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缘分

第三十八章:缘分

        进了芙叶山庄,荣延宗并未过多的好奇打量,能在此地拥有庄子的人家大多非富即贵,有好些并不知道背后的主人是谁,若是有缘碰见了,说不得还是与他相识的。

        因着担心自家郡主的身体,玲珑此刻也顾不得那些规矩,带着两人就朝后院走去,荣延宗一进后院便瞧见了守在门外的叶峰,他的瞳孔一缩,忽然在此刻相信了缘分这回事。

        叶峰眼神锐利的扫过荣延宗,从他身上,叶峰感觉到了肃杀之气,他敢断定,此人必是手上沾过血的,恐怕杀的人还不少,他下意识的将人拦住。

        玲珑赶忙解释道:“叶护卫,这位大人身边的是军医,他可替主子诊脉,我实在找不到大夫了。”叶峰听了这话,眼中的敌意减退一些,但还是坚持道:“这里是内院,只有大夫可以进,其他人请随我出去。”

        叶峰并不是莽撞之人,能将军医带在身边的,只怕此人身份不一般,可不论这人是谁,自家主子的起居之地,容不得他人亵渎。

        荣延宗并不生气,他是见识过郡主身边人的厉害的,况且,很多事情越是心急,就越容易坏事,他这人最大的优点便是耐心十足。

        瞧见他毫不迟疑的转身离开,叶峰这才转移视线,玲珑想要说些什么,却住了口,直接对一旁正幸灾乐祸的萧展说道:“还请萧大夫稍等片刻,我先进去看看我家主子。”

        毕竟是女眷,总是有诸多不便,萧展也能理解,收敛起笑意,站在一边等候着,他也不是蠢人,瞧着这看守的护卫就不是一般人,只怕这庄子的主人身份也不简单。

        此刻魏宝福已经清醒了,珍珠正喂着她喝水,玲珑进屋瞧见了很是高兴,“主子,您终于醒了,身子可好些了?”魏宝福此刻很是虚弱,身上只穿着里衣,虽披散着乌发,却更显娇柔。

        珍珠赶忙开口道:“主子嗓子不适,说话难受,那烧酒退热果然有奇效,我擦拭了两遍,主子就醒了,现在有退热的迹象了,你可请到大夫。”

        玲珑点点头,对着魏宝福解释道:“主子,奴婢在路上碰到了一位萧军医,此刻正在外头候着,这里找不到大夫,只能先将就着了。”

        魏宝福不在意的摇摇头,她嘶哑着嗓音说道:“不碍事的,只要是大夫就好,你们也莫要担心,我感觉身上轻松了许多。”两个丫头听她这么说,都松了一口气。

        玲珑拿起屏风上挂着的披风,轻声说道:“主子,咱们披上披风再让那军医进来诊脉吧。”魏宝福点点头,她的里衣都是轻薄的,连里面的兜衣都能隐约瞧见,自然是没法见人的。

        收拾妥当,玲珑这才将人带进屋,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从一进门,萧展就下意识的看向魏宝福的脸,这一看不由一惊,好一幅美人坐卧图,他只觉眼前一亮,美人虽脸色有些苍白,却一点不影响她的美,反而有种别样的风情。

        萧展自幼行医,无拘无束惯了,若不是跟荣延宗打赌输给了他,也不会跟着他做那劳什子的军医,他笑眯眯的走上前,“还请姑娘伸出手臂,我要替你诊脉。”

        魏宝福点点头,她此刻靠坐在床上,虽有些衣冠不整,但见到萧展这样的年轻男子,倒也不觉害羞,萧展把着脉,心里嘀咕,这出身高贵的姑娘果然不一样,面对他这样的美男子,居然内心没什么波动。

        他不禁有些怀疑自己的长相了,要知道,他好歹也是远近闻名的美男子,没做军医那会,找他看诊的大姑娘小媳妇,哪个不是拜倒在他的盛世美颜之下。

        见他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摇头的,珍珠脸都白了,着急问道:“大夫,我家主子到底是怎么了,可是还严重?明明已经醒过来了呀。”

        萧展咳嗽一声,故作淡定的说道:“你莫急,你家主子无碍,我闻见屋子里一股酒味,你们是如何给她退烧的。”萧展虽有时没正型,却也是极专业的。

        玲珑开口说道:“是按照我家主子从书上看到的方子,用烧酒擦拭身体,可以物理降温。”萧展有些听不懂,“物理降温是何意?在下虽不才,但这世上的医书,不敢说全部读尽,但也算是博览群书了,还真未听过这个说法。”

        魏宝福有些虚弱的解释道:“萧大夫不必惊讶,这世上有许多知识,都是你未见过的,但并不代表它不存在不管用,这酒精除了能退烧,还能清洗伤口,给伤口消毒,您若感兴趣,不妨试试。”

        萧展一听就来精神了,若这都是真的,那军营中的那些将士,也能少些伤亡,虽不是自愿入的军营,却也是打心底里佩服那些保家卫国,与敌军殊死搏斗的将士。

        “我的身体可有什么不妥?”魏宝福此刻已经没有多少精神了,她见这军医,似乎还有继续聊下去的想法,不得不开口询问,萧展这才意识到,这姑娘还是病人呢。

        他开口道:“姑娘身体无碍,不过是受了一些刺激,吹了一点冷风受了寒而已,退热了也就无碍了,我这里有现成的药,煎两副药吃了就好。”

        萧展对自己的医术还是很有信心的,魏宝福淡笑着点头,“多谢萧大夫,我身体有些支撑不住了,还望您见谅,玲珑帮我好好招待萧大夫。”

        萧展站起身,不是很在意的说道:“姑娘不必客气,我们一会儿就走,你好好休息吧。”毕竟男女有别,萧展虽有满肚子的疑问,却也不好久留,跟着玲珑一道离开。

        待人一离开,魏宝福就歪倒下来,珍珠赶忙帮她躺好,细心的替她拿掉披风,盖好被子,“主子,我出去给您做些清淡好克化的食物,您吃完了喝些药再睡。”

        魏宝福最怕中药的那股苦味儿,可如今由不得她拒绝,胃里空空的,有种被灼烧的感觉,若不吃些东西就喝药,只怕入口就要吐了,只得无奈的点头答应。

        荣延宗如同在自家一般自在,他坐在大厅,端着茶盏吃茶,丝毫不觉得无聊,耐心等待着,期间也无人来搭理他,等了大概一盏茶的时间,才见玲珑领着萧展过来。

        玲珑给荣延宗规规矩矩的行礼,真心感谢道:“多谢大人搭救,我家主子特意吩咐了厨房,给二位准备了酒菜,不知大人可需要享用?”

        荣延宗摆摆手拒绝道:“不必多礼,你家主子还未痊愈,莫要让她操心了,等她康复了,再来感谢我不迟。”玲珑有些为难道:“不知大人姓甚名谁,贵府在何处,我家主子也好答谢一二。”

        荣延宗可没有做好事不留名的爱好,更何况,他还想多些机会与她来往,又怎会隐瞒,据实说道:“跟你家郡主说,我乃镇北侯荣三爷,这几日都会住在你们隔壁的庄子,若找我,可直接去那边。”

        玲珑赶紧躬身应诺,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失礼,毕竟她家郡主还未有夫婿,若是她们这些做下人的做事不妥当,难免会影响到主子的声誉。

        叶峰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他毫不客气的问道:“不知侯爷是如何知道我家主子身份的?”叶峰莫名觉得此人心思不单纯,唯恐他对自家主子动心思。

        若是放在平时,荣延宗一定不屑跟他解释,但此刻他心情好,倒也不介意多说几句话,“之前有人在大街上冲撞郡主,恰好本候瞧见了,见过叶护卫,自然也就知道了。”

        这个解释并没有什么不妥,叶峰也不好多说什么,玲珑赶紧开口道:“既是住在隔壁,那有什么事也方便,时候也不早了,奴婢这就送侯爷出门。”

        荣延宗也不拖延,拉着萧展转身离开,萧展还正在琢磨酒的用途,被他拉的差点摔倒,这是在外人府上,萧展也不好跟他计较,气鼓鼓的跟着出了门。

        虽说是在隔壁庄子,因着芙叶山庄极大,却也是要走一刻钟的,玲珑只将二人送出门,门一合上,荣延宗就开口问道:“郡主的身体如何?”

        萧展也没多想,顺口答道:“没什么大碍,吃了我的两副药就好了,你是不知道,他们家郡主是真美啊,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般美貌的姑娘,也不知将来要便宜了谁。”

        听见这样的话,荣延宗莫名觉得有些不悦,毕竟他还没见过郡主的真容,身旁这小子却先看到了。

        他有些严肃的说道:“康平郡主乃是宗室贵女,身上是有俸禄品级的,不是你在乡间见过的大姑娘小媳妇儿,你不可随意谈论她,若是让人听见,不仅会影响郡主的名声,只怕你自己都会遭殃。”

        萧展不屑的翻了一个白眼,“你以为我什么规矩都不懂吗?我不过是跟你说说罢了,旁人你看我会不会多嘴,更何况,郡主那么美的一个姑娘,定是心地善良的,必不会治我的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