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后只想给霸总挡烂桃花在线阅读 - 第045章 实力护短

第045章 实力护短

        尽管他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瞪他,也不知道他在慌什么。

        倒是女孩这瞪他的举动,看着娴熟又亲昵,他心里无疑是高兴的。

        真是甜蜜的折磨。

        见时曜一副紧张的神情紧紧盯着自己,裴紫鸢堵在心口那口气一下就散了。

        暗暗扶额,她也真是的,将这些事算在他头上做什么,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说不定连眼前这两人对他有心思,他都不清楚。

        不是不够聪明以致没能发现,只是单纯的没将这两人放在眼里,没有去留意而已。

        看,她就是这么了解他。

        这样看来,前世时曜又是怎么看上龚琳的呢?

        瞧瞧现在,分明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懒得给对方。

        好,她明白了,这又是一个谜题,一个她同样忘了答案的谜题。

        裴紫鸢没再多想,视线扫过胡玲玲,微笑看向龚琳:“是啊,又见面了,龚小姐。”

        “龚小姐?”胡玲玲打量着龚琳,“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当红小花龚琳小姐,如果我没记错,龚小姐应该不是海城一中的学生吧,也是受邀过来的吗?”

        裴紫鸢就算了,一个龚琳,也配来和她争?

        这话难免有点嘲讽的意味在里头。

        胡玲玲却忘了,她今天可以进海城一中,也不过是靠着陆运。

        龚琳并非蠢笨无知,怎么可能听不出胡玲玲话里的讽刺,生气自然是生气的,不过她没表现出来。

        很是大方的说:“让这位小姐见笑了,我确实不是海城一中的学生,也是听说今天是海城一中的百年校庆,百年一遇的大事,想来凑个热闹,就让朋友带着一起过来的。”

        “倒是这位小姐,我瞧着你面生得很,好像在以往的名流宴会上也没见过你,不知你怎么称呼?”

        名流宴会上没见过,不就是暗指她是个小人物上不得台面!

        好个龚琳!

        胡玲玲气得牙痒痒,但时曜在这里,陆运也追了上来,她不能在这两人面前暴露本性,只能硬生生将那股怒气咽下。

        “那可能是我们各自的领域不一样吧,我在以往参加过的宴会上,也没见过龚小姐。我还是从电视上认识的龚小姐呢,记得是一部家庭剧,龚小姐在里面饰演的好像是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小……”

        说到这里,忙捂住唇,假惺惺道:“瞧瞧我,说什么呢,那是龚小姐塑造出来的角色,剧本就是那么写的,龚小姐只是负责演绎出来,又不是说龚小姐现实中也是那样的人。我就是单纯的想表达龚小姐的演技很好,没别的意思,龚小姐别多想。”

        “忘了自我介绍,我叫胡玲玲,高中是在海城一中读的。”

        龚琳面色微变,谁管你叫什么?!

        什么没别的意思,她分明就是那个意思!

        这个胡玲玲,什么玩意儿!

        居然敢来找她的茬!

        “演员将一个角色塑造出来,本就是供人评论的,当初那部电视剧播出来,我也没少被骂,胡小姐放心,我还没这么小气。”

        “这就好这就好,我还担心龚小姐会因我一时的口误生气呢。”

        龚琳冷笑:“怎么会!”

        看向时曜,目光在时曜和裴紫鸢之间流转,龚琳提着包的手不由握紧,勉强一笑:“时总。”

        那天在商场听到裴紫鸢说的那些话,她还抱着侥幸心理,觉得裴紫鸢只是随口一说,对时总并没有什么心思,就算有,时总对裴紫鸢也不会有什么好感。

        直到此刻看到两人如此融洽的相处,她所有的侥幸都没了。

        胡玲玲和龚琳争论这一番,加上裴紫鸢面色稍缓,似乎并没有生气,时曜才松口气将注意力转向她们。

        重点是发现裴紫鸢没生气,他才有闲心去留意别人。

        锐利的目光落在龚琳身上,微微拧眉,好似好一会儿才想起龚琳是谁,冷淡的点了下头,“嗯。”

        “时曜,好久不见啊!”胡玲玲欣喜出声。

        时曜的目光转向她,好像一时没认出她是谁。

        发现这个的胡玲玲,笑容僵在脸上。

        这让裴紫鸢差点笑出声。

        这根本都不用她出手嘛,时曜就能凭本事解决。

        你顾自热火朝天,人家压根连你是谁都不记得。

        这感觉,想必很酸爽。

        为免时曜当真认不出她而被打脸,胡玲玲很快堆出笑先发制人:“时曜,你不会不记得我了吧?我们高中一个班的,我是胡玲玲啊,还记得吗?”

        她这么一提,时曜才有点印象。

        不是他高中时有多关注别人,而是他记忆力向来很好,加上左皓话多八卦的功劳,让他知道,那时他们班上确实有一个叫胡玲玲的。

        不冷不热的点了下头:“嗯。”

        见他点头,没被打脸,胡玲玲才松了口气,故作欣喜的问:“你也是受邀来参加校庆的吗?刚才在礼堂怎么没看到你?你是刚到?”

        他是怎么来的,又是不是刚到,关她什么事?

        时曜有点不耐烦了。

        如果放在平时,以他的修养还会理一理,但现在,他好不容易才和藏在心里那么多年的女孩说上话,还幸运的约上女孩一起吃饭,这些人一个接一个的出现,耽搁了他和女孩单独共进午餐的时间。

        但良好的修养还是没让他立刻甩脸子走人,不过语气不怎么好是真的。

        “不是刚到,正要离开。”

        语毕就没再管她们,对裴紫鸢微笑道:“我们走吧。”

        前后完全是两副面孔。

        “时曜!”

        是陆运。

        “你拽什么拽,没看到玲玲在和你说话吗?你就这么甩脸子走人,有考虑过她的感受吗?”

        胡玲玲想阻止,却已经来不及。

        见时曜停下回头,那张过分好看的脸,此时已经冷了下来,丹凤眼微眯,邪肆中带着几分凌厉。

        胡玲玲一颗心都凉了。

        这个陆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就算时曜就这么不给她面子的转身走人,她心里也很愤怒,陆运这样是为她出气,她也很不赞同。

        这下,估计时曜对她完全没有什么好印象了!

        都是陆运做的好事!

        陆运见胡玲玲不但没领他的情,还狠狠瞪他,心凉不已,同时也下定了某种决心。

        果然,女人不能太纵容!

        是他以前对胡玲玲太好了,她才会如此不将他当回事!

        等人是他的,看她还怎么只看得到时曜看不到他!

        胡玲玲根本不知道,她作天作地,作没了原本可以拥有的一腔真心。

        在场的人都能明显感觉到时曜的不悦。

        身为时曜公司旗下艺人的龚琳,深知时曜发怒有多可怕,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时曜在外很少会当众与别人闹得太难看,很多时候,他都是绅士又礼数周到的,那是由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修养。

        但如果他当真生起气来,场面就无比的血腥。

        这也是在别人眼中他分明没有任何家族倚仗,仍有那么多人忌惮他的原因所在。

        不过,时曜还没出声,就被一人抢了先。

        “陆总这话说得就有意思了。胡小姐来与时曜打招呼,时曜也好生的回应了,这番不过是我们刚好有事要离开,怎么就成时曜不顾胡小姐的感受甩脸子走人了?莫不是陆总的耳朵是聋的,没听到时曜那几句回应胡小姐招呼的话?”

        是裴紫鸢。

        时曜看着她,神色微愕。

        ------题外话------

        *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