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二章

        冰心对魏宝福有一种近乎盲目的崇拜,总觉得只要是自家主子做的事情,就没有不成功的,笑着说道:“这下余管事该有的忙了,那咱们什么时候回郡主府呢?”

        虽然慈宁宫的生活也安逸,可到底不是郡主的长住之地,他们还是想着早日回郡主府安顿,魏宝福笑着安抚道:“这事不急,咱们迟早要回的,只现在还不是时候。”

        魏宝福还是想多留在祖母身边几日,眼看着她就要及笄,与镇北侯的婚事已定,只怕也留不了多久就要成婚,虽说成婚之后可以时常进宫看祖母,可到底有了自己的家庭,哪有那么清闲呢。

        “反正咱们郡主府就在那,又不会飞走,主子,您这些日子都没有好好歇息,趁着如今没事,您就歇会儿吧。”冰心是真的心疼自家主子。

        魏宝福不在意的笑笑,翻开书,解释道:“对我来说,看看书就是在舒缓放松了,你莫要念叨我了,去做自己的事情吧。”

        冰心叹口气,“那主子慢慢看吧,奴婢去外边守着,有事您就叫我。”魏宝福此刻已经看入神,也没来的急搭理她,冰心倒也习惯了,轻手轻脚的走出去。

        刚出屋门,就瞧见玉壶端着果盘走了进来,她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笑来,冰心瞧见了惊呼一声:“这果子真漂亮,如今这时候,这果子可不好寻。”

        玉壶笑眯眯的说道:“可不是,说是叫蜜桔呢,是镇北侯派人送进来的,特意想让咱们郡主尝尝的,送来了好些,我只拿出这么一点。”

        冰心一听这话,满意的点点头,“这未来郡马爷的一份心意难得,主子正在看书,这时候拿进去倒是正好,只不过要轻着点,莫吵到主子。”

        魏宝福身边的人都知道,她在看书的时候特别不喜欢有人打扰,玉壶点点头,“你放心吧,我先送进去,你就在外边守着吧。”

        玉壶轻手轻脚的走进屋,魏宝福正好抬起头,瞧见她手上端着的果盘,很是惊喜,“这果子是何人送来的?可有多的?”魏宝福对水果还是很喜爱的。

        “主子,这是镇北侯一早派人送来的,奴婢特特问了,除了咱们这里,皇上还有太后那边都送了,只咱们这里的最多。”魏宝福伸手拿了一个,剥开皮往嘴里送,酸酸甜甜的味道很是诱人。

        “你拿些给淑妃和四皇子送去吧,就说果子不多,请他们尝尝就好,端慧公主那边也送些。”魏宝福也没有打算那这些东西送人情,毕竟这是镇北侯的一点心意,她又极喜欢,若是给各宫的主子都送了,只怕她自己就不够了。

        这宫里的大大小小主子,是讨好不过来的,魏宝福也没有那个心思,玉壶笑着点头,“奴婢先给主子剥些蜜桔放着,主子看书的时候也方便吃,剥好就去办。”

        魏宝福嗯了一声,镇北侯这人看着冷硬,却也是心细的,知道讨好她,日后的生活总不会太难过,魏宝福如是安慰着自己。

        四皇子自收到自家姐姐的回信,就一直等着她来,连在御书房上课都有些分神,一下课就着急的回自己宫中,生怕自家姐姐久等。

        果然,他一回宫就见魏宝福已经在等着了,魏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每次见到姐姐,他都感觉特别亲切,他是打心底里的喜欢着的,尽管两人相处的时间并不多。

        这是得知真相之后第一次与四皇子见面,魏宝福的心里也是有些激动的,以前虽也喜欢他,中间却是隔着很多的不确定,如今她全部都知道了。

        “怎么跑的一头汗,如今这天气出汗了容易着凉,你这么急做什么?”魏宝福一边说一边很自然的为他擦汗,四皇子也不躲闪,很自然的享受着自家姐姐的照顾。

        “我也是担心姐姐久等,之前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风言风语传的到处都是,我还为此担心不已,谁知姐姐刚回来,就又传出要与镇北侯定亲的消息,这到底是真是假?”

        四皇子是不想姐姐这么早出嫁的,魏宝福拉着他的手一起坐下,轻声说道:“之前的流言是假的,你姐姐我怎么会做那些出格的事情呢,但定亲却是真的,女儿家大了总是要嫁人的。”

        魏宝福的语气里没有高兴也没有悲凉,四皇子却听得很不是滋味,他有些哀伤的说道:“姐姐,你也是迫不得已吗?如同母妃一样?”

        魏宝福一惊,有些诧异的问道:“你怎么会这么说?可是姨母跟你说了什么?”她是不希望四皇子过早的知道真相的,毕竟他还没有长大,还无法做到不动声色,若是过早的背负一切,他这辈子就太累了。

        四皇子不在意的说道:“不是母妃与我说了什么,而是我有眼睛看,有耳朵听,母妃对父皇的不耐烦,我是能看得出来的,我猜都是为了我才百般忍耐的吧,所以,有母妃一个就够了,姐姐若是也如此,我怎么能看着不管。”

        魏宝福忽然觉得很欣慰,这孩子虽然年纪小,却是个懂事的,“姐姐与姨母不一样,姐姐是心甘情愿的,或许,现在还没有动心,但姐姐并不厌恶镇北侯,而且,姐姐与姨母最大的不同就是,姐姐是有自由的,成婚后,我反而会更方便行事。”

        四皇子听她这么说心里好受一些了,虽还有些不乐,却也知道,这是姐姐自己的选择,“若是镇北侯待姐姐不好,姐姐可以与我说,我现在还小,但终会长大成为姐姐的依靠,日后也可以为姐姐撑腰。”

        魏宝福看着他这副模样,忽然觉得眼眶有些发热,若是母亲还在,有这么一个懂事孝顺的儿子,她会多高兴啊,若是父亲瞧见了,肯定会很欣慰,原本他们是可以有一个温馨幸福的家的,原本姨母是不需要背负这一切的。

        从没有像此刻这般恨皇上,魏宝福压下胸口的情绪,瞧见周围并无外人,小声而郑重的问道:“跟姐姐说实话,你是否想要坐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

        魏宝福眼里满是严肃,四皇子轻笑一声,收敛了自己所有的孩子气,很是认真的说道:“不瞒姐姐,那个位置我是要定了,我不要在看到母妃压抑的眼神,也不想瞧见旁人凌驾于我之上。”

        魏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并不想在姐姐面前隐瞒自己,魏宝福听了他的话反而松了一口气,至少,这是他自己想要的,不是因为旁的什么而去争抢。

        “那姐姐就全力以赴的支持你,只要你想要的,姐姐总会助你拿到的。”她说的轻描淡写,魏启的心里却是无法平静的,他有些严肃的问道:“姐姐,失败的后果,你想过吗?”

        魏宝福一怔,笑着说道:“不会失败的,若真是失败,大不了一死,又有何惧呢?”魏启是真的疑惑了,尽管两人莫名的都对彼此亲近,可是他并不认为,这就值得姐姐放手一搏。

        “很多事情你还不知道真相,若你知道了,便会明白我为何如此做,你只要知道,这世上,我与姨母绝对不会背叛你,你放心大胆的去做你认为该做的事,需要帮助的时候来找我,姐姐这里旁的不多,唯有银子堆成山。”

        最后一句她说的自信且俏皮,魏启有些不可置信,魏宝福接着说道:“姐姐说的都是真的,在银钱上你大可不必操心,以后每月我都会给你送来,你要组建班底还是什么,都可以用,放心大胆的去做,姐姐能做的目前也只是这样了。”

        魏启不是真的只有十二岁孩子的心智,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坦然的说道:“那就麻烦姐姐了,日后有我的好日子,姐姐就不会落魄。”

        姐弟俩第一次这般交心,直到很多年后,魏启都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对自家姐姐这么不设防,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全心信任,才让两人的姐弟之情可以一直延续下去吧。

        魏宝福并没有留下陪四皇子一起用膳,现如今太后越发的离不得她,每日用膳都需要她陪着,或许是因为孙女婚事定了,婚期也不会拖太久,因而想要她多陪陪自己吧。

        太后此刻正看着佛经,冯嬷嬷在一旁伺候着,等看完最后一页,太后将书合上,低声问道:“那看守皇陵的汝兰可带回来了?”冯嬷嬷低垂着眼睛,轻声说道:“带回来了,一直都是淑妃的人守着,着实费了一番功夫。”

        太后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倒要看看,这中间到底有什么猫腻,淑妃如此紧张汝兰,难不成,她还知道些什么?”冯嬷嬷摇摇头,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或许,淑妃娘娘只是念旧情,又不想让汝兰到处乱说呢。”

        也并不是没有可能,可太后总觉得有哪里不对,自家孙女的态度也有些不寻常,既然他们都不愿说,那就只好她老人家亲自去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