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逼嫁(三)

第四十七章:逼嫁(三)

        皇后被她这一番辩解弄的心头火起,语气不善的说道:“本宫可没有说你不该救人,这救人无论何时何地都是该做的,可人家也没让你搭上自己的名声不是,一个姑娘家未免有些太轻贱自己了。”

        魏宝福怒极反笑,冷冷的答道:“那皇后娘娘觉得我该如何行事?”皇后事不关己的回道:“无论你日后该如何行事,现如今都已成定局,咱们该讨论的是如何解决,如何善后,毕竟这关系着咱们整个皇室的尊严。”

        淑妃漫不经心的说道:“皇后娘娘,此事虽然已经发生,也传出了不好听的流言,但康平郡主已经解释过,这不过就是单纯的救人性命,您又何必咄咄逼人呢,还上升到了咱们皇室尊严的份上,岂不是太小题大做了。”

        皇后倒也不生气,语重心长道:“淑妃妹妹,四皇子还小,你不懂,如今太子正要选妃,弄出这样的事情来,让那些大臣如何看待咱们,你可不能因为关系特殊就盲目的偏帮着郡主,这不是爱她这是害了她啊。”

        姚贵妃趁机开腔道:“咱们淑妃娘娘不过是担心自己面子不好看,哪有皇后娘娘说的那般复杂啊,要我说啊,淑妃倒不如早日给郡主准备嫁妆,虽说人家镇北侯不一定愿意娶,可总要准备不是。”

        这些女人一个比一个的尖酸刻薄,魏宝福反而没了多少感觉,越加的冷静了,她们不是没看出来镇北侯的优势,只是笃定镇北侯风流成性,不会愿意娶她过府,不过是想羞辱她,看她的笑话。

        愉妃虽是爱看热闹,但她毕竟也是有女儿的人,又对魏宝福有几分好感,开口说道:“照我说啊,不过是件小事,明明郡主是做了好人,反倒被你们泼了污水,弄得不成样子,你们在这里说什么都不过是猜测,倒不如听听镇北侯如何说,也好让皇上评判评判。”

        无论皇上的心里如何想,他说的总比皇后要公正一些,魏宝福感激的看了愉妃一眼,轻声说道:“康平愿意请皇伯父裁决,不求其他,只愿还我清白名声。”

        魏宝福此刻泫然欲泣,将一个受尽委屈的小姑娘,表现的淋漓尽致,此刻已在门外偷听许久的张德旺,见时机差不多了,高声喊道:“皇上宣康平郡主及各宫主子到御书房见驾。”

        皇后听到这消息有些猝不及防,眼眸幽深的看了魏宝福一眼,只觉得今日只怕未必能如愿,可脸上还是带上了笑意,亲切的说道:“有皇上过问此事,也是你的福气,咱们该有错就认错,莫要在皇上面前硬顶嘴,这样啊,伤人伤己。”

        太后此刻与魏宝福站在一起,对着皇后说道:“既然皇上要过问此事,皇后还是少动些心思了,有哀家与皇上在,还轮不到你说些废话。”说罢,牵着魏宝福往御书房走去。

        淑妃用手帕捂着嘴,嘲笑着说道:“皇后何苦多管闲事呢,自家身上一堆烂摊子,若是闲的慌,不如让太子早些将欠的债还清了,免得让人瞧不起。”

        皇后也不生气,只对着姚贵妃说道:“姚妹妹随我一起去看看吧,咱们皇上心善,可不能让他随意叫人蒙骗了去。”姚贵妃配合的点点头,给了淑妃一个挑衅的眼神,淑妃只当看不见,转身离开。

        魏宝福到御书房时,意外的发现荣延宗居然也在,他的脸色有些苍白,毕竟余毒刚刚清除,又遭遇刺杀,身体肯定是需要时间休养的,他能这么快赶回京,必定是快马加鞭未下鞍。

        荣延宗在皇上面前倒也知礼,恭敬的给各位主子行礼问安,皇上瞧了皇后一眼,开口说道:“朕听说你们在慈宁宫闹得有些不安宁,可有此事?”

        皇后笑着说道:“皇上说笑了,臣妾哪有闹事呢,不过是想给康平郡主善后,也让她能清清白白做人。”这话说的冠冕堂皇,太后听的很是气愤,真想给她一耳光,教她如何做人。

        皇上皱着眉头说道:“皇后说话未免太过刻薄了,你身为一国之母,该谨慎用词才是,镇北侯已经跟朕解释过了,他们二人并无半点逾越,不过是当时情况紧急。”

        皇后似乎猜到会是这样,笑着说道:“皇上教训的是,可这事情毕竟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咱们郡主又是女子,闺誉受损到底是会影响她一辈子的,哪怕是为了宗室其他贵女,镇北侯也该有个交代才是。”

        在皇后的认知里,似镇北侯这样的男人,是不会愿意娶一个宗室郡主摆在家里供着的,他贪花好色,必定是不愿意有人管着他的,康平郡主虽说有太后撑腰,实际上也不过是两个老弱妇孺,即便是镇北侯拒绝,那也无人可说什么。

        正当她踌躇满志,等着看魏宝福笑话,想着让她尊严扫地,最后她娘家侄儿愿意娶她,那康平必不会拒绝,想的正美好呢,镇北侯朝着皇上直直的跪下。

        情真意切的说道:“求皇上能将康平郡主下嫁与微臣,微臣虽年长郡主许多,但若是能娶到郡主,愿此生只守着她一人,不纳妾不留通房不养外室,若违背今日之言,必将不得好死。”

        这一番话让在场的众人以为是听错了,皇后更是错愕不已,太后却是激动的热泪盈眶,这镇北侯虽有不足,却是个有眼光有觉悟的好男儿。

        淑妃也是心情复杂的拧紧帕子,她不知是希望魏宝福答应还是希望她拒绝,姚贵妃则是一脸见了鬼的模样,魏宝福倒是很淡定,镇北侯这人本就不是外界所传的那般。

        皇上内心里是满意镇北侯这般作态的,毕竟魏宝福是宗室贵女,代表的是皇室颜面,镇北侯又是手握实权的权臣,若是让他娶一个家世显赫,父兄得力的姑娘,皇上是不放心的,若是康平郡主,歪打正着倒是正正好。

        虽心里这般想,皇上却并未表示出来,和蔼的问着魏宝福,“康平觉得意下如何,你虽年纪小,朕却是知道,你极有主意,是个心里有成算的。”

        魏宝福也走到荣延宗身边跪下,郑重说道:“回皇伯父的话,康平初衷只是为了救人,想着镇北侯乃是我大昭的功臣,救他也是应当的,却没有想到会受此污名,能嫁给镇北侯也是康平的福气,只不过,康平希望您能替我洗清污名,若是订婚,那也要先请媒人来与祖母皇伯父商议,即便是嫁,康平也是昂着头,三书六礼光明正大的出嫁。”

        这话说的极为铿锵有力,皇上满意的点头,含笑说道:“你此言有理,镇北侯可听见了?朕这侄女可还要看你家的诚意呢,你若真有心,就赶紧回家准备。”

        荣延宗也是极欢喜的,这比他打赢胜战还要兴奋,“皇上放心,家母早就等着消息准备行动呢,必不会让郡主受委屈。”皇上满意的哈哈大笑。

        “此事到此为止,若是谁还乱传流言,直接乱棍打死,郡主的闲话,又岂是你们可以乱说的。”皇上这话是对着皇后说的,皇后有种偷鸡不成蚀把米之感,很是憋屈,却也不敢说什么。

        这件事的处理结果,魏宝福并没有什么不满,不论嫁给谁,她都是要好好磨合的,荣延宗不是她心仪的,却也不是她厌恶的,若是真能做到他说的那些,嫁给他又有何惧。

        从御书房离开,太后留下与皇上有话说,魏宝福一个人往外走,淑妃趁机走到她身边,轻声说道:“这事总算是了了,你若不满意,咱们可以从长积极。”

        魏宝福笑着摇摇头:“多谢姨母关心,镇北侯算得上是良配,日后他若变卦,我在抽身也不迟,能与他成亲,对您和四皇子也都是好事。”

        淑妃一怔,有些怅然道:“你都知道啦?其实,我跟姐姐并不想让你掺和进来,你能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成,日后成了亲,也不要与四皇子交往过密,一切等局势明朗了再说,总不能让你们全部都填进去。”

        魏宝福笑着安慰道:“姨母该相信我与四弟的能力,况且,依着我们的关系,即便是疏远了,该牵连的时候谁也跑不掉,倒不如光明正大的相帮了,当前最主要的还是四弟能早日建立自己的班底。”

        两人说话生意极低,又是故意落在人后,倒也没人过多的关注,淑妃说道:“你放心,他身边暂时得用的人虽不多,却也有忠心的,他还小,等入朝处理政事就好了,如今年纪小,倒也是好事。”

        皇上对太子不满,这是前朝后宫都知道的事,主要还是太子能力不足,做事欠妥当,四皇子在一旁多看多学,现在不起眼最好,等积聚的力量足够强大,那也就无人敢欺了。

        “若是有空,还是去见见你外祖母吧,谁都不容易,有怨有气都是难免的,到底还是有血缘关系在,总是断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