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荣三爷

第三十三章:荣三爷

        第二日一大早,魏宝福便带着珍珠玲珑出了宫,她本可以摆出郡主的仪仗,但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与其弄的人尽皆知图惹闲话,倒不如一行人轻车简行,人也能自在些。

        坐在马车中,透过纱帘看着马车驶出皇宫,魏宝福心里觉得莫名轻松,连珍珠都看出了她的好心情。

        她笑着说道:“主子,您若喜欢宫外,日后常带我们出来就是了,反正如今也有了出宫的令牌,相信皇后娘娘也不会多说什么的。”

        魏宝福笑着点头,轻声道:“你们是不是也更愿意住在宫外?可惜祖母身不由己,不然也能跟我一起去外面看看了。”

        玲珑知道自家主子又有些感伤了,连忙安慰道:“主子,对太后娘娘来说,只要有您陪在身边,她老人家比什么都满足的。”

        这话说的不假,魏宝福倒也赞同,可她也知道,若是可以出宫安享晚年,那她一定会更开心,当今圣上是肯定不会允许的,或许下一任皇帝继位还有些可能。

        “这几日顺子可有消息传来?”魏宝福这段时间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宫中,倒是没怎么管宫外的事情,她也是忽然想起来,似乎有好些日子不曾过问了。

        珍珠笑着说道:“余管事前前后后递了五封信,都是日常的汇报公事,倒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对了,之前您让去凤祥楼的掌柜的,拖家带口的找上门了,玲珑姐姐帮您回信说明了情况,余管事都安排好了。”

        魏宝福满意的点点头,她手下这些得用的人,都是极有能力的,每次各个管事的回信都标有特殊的记号,若是普通的信件,珍珠和玲珑就可以着手处理了,魏宝福给了她们很大的权限,她是一点也不担心他们背叛的。

        “凤祥楼我放了很多心思,若是那掌柜娘子是个有真本事的,那就又添一员猛将了。”魏宝福最是喜欢那有本事的人,只要有些真本事,即便是有些不足,她也是可以包容一二的。

        “余管事在信里说了,先给他们安排个合适的活计干着,先适应适应,日后在做安排。”玲珑细心解释道,她们虽不需要事无巨细的跟主子交代清楚,但主子想要知道什么,她们也必须张口就来。

        “你们办事我都放心,你记得帮我回封信,让顺子多培养些能接替他的人手,他的身子骨不好,年纪越大做事越吃力,更何况咱们都在京城,日后我还打算在京城办个会所,还得他亲自张罗。”

        余顺到底是身体残缺之人,虽没在她跟前表露过,但她也是听钱嬷嬷提到过,总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待在京城处事,总比到处跑更容易调养身子,魏宝福这一番话,让珍珠玲珑两人心里都暖暖的,主子爱惜身边人,那是他们天大的福气,有这样的主子,她们自然是愿意全心全意为她付出了。

        “主子,我定会好好跟余管事说的,这什么会所的,奴婢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肯定是能挣银子的,这估计还得过段时间才能实行,现下您就莫操心了,奴婢瞧着,太后娘娘身边的亲卫,到底不如主子的好。”

        玲珑这不是说瞎话,主要是两边人走在一起,对比太明显了,虽然郡主的亲卫更少一些,但走在一起,气势上就能压倒一切了。

        魏宝福也透过纱帘往外看了一眼,不是很在意的说道:“祖母的亲卫那是属于皇上的,我的却是属于我自己,我就算是有能力训练他们,也不会去费那个心思,更何况,如今他们能听祖母的命令保护我,若是皇上的命令一出,只怕祖母他们都会不顾,若我与祖母真的遇上危险,那也是不能完全靠他们的,他们现如今倒是能唬唬人,别的也没什么了。”

        玲珑了然的点头,笑着说道:“还是主子看的通透,奴婢到底还是太浅薄了,对了,太子那边的总管来说,等您温泉庄子安置好,太子就把银子还给您,倒是没有拖延的意思。”

        魏宝福打心底里并不在意这点钱,可她却不能便宜太子,如今更是有四皇子在中间,她就更是要替他多考虑考虑了,想着此次的目的,魏宝福的心里感觉沉甸甸的,她有预感,母亲一定会给她留着什么,一切还是要靠自己去抽丝剥茧,好在,她不是茫无目的。

        正想的出神,忽然马车一个急停,魏宝福身体惯性的往前冲,若不是珍珠反应快,用自己的手臂挡着,魏宝福就要撞到车壁上,少不得要受一番罪,玲珑站稳身子,赶忙去看魏宝福,珍珠瞧见自己主子无大碍,这才气鼓鼓的掀帘子下马车。

        一下马车便大声说道:“是哪个不要命的阻碍我家主子前行了,若是我家主子磕着碰着,你们可担待不起。”

        她一抬头就见几个身着锦衣华服的年轻公子在与叶峰拉扯,走近还能闻到他们满身的酒气,这些人一看就是出身官宦人家,叶峰拉住想要冲到郡主马车前的年轻人,脸色不善的说道:“某不管你们是哪家的公子,胆敢冲撞我家主子,格杀勿论。”

        叶峰身为魏宝福的亲卫首领,他可不是好惹的,那年轻公子原本以为,一个宗室郡主出行,即是轻车从简,那肯定不会带多少侍卫,即便带了,那也是中看不中用的,谁知道,他带来的仆从,三两下就被侍卫们打退,他想浑水摸鱼也被拦下了,不免有些着急。

        “什么大胆小胆,你们才大胆,定是你们偷藏了本公子的娇娘,本公子要去马车里搜。”他这会儿倒是知道装醉了,顺势撒起酒疯来,原本他是打算上了马车,扒掉马车上女子的外衣毁其名节的,谁知道,他连马车的边都挨不着。

        叶峰哪里会看不出来这人故意而为,珍珠可不管这人什么来头,上前就直接给了两耳光,她可不是一般软弱无力的小娘子,自小就跟着自家郡主学过防身术的,这两下直接将人打蒙了。

        “我替我家主子赏你两耳光,你若还想闹事,且看我家侍卫们饶不饶你。”来前魏宝福特意交代过,出出气就行了,莫要耽误时间,停留太久让人看笑话。

        珍珠高声说道:“主子有命,将这些人通通送到京兆府尹,就说他们故意冲撞郡主,让官老爷秉公处理。”

        说完给了叶峰一个眼神,叶峰意会,目送着魏宝福的马车离开,亲自将这伙人押送见官,这事情发生的突然,处理的却极快,根本没有给那些人任何机会,也好在魏宝福今日带的人多。

        而此时对面的酒楼上,不少人目睹了这一幕,二皇子魏涵并不觉得多失望,这些日子他也特意打听了魏宝福一番,知道她是个不好惹的主,他本就不想得罪人,并没有使阴损的招,说白了也不过是试探一二,失败倒也不觉得失望。

        而二皇子隔壁房间的人,却是看的饶有兴味,他端起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笑着对身边伺候的人说道:“我倒是好些日子没出来闲逛了,怎不知哪里出了这么个厉害的小娘子,瞧着没出面,可不管是身边的侍卫还是伺候的丫头,没一个是好惹的,有意思,真有意思。”

        山柱最怕他家主子这副模样,每次他这么对一个姑娘好奇,他们这些伺候的人都要跑断腿,苦着脸说道:“三爷,您不是说了嘛,再不随便往家里纳妾了,您这该不会又动了心思吧。”

        荣三爷一个眼刀扫过去,虽是普通并不多英俊的脸庞,硬生生的让人望而生畏,“谁说我要纳妾了?爷如今可是一个妾都没有的。”

        山柱低声吐槽道:“您府里是没有妾,可不都让您给遣散了嘛,人家是喜欢左拥右抱享受齐人之福,您倒好,一次只纳一位姨娘,纳回家了,您也不爱动人家,只跟人家谈天说地,这女子都是养在内宅的,能跟您说的上什么话,您说说,您统共纳了三位妾室,每位待在您身边不足三月,您就将人打发出去,您图什么啊?”

        “爷图什么难不成还要跟你说,你小子长本事了啊,到底咱俩谁是主子啊。”

        荣三爷很是不耐烦,他总不能跟这小子说,他只想找一位能跟他心意相通,两情相悦的姑娘,这不相处怎么知道合不合适呢。

        他虽是将人纳回家,却是没碰过人家一根手指头的,最后觉得不合适,这才把人遣散的,他就不明白,怎么找个让他动心的人这么难。

        “老太太可说过了,您都二十五高龄了,若是在这一年内还不能找到想成家的女子,她老人家就亲自给您相看了,到时候不管什么样的,您都得受着。”

        荣三爷漫不经心的摸着下巴,不耐烦道“你这小子,管好自己就行了,爷的事可用不着你们管,爷就不相信,老太太还能压着爷入洞房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