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三章:反应

第三章:反应

        坤宁宫正殿

        皇后端坐主位,虽容貌普通,但通身的威仪反而让人忽略了她略显寡淡的脸。

        地上跪着一个有些瑟缩的宫女,宫女容颜娇媚,曲线玲珑,虽穿着跟其他宫女一样,却极为惹眼。

        昨儿晚上好不容易皇上留宿,不成想,这小宫女就闹了幺蛾子。

        “皇后娘娘,奴婢只是给皇上端茶时不小心扭到脚,皇上不过是扶了奴婢一把,奴婢真不是有意媚上,奴婢一直对娘娘忠心耿耿,绝无二心,若是说谎,奴婢不得好死。”

        小宫女边说边磕头求饶,惊恐的身体发颤。

        皇后并未开口,她眼眸含笑,似乎并没有生气,反而有些漫不经心的翻看手里的账册。

        不明就里的宫人命妇们都说皇后雍容华贵,端正慈和有母仪天下之范。

        而只有皇后身边伺候的人才会知道,这端正慈和的面容下,掩藏着怎样的灵魂。

        皇后身边的大宫女绣锦见皇后不作声,知道此刻该她说话了,她向来冷漠,开口也毫不留情。

        “瞧你说的,好似咱们娘娘冤枉了你一样,也不看看你是哪个牌面儿上的人物,可犯得着让娘娘为难,老老实实承认了错不就行了。”

        小宫女惊恐的摇头,恨不得拔腿就跑,离开这虎狼之地,可她若这样只会死的更快。

        跪着上前拉扯着绣锦的衣摆,“锦姑姑,奴婢真无二心,您帮奴婢求求情,饶了奴婢吧。”

        她的声音哀婉凄厉,皇后听的眉头微皱,仿佛被吵到了,很是不高兴。

        “吵吵嚷嚷像什么样子,若是坤宁宫的动静传出去,外人怎么看本宫。”

        话落,看了绣锦一眼,面无表情的吩咐道:“这丫头倒是个养眼的,听说夏明最是喜爱这样的小姑娘,直接给他送过去做妾吧,就说是本宫赏的。”

        说完又看了小宫女一眼,继续道:“本宫良善,你原还没到出宫的年纪,本宫放你出去嫁人,也不计较你的过失,你可要记得本宫的好。”

        那小宫女听闻此言犹如跌落万丈深渊,满宫上下都知道,夏公公是何等狠辣的人。

        他管着宫里的采买事宜,明明是个废人,却最爱磋磨容颜出色的小宫女。

        不仅在宫外置了宅子,还娶妻纳妾,每年都要折腾死几个姑娘,那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

        绣锦不给她哭嚎的机会,开口喊道:“来人啊,直接将人绑了送过去。”

        几个小太监立刻上前,捂着嘴硬拖拉了下去,殿内的宫人静若寒蝉。

        皇后这才稍稍解气。

        “本宫虽不得宠,可到底是皇后,膝下还有太子,想羞辱本宫,踩着本宫上位的人,也得看本宫答不答应。”

        皇后语气轻松,明明没有疾言厉色,说出口的话却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绣锦低眉顺眼的站在一侧,估摸着皇后胸口的气顺了,挥手将殿内的宫女太监打发出去。

        她从袖笼中拿出信件,躬身递上前。

        “主子,这是刚送上来的信件,说是太后让人送过来的。”

        皇后漫不经心的擦拭着自己涂着丹寇的指甲,闻言接过信件。

        “这倒是稀奇事儿,咱们高高在上的太后娘娘,怎么会想起我这个不讨喜的儿媳妇儿了。”

        边说边拆开了信,绣锦静静的站在一旁等着,皇后一目十行,看完之后嘲讽一笑。

        “太后倒是打的好主意,想让本宫助她回宫呢。”

        绣锦并没有觉得诧异,这宫里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足为奇,她只好奇皇后的态度。

        “锦儿,你说本宫要掺和这事吗?”皇后也不着急。

        绣锦是自幼就服侍在皇后身边,她本就是承恩侯府王家的家生子,当年若不是皇后看不得她被继母磋磨,一时心善救了她,只怕她早就死了。

        因而不论皇后内里是什么模样的,她都不会有二心,皇后也极为相信她。

        “那要看娘娘在这事上,能得几分好处了。”

        皇后是皇帝的原配发妻,虽不得皇帝宠爱,可因着太子之故,倒也稳坐后宫之主的位置。

        可自从赵淑妃入宫之后,一切都变得不同了,淑妃深得帝王恩宠,其子也是聪明讨喜,相较太子而言,更得皇上宠爱。

        近些年,淑妃看似不争不抢,可却从她手中夺走了一半的宫权,她又岂能坐视不理,若是长此以往,只怕她的皇后之位也不保了。

        “满宫上下都知道,太后因为廉亲王的事很是厌恶淑妃,若是太后回宫,只怕不会让那贱人过得舒坦,看似这事对本宫百利而无一害,可本宫总觉得哪里有不妥。”

        皇后性子多疑,从不轻易信任他人,绣锦斟酌片刻,谨慎说道:“太后如今唯独在乎康平郡主,若是咱们能拿捏住郡主,应该不会出大差错。”

        如今的太后已不是当年的太后,绣锦觉得皇后大可不必太担心。

        “你说的没错,怎么看这都是一笔合算的买卖,毕竟本宫是太后的儿媳,怎么着也应该帮着好好说合,咱们现在就去找皇上。”

        皇后向来说一不二,绣锦也没有质疑的余地。

        而此时的皇帝却正在淑妃宫中,大太监张德旺守在正殿门外,时不时伸头听听里面的动静,皇上过来时脸色可不怎么好看,也不知道太后又说了什么诛心的话。

        皇上此时却很平静,他将太后的信件递给淑妃,眼神有些意味不明。

        淑妃虽有疑惑,却还是笑笑伸手接过,低头细细看了起来,皇上也不催促,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

        过了片刻,淑妃柔声问道:“皇上将姑母的信拿给臣妾看,是想要臣妾说什么呢?”

        皇上放下茶盏,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你难道没什么想法,不该说些什么吗?毕竟,太后对你敌意很大,她一回来,只怕就消停不了了,朕一直不让她回宫也不太可能。”

        淑妃不是很在意的笑了笑,“这么多年了,姑母也该想通了,也是时候让她们回宫了。”

        “康平那孩子也快要及笄了吧,也不知道性子如何,朕该给她好好指一门婚事,这样才能对得起已故的廉亲王。”

        淑妃听了这话只觉得有些心惊肉跳,她知道这是皇上的试探。

        面上却依然无动于衷,不紧不慢的说道:“皇上哪里会做保媒拉纤儿的事,这姑娘嫁人,是得好好挑挑的,要看家世看人品,皇上哪有这个闲功夫,况且太子比康平年长,他的婚事才是正经需要皇上操心的事。”

        皇上听了却极不高兴,站起身走了几步,终是有些气愤的低吼道:“你还是在意那孩子的吧,难道朕跟启儿还不如她重要?”

        淑妃无奈苦笑,走到皇上面前拉着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认真道:“皇上,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廉亲王妃的双胞妹妹,她的女儿,我多操些心也是应该的,怕只怕太后回来,不会让我有安生日子过了。”

        淑妃虽已三十多岁,但姿色不俗,如今又是刻意乞怜,看起来更是楚楚动人,皇上根本无法拒绝,不自觉的握上了她的手。

        到底还是心疼爱怜占了上风。

        “你放心,朕不会让她刁难你的,如今你是淑妃,有皇儿有宫权傍身,她若真为难你,你也不必理会就是。”

        淑妃柔柔一笑,轻轻点头,眼里满是信任依赖,这样的眼神是皇帝最无法抵抗的,恨不得将她揉进身体里。

        “你放心吧,朕会让她们进宫,只要不出格,你愿意宠着那孩子也无妨。”这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了。

        淑妃故作不在意的说道:“我只要尽到姨母的情分就好,其他的自有太后操心,我还有皇上跟启儿要照顾呢。”

        皇上听了这话,心里很是舒坦,“我们两个大男人哪需要你操心,你身子弱,不要忧思过重,万事都有朕呢。”

        淑妃一脸满足的点头答应,她如同被夫婿疼爱的小妇人,满心满眼都是她的夫君,皇上尤为满足,一直待到早朝才走。

        皇上一离开,齐珍就走进内室,只见淑妃身着里衣,有一下没一下的梳着长发,看起来有些失魂落魄之感。

        “娘娘,昨儿个皇后来找过皇上,张德旺自作主张的将人打发了。”

        淑妃回过神,柔柔一笑,不是很在意的说道:“这与我有何干系,我即不知她来,又没让她走,她若记恨,那我也无法。”

        此时此刻,淑妃已没了伪装自己的心思,她只想让自己心里畅快一些。

        齐珍看出自家主子有些不妥,却也不好说些什么,只轻声问道:“娘娘可用在歇息片刻。”

        淑妃摇摇头,她似哭似笑道:“太后要带着康平郡主回来了,太后的慈宁宫得好好收拾,偏殿肯定是要给郡主住的,那里得好好布置一番,我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哪里能歇着呢。”

        齐珍看着她的神态,心有不忍,却还是硬着心肠道:“娘娘,这些都有皇后娘娘操心,咱们只要在旁看着,有不足之处帮着补足就成了,倒是四皇子近日有些伤寒,您该好好照顾他才是。”

        淑妃一怔,泪水不自觉的滴落,她痛苦的几近失态,可还是拼命的压抑着。

        站起身,状似不在意的说道:“那就给我挑身衣裳吧,我要去给皇后娘娘请安,太后回宫是大事,总要跟她商量商量的。”

        这会儿去给皇后娘娘请安,那就是在自找苦头,可齐珍什么也不能说,娘娘心里的苦,她无法感同身受,只能默默陪在她身边。

        果然,主仆二人还没进坤宁宫就被守门的宫人拦住了,绣锦面无表情的说皇后还未起身。

        淑妃毫不在意,她平静极了,面带笑容的站在宫门外等着,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

        齐珍连忙上前,将手里的荷包塞给绣锦。

        “还请绣锦姐姐说说好话,我家娘娘是为了太后回宫的事找皇后商量呢。”齐珍忙上前说好话。

        平日里绣锦对人都是冷冰冰的,齐珍却对外温柔和善,两人虽各为其主,倒也没有什么大仇怨。

        一听是太后的事,虽有疑惑,绣锦却也不敢耽搁,恭敬的给淑妃行完礼就进去了。

        此时皇后早已穿戴整齐,慢条斯理的用着早膳,甭管淑妃有多得宠,只要她还是皇后一天,淑妃也只能来乖乖行礼请安。

        绣锦进屋低声将齐珍的话复述一遍,皇后很是诧异,“莫不是淑妃打算做个好姨母,给自己留个好名声?不然她怎么会同意太后回宫,不百般阻拦了?”

        绣锦摇摇头,开口道:“或许这是皇上的意思,淑妃娘娘也奈何不了呢。”

        皇后倒也觉得有这个可能,毕竟,皇上是一直把太后当成自己的亲生母亲,若不是廉亲王意外身亡,只怕她还得在太后跟前伏低做小呢。

        “罢了,无论是不是皇上的意思,只要目的达到了,都是一样的,请淑妃娘娘进来吧,本宫可是想看看淑妃娘娘这会儿心里慌不慌。”

        绣锦点头应诺,她可没看出淑妃有什么慌张的,倒好似很迫切,瞧着就觉得古怪。

        但她知道皇后说一不二的个性,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还是不要乱说话的好。

        皇后以为会看到淑妃萎靡不振的样子,结果却大失所望。

        “淑妃倒是真孝顺,皇上还没下旨,你倒是挺着急啊?”

        两人是死对头了,也不必装什么姐妹情深,都没那个闲工夫。

        淑妃也不在意,对着皇后弱不禁风的柔柔一笑,“娘娘也知道,我身子不大好,太后回宫还需要娘娘来张罗,咱们都是皇上的妻妾,总不能事事都要皇上提点。”

        皇后最是厌恶她这个样子,“本宫还不知道皇上是什么意思呢,还用不着你提点。”

        淑妃也不在意,施施然一笑,“皇后不听,那臣妾也不多言了,这就告退。”

        淑妃不在乎皇后是何表情,直接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