情的坐在上首,看见她,仿佛能回忆起之前婆媳二人的温馨相处,太后也一直不敢相信,原本贤惠知礼的儿媳怎么会投入皇上的怀抱,若是被逼无奈,她可以理解,但她从未给过自己解释。

        再加上亲生儿子的惨死,太后很自然的迁怒到了廉亲王妃的身上,她需要的是一个发泄口,有些人她动不得,只能怨怪她人了,太后知道自己的问题,如今冷静想想,倒也发现了可疑之处。

        “将你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吧,哀家想知道全部真相。”太后说话很是冷静,汝兰虽有疑惑,却也没有多问,只恭敬的说道:“奴婢不知太后说的是何事,如今奴婢守着皇陵,对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淑妃与自家主子,都没有刻意交代要瞒着太后,毕竟太后是四皇子的亲祖母,汝兰只担心太后会冲动行事,坏了淑妃的谋划,太后倒也不急。

        不紧不慢的说道:“我听说,宝福那丫头去了温泉庄子,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你,定是找你求证什么事情吧,哀家与她是什么关系,自不用多说,该让哀家知道的,就都说了吧。”

        太后的语气满是笃定,汝兰一时间有些犹豫,其实与太后说出实情,并没有什么大碍,只不过,到底没有得到淑妃的首肯,她还是不敢擅自做主。

        “今日,要么说出实情,要么在哀家这里小命不保,你自己掂量着办吧。”太后是个能下死手的人,这点汝兰并不怀疑,在心中衡量片刻,到底还是开口了。

        汝兰的声音极轻,但每说一句,都犹如巨石砸入心底,带起惊涛骇浪,冯嬷嬷也是脸色大变,心如擂鼓,太后颤抖着手,不可置信的说道:“你是说,四皇子乃是我儿的遗腹子,淑妃是代替你们家王妃入宫?”

        太后生怕刚才的话是她听岔了,又追问了一遍,汝兰倒是能理解太后的心情,肯定的又说了一句,冯嬷嬷赶紧上前替太后顺气,“主子,您莫激动,为了小主子,为了王爷的血脉,你得撑下去。”

        太后理顺了气,脸上露出畅快的笑来,“魏子旭啊魏子旭,你以为得到了我儿的一切,实际上,还不是替我儿养子,日后你的一切,终究还是会回到我孙儿的手上,这都是你应得的报应,欠了别人的总是要还的。”

        太后努力的回想四皇子的长相,却怎么都想不出来,她之前觉得,那孩子就是对她儿子的羞辱,如今方知道,那是她儿子的血脉延续,她恨不得立刻去看他。

        “你应该早日跟哀家说,你们不该合伙瞒着哀家。”若是早知道还有个嫡亲的孙子在,太后一定会筹谋更多,汝兰低声道:“二小姐说,这一切由她来背负就行了,没必要让您与郡主也跟着劳心劳力。”

        太后深深地叹息一声,这个自幼就多病的小侄女她并无太多印象,却没想到,会这般的有韧性,汝兰有些释然的说道:“其实太后知道也是好事,这样您与淑妃还有郡主合力,就没有完不成的事,奴婢到底违背了誓言,也该去给主子请罪了。”

        话音刚落,她就动作极快的,往嘴里塞进一颗药丸,瞬间毙命,太后与冯嬷嬷还没回过神,人就走了,太后茫然了半晌,沉声说道:“厚葬她吧,让她好好去伺候她主子。”

        汝兰死了虽遗憾,却也少了一个隐患,太后并不是心慈手软的人,如今有了嫡亲的孙子在,她倒要看看,这皇位还有谁敢抢,冯嬷嬷一边抹眼泪,一边说道:“咱们郡主肯定是知道真相,所以才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嫁给镇北侯,她这也是为了四皇子啊。”

        太后也是如此想的,她低声斥道:“以后莫要说这样的话,宝福丫头有她自己的打算,不管是为了什么,如今,只有四皇子继位,我们才能有出头之日,让暗部的那些人不要搜集证据了,如今,要全力以赴的辅佐四皇子。”

        太后就像是吃了回春丸,整个人焕发无限活力,她的儿子还有一根独苗在,这是多么不可思议啊,不怪太后重男轻女,而是四皇子的存在太重要了,只有他可以夺取皇上的一切,才能为自己枉死的儿子报仇。

        “郡主是去了四皇子处,咱们要瞒着郡主吗?”冯嬷嬷看着地上的汝兰有些犹豫的问道,太后不在意的说道:“与她直说吧,日后也不用偷偷的与四皇子见面,哀家的孙子,哀家都没有好好看过呢,淑妃那里,也是难为她了。”

        为了自家姐姐姐夫的独苗,不惜吃秘药毁了自己的身子,日后再也没有子嗣,又有几个人能做到呢,说不心疼是假,可太后私心里却认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有了四皇子,太后就如同有了一张王牌,她不会如她们所说会冲动行事,她只会慎重在慎重,这张牌,是她们三个女人最后的保障。

        正想说什么,外边有宫女通报,说是淑妃来了,太后一怔,随后开口道:“宣她进来吧。”淑妃虽来的匆忙,头上的头发却没有一丝凌乱。

        她一进屋,就瞧见了地上的汝兰,心痛的问道:“姑母,您又何必逼死她呢。”太后如今对淑妃没了误会,只觉得亏欠她良多,低声说道:“不是哀家逼死她的,是她说了全部的真相,然后自杀走的。”

        淑妃并不觉得意外,冷静的问道:“既然姑母知道一切,那您打算如何做?”太后沉声道:“你们都希望哀家保持原样,那哀家什么都不做,你要知道,皇上并不是傻子,启儿必须要早日成长起来。”

        孙女可以娇养,孙子却是不可以的,太后心里很清楚,淑妃稍稍放心一些,平静的说道:“这点您放心,我都知道,日后咱们依然和现在一样,让旁人,尤其是皇上觉得,我们依然不和,至于宝福要做些什么,倒不用刻意疏远。”

        太后赞同的点头,她看着淑妃,神色复杂的问道:“你觉得值得吗?”淑妃不在意的回道:“没有什么值不值得,一切不过是我心甘情愿,只要是姐姐想做的,我都会帮着她完成,没什么大不了,什么样的日子不是过呢。”

        太后看着这样的淑妃,不禁猜想,若是没有这些破事,她会过的比如今要好吧,这是个通透而又执着的姑娘,是勇毅侯府没有保护好她们姐妹俩,也是她这个做姑母的亏欠她们。

        “无论何时,你都是四皇子的母妃,日后四皇子登基了,择一皇子过继给廉亲王延续香火,也是可行的。”无论怎么样,淑妃都理应得到这姐弟俩的孝顺,淑妃不在意的笑笑,“等日后事成再说吧,若是可以,我宁愿过粗茶淡饭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