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气走

第二十七章:气走

        皇后望着太子那副上不得台面的样子,心头很是恼火,如今太后已回宫,她还要带着各宫的妃嫔去慈宁宫请安,也不好继续在太子这边耽误时间。

        对着一旁的绣锦说道:“你去将我匣子里的银票都拿给太子吧,拢共也就那么多,都拿了也就没什么好惦记了。”皇后说这话时不免有些心灰意冷。

        太子虽有些贪图享受,倒也不是没有孝心,他很清楚自己如今的处境,日后仰仗母后周旋的地方还多,很是诚恳的说道:“母后放心,儿臣日后绝不会胡来了,您不知道,有好些个商户都想搭上儿子的线呢,等此间事了,儿臣斟酌着筛选一二,总有能得用的,到时候必会填补上母后的亏空。”

        皇后虽心疼那些银子,可有这样的儿子,她又不能完全不理会,若是还有旁的选择,她也不至于如此,“外面的事本宫不懂,只盼着你争气些,如今其他皇子还没能入朝堂,你若不做出些成绩震慑那帮朝臣,日后就难了。”

        皇后这也是老调重弹了,太子接过绣锦送来的银票,头也不抬的说道:“母后放心,儿臣都知晓了,一会儿各宫娘娘们就要来请安了,儿臣就先走了。”

        看着太子离开的背影,绣锦宽慰道:“娘娘莫要忧心,咱们慢慢来,等太子大婚后,人也就成熟稳重了,娘娘是有后福的。”皇后点点头,如今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皇后拿起梳妆台上的金簪,细心的插在发髻上,瞧着铜镜中的自己,仿佛自言自语般,“那康平郡主如此貌美多金,若是能为我所用,岂不是美事一桩。”

        绣锦闻言有些不知该如何说了,皇后越想越是觉得这是个好主意,“我们王家还有好几个未婚的好男儿,若是有本宫赐婚,那不是天赐良缘嘛。”

        若皇后真的如此做了,皇上不知态度如何,但太后与淑妃肯定不会轻易答应,有些犹豫开口道:“娘娘,您这想法是好的,但康平郡主的婚事,不是咱们可以轻易决定的,先不说她是廉亲王的嫡亲女儿,身份尊贵,单是太后那边,恐怕就不会点头。”

        皇后哪里没有听出她这句话的背后深意,不悦的说道:“你的意思是我们王家身份不够高,配不上她康平郡主了?”即便是心里这么想的,绣锦也不敢如此直说。

        她小心翼翼道:“奴婢并无此意,咱们王家的少爷们都是好的,配郡主自然使得,可这事太后皇上也不会允许您插手不是。”

        皇后冷笑一声:“咱们明的来不行,暗地里操作难不成还不行?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若是她自己动了心动了情,要死要活的要嫁给本宫的侄儿,或者是坏了名声,不得不嫁呢?”

        绣锦很想劝皇后放弃这个念头,就她看到康平郡主的种种表现,那绝对不是个懵懂好骗的,更别说恶意算计了,若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只怕就不好善了了。

        “娘娘,外面各宫的主子都候着呢,咱们从长计议,这事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办成的。”皇后勉强点头,她手头空空,如今最重要的还是怎么弄些银子回来,其他的得慢慢计划。

        或许是被自己猜测到的真相惊到了,魏宝福一晚上都没有休息好,早起不得不用脂粉掩盖一二,钱嬷嬷见了,笑着说道:“主子,您今日怎么有兴致涂脂抹粉了,莫不是想要与公主们争奇斗艳?”

        平日里魏宝福从不对身边人苛待,偶尔她们也会与她笑闹,昨晚的事钱嬷嬷并不知道,所以才会开口打趣,珍珠想要替主子解释,魏宝福瞧了她一眼,笑着说道:“是啊,嬷嬷要不要亲自替我上妆,总不能输给堂姐们。”

        钱嬷嬷很是乐意做这样的事,她虽年纪大了,一双手却还是灵巧的,她也知道魏宝福的喜好,装扮起来得心应手,珍珠与玲珑也都是机灵的,此刻也明白自家主子不想任何人知道昨晚的事,都不再多言。

        魏宝福一直喜欢素面朝天,如今稍一装扮,整个人都感觉不一样,太后见了很是欢喜,拉着她坐到自己身边,笑着说道:“我宝丫头还是这样漂亮,就该让她们长长见识,知道什么才是美艳不可方物。”

        “祖母,咱们得低调,若是宫里的娘娘公主们都自惭形秽了,那岂不是孙女的罪过。”魏宝福说的一本正经,却让太后听得喜笑颜开。

        “你呀,哀家听说,昨晚张德旺就把令牌给你送来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郡主府?”如今的康平郡主府就是之前的廉亲王府,太后也知道,孙女早就想回府看看了。

        若是之前,魏宝福一定想早些回去看看,如今她却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祖母不急,郡主府就在那里,孙女什么时候都能回去,等祖母身子完全康复再说吧。”

        孙女把自己放在首位,太后自然欣慰,拍着她的手道:“你不用担心我,郡主府那边还得好好收拾收拾呢,那是你的家,日后等你成婚了,哀家就下懿旨,允许你带着郡马爷常住郡主府,保准旁人不敢多言。”

        “好,我都听您的。”魏宝福也不争辩,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陪着老太太用了早膳,皇后已经领着妃嫔公主们等着了,魏宝福陪在太后身边,看着她们来请安行礼,年纪小的皇子公主们并未来,他们还要去上书房读书。

        太后虽不太想见这些糟心的人,却也知道该有的礼不可废,魏宝福没有见到四皇子有些失望,越是深想越是觉得自己的猜测很有可能就是真相。

        多了一个身份复杂的亲弟弟,魏宝福不知该喜还是该忧,若一切如她所想,那么这个亲弟弟,她是如何都不能放任不管的。

        太后瞧着孙女出神,轻声说道:“宝福丫头,你跟宝华宝珍出去玩儿吧,带着她们认认地儿,莫要在这里陪着我们了。”

        “可不是,我们这些大人说的话,你们也未必爱听,倒不如出去走走,母后,本宫真是瞧着康平郡主越看越爱,也不知日后便宜了谁。”皇后虽知道急不得,可还是忍不住开口试探。

        太后面色一变,很是不高兴的说道:“皇后管这后宫其他的皇子公主们也就罢了,到底占了一个嫡母的身份,我的宝福丫头还轮不到你操心,莫要把手伸的太长。”

        太后一点都不客气,皇后不免有些下不来台,心里恨得牙痒痒,却不敢多辩解什么,只得讪讪道:“儿媳也只是关心这丫头,母后到底年纪大了,若是能帮得上忙,您也能轻松一些。”

        淑妃娇笑出声,很是不客气的说道:“皇后娘娘如今应该操心太子还债的事,咱们康平郡主也是可怜人,虽父母不在了,可还有我这个姨母看着呢,太子欠了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呢,总不好还去麻烦皇上不是。”

        皇后冷冷回道:“这事太子自有分寸,也不过是借自家堂妹的银钱周转,淑妃又何必紧盯着不放呢,谁都会有不称手的时候,太子年龄小,做事难免欠妥当,说不得日后四皇子也会犯这样的糊涂错,到时候我看淑妃如何自处。”

        淑妃坦然一笑,“他若犯这样上不得台面的蠢错,那我干脆将他打死好了,绝对不会跟皇后娘娘这样,还得给他善后。”这后宫的妃嫔谁不在看太子皇后的笑话呢。

        魏宝福只觉得这皇宫待久了,绝对会影响寿命,她笑着说道:“祖母,那我就带着两位堂姐到处看看了。”

        魏宝珍早就无聊了,魏宝华虽对魏宝福没有好感,但也不想看这些娘娘们打嘴仗,说不得什么时候皇后就要拿她撒气,自然也是愿意出去的。

        魏宝福与魏宝珍脾气相投,两人相处很是融洽,什么都能聊得上来,魏宝华脸色并不怎么好看,她还想着赵景深的事,但也知道魏宝福并不是她可以随意欺负的,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大堂姐似乎有什么心事?若是你有事要处理,倒是可以先走。”魏宝福从不是会拿热脸贴冷屁股的性子,魏宝华明显对她有敌意,她自然也是不会惯着她的。

        魏宝华有些不高兴的说道:“我能有什么心事,莫不是康平妹妹不喜与我来往。”她倒是委屈上了,魏宝福好笑不已,“瞧堂姐说的,我不过是怕耽误堂姐的时间。”

        魏宝珍瞧了魏宝福一眼,开口帮腔道:“长姐不必如此,都是自家姐妹,倒也无需见外,你有事情咱们可以下次再聊,想来皇祖母也不会介意的。”

        这相当于直截了当的赶人了,魏宝华虽平日里在皇后面前伏低做小奉承惯了,可到底还是皇室公主,该有的小脾气还是有的,衣袖一甩。

        她气呼呼说道:“两位妹妹不喜我也就罢了,何必出言讽刺人呢,以为谁稀罕陪着你们不成。”说罢,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