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听自家孙女这般说,太后的心里舒坦了很多,原她以为魏宝福的心里始终惦记着外祖母呢。

        “这柴老太君自然是来表态的,我那嫂子说不定是想来插一杠子呢。”太后慢悠悠的说道。

        魏宝福不置可否,淡淡的说道:“之前那府里透露出来的意思,我也能瞧出一二,现如今都这副局面了,他们应该不至于吧。”毕竟与勇毅侯府的人没怎么多接触,魏宝福并不了解他们。

        太后嘲讽说道:“那是你不了解你那外祖母,若一开始她只是有些心思,肯定没有什么非你不可的意思,可后来你一系列的表现,让她知道你的不简单,这才更加上心的。”

        魏宝福倒是能理解一些了,但旁人怎么想的她不在乎,她自己心里有了决断,那就不是谁能轻易更改的了,“那祖母明日打算怎么应对呢。”

        太后笑着说道:“正好两边的老太太一同进宫,也好让柴老太君知道,我家孙女也是很多人稀罕着呢,不是非他荣家不可,至于勇毅侯府那边,就像你说的,晾在一边看着吧。”

        魏宝福并不会劝说自家祖母,有些事情,她没有经历过,也无法感同身受,人心总是偏的,抚养她长大的祖母,总是比没什么印象的外祖母要亲近。

        第二日上午,两家的老太太好巧不巧的在宫门口碰上了,都是上了年纪的诰命夫人,也都是熟人,柴老太君虽不知道勇毅侯府的老太太进宫做什么,但她人老成精,想着康平郡主与她的关系,倒也客气。

        勇毅侯府的老太太虽没过分的冷淡,却也说不上热情,毕竟自己看好的未来孙媳,让旁边这人抢走了,心里怎么都不舒坦的,两人说着寒暄的话,彼此的心思也都摸不透,乘着轿撵一同进了慈宁宫。

        虽对娘家嫂子有怨气,可毕竟还有柴老太君在,太后也不会做的太难堪,派了冯嬷嬷在宫门口守着,瞧见二位老太太进来,冯嬷嬷满脸笑意的上前行礼。

        “给两位老太太请安,太后娘娘在正殿等着二位呢,还请虽老奴进屋。”冯嬷嬷跟在太后身边几十年了,连皇上也会给三分薄面,更何况这两位人老成精的老太太。

        勇毅侯府的老太太是不情愿来这里的,若不是为了儿孙,她可以一辈子不见太后,可既然来了,她就没办法高高在上,亲切的问道:“冯嬷嬷,太后娘娘身子可好些了,从行宫回来,也调养了这么长时间,该无碍了吧。”

        冯嬷嬷边走边得体的回道:“有咱们郡主陪在太后身边呢,太后娘娘心情愉悦,身体自然差不了。”这是委婉的告诉老太太,祖孙俩的感情有多好。

        老太太并未觉得心里不舒坦,毕竟她有自己的亲孙女,对这外孙女的印象也不过是停留在她小时候,“那感情好,郡主是个好孩子。”

        柴老太君并未说话,她听着这话,总觉得有哪里不对,联想到,自康平郡主回京城之后,从未听说去勇毅侯府,还有外面传的,太后一直没见勇毅侯府老太太,心里也就明白了几分。

        冯嬷嬷笑眯眯的说道:“可不是,咱们这些知根知底的身边人,谁不说郡主好呢,咱们郡主的好啊,只有了解她的人才知道。”这话明显是说给柴老太君听的。

        柴老太君倒也乐意听,能让他那死脑筋的儿子想娶回家的姑娘,怎么都不会差,配合着笑道:“我们家幺儿,能跟郡主配成双,那我真是睡着了都能笑醒。”

        她这笑意是真心的,冯嬷嬷一眼便能分辨出来,心里也满意不少,一旁的老太太却有些不大高兴了,正色道:“毕竟两个孩子还未定亲,老太君还是先莫这般说,郡主花落谁家,还是未知数呢。”

        这是什么意思?柴老太君警铃大作,这板上钉钉的儿媳妇,她可不能弄丢了,立刻反击道:“老太太这话,我怎么就听不懂了,我们这两边都有意,难不成,您这个外人还能做主?”

        这话可以说毫不客气了,冯嬷嬷也不插嘴,眼看着就要进屋,老太太也不好反驳,两人一进去就看见坐在高位上的太后,她虽年纪大了,却还是美的,美人在骨不在皮,即便是年纪大了,可身上的气质反而越发高贵。

        虽有些不甘心,勇毅侯府老太太还是恭敬的磕头请安,太后娘娘脸上带着带着笑意,她像是没有瞧见自家嫂子一般,笑着说道:“都起来吧,柴家妹子还是老样子,瞧着就让人羡慕。”

        柴老太君笑的一脸褶子,“瞧太后说的,我这都老的皮挂多长了,哪里能跟太后比。”不管多大年纪的女人,总是乐意听见奉承话的,太后也不例外。

        “还是跟以前一样爽利,咱们这老一辈的,也就你过的舒心了。”太后有些感慨,却也是真心羡慕她的,谁不想儿孙满堂呢,柴老太君谦虚道:“哪有您说的这么好哦,我那幺儿让我操碎了心,如今总算是有人能让他定心了,我这欢喜的都不知道怎么好了。”

        这是侧面告诉太后,她欢喜着康平郡主呢,对自家孙女,太后是极有自信的,她倒也不谦虚,“你们家幺儿确实是捡着大便宜了,日后可得好好珍惜。”

        柴老太君哪有不应的,“这个无需我说,他自己都懂,他在皇上面前发的誓,我也是不反对的,咱们身为女子,谁又愿意真的跟旁人分享夫君呢,只要他们小两口过得和和美美,我啥都不过问。”

        如今这世道,不在里面挑事的婆婆可不多了,太后听了这话很是满意,笑着回道:“你说的很是,都希望自家儿女过得好,旁的都不重要,咱们这些老家伙,掺和的越多,反倒越容易坏事,还是你想的通透。”

        勇毅侯府老太太就像个透明人一般坐在一旁,她虽有些尴尬,却也不多说什么,太后聊得还算愉快,倒是也愿意让她们见见自家孙女,对着冯嬷嬷说道:“快将你们郡主请来,让她来认认人。”

        魏宝福早就在后罩房等着了,她倒也没有盛装打扮,不过是最寻常的宫装,可穿在她身上怎么都好看,柴老太君看直了眼,满意的连连点头,笑着说道:“郡主这般的姿容真是少见。”

        勇毅侯府老太太也有些惊讶,她没想到,自己这外孙女,尽挑父母的优点长,她倒是能理解自家孙儿的执着了,魏宝福虽是郡主,却并不拿乔,在两位老太太面前行了一个晚辈礼,然后恭敬的回到太后身边。

        太后满是伤感的说道:“这孩子从一点点大到现在,就没有离开过我,真要定亲了,哀家确实舍不得。”柴老太君倒也能理解,慷慨的说道:“日后等两个孩子成亲了,他们可以侯府郡主府两边住,他们过自己的日子,没什么污糟事,郡主可随时入宫,太后若是愿意,也可以出宫到府里荣养,怎么都不会让你们祖孙分开的。”

        柴老太君很了解自己的儿子,只要他上心的人,那是什么都愿意点头的,即便她现在不表态,日后肯定还是这样,倒不如现在说了让她们多高兴一些。

        这话确实让魏宝福满意的,她也瞧出来了,这柴老太君是个爽利的婆婆,日后应该也不难相处,她心里也是满意的,勇毅侯老太太觉得,若是她再不开口,只怕就要没机会说了。

        “太后娘娘,臣妇今日来,也是想替我那长孙求娶郡主的,还请太后娘娘给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她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话说的很是诚恳。

        太后还未表态,柴老太君就有些不高兴了,“勇毅侯府难道不知道,皇上已经应允我们家与郡主的婚事了,您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岂不是故意要与我卫国公府结仇。”

        柴老太君以前可不是好惹的,如今更是关系自家儿子的终身幸福,她更加半点不让了,勇毅侯府老太太也不答话,只看着太后,等她表态。

        对于自家孙女被人争抢的场面,太后是高兴的,但她心里并无动摇,不冷不热的说道:“婚姻之事乃是结两姓之好,勇毅侯府来迟了一步,只能说两个孩子无缘了。”

        勇毅侯府老太太望着魏宝福,声泪俱下的说道:“郡主,我知道,这些年我们亏待了你,可这一切都是迫不得已,谁不在乎自家的骨肉呢,景深那孩子最是和善不过,你若能与他在一起,外祖母也能好好照看着你,比你嫁入陌生的地方要好啊。”

        魏宝福对老太太并没有太多的感觉,她只是有些不习惯有人对着她哭,走上前将她扶起,轻声说道:“外祖母莫要这般说,我已不是幼童,也过了需要人时时照看的年纪,如今什么样的坎我都能跨过去,婚姻大事我还是会听祖母的安排。”

        话虽说的软和温柔,可态度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决,勇毅候老太太是失望的,可她不能有所埋怨,只恨自己之前的不作为,然而她不知道的是,这只是开始,日后她只会更加悔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