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康平郡主虽还未正式在各权贵夫人面前露过脸,但却被许多人盯着了,她与镇北侯即将定亲的消息一传出去,倒是惹得不少夫人扼腕叹息。

        赵景行这段时间一直在外边鬼混,他倒是想找自家表姐套近乎,奈何一直找不到机会,如今听见她要定亲,赶紧跑回去报信,一路狂奔到老太太处,还未进屋就察觉到了气氛紧张。

        他摸摸鼻子,瞧见外面等着的婆子小厮,他知道家里人几乎都到了,整了整衣襟,迈着沉稳的步子走进去。

        勇毅候此时正觉得糟心呢,瞧见几日不见的小儿子,没好气的说道:“你这几日去哪里鬼混了?怎么都找不见人,多大的人了,还一天到晚的不干正事。”

        老太太最是心疼小孙子,赶忙开口道:“你有气莫要拿他来撒气,我早就说了,你要是真看重康平那孩子,就早日给两个孩子定下亲事,现如今好了,连个公平竞争的机会都没了。”

        赵景深不自觉的紧握拳头,他是遗憾的,之前一直找不到机会接近康平郡主,即便是心中有些情意,他也努力压制着,将自己的尊严看的比什么都重,如今好了,只怕他要这样压抑一辈子了。

        此时心情最好的,大概就是勇毅候的夫人章氏了,她对自家婆婆说的话不以为然,见丈夫被数落,她开口说道:“母亲这话说的也不全对,康平郡主虽是咱们家姑奶奶的孩子,可到底这么些年也不知品性,虽现在她与镇北侯要定亲了,说不定也只是为了遮丑,毕竟之前的那些流言,未必就空穴来风,那样品行不佳的姑娘,即便身份再高贵,也配不上我儿。”

        老太太总觉得自家儿媳见识浅薄,整日只会妖妖娆娆的迷惑自家长子,此刻听她这么说,毫不犹豫的反驳道:“难不成你瞧见了,还是觉得就你章家的姑娘能配的上景深?”

        老太太也是气急了,她知道,若是康平郡主不嫁进勇毅侯府,日后只会与她越来越生疏,她是后悔为了争一口气,对这个外孙女不管不顾的,可如今已没了法子,也只能撒撒气。

        章氏满脸委屈的看了侯爷一眼,哽咽着说道:“我章家书香门第,满门清贵,我那侄女性子又最是温柔和善,与景深又是自小的情意,在一起在合适不过,总比娶康平郡主那样不知根底的好。”

        赵景深是什么样的性格,章氏很了解,虽看着温和谦逊,实际上最是倔强认死理,康平郡主能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而且还能自己掌控着大笔的资产,怎么都不是软和性子,这两人若是在一起,并不一定合适。

        勇毅候最怕瞧见这两个人女人对着来,每次他都要两边哄,今日是真的没什么心情哄了,直接开口道:“好了好了,如今已经这个样子了,母亲若是真的喜欢康平那孩子,倒是可以进宫争取一二。”

        原本正低垂着脑袋的赵景深抬起头,满是渴望的看着老太太,进宫去求娶,也并非不可以,一家有女百家求也不是什么丑事,更何况康平确实优秀,她与镇北侯也没有正式定亲,可老太太不想在太后面前低头,她有些犹豫。

        赵景行这个鬼机灵,瞧出自家祖母的迟疑,开口劝道:“祖母,您得去进宫,这次您在太后面前低头,等表姐娶回家,可就是天天陪在您身边了,到那时候,太后不定怎么嫉妒呢。”

        老太太一想还真是,太后有多疼爱康平郡主,她是早有耳闻的,可姑娘大了总是要嫁人的,也不可能陪着太后一辈子的,嫁到自己府里,可不就让太后嫉妒了,这么一想她心里也就平衡多了。

        对着赵景深说道:“深儿,你可想好了?你若是真想娶她,祖母就进宫为你低这个头。”章氏在一旁急的直拧帕子,恨不得开口直接替自家儿子拒绝,奈何赵景深在她眼皮子底下点头答应了。

        “孙儿想争取一次,哪怕失败了也没关系,至少,日后不会后悔。”赵景深真诚的说道,他的眼里有了一丝战意,勇毅候满意的点头,他也是想将外甥娶回来好好对待的,那孩子命运多舛,理应好好照顾的。

        魏宝福并不知道勇毅侯府还有这出,若是知道了,只怕也只会一笑置之,旁人的心思与她何干,太后是不会枉顾她意愿的。

        勇毅侯府算计着怎么去抢亲,卫国公府的老太太却是满脸喜色,拍着荣延宗的肩膀,很是满意的说道:“很好很好,这才像样,碰上合心意的,就是要赶紧下手娶回家,这康平郡主不定多少人惦记着呢,你得好好准备提亲的礼,还要请个德高望重的媒人,我去递帖子求见太后。”

        柴老太君恨不得马上将自家儿子的亲事板上钉钉,不把人娶回家,她的心里踏实不了,荣延宗也难得的心情愉悦,对着恨不得马上就办妥一切的柴老太君说道:“这些不急,我都会办妥,明日母亲最好先去太后那里请个安,您与太后本就是旧相识,多表表态,也好让太后宽宽心。”

        荣延宗最是会揣测人心,太后是康平郡主最重要的亲人,安抚她的情绪比什么都重要,况且,只要自家母亲多说些好话,也可以让自己在康平郡主心里多些分量。

        柴老太君很是高兴这个提议,“如今郡主已经回宫,我进宫请安,说不定还能见到人呢,这个主意好,你要是早能这么上心,我说不定都已经抱上孙子了。”

        荣延宗无奈道:“我又何尝想这样呢,您要是怪,那只能怪郡主回来的太晚了,我若是早些见到她,那也还得等,郡主年龄小着呢。”

        瞧着自家儿子的欢喜劲,柴老太君比什么都高兴,幺儿脾气倔强,他不喜欢的谁都勉强不得,原本还以为他这辈子多半是要孤独终老了,没想到能有这般缘分,柴老太君等着自家幺儿成亲生子也就心满意足了。

        魏宝福并不知道,因为她的婚事将要引起的风波,她心平气和的陪在太后身边,想到定了亲能陪在太后身边的日子就不多了,总觉得怎么陪伴都不够。

        太后倒是很高兴,笑眯眯的对魏宝福说道:“那镇北侯倒还算得上是个真汉子,慧眼识珠,你的终身也算是有了依靠了,哀家日后也可以放心去见你父王了。”

        魏宝福最是听不得这样的话,嗔怪道:“祖母莫要乱说了,等您去见我父王,那还早着呢,日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您也放心的太早了。”

        太后笃定的说道:“镇北侯那人,我相信他不会食言的,更何况,你也不是好欺负的啊,我的孙女我知道,日后啊,你必会过的美满幸福。”

        这是老人家的期盼,魏宝福不会戳破,实际上她没有经营过婚姻,也不知道怎么跟自己的丈夫相处,一切都只能慢慢的摸索磨合,只要两人有心,总不至于过得太差吧。

        祖孙俩正说得高兴,冯嬷嬷捧着两封帖子走了进来,太后好奇的问道:“这个时候谁还会想见哀家?”魏宝福不在的日子,她也见过几位老亲,至于她娘家嫂子,太后直接选择了忽视。

        冯嬷嬷恭敬的把拜帖送上,轻声说道:“是勇毅侯府的老太太和卫国公府的老太君求见,同一时间送来的。”太后直接忽略勇毅候府的,拿起卫国公府的帖子,笑着说道:“他们家柴老太君有心了,这是想来相看媳妇儿了,哀家准了。”

        说完还故意瞧魏宝福,就想看见她被羞红的模样,奈何魏宝福一脸淡定,太后说道:“柴家妹子很是爽快,年轻时也是个泼辣的,跟哀家很是投缘,只是,她的命比哀家好,膝下儿孙满堂,是个有福气的。”

        毕竟这就是自己将来的婆婆,魏宝福还是愿意多了解一些的,“柴老太君如今倒是很少出来走动了,外边也没什么人提起。”魏宝福没怎么听说过这位老太太。

        太后点点头,感慨道:“她是个心宽的,很是会给自己找乐子,以前就说了,等老了,就安安生生做自己的老太君,不给儿孙添麻烦,倒是没听说与她儿媳有什么不愉快的,就算有也没事,老人家都是最疼幺儿幺媳的,你又那般讨喜,柴家妹子肯定会喜欢的。”

        对自己亲手养大的孙女,太后就是这般自信,魏宝福笑着靠在她肩头,轻声说道:“祖母若是气消了,还是见见勇毅侯府吧,总不好让外人看笑话。”

        太后脸上的笑一下子就没了,有些低沉的说道:“哀家不知道怎么跟他们相处,明明是最亲的家人,说放弃就放弃哀家了,这口气,哀家咽不下去。”

        魏宝福当然知道自家祖母的痛,柔声劝慰道:“祖母可以不原谅他们,只要维持表面的平和就可以了,哪怕您见他们,直接晾在一边都无碍,只莫让外人多加揣测,这个时候他们递帖子,我倒想知道,他们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