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着迷

第十四章:着迷

        天微微亮,建章行宫的宫人们已经开始动作起来,冯嬷嬷和钱嬷嬷更是早早的出来主持大局,昨晚的事只控制在丹桂苑的范围,倒也没让旁人察觉。

        张德旺是个精明机警的,他住的院子又离赵家两位爷的院子不远,早在赵景深找人的时候,他便有所察觉,但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硬是什么都没搭理。

        今儿一早倒是一切平静,越发觉得他做的没错,说到底人家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人,他没必要掺和,装傻充愣那可是宫里人人都会的生存技能。

        他虽是在皇上身边伺候的,也是宫内的总管太监,可在太后面前却是不敢托大的,便也早早的起身出去张罗,虽知道有冯嬷嬷在,无需他费心,可该有的态度还是要端出来不是。

        魏宝福起床的也很早,原本最近就有些失眠,昨晚又被赵景行闹了一通,她的睡意那是完全都没有了,只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熬了一晚,这会儿脸色倒是有些不好看了。

        “郡主这脸色一瞧就是没休息好,太后娘娘见了不定怎么心疼了。”玲珑有些心疼的说道,她回来之后,又重新干起了给魏宝福梳妆的活。

        魏宝福摸了摸脸颊,倒是不觉得有多严重,前世日夜颠倒的日子,她也没少过,失眠这个毛病也是那个时候留下的,到后来都有些神经衰弱了。

        “待会儿上点妆,遮过去不让祖母发现就好,反正我出行都是戴着围帽的,旁人也看不到。”

        “都怪那赵三少爷,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要奴婢说,郡主就该将他狠狠罚一通,敢做就要敢承担后果。”玉壶一边收拾一边念叨。

        魏宝福无所谓笑笑:“事情既然过去了,就不要在念叨了,免得旁人会说你得理不饶人,日后还怎么在婆家立足。”

        这话一出屋子里的其他丫头们都笑了出来,玉壶更是羞的满脸通红,嗫嚅着说道:“主子,您怎么这么打趣奴婢啊,奴婢还不是心疼您,而且,奴婢这辈子可没打算嫁人,就想一辈子陪着郡主。”

        魏宝福挑出一只不打眼的玉镯戴在手腕上,正儿八经道:“那可不行,若是有人中意你,你又对人家有情义,那到时候我不答应可不就得怨我了嘛。”

        玉壶听了这话脸更红了,一跺脚扭身就往外跑,“再不听您打趣我了。”难得看她露出这副女儿家的娇态,惹得大家伙笑的更开心了。

        玲珑收回脸上的笑,很是认真道:“郡主,旁人奴婢不知道,反正我跟珍珠是发了誓一辈子不嫁人留在您身边的,这世道女人想要过得好太难了,留在郡主身边,我们才能安生一辈子。”

        以前这两人虽也说了不嫁人,可到底是没见识过的,如今在外跑了几年,见过了太多女人的不如意,以为嫁给平头百姓就有幸福了,殊不知,贫贱夫妻百事哀,一旦发达了,抛妻弃子休妻纳妾更是不在少数,又何必去受那个罪呢。

        魏宝福拍拍她的手:“不着急,你们还年轻,这世上总有合适的,若真没有,就陪着我到老,我总不会让你们老了没了着落。”

        即便没有魏宝福这句话,玲珑跟珍珠也是放心一辈子跟着她的,那是自小就有的信任,即便是后来的冰心玉壶,也没有她们俩对郡主上心。

        “好了好了,你们可别耽误时间了,主子今儿想穿什么衣裳?”冰心适时的开口,她没有说一辈子不嫁,因为以后会怎样她也不清楚,不说不过是多一点选择,郡主却也是值得一辈子依仗的。

        “就拿那件湖蓝色的窄袖襦裙吧,出行还是以方便为主。”魏宝福其实很不喜欢穿宽袖拖地的长裙,但太后娘娘却不许她打扮的太过素净,只能顺着老人家的心思来。

        等魏宝福用过早膳收拾妥当,领着宫女嬷嬷们去太后处,太后也已经收拾妥当了,此刻老人家也略有些憔悴,眼眶还有些红红的,大概也是感慨颇多吧。

        当初到建章行宫,一半是皇帝逼迫,一半却也是太后自己赌气的,开始怨气很多,后来却是祖孙俩温馨的日常,慢慢填补了些许太后的丧子之痛,让她慢慢振作起来,真要离开,也是有些不舍的。

        魏宝福并没有安慰什么,有些情绪,只有自己才会知道,旁人的开解并没有实际意义,毕竟没有人可以做到感同身受。

        “祖母,一会儿我先去您的车辇陪您坐会儿可好?”陪伴在祖母身边就好,其他的让她自己慢慢接受吧,太后拉住孙女的手,有些脆弱的点点头。

        太后毕竟是走过风浪的,她的情绪也只低落了那么一会儿,等走到行宫门口,见到等候的张德旺和赵景深兄弟俩,她又恢复成了至高无上的太后模样。

        赵家两兄弟见到魏宝福出来,都有一些激动,赵景行是还想看到那张让他恍若天人的神颜,赵景深则是想要亲自跟她道歉。

        毕竟很多事情若不是他的纵容,也不会闹成那样,可魏宝福头戴围帽,连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这兄弟俩,更别说为他们停顿片刻了。

        兄弟俩脸上浮现相同的失望,张德旺看的很是惊讶,之前赵世子是什么样的态度,虽未言明他可看的真真的。

        望着魏宝福的身影,他又有些理解了,毕竟有那样的容貌,又是个脑袋灵活的,招人稀罕也是能理解的,想着只怕这京城的风向,因为太后跟康平郡主的归来会有大不同吧。

        收回眼神,张德旺很是恭敬的问道:“世子爷,可以出发了吗?”毕竟人家是淑妃的侄子,又是皇上亲自下令办的差,张德旺这个协助的还是很识相的。

        赵景深收回失望的眼神,想着一路上总有机会道歉的,倒也不再执着,倒是赵景行骑上马,屁颠颠的跑到太后跟魏宝福的车辇旁,时不时的开口套近乎。

        赵景深也不管他了,“还请公公上马车,我们这就出发。”张德旺拱手告退上了马车,赵景深这才翻身上马,干脆利落的挥手示意众人出发。

        仪仗一出动,建章行宫伺候的宫人们全都跪下送行,两位主子贴身伺候的都已经跟着离开了,其余的原本就是行宫里的人,倒也不用管。

        太后的车辇很是宽敞,她掀开帘子,瞧见围着车辇转的赵景行,很是不客气的说道:“这小子一看就像他那小肚鸡肠的祖母,听说还是他祖母亲手抚养大的,铁定不是什么好货色,他那个祖母啊,小心思最是多,你可不能着了他的道。”

        魏宝福无奈笑笑:“祖母,他的祖母可是您的嫂嫂我的外祖母呢,您让我如何说啊?若是您担心我会与那边亲近,那就大可不必,这世上啊,只有您是我的亲人,其他的人都是无关紧要的,您若不喜他,就跟我一样,无视他就好了。”

        听了孙女的话,太后心里如同吃了蜜一样甜,她欣慰的拍拍魏宝福的手,笑着说道:“倒也没什么不喜,这小子,虽长的像他祖母,性子却是像他爷爷的,跟他爷爷一样,有一颗侠义的心,当年或许真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否则,大哥不会不顾我。”

        人一旦冷静下来,时过境迁之后,总是想的更多一些,很多事情也会变得更加清晰,疑点也会变的更多,赵家若真是贪权,那么明明太后已经到了顶尖,何必又去捧前途未卜的淑妃呢。

        “祖母,咱们不想这些了,日后总会知晓的,想多了您又该头痛了。”太后有偏头痛的毛病,一发作人很是受罪,这次有随行的太医跟着,魏宝福还是担心她年纪大了吃不消。

        越是怕什么越是来什么,到了晚间太后发起了高烧,而且病情来势汹汹,连随行的两位太医都有些束手无策,万幸他们没有连夜赶路,而是选择在驿站过夜。

        魏宝福此刻难得的露出了愁容,她不能看着祖母这么高烧下去,交代冯嬷嬷跟钱嬷嬷好好照顾太后,快步走出里间,此刻张德旺赵家兄弟还有两位太医都等在外面。

        见到康平郡主出来,众人行礼问安,魏宝福赶紧抬手,“诸位不必多礼,两位太医可有退热的良药,祖母的身体经不起这般高烧。”

        范太医看了周太医一眼,有些为难说道:“有是有,可这药方有些太霸道了,太后又是上了年纪的人,还有些心思郁结,用了药只怕会影响寿数。”

        魏宝福的心一紧,她不愿意去想祖母何时会离开她,但她只想让这一天来得更晚一些,深呼吸定了定神,果决开口。

        “既然太医们并无良策,那么就让我用用偏方吧,还请张公公将这驿站的烧酒都拿来。”

        越是有事,魏宝福越是冷静,她暗示自己不能慌张,张德旺虽有疑惑,却也不敢耽搁,太后若是出了事,只怕皇上也会震怒,到时他不死也得脱层皮,此刻也不去想康平郡主要做什么,只想着赶紧去办。

        魏宝福一眼没看赵景深,赵景深却看着素面朝天略显憔悴的魏宝福有些移不开眼,她并没有往日里的出众,可身上强大气场,仿佛能抵御一切困难的信念,让人看了着迷,他从不知道,女子可以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