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兄弟

第十一章:兄弟

        魏宝福放下手中的账册,难得的在钱嬷嬷面前露出严肃的神情。

        “嬷嬷,咱们先不说勇毅侯府是否有此心,若你今日的这番言语被外人听到,你猜他们会如何编排我?”

        钱嬷嬷也不是没有脑子的人,想到自家郡主承受着莫须有的流言蜚语,或许还会败坏她的名声,一下子脸色惨白,见她想明白了,魏宝福继续说道:“我也先在此表个态,日后择婿,我是万不会从勇毅侯府找的,你们也该知道我的态度。”

        原本正在收拾的四人也停下了手,眼里都有些不解,钱嬷嬷叹口气道:“郡主,您是否还介意勇毅侯府这些年的不闻不问?”

        魏宝福摇摇头,“这不是主要原因,总之,我身边人不许有这样的心思,不管勇毅侯府的世子少爷们多优秀,家风多清正,总之,我与他们无缘。”

        总不能告诉她们血缘太亲近了,不能通婚吧,她的父母已是表兄妹了,若是她还嫁给表哥表弟的,那还能不能生出孩子都是问题了。

        几人面面相觑也不在多言,只当自家郡主还恨着赵家,想想倒也理解,明明是最亲近的外家,却做着最让人心寒的事,日后都不能提这事,凭白让郡主伤心。

        而此时勇毅候世子爷赵景深,带着大队人马正在赶路,离建章行宫也只不过还有两三日路程。

        为了早日接回太后,一路快马加鞭,也没找个像样的客栈投宿,今晚又是露宿山林。

        赵景深眺望远处的高山,脸上看不出表情,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大哥,你快吃些兔肉,这一路风餐露宿的,我都饿瘦了,瞧你这小身板,回去后,祖母又该心疼了。”

        说话的正是勇毅侯府三少爷赵景行,与赵景深一母同胞,兄弟二人向来亲近。

        此次自家大哥主动要求来接驾,他不放心,想着自家大哥一副文弱书生的模样,虽说也学过骑射,可到底不如自己人高马大的,出了事他还能回护一二,硬是自己骑马跟了过来。

        赵景深处事细心周到,想着虽是去接太后,可好歹是自家的嫡亲姑祖母,这么些年家里与她老人家隔阂也深,有个性子憨直讨喜的三弟在,多少比自己能讨老人家欢喜,便也没阻止。

        赵景行大口的咬着兔肉,下巴沾满油渍,他也不在意,赵景深却看的浑身不舒服,拿出自己帕子扔过去。

        “快擦擦脸,瞧你邋遢样儿,哪还有世家公子的风度。”

        赵景行是知道自家大哥臭毛病的,这会儿你跟他啰嗦,他只会硬压着给你擦干净,反正不干净他看了浑身难受,最后遭罪的还是自己。

        接过帕子,赵景行粗鲁的擦了两下,看的赵景深眉头紧皱,很是不舒坦,但想着他已经听话的擦了,若是要求太多,人该炸毛了,努力忽略掉那还残留的油渍,赵景深看向别处。

        赵景行将帕子随手一扔,见随行的人都在忙自己的,他凑上前,压低声音说:“大哥,你该不会真要娶那康平郡主吧?”

        赵景深眉头轻皱,“你是听谁说的?这事你莫要出去乱说。”

        赵景行气呼呼的将手里的兔肉一扔,“我这还不是关心你,一个养在行宫十几年的小娘子,能有多好,更何况,那位姑祖母可不是好性子的,她调教的姑娘,只怕也是个搅家精,我可不想咱们家永无宁日。”

        赵景深担心弟弟声音太大,惊动其他人,毕竟他也不能保证,这里面有没有混入哪家的眼线。

        拉着他走远一些,低声说道:“是不是娘跟你念叨了?这不过是祖母的一点想法,想着毕竟是咱们家亏欠她良多,若是嫁给我,至少,她能少受些委屈。”

        赵景行不赞同的说道:“当年的事我不知道,但我觉得,婚姻不仅仅是娶个媳妇回来摆着的,若真是个搅家精,那可有的你头疼了,后院失火都是有可能的。”

        “你都懂的事情,我又何尝不知,你放心吧,若是人真的不成样子,我必不会答应的,补偿的方式有很多种。”

        赵景行这才满意,“你放心好了,我这次来不会多嘴多事,毕竟那也是姑母的女儿,我的表姐,只要她不对你有非分之想,我还是愿意好好待她的。”

        赵景深无奈的摇摇头,实际上,身为勇毅侯府世子,更是下一任的家主,他知道的远比赵景行要多。

        哪怕康平郡主在不上台面,只要她愿意,恐怕由不得他不娶,其实这个想法,不仅仅是自家祖母的意思,更多的还是宫里的淑妃娘娘的意思。

        将康平郡主嫁到自己娘家,娘娘也能少些后顾之忧,赵景深的意愿并不重要,实际上,他也是同情这位郡主表妹的,所以,他想再多都没用,关键还是要看郡主表妹的意思。

        “那你有没有想好,等见了太后,该如何应对,我可听娘说了,太后闹起来,可是会亲自打人的,爹都被她打过,你就不怕她动手吗?这可不是好差事。”

        听自家祖母说,太后娘娘未出阁时,那也是被千娇万宠的,祖母身为她的长嫂都没少受气,这次她有怒气是肯定的。

        可自家这个蠢弟弟还是要安抚的,“你放心吧,听闻太后如今吃斋念佛,很是慈爱了不少,跟以前不一样了,你到时候只要不裹乱就成了。”

        “大哥这话好没道理,我是来帮忙的,你倒好,还嫌弃我了,到时候太后要是挠花你的脸,我可是不会出手帮忙的。”

        这画面有些太美,赵景深不敢设想,但心里还是安慰自己,一国太后,还是受了十几年冷遇的,应该脾气有所收敛才是。

        虽说赵景深自我安慰想了半天,可赵景行却是个促狭的,一路都在恐吓他,越是到建章行宫,越是有些忐忑不安,恨不得多走几日才好。

        整理好衣裳,确认兄弟俩都没什么不妥,深呼一口气,终是让人敲响了行宫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