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危机

第四十三章:危机

        “我是真的很庆幸身边有你们在,若不是你们帮着我提醒我,只怕很多事情我都没法想的那么周全,你说的话很有道理,四皇子是有思想有主见的人,不是我可以左右的,实际上,我也不应该那么做。”

        魏宝福说这话时,是有些伤感的,她下意识的将四皇子放在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那是一个她觉得需要她照顾,需要她给与爱的位置,或许她从未有过这样重要的人,所以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有些不知该怎么正确对待。

        玲珑不明白自家郡主想些什么,但却能察觉到她的伤心,笑着开口道:“主子,您把自己的日子过好了,这样身边的人才能跟着享福呢,不管是太后娘娘还是四皇子,大概也都更期盼着您过得好吧。”

        魏宝福点点头,她本就不笨,稍微一点拨,自己也就想明白了,“好了,我都知道了,你去忙自己的吧,我看会儿书,慢慢调整下自己的心态,回去后也就好了。”

        上辈子的经历,塑造了魏宝福极强的自我调节能力,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她总能找到让自己心态摆正的合适点,玲珑笑着行了一个福礼,这才转身离开。

        这边魏宝福住了几天心态慢慢的平静,那边荣延宗却是在受罪,他穿着里衣,坐在桌前喝着茶水,面上无一丝紧张,反而身旁的萧展与山柱浑身紧绷。

        屋子正中央摆着一个大大的浴桶,萧展将配好的药材按照方子放进去,药材一入水,那水就变成了黑褐色,瞧着很是唬人,山柱紧张的额头出汗。

        他有些不放心的说道:“萧军医,您确定我家主子泡了这药浴真的会无事吗?我怎么瞧着这药,渗人的很啊。”萧展一边搅动着水,一边毫不在意的说道:“别怀疑我,若是怀疑我,你可以自己来,我的医术你都不相信,那就没人能救他了。”

        萧展最讨厌旁人质疑他的医术,若不是山柱是熟人,他都能做出撂挑子走人的事情来,山柱总觉得心里不踏实,犹豫着说道:“爷,等会儿你泡了药水,最少两个时辰不能用内劲,若是这时候有人来偷袭,那岂不是糟了。”

        荣延宗身边是有护卫的,但他一般不爱带在身边,他自幼习武,对自己的拳脚功夫很是自信,山柱也是会功夫的,却也不足以以一敌百,萧展不过是个大夫,只会些自保的下三滥招数,这庄子上除了一个年迈的庄头,还有一个做饭的婆子,再无他人。

        “并无外人知道我今日拔毒,因是无碍的。”荣延宗说完,忽然想起,他跟自家母亲说这事的时候,卫国公夫人,他的大嫂正好也在,略有些迟疑,但想着这药材来之不易,总不能就这么浪费了。

        荣延宗做事果决,既是有了决断,便也不在迟疑,转过头问萧展,“我能下水了吗?”萧展被热腾腾的药水蒸的满头汗,不在意的说道:“你要是能忍受这水的热度,就可以下去了,水越烫效果会越好。”

        荣延宗毫不犹豫的宽衣解带,之前萧展已经跟他说过,拔毒的过程非常之痛苦,毕竟他身上的余毒已经侵入骨髓,要想去除干净,不受点罪是不可能的。

        山柱瞧见自家爷这动作,也不在纠结,赶紧出去倒热水拿毛巾,这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去除干净呢,总是要准备齐全的。

        荣延宗穿着里衣,身上紧实的肌肉贴着衣物更显壮观,他是现代最流行的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材,迈着脚,毫不犹豫的跨进浴盆。

        刚一入水,身上就有那种千万只蚂蚁啃咬的感觉,荣延宗的额头上立刻布满汗,他面色并没有什么不同,仿佛如同平常泡澡一样,萧展虽然平日里喜欢与他斗嘴,却也不得不佩服他的忍耐力。

        “把手腕伸出来,我要给你号脉。”萧展轻声说道,泡这药浴有多痛苦,萧展比任何人都清楚,一边号脉一边对着门外叫了一声,“山柱,快点进来给你家爷擦擦汗。”

        山柱听见叫声,远远的答应了一声,屋内的两人听着脚步声由远及近,这声音在荣延宗耳里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他身上的痛感又增加了,不自觉的咬住了后糟牙,始终没有发出声响。

        “坚持住,没想到你身体如此硬朗,倒是能少受些罪了。”萧展也不敢分神的把着脉,生怕他出什么差错,忽然,门外传来盆落地的声音,随之还有山柱的惊呼,“爷,有杀手!”

        山柱喊了一声就开始拼命应付,荣延宗睁开眼,冷静的说道:“你先抵挡片刻,尽量不要让他们进屋。”荣延宗能感觉到此刻是拔毒的关键期,他不能功亏一篑。

        萧展急的不行,“怎么办,我听着外面好像不少人,你也不多带些护卫在身边,这要是山柱出事怎么得了。”荣延宗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你不要废话,好好把脉,看看我还有多长时间可以出来。”

        或许是荣延宗的这一眼杀伤力太强,他也不敢啰嗦了,把着脉高兴的说道:“再过一刻钟差不多就可以了。”荣延宗皱眉,还是太短了,他收回手,很是冷静的说道:“你将我的剑拿给我,然后跳窗到隔壁康平郡主那里去。”

        萧展一听这话就急了,“你身上的内劲用不了,不能用剑的,若我现在去郡主那里,不是害了郡主嘛,我虽然贪生怕死,却也不能这般祸害旁人。”

        萧展有自己的原则,荣延宗笑了,他淡定的说道:“郡主身边的护卫极厉害,那些人伤不了她,况且,他们的目标是我,即便是用不了内劲,有剑在手,我也可以防身。”

        他话音刚落,门外的山柱,就有些吃力的说道:“爷,小的顶不住了,您快走。”话落,外面就传来了更激烈的打斗声,萧展也不在迟疑,将剑递给他,赶紧跳窗往芙叶山庄跑去。

        荣延宗坐在浴桶中,手持长剑,虽此刻衣冠不整,却一点不显狼狈,门被咚的一声踹开,山柱被人踢飞进屋,荣延宗眼中满是怒火,“尔等是何人,竟敢来此造次。”

        那群蒙面黑衣人也不答话,举着刀剑就砍了上来,荣延宗灵活的用剑抵挡,山柱强撑着站起身,此刻哪怕是死在这里,他也不能看着自家主子有事。

        主仆二人奋力抵抗,荣延宗如今就如同拔了牙的老虎,根本使不上力,应付起来很是狼狈,山柱将他扶起,一边抵抗一边说道:“爷,咱们去郡主那边求救。”

        远水救不了近火,山柱也是没法子了,荣延宗很想拒绝,但此刻他没有拒绝的余地,主仆二人且战且退的朝着芙叶山庄而去,早在萧展到来的时候,就惊动了魏宝福。

        她虽不喜欢沾染这些打打杀杀的事,但见死不救,也不是她能做到的,迅速召集了庄子内的护卫,牢牢将山庄围住,叶峰持剑严阵以待,远远的瞧见了荣延宗主仆二人,赶紧迎了上去。

        几个回合就将黑衣人逼退,“侯爷,赶紧进庄子,我家郡主在里面等候。”叶峰催促着两人,荣延宗很不想这般狼狈的见她,可如今由不得他多想,只能随着山柱的力道上前。

        魏宝福端坐在前厅,脸上并未惊恐的神色,瞧见荣延宗立刻站起身,“萧军医,快来看看侯爷的身子如何。”或许是魏宝福表现的太过镇定,庄子内的仆从都没有太惊慌,连萧展也莫名的平静下来。

        他仔细的把脉,片刻后,欣喜的说道:“虽有些紧张,可余毒全部除清了,也是好事一桩。”听闻此言,山柱再也支撑不住,晕死了过去,萧展赶紧上前替他医治。

        荣延宗一边关注着外面的情况,一边满是歉意的说道:“让郡主受惊了,都是我想的不够周全。”魏宝福笑着摇摇头,“意外和明天谁也不知道哪个先到,这样的事情,侯爷也不想发生,现在最关键的是,平安渡过此劫。”

        魏宝福很想去外面看看情况,她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但她身边的护卫足够多,幸好当初太后坚持给她多带一些护卫,否则,真不知道会怎样。

        余顺看出了魏宝福的担忧,轻声说道:“主子,奴才去外边看看,您莫要担心叶护卫。”魏宝福点头,轻声说道:“让他以自身安全为主。”

        毕竟叶峰是守护她很多年的人,哪怕他话不多,但也在她心里有着重要的位置,那是她可以安心睡觉的保障,不管是从哪一方面,都不希望他有事的。

        荣延宗此刻却觉得有些刺眼,他恼恨自己的不谨慎,却也担心折损了叶护卫,毕竟这样的护卫千金难求,他不想让魏宝福记恨自己,暗暗的调动内劲,却发现毫无波动。

        魏宝福此刻却是没有心情安抚他的,这批杀手不好对付,叶峰的武功魏宝福心里有数,连他对战了这么久都没回来,只怕这次要折损不少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