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确认

第二十五章:确认

        因着这一刺杀的小插曲,好好的家宴也草草收场,太后毕竟年纪大了,今日所受的刺激颇多,到底还是不放心,魏宝福特意请了太医过来请平安脉。

        “哀家已经无事了,哪有那么弱不禁风呢,只要你无事,祖母啊,就什么病都没了。”太后说的很是轻松,总是见太医,她也有些厌烦了,魏宝福也不答话,她得等太医的确诊结果。

        太医倒也没耽误时间,把了脉,他直截了当说道:“太后身体底子不错,虽今日有些受惊,倒也无大碍,微臣开一副安神药,好好养着就行了。”

        来之前皇上特特交代过,要告诉他结果,他还得去给皇上回话,太后到底是太后,宫中虽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流言,但皇上对太后的孝心却是实打实的。

        送走太医,魏宝福亲自服侍着太后梳洗,太后望着孙女,心里也是感慨万千,抚摸着她的手,心疼说道:“今日实在太过凶险了,若不是你自小练了些防身的招式,只怕.......”

        一想到那样的后果,太后只觉得心如刀绞,魏宝福笑着安慰道:“祖母放心,我机灵着呢,如今一切都才刚刚开始,我又怎会让自己轻易受伤呢,况且,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太后叹了一口气,虽有不舍,却还是开口道:“若是可以,以后还是少进宫吧,祖母现在才知道,什么都没有你好好活着重要,我冷眼瞧着,皇后是个又蠢又毒的,如今不定怎么记恨你了,这宫里到底是她的天下,我就是担心,有个万一。”

        魏宝福扶着老人家上床歇着,很是认真的说道:“祖母舍得长时间看不见我吗?反正我是舍不得的,若皇后真有伤我的心,哪怕我不进宫,她也是有法子的,所以啊,咱们不必躲,该怎么着就怎么着,至少短时间内,她还不会明着做什么。”

        太后也不是傻的,倒也明白她的意思了,“目前是不敢做什么,咱们刚回宫,也只跟她有些龃龉,若是出事了,她肯定是跑不掉的,只是,太子那里,到底要还给你多少银子呢?”

        魏宝福慢条斯理的说道:“祖母莫要操心这些了,虽然汤掌柜吃里扒外的时间不长,但架不住我的凤祥楼是个聚宝盆,赚的银子可不少,太子还要还双倍的银子,加在一起,最少要五万两银子呢,这可比好些贵女的嫁妆还要多呢。”

        太后倒吸一口冷气,“也难怪他会动这个心思了,只怕这次皇后要大出血了,她掌管后宫这么些年,私房银子肯定也是不少的。”

        魏宝福不在意的笑笑,“那是他们母子的事,既然动了我的银子,那就要给我原封不动的吐出来,我觉得今日那汤侍妾虽笨了些,但到底还是帮了我一把,不然,我还得想旁的法子讨回来,也挺麻烦的。”

        “你心里有成算就好,哀家今日也着实有些累了,想要歇着了,你也早点休息。”魏宝福点头答应着,替太后盖好被子,轻手轻脚的走出去。

        冯嬷嬷就在门外的小杌子上坐着,见到魏宝福出来,立刻站起身行礼,魏宝福将她扶起,轻声说道:“嬷嬷,祖母身边伺候的人多,你年纪大了,也莫要在这守夜了。”

        冯嬷嬷笑着摇头,小主子关心她,她自然是高兴的,“太后是老奴伺候惯了的,郡主莫担心,我就在隔壁耳房,有什么事都有小宫女们搭把手的。”

        魏宝福也不再多话了,她们主仆有自己的相处方式,她也没必要操心太多,因着她与祖母住的地方极近,过来时倒是没让人跟着,如今一个人披着披风,走在这慈宁宫的院子里,倒是觉得有些异常冷清了。

        正当她在走神之际,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太监低着头走了过来,走到魏宝福近前,恭敬行礼,低着头,压着雌雄莫辨的嗓音开口说道:“郡主,我家主子想要与您见上一面,有要是相商。”

        魏宝福神色莫测的望了那小太监一眼,冷漠的开口说道:“你是哪个宫里的小太监,你的主子又是谁?她想见本郡主为何不光明正大的派人来请?”

        小太监一怔,虽依然弯着腰却恭敬万分,“郡主,主子说了,她不好光明正大的见您,但是绝对不会伤害您的,还望您理解。”魏宝福下意识的拨弄了一下手腕上的玉葫芦,她想到了一人。

        低声道:“我可以随你一起去,但我得先回屋换身衣裳,你莫惊动了旁人。”那小太监倒是没想到,康平郡主会这么说,估摸着她的戒备心极重。

        魏宝福在前头走着,小太监跟在她身后,魏宝福并未担心什么,她猜测到是谁要见她,却没有想到这人会这么着急,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要有所准备。

        屋子里珍珠跟玲珑正在做针线活,晚上魏宝福不需要太多人伺候,其他人也都歇下了,见到魏宝福带着个小太监进来,两人都有些惊讶。

        “你们给这位公公倒杯茶,我进屋换身衣裳。”两个丫头相视一眼,都站起身,玲珑跟着魏宝福进了里间,一边拿着衣裳一边问道:“主子,这么晚还要出去,让奴婢跟着一起吧。”

        魏宝福摇摇头:“一会儿让珍珠跟我一起去,她力气大,也会些招式,你就留在屋子里,我若是一个时辰还未归来,你就去找冯嬷嬷,让她带人找我。”

        玲珑慎重的点头,主子的安排都是有原因的,玲珑虽不太清楚,却知道听命行事,看她一脸紧张,魏宝福忍不住安慰道:“无碍的,我若没猜错,那人对我没有恶意,我这么安排,也不过是以防万一。”

        玲珑点点头,给魏宝福穿戴好,跟着她一起出去,低声嘱咐珍珠几句,珍珠早就观察那小太监了,也曾开口套话,奈何他就是不开腔。

        小太监在前头带路,珍珠扶着魏宝福跟在身后走着,越走越偏,珍珠越发紧张起来,魏宝福拍拍她的手示意她放松,转了个弯,终于她们在一个小湖边发现了站在那里的宫装妇人。

        瞧见来人是淑妃,珍珠松了一口气,魏宝福一副早已料到的模样,赵淑妃轻笑着走上前,摸了摸她的手,“女儿家身子娇弱,千万不可冻着,等回去之后要喝些姜汤去去寒。”

        她的动作温柔,满含着心疼,无意间拨弄到了魏宝福手腕上的玉葫芦,她一怔,眼眶有些发酸,低声说道:“你们两人去周围守着,我与郡主有话要说。”

        那小太监倒是听话,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珍珠却是不动,只等着魏宝福的话,淑妃瞧见了也不气,反而一脸欣慰,魏宝福有些不自在的抽回自己手,低声说道:“你也去吧。”

        珍珠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却听话的转身离开,等两人走远,淑妃开口问道:“你可曾恨过我?”魏宝福淡笑着问道:“娘娘觉得我该恨谁?若恨您,那您有何错处呢?”

        淑妃看着眼前的小丫头,只觉得心里异常柔软,她低声问道:“你说,我到底是谁呢?”魏宝福一怔,看了她片刻,不自觉的咬住下唇,她有些悲伤的转过身。

        低声说道:“原本我不太确定,如今近距离的见了您,我心里大概就有数了。”

        淑妃欣慰的笑了,“好姑娘,不愧是你父王母妃的女儿,今日我忍不住来见你,是想告诫你,莫要太过优秀了,有些人心里阴暗的见不得人好,你若是处处优秀,只怕就有人睡不安稳了。”

        魏宝福无所谓一笑,“之前我倒是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可还不是让人惦记着嘛,有些路哪怕满是荆棘,那也是要自己走的,我倒是想知道,娘娘所图为何?”

        淑妃笑着转过身,她看向远处,声音有些缥缈的说道:“我要让四皇子夺得皇位,他成了这世上至高无上的人,那咱们才能过安生日子,否则.......”

        魏宝福倒是并不意外,“皇上如今对娘娘宠爱有加,四皇子听说也是聪明上进,很得皇上喜爱,总是有机会的。”

        淑妃苦笑着说道:“没这么简单的,稍有不慎,我们都会死的,可我必须要这么做,这是承诺,也是我活着的意义。”

        魏宝福眼里有不解,淑妃爱怜的摸着她的头发,轻声说道:“你放心,这些我都不会牵连到你身上,你只要好好活着,灿烂的笑着,拥有着我们都不曾拥有的一切,那就好了。”

        虽然不太能理解她的执着,但魏宝福听懂了这句话的意思,她轻声说道:“你莫要怨怪祖母,她什么都不知道,若是有需要帮忙的,我会帮你们。”

        淑妃有些欣慰的点头,“你目前帮不了什么,我们慢慢来吧,总之,一切都要小心。”

        魏宝福知道,她问不出什么了,有些事她心里也有了数,虽难过,却也有些欣慰释然,她曾得到的母爱都是真的,也从未消失过,虽然有那么多的迫不得已,只要都是真的,她也就心满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