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太后最是瞧不起自家嫂子这般模样,总觉的她心眼子多的让人忌讳,忍不住开口说道:“嫂子若是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就该多替宝福想想,她能有今日也不容易。”

        话里有着很浓的指责意味,越是心疼孙女,就越是恨他们的不作为,魏宝福不想自家祖母心情变坏,笑着说道:“祖母,我听说您与老太君还是旧相识呢,能不能跟我说说你们年轻时候的事儿?”

        太后的前半生无疑是风光的,想到过往的事,她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来,之前的那点怨气,仿佛也抛到了脑后,对着柴老太君滔滔不绝起来。

        虽是在陪着太后说话,柴老太君却时不时的打量着魏宝福,只觉得这姑娘抛去外在的身份,这性情她就很喜欢,即聪慧又不会拘泥于小节,她是打心底里满意的。

        瞧着自家祖母的情绪好转魏宝福也松了一口气,至于勇毅侯府老太太心里有什么想法,她是不怎么在意的,毕竟感情这东西也不是见一面就能有的。

        魏宝福虽没有特意在柴老太君面前表现的意思,可却是乐意为她们做好后勤的,太后难得能遇上聊得来的人,不用太后吩咐,魏宝福就亲自去安排午膳。

        这一次的进宫,除了勇毅侯府的老太太,其他人无疑都是满意的,柴老太君一回府,荣延宗就到了松鹤堂,瞧着自家幺儿这般上心,柴老太君也是好笑不已。

        “你这是不在意就什么都不急,这要是在意了,恨不得立刻将人娶回家,今日你媳妇儿差点要被人抢走,幸好太后态度坚决。”

        荣延宗一听这话,脸上立刻不悦起来,“谁会明知我与郡主要定亲,还在中间挑事呢?这是想与我镇北侯府为敌吗?”荣延宗话中杀意很浓。

        柴老太君也是见怪不怪了,没好气的说道:“郡主才貌双全,有人惦记也是理所应当的,更何况,这惦记的人还是她外祖家的表哥,人家也是想亲上加亲。”

        “勇毅侯府世子?我倒是并无太多印象,只记得这人有些优柔寡断,不是能成大事的。”荣延宗对接触不多的人,并无多少记忆。

        “能不能成大事我不知道,反正优柔寡断是真的,幸好你下手的早,不然还真轮不到你,我一想到,日后你跟郡主给我生个漂亮的小孙孙,我做梦都能笑醒。”

        柴老太君是真的开心,之前没见过魏宝福,心里还没多少底,如今见过了,是真的感觉踏实很多,那样出众的姑娘能吃住自家儿子。

        正想再说什么,外边就有丫头通报,说是大太太来了,柴老太君脸上的笑一收,有些没好气的说道:“你瞧瞧,这个小家子气的肯定又是来打听消息的。”

        荣延宗挑了挑眉,并没说什么,毕竟是自家大嫂,有再多的不满,看在自家大哥份上,他也不该多言,之前身边发生的破事,他不是没察觉,大多都是那位贤惠大嫂出的手,他本就不在国公府居住,倒也不愿多事。

        李氏这么着急忙慌的过来,就是想来打听打听消息,她虽心里嫉妒,却也是知道,如今这婚事,由不得她说不,毕竟她还有儿女要顾及,总不能做的太难看。

        “母亲,您总算回来了,儿媳还担心您在宫中出了什么事呢,不想,三弟也在这里呢。”李氏脸上露出讨喜的笑,荣延宗不咸不淡的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李氏也不介意荣延宗的冷淡,对于柴老太君这个婆婆,虽从不插手她房里的事,也不爱管家权,可就是让她打心底里敬畏,与她相处,总是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我能有什么事,就不能盼着点我好?说罢,来我这里是有什么事?”柴老太君的好心情都让她破坏了,不免语气有些重,李氏也不介意,她早已习惯了自家婆婆这副模样。

        “今日去宫中,亲事可定下来了?”李氏最关心的还是这个,柴老太君眼一瞪,没好气道:“怎么,你还不死心?还想作妖不成?”

        李氏有些尴尬的看了自家小叔一眼,有些无奈的说道:“母亲,儿媳并不是这个意思,儿媳只是觉得,这跟皇室联姻乃是大事,咱们家怎么都不能失礼,所以想着提前帮忙预备起来,毕竟三弟的婚事操办,还是走公中不是。”

        当初荣延宗搬出卫国公府就算是分家了,但也有协议,他的婚事还得由府里操办,毕竟柴老太君还在世,这也是理所应当的,柴老太君有些犹豫,若是交给长媳操办,她确实能省不少心,可为题估计也很多。

        不由自主的望向自家儿子,想看看他是怎么打算的,荣延宗开口道:“那就有劳嫂子了,嫂子帮我准备些必备的定亲礼,其余的我自己来张罗,日后成婚也是一样,宴席两边府里都要摆,嫂子只管顾好国公府里就成。”

        李氏有些失望,她能插手的地方很少,意味着能捞的油水也就少了,有些不自在的说道:“三弟也是,何不全权交给大嫂呢,都是一家子骨肉,我还能贪了你的不成。”

        荣延宗当然不会直说,他严肃说道:“这毕竟是我的婚事,总不能全部麻烦嫂嫂,公中的那部分嫂嫂帮我打理就成了,其他的我自己来。”

        眼看着李氏还要说话,柴老太君开口道:“就这么办吧,毕竟幺儿已经开府了,他自己当家也是理所应当的,你做好你这个长嫂该做的就成了,莫要多言了。”

        李氏虽憋屈,却也不好多说什么,她见自家婆婆脸色没有什么不渝,接着说道:“那,别院的那位宁姨娘怎么办?是否要送走?郡主也不知能不能容得下她。”

        柴老太君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虽然已经给她放妾书了,但她一副誓死不二嫁的模样,让郡主看见了,肯定是不高兴的,李氏之所以提这事,也是想在未来弟媳面前卖个好,毕竟她还有女儿,想着有个宗室郡主的婶婶,总是能沾个光,嫁个好归宿的。

        李氏所图不小,为了儿女她也是愿意多忍让的,荣延宗想到那人,只觉得麻烦,沉声说道:“还请嫂嫂帮我出面打发了吧,若是她提条件,只要不太过分,我都可答应。”

        李氏笑着说道:“三弟放心,这件事嫂嫂一定给你办妥,绝不让那人惹三弟妹不高兴,你就等着吧。”李氏也很厌恶姨娘之流,这事也不是什么为难的事,她胸有成竹。

        自柴老太君出宫后,大家伙也都知道了,康平郡主与镇北侯的婚事算是定下来了,接下来就是走程序了,且不说赵景深的状态如何,四皇子那里却是有些不高兴了。

        从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后,他就想找姐姐问问清楚,奈何被自家母妃拦住了,淑妃知道,魏宝福那时事情正多,心情肯定也不会太好。

        四皇子总觉得自家姐姐被人抢走了,他还没有跟姐姐相处够呢,虽说不高兴,却也不会做出什么不恰当的举动来,偷偷写了一封信让小东子给魏宝福送去,他还是想跟姐姐见一面。

        魏宝福看到信也很是高兴,她也是期盼着跟四皇子见面的,可到底还是顾忌着太后的心情,有时候她想干脆告诉祖母一切,可若是祖母知道了,只怕现在的平静就没有了,祖母一定会想方设法扶四皇子上位,她或许并没有那个耐心忍耐。

        与其这样,倒不如让自家祖母什么都不知道了,魏宝福当即给四皇子回了信,告诉他明日回去他宫中见他,让他耐心等候,小东子拿到回信心里就踏实了,他们家主子是真能折腾。

        送走小东子,冰心笑眯眯的说道:“主子,您这几日都忙着其他事了,还不知道宫里又有事情了吧。”魏宝福笑着问道:“我不知道,你可以告诉我啊,又有谁传出不好听的话了。”

        宫里人多嘴杂,什么事情都不是秘密,上次她还无意间听见,说是姚贵妃又杖毙了一个想爬床的小宫女,冰心倒也不卖关子,笑着说道:“这次是大公主,皇后娘娘将大公主赶出坤宁宫了,给她选了个偏僻的碎玉轩住,大公主很是不满,闹得宫里人尽皆知。”

        这大公主一直是扒着皇后的,如今皇后虽是将她赶出去,倒也未必就真的放任不管了,毕竟一个皇室公主,哪怕拿出去联姻,那也是一份助力。

        “那是旁人的事,大公主如何与我们无关,东宫将欠银都送过来了,你们商量一下,派个人将银子送去给余管事,让他帮我在京中买个适合做生意的大宅院。”昨儿傍晚,东宫的总管太监就来还银子了,虽拖了这么久,倒也没出什么幺蛾子,魏宝福倒是有了一点旁的主意。

        她在京城的商铺并不多,都是母亲的陪嫁,并没有过多整改过,还是维持原样,所以她想重新弄一个能结交人脉,收集消息,又能带来盈利的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