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魏宝福轻笑一声,“我原以为,姨母是不会过问这些事情的,可是勇毅侯府的人找您了?”淑妃摇摇头,感慨说道:“其实他们也是无辜的受害者,只不过做事缺少了一点担当,罪不至死,若是多来往,对你也是有益的。”

        日后不管魏宝福是嫁给镇北侯还是其他什么人,总是要出来交际应酬的,勇毅侯府多多少少能帮衬一些,最关键的是,自太后回宫之后,一直未召见娘家人,外边人多少有些看勇毅候府笑话了。

        事实上淑妃并没有对娘家有多依恋,可这关系总是要维持表面的平和,让外人看笑话,从中作梗却是不可取的,魏宝福心里对他们并无多重的怨气,倒也没拒绝。

        “姨母不妨让她们再递牌子,我劝祖母见见吧,祖母的气也该消了,只是,如今我要与镇北侯定亲的消息大概也传出去了,让她们还是莫要插手的好。”

        淑妃点点头,明白以魏宝福的机敏,大概也知道之前他们的打算,说句实话,将赵景深与荣延宗放在一起比较,那还真没有什么可比性,赵景深虽在御前行走,却也只是面子上好看,荣延宗则是真正掌握实权的人,孰优孰劣,一眼就可以分辨。

        “罢了,你们年轻人有自己的路要走,我们设想的再多,也终究赶不上变化快,你回去歇着吧,估计启儿那孩子很快要去看你,知道你要定亲的消息,不定怎么闹呢。”

        魏宝福想到四皇子心也柔软了许多,轻声说道:“无论我定不定亲,都是他的姐姐,他的事情我比任何人都要上心的。”淑妃点点头,她也盼着姐弟俩的感情好呢。

        钱嬷嬷并没有跟在魏宝福身边,一见她回来,迫不及待的问道:“郡主,怎么样了?皇上可有替您做主?”珍珠玲珑被罚去抄宫规了,冰心玉壶伺候在魏宝福身边的。

        冰心替主子开口道:“嬷嬷,咱们郡主的清誉谁也不敢玷污,皇上下了旨意,若是再有人敢乱说,直接乱棍打死。”钱嬷嬷一脸激动,双手合十说道:“阿弥陀佛,这事总算是有个圆满的解决了。”

        玉壶接着说道:“可咱们家郡主就要跟镇北侯定亲了,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钱嬷嬷一呆,有些茫然的问道,“怎么突然就定亲了,咱们郡主是被迫的吗?那不行,咱们郡主怎么可以受此委屈。”

        钱嬷嬷的话刚落音,就瞧见魏宝贞着急忙慌的走进来,外边守门的小太监拦都拦不住,“宝福,我都听我母妃说了,怎么会这样呢?你一定是被迫的,我去帮你找父皇求情,咱们不能轻易的答应。”

        跟在一旁的茱萸很是无奈,对着魏宝福规矩行礼,着急说道:“郡主莫怪,我家公主知道您要定亲,急的跟什么似的,生怕您受委屈,这才不管不顾的。”

        魏宝福心里暖暖的,拉着魏宝贞坐下,笑着说道:“茱萸丫头莫要担心,我哪会不知道贞姐姐的好意,况且我这里又没什么忌讳,姐姐想什么时候来都可以。”

        魏宝贞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之前我看你在慈宁宫那边坚决,还当你不会出事,谁知,去了御书房一趟,怎么就要定亲了呢?镇北侯是什么人,那是有名的贪花好色,你若嫁了他,岂不是要受委屈。”

        钱嬷嬷一听公主这般说,更加着急了,急切的看着自家郡主,魏宝福安抚的拍拍她的手,“你先吃口茶,听我慢慢跟你解释。”

        魏宝贞倒也配合,乖乖吃口茶,平息了片刻,魏宝福笑着说道:“这门婚事,倒也不算是被逼无奈,至少镇北侯并不是你们想的那般不堪,他年纪轻轻便手握重权,又有几人能做到呢?他的爵位是他自己挣来的,这样的本事,又有几个人有呢?”

        钱嬷嬷不自觉的点头,按身份来说,镇北侯配她家郡主,倒是在合适不过,年纪大些也没什么,更会疼人,她担心的还是镇北侯好色不长情。

        魏宝贞这会倒是冷静不少,皱着眉头说道:“单看这些,我自然知道镇北侯是个有能耐的,可你知道外人怎么说他嘛,他身边有过姨娘,可每个姨娘待的时间都不长,而且最后都被无情的打发了,这样的男人太花心无情了。”

        魏宝福不在意的笑笑,开口问道:“那他现在身边可有伺候的人呢?可有庶出子女出生?据我所知,前面两位姨娘,镇北侯为她们准备了丰厚的嫁妆,也都嫁给了良人,日子过得和美,至于这最后一位姨娘,倒是有些不死心呢,如今还在别院待着,大概待了两年吧。”

        魏宝福在事情发生后,就让叶峰好好查探了一番,越加肯定自己的猜测,魏宝贞听得一愣,有些不确定说道:“还真没有听说镇北侯对那些休弃的姨娘是怎么善后的,照你这么说,那人也不是那般不堪了?”

        魏宝福不紧不慢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有些轻松的说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是特别清楚,但肯定不是外界传的那般,据我调查的情况所知,那休弃的三位姨娘都是完璧之身,正因为是完璧之身,再嫁的两位,今日才会过得那般好。”

        魏宝贞惊的茶盏都掉了,她脸色涨得通红,有些结巴的说道:“莫不是,那镇北侯身上有隐疾?这样的话,就更不能嫁了。”钱嬷嬷也是一脸紧张。

        “莫要乱说,我想,镇北侯最开始纳她们的时候,是想好好跟她们过得,奈何无法倾心,他倒也确实是个怪人,不过,我倒是可以理解。”

        魏宝贞稍稍放心了一些,笑着开口道:“我听母妃说,是那镇北侯自己下跪求着娶你的吧,我若没猜错,皇后娘娘一定跟外界一样的看待他,以为他不会答应娶你,毕竟宗室郡主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魏宝福点点头,“所以这次她要失望了,只怕后面还想作怪呢,也不知道我究竟是哪里得罪她了。”魏宝贞笑着说道:“有些人啊,你过得比她好,这就是她看不惯的理由了,足以让她千方百计的算计你。”

        皇后娘娘自御书房出来,脸色就阴沉的可怕,绣锦跟在她身边大气都不敢出,进了坤宁宫,皇后就气愤的说道:“那镇北侯是脑子坏掉了吗?他怎么会愿意求娶康平,娶了那丫头,他想休弃可就难了。”

        绣锦小声的说道:“或许,镇北侯是真的对郡主情根深种呢。毕竟,郡主的容貌气度都是上乘,若是他喜欢,那也是正常的。”

        皇后一听这话,更加生气了,她有些阴恻恻的说道:“本宫当初就该百般阻挠她们回宫,原指望着太后能对付淑妃,谁成想,人家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人,这要是康平站在了四皇子那边,不对,她已经站在了四皇子那边,现如今又有了镇北侯,本宫的太子要怎么办?”

        皇后并不是真的蠢货,她唯一的动力就是看着太子登基,一开始她直觉不喜魏宝福,总觉得她会坏事,如今更加印证了自己的猜测,深恨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

        “那倒也未必,镇北侯可不是一般女子能笼络得住的,郡主在怎么漂亮,她也有年老色衰的一天,镇北侯总有看厌的,现在说的那般斩钉截铁,日后怎么样还说不定呢。”绣锦只能这般安慰了。

        皇后叹口气,有些疲惫的说道:“绣锦啊,本宫觉得越来越不好了,待会儿你去东宫,催一催太子,早日将欠银还清,咱们也不要与康平有争端,如今最重要的还是太子妃的人选。”

        皇后现在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帮手,太子妃就是最合适的人选,她不想在这时节外生枝,绣锦点头答应,有些犹豫的说道:“奴婢也是才知道,早前郡主去温泉庄子时,大公主与二皇子在这里面挑事了。”

        皇后讽刺一笑,“他们若能成事,那康平也就不会全须全尾的回来了,他们的母妃还在,本就不该本宫多管,他们要做什么就由着他们,老二那孩子也是个没用的,太子一点都指望不上他的,本宫真是白养他们了。”

        “万一,大公主在招惹康平郡主,连累到您怎么办?毕竟康平郡主即将成为镇北侯的未婚妻,只怕,皇上也是要多看重两分的。”绣锦这话说的也有道理。

        皇后沉吟片刻,开口说道:“老二已经开府出宫,倒是与本宫没什么干系了,大公主时常住在本宫这里,之前无事逗弄一番倒也罢了,现在倒是有些多余了,直接将她送出去吧,让她回到她母妃那里住,也好让她们母女团聚,免得又说本宫不体谅她们。”

        绣锦心里有数,大公主是不愿走的,这话一传出去,只怕长公主就要闹事了,可如今的大公主,对皇后真的是一点用处也无,也难怪皇后不愿搭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