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家宴(下)

第二十三章:家宴(下)

        汤侍妾望着大公主离开的背影嘲讽一笑,端起桌上的杯盏,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眉眼间是万种妩媚风情,眼神中却是视死如归的果敢坚决。

        事情没办成,反而被太子恐吓了一番,魏宝华很是不高兴,这会儿她也不敢往皇后身边凑了,瞧见魏宝珍身旁给她安排的座位,慢悠悠的走了过去。

        原本正在与姐姐说悄悄的魏宝玥,看见魏宝华过来,小嘴不高兴的撅了起来,她的母妃虽只是个嫔位,但不论是恩宠还是家世都很不错。

        她与只会狐假虎威的大公主向来不对付,魏宝华也不搭理她们,自顾自的的坐下来整理衣衫。

        魏宝玥忍不住开口道:“哟,长姐怎么不去母后身边伺候了,您可是比母后身边的绣锦姑姑伺候的还贴心,若是没有你在,只怕母后就要不习惯了。”

        这是拿她当宫女呢,魏宝华脸色难看起来,很是不悦的开口说道:“小小年纪偏不学好,说起话来尖酸刻薄,我那是孝顺母后,你们这般没有孝心,还敢随意编排我,也不怕母后怪罪。”

        魏宝玥噗嗤一笑,她本就只有八岁,又生的玉雪可爱,对着魏宝华做了做鬼脸,得意的说道:“皇后娘娘现在可没时间怪罪我,更何况,我有我母妃教导,哪里敢劳动皇后娘娘,倒是长姐,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呢?”

        魏宝珍不是第一次见这两人拌嘴,她也不着急,淡笑着看热闹,魏宝华一抬眼看见她这副模样,顿时就被气到了。

        “二妹妹似乎心情很好啊?瞧见三妹对长姐不敬,你不知道训斥,反而在一旁看笑话,不觉得自己过分吗?”魏宝珍也不生气,拿着桌上的锦帕擦擦手。

        笑眯眯的开口道:“长姐何必如此生气,咱们都是自家姐妹,开开玩笑也无妨,况且,今日又多了一位妹妹回来,可不能让人家看笑话。”

        都是差不多年纪的姑娘,又是有太后撑腰的,大公主自然会仔细打听魏宝福的事,她看了魏宝珍一眼。

        凑过去不怀好意的说道:“我可是听说康平郡主长相极美,还有太后撑腰,说不得二妹看上的乘龙快婿,会被她抢走也未可知呢。”

        魏宝珍这次是真的乐了,她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四周,凑到大公主耳边,压低声音道:“怎么,长姐不知道吗?康平郡主可是勇毅候世子亲自接回来的呢,人家原本就是表兄妹,听说淑妃有意让康平郡主嫁回娘家呢。”

        大公主脸色突变,高声说道:“不可能,你撒谎!”她的声音极大,或许是太过吃惊慌乱,失了分寸,皇后听见动静严厉的看了她一眼。

        大公主一身冷汗,此刻她也顾不得什么了,拉着魏宝珍的手问道:“你从哪听到的消息,勇毅侯府都多少年不曾管过康平了,怎么可能会提出联姻,这不可能。”

        想来她是真的着急了,魏宝珍用力挣脱出自己的手臂,很是不高兴的说道:“这事于长姐有何关系?用得着你这么激动吗?况且,人家表哥表妹本就般配的很,有何不可呢?”

        不等魏宝华开口,外面传来了鞭声,皇上到了,众人立刻站起身,走上前跪迎,魏宝华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放肆,只得跟上众人。

        皇上面带微笑的搀扶着太后,魏宝福退后一小步跟着两人,此刻众人的注意力都在皇上和太后身上,魏宝福隐在两人身后,倒是不怎么惹眼。

        皇上此刻的心情不错,先是看了淑妃一眼,见她一切都好,才开口说道:“都起身吧,这只是家宴,并无外人,大家都放松些。”

        殿内并没有其他宗室皇亲,等太后与皇上落座,魏宝福也就这么无遮掩的落入了众人眼中。

        淑妃捏紧了手中的帕子,她的表情如常,内心却是汹涌异常,魏宝福与她想象中一样,她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可爱,哪怕拼尽一切去保护也是值得的,该欣慰了。

        四皇子魏启也有些诧异,这个姐姐跟他很是像呢,意外的让他觉得顺眼,魏宝珍对她也很有好感,瞧着就很合自己的眼缘,虽貌美却不张扬,是个讨喜的。

        “你们都上前来,给你们祖母请安,让她好好认认。”皇上像是炫耀一般,将皇子公主们唤上前,没瞧见二皇子,皇上皱着眉头问道:“皇后,朕有没有说过,今日的家宴必须都要到,二皇子何故没有出席?”

        皇后恨不得打二皇子一顿,可此刻不得不僵笑着为他打圆场,“皇上赎罪,老二那孩子昨日染了风寒,担心过了病气给大家,特特跟我告了罪,说是今日来不了了。”

        皇上哪里不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的德性,却不想在太后跟前失了面子,淡淡道:“皇后记得派个太医过府瞧瞧。”皇后心里松了一口气,好歹是圆过去了。

        魏宝福就坐在太后下首,她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既不怯懦也不张扬,一切都恰恰好,太后看着站在底下请安的太子,倒是有些明白皇上为何不喜他了。

        “太子如今都这么大了,哀家离开的时候他还刚进学呢,时间真快啊。”太后对着皇上感慨道,她得让众人知道,他们母子关系和睦。

        “可不是,母后瞧瞧朕的三个女儿,虽及不上康平丫头,却也是不差的。”长公主本就心存怒火,看到魏宝福如此出众,更是觉得生气,又听了皇上这番自谦的话哪里还忍得住。

        “父皇怎能如此贬低女儿们呢,我们姐妹三人也不比康平妹妹差啊,就算是容貌略差一些,可不代表我们其他方面也拿不出手啊。”

        这是挑衅呢,魏宝福从来就不怕来找事的,不等她反击,魏宝珍就抢着开口了,她笑着上前说道:“长姐莫要带上我跟三妹,我们倒是真觉得自己比不上康平妹妹,康平妹妹可是太后亲自教导的,长相又这般出众,日后我们能学个两三成,也就心满意足了。”

        哟,这还是姐妹不和呢,果然女人多的地方,就消停不了,魏宝福带着笑走到魏宝珍身前,两人互相见礼,人与人之间大概真的有气场存在,她俩倒是觉得对方都不错。

        “两位姐姐抬爱了,宝福平时身边也没有同龄的姐妹相伴,日后还请两位姐姐多多照顾了。”姿态放低,总是不会错的。

        太后跟绝大多数祖母一样,她也是极为护短的,长公主那浅显的心思,她看的真真的,自然对她喜欢不起来。

        转过头对着皇上说道:“皇上,哀家觉得这皇子们倒是都不错,公主们虽出身高贵,可若是不压一压脾气,日后出嫁了,少不得要被人说嘴了,皇后若是没有空,可以把长公主送到我那里,我好好教一段时间,保准比现在好。”

        长公主一僵,太后的那些事她也听说过,自然是不愿意招惹她的,不禁朝皇后投去求救的眼神,皇后哪里愿意为她周旋,皇上虽觉得女儿丢了他的面子,却也不好就这么不管她。

        “好了,这件事日后再说,今日主要还是给母后接风的,宝珍宝玥,你们带着康平熟悉熟悉人,日后也好多多走动走动。”皇上这么一接茬,太后也不好太过分了。

        魏宝珍拉着宝福坐到自己身边,轻声说道:“有祖母为你撑腰呢,长姐不敢拿你如何。”魏宝福点点头,不在意道:“都是小事,我不放在心上。”

        “康平姐姐的皮肤怎么如此白皙,可是有什么好方子,我随了我舅舅的皮肤,黑不溜秋的,丑死了。”魏宝玥一眼就被魏宝福的美惊艳到了,小姑娘最是羡慕她的皮肤。

        魏宝福没想到,这么小的小丫头,居然就知道爱美了,笑着说道:“特殊的方子倒是没有,不过是寻常的保养方子,你若想要,改日去慈宁宫找我。”

        三人旁若无人的聊着天,谁都不搭理大公主,魏宝华只觉得胸口憋闷,可又不好说什么,只得独自一人生闷气。

        汤侍妾自魏宝福进来,就一直死死的盯着她,她收回目光,摇着太子的手臂,娇声说道:“太子,妾身想要跟郡主请个安,毕竟是妾身家的旧主,虽我父亲如今殒命,可好歹她也该给太子一个交代,怎么说我父亲也是为了太子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不是。”

        太子惬意的表情一收,他是有些心虚的,毕竟这事还是他不地道,若非必要,他并不想在这样的场合跟康平过不去,有什么事可以私下里解决。

        可宫中规矩森严,汤侍妾平日被皇后派去的嬷嬷看着,根本无法离开东宫,怎么会有机会接近魏宝福,今日这个机会千载难逢。

        太子如今还没有对汤侍妾厌弃,倒是也愿意放纵几分,虽不情愿,但还是站起身领着她朝康平郡主走去,魏宝福正跟小姐俩聊得开心呢,忽然感觉到一阵异样的目光。

        不等她思索,只见那眼睛的主人,举着尖锐的金簪刺了过来,越是紧急的情况,魏宝福越是淡定,她下意识的将身边的魏宝珍和魏宝玥推开。

        迅速握住来人的手臂,一脚将她踢倒,这一切发生的极快,等众人反应过来时,汤侍妾已经被魏宝福制服在地,她嘴里满是不甘的叫嚷道:“魏宝福,你不得好死,杀了我父亲,我要你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