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二 万事俱备否?(20000/10万)

第一百零二 万事俱备否?(20000/10万)

        五十万两,相比起朝廷一年的税收,不算什么,但也要看时机的。

        维持朝廷运转、支撑军费开支,需要大把大把的银两,朝廷本就“穷困潦倒”,就等着开春后恢复耕种,回一口气。

        议和的初衷是“活下去”,云州想通过议和,把大奉往死路上逼,朝廷肯定不会答应。

        永兴帝淡淡道:

        “朕有意与云州和谈,看来,是云州不愿意与朝廷和谈。”

        姬远眉头紧皱:

        “陛下这就让我为难了,我云州军气势如虹,若非父皇顾念天下苍生,如今恐怕早已兵临城下。我们云州诚意和谈,怎地在朝廷眼里,就像是在施舍乞丐?”

        他再次提及云州军在战场上的优势,暗示双方的不对等关系。

        闻言,永兴帝与诸公眉头一皱。

        这时,姬远突然话锋一转,叹息道:

        “罢了,本官就擅作主张,退一步,今年的岁贡可以折半,但来年要补。

        “陛下,各位大人,以为如何?”

        永兴帝默默吐出一口气,含笑道:

        “细则方面,就交由鸿胪寺与姬使节磋商。”

        所谓细则,就是继续讨价还价、扯皮。。

        殿前议事,只讨论一个大概,细枝末节不谈。

        许元霜默默听着,差不多摸清了姬远的套路,昨夜姬远和葛文宣法螺传音,提前讨论、分析了大奉皇帝和诸公的心里,以及大概的承受能力。

        得出的结论是,极限在二十万到二十五万两白银之间(绢另计)。

        出发的路上,许元霜还在想,这第一个条件,或许便是一场“恶战”,但以九哥的口才,想必没太大问题。

        如今才意识到,自己还是小觑了姬远。

        他为何估算的如此精准..........许元霜心里一动,猜测是与昨日在京城外摆架子试探有关。

        初步敲定第一个条件后,姬远继续道:

        “第二个条件,父皇希望陛下能广贴告示,承认我云州一脉亦是中原正统。”

        诸公对此倒是还是镇定,没有人跳出来疾言厉色的指责。

        “欺人太甚!”

        穿常服的乾亲王,元景帝的弟弟,大步出列,怒视姬远,喝道:

        “尔等反贼,配称中原正统?不过占山为王的匪寇罢了。”

        当即就有几位君王、亲王出列,跟着附和。

        与诸公的反应截然不同,皇室宗亲的态度极为激烈,中原一脉算中原正统,那我们呢?我们难道是反贼?

        如果非要深究,还真是,但正因为这样,大奉皇室宗亲是绝对不会承认、退让的。

        姬远脸色一冷,扫过几位亲王、郡王,淡淡道:

        “武宗皇帝当年怎么得的天下,诸位心里不清楚?我们只是要回自己的身份、地位,乃人之常情。”

        方才站出来的那位亲王训斥道:

        “五百年前,昏君无道,亲贤臣远小人,残害忠良,武宗皇帝为保祖宗基业,挺身而出,乃顺应民心之事。”

        姬远针锋相对,拔高声音:

        “先帝元景昏聩无能,沉迷人宗道首美色,修道二十载不理朝政,以致于民不聊生。我云州一脉不忍祖宗基业毁于昏君之手,揭竿而起,亦是天理昭昭,顺应民心。”

        几位亲王、郡王勃然大怒:

        “口出狂言!陛下,此子当斩!”

        如果让诸公来选择,这是不需要犹豫就能答应的条件,因为不必付出实质性的代价。

        当然,也不是没有代价。

        一旦朝廷承认此事,那么云州乱党就变的“名正言顺”了,百姓归顺倒还是其次,怕就怕那些乡绅地主,地方官员会理直气壮的叛变,投靠云州。

        既是中原正统,那就不算背叛,便是想当忠烈之士,宁死不降都难。

        但这些都是小事,因为就大奉目前的情况,打是打不赢了,既然打不赢,官员们叛变投靠是迟早的事。

        所以诸公对此,没有太大的抵触情绪。

        可在皇室宗亲眼里,承认云州是中原正统,可比五十万两白银更难以接受,因为这是对祖宗的背叛。

        永兴帝眉头紧锁,缓缓道:

        “此事容后再议!”

        他不打算在此时做决定,反正殿前议事是定主基调,“两国”谈判,涉及到的细节繁杂,不是短时间内能出结果。

        岂料姬远极为强势,摇了摇头:

        “来之前,父皇特别交代,此事,陛下若不答应,和谈便不用继续了。”

        这相当于把话堵死。

        你永兴帝要么答应,要么中止和谈,云州在这件事上绝不退让。

        “痴心妄想!”

        誉王也站了出来,沉声道:

        “本王也可以告诉你,这件事,朝廷绝不退让。”

        姬远负手而立,叹息道:

        “本官已经在岁贡上做出如此大的让步,给足了朝廷面子,没想到得来的是这样的回报。”

        他脸色一沉,厉声道:

        “尔等真不怕我云州十万铁骑吗!”

        先占理,再用势,腰杆挺得笔直,把一众亲王郡王衬托的强词夺理,不识抬举。

        一位郡王喝道:

        “那就先把你杀了祭旗!”

        姬远冷笑道:

        “本官若是怕死,便不会进京。”

        其实本次和谈的真正目的,是兵不血刃的逼大奉割地求和,争夺地盘乃云州的核心目标。

        因为得到的地盘越多,国师许平峰凝练的气运越多,距离天命师就越近。

        姬远咬着第二个条件不放,乍一看是舍本逐末,其实是吃准了永兴帝会答应。

        相比起实际利益、生死存亡,宗族的名声就要往后靠。

        而此事更多的是大奉皇室两脉之争,不算触及核心利益,诸公反对的情绪不高。

        那么,就凭几位皇室宗亲再怎么叫嚣,也不过是无能狂怒。

        永兴帝盯着姬远看了片刻,一字一句道:

        “好,朕答应!”

        此言一出,殿内的宗室脸色一变,高呼道:

        “陛下.......”

        永兴帝抬了抬手,用锐利的目光逼退众亲王、郡王:

        “朕主意已定!”

        包括誉王在内,一众宗室看永兴帝的眼神里,充满了失望。

        永兴帝转而看向姬远,问道:

        “第三个条件是什么。”

        姬远伸出手掌,五指张开,朗声道:

        “割地,大奉要把雍州、禹州和漳州割让给我们。”

        金銮殿内,一瞬间陷入死寂,然后又在下一刻掀起嘈杂的议论声。

        尽管诸公,以及永兴帝都提前猜测到云州可能会狮子大开口,要求赔偿和割地,让委实没想到胃口竟然这么大。

        两边打生打死这么久,大奉也才损失一个青州。

        然后想通过和谈兵不血刃的拿走三州之地?

        首辅钱青书出列,目光冰冷的扫过姬远等人,道:

        “青州虽然失守,但大奉仍有十一洲疆域,兵多将广,真以为怕了你区区云州一个弹丸之地?

        “陛下愿意与尔等议和,同样是不忍百姓再受战火荼毒,并非怕了你们云州。”

        姬远哈哈大笑起来,道:

        “没记错的话,秋收前,魏渊率十万精锐讨伐巫神教,险些全军覆没,此为其一。

        “入冬后,朝廷再次集结九万大军,与我云州将士鏖战于青州,折损超过一半,此为其二。

        “西北三州的兵力,则要用来抵御西域联军的骚扰,抽调不出兵力驰援南边战事,此为其三。

        “兵多将广,好一个兵多将广,敢问钱首辅,朝廷还有兵力可与我云州一战?”

        姬远每说一句,殿内诸公脸色就难看一分。

        他们口头不会承认,但心里知道,姬远说的句句属实,句句戳中要害。

        西边雷州的战事并不严重,西域各国联军以骚扰为主,小战不断,大战没有,毕竟佛门有南疆妖族牵制。

        但为防万一,确实不能大规模调兵遣将。

        钱青书一时语塞,他自是不屑狡辩,拂袖冷哼。

        眼见首辅被怼的愤而不语,诸公面面相觑,思忖着如何反驳。

        这时,户部侍郎走了出来,缓缓道:

        “没记错的话,元景30年,云州记载在册的百姓为八十三万户,敢问姬使节,云州是十户养一兵,还是二十户养一兵?十万铁骑如何得来?

        “云州有多少精锐,是能算个所以然来的。瘦死骆驼比马大,大奉再怎么衰弱,拼光你云州的精锐总不在话下吧。”

        户部侍郎,对钱粮、户籍、人口等数据,最为敏感。

        左都御史刘洪旋即出列,附和道:

        “最后的结局不过是两败俱伤,而别忘了,巫神教在旁虎视眈眈,佛门的盟友,也不是真的对你们云州掏心掏肺吧。”

        他刚试图继续陈述局势,说服这个云州来的年轻人。

        便被大笑声打断,姬远满脸嘲笑,道:

        “刘大人,这些话糊弄三岁小孩就够了,在本官面前搬弄唇舌,偷换概念,不觉得太可笑了?”

        他看向户部侍郎:

        “这位大人说的没错,但这又如何呢?如今青州已被我们掌控,流民皆可为兵,想拼光云州精锐尽管在来试试。

        “另外,监正已经被我们国师斩杀于青州,没了这位守护神,尔等何来底气说拼光我云州精锐?”

        终于还是不可避免的提及这个话题了。

        正因为失去了监正,永兴帝和诸公才被吓破了胆,前阵子,夜里都不敢睡,生怕那群可怕的超凡强者杀入京城,杀入皇宫,于梦中摘走自己脑袋。

        刑部孙尚书闻言,反驳道:

        “监正虽死,但大奉并不是没有超凡强者,司天监的孙玄机,国师洛玉衡,以及云鹿书院院长赵守,还有........许七安!”

        “没错,我们还有许银锣。”像是再给自己打气,有人附和了一句。

        姬远笑而不语,他身后的一位绯袍官员嗤笑道:

        “连监正都死在我们国师手里,许七安区区三品,也配与他争锋?看来是九公子过于谦逊,让尔等以为我云州是怕了大奉。

        “想议和,就答应我们的条件。不想议和,自然会有我云州的强者杀到京城,先灭了尔等。随后云州大军兵临城下,入主中原。

        “尔等还有其他选择?”

        图穷匕见,撕破脸皮是谈判的必经过程,强大一方手握筹码,就是用来施压的。

        割地是必须要割的,割多割少,才是谈判的细则。

        姬远轻摇银骨小扇,淡淡道:

        “陛下和诸公可能还不清楚监正身陨当日的细节,话说回来,监正确实强大无比,若非国师请来云州传说中的神兽白帝,以及地宗道首黑莲道长,想杀监正,难如登天呐。”

        他慢条斯理的诉说着当日众强者围杀监正的过程,当然,全是胡编,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通过所谓的过程,让永兴帝和诸公了解云州背后的超凡强者有多可怕。

        殿内皇室宗亲,文臣武将,脸色都极为难看,或脸色阴沉,或双拳紧握,或无奈沮丧。

        屈辱!

        永兴帝忍不住捏了捏眉心,沉声道:

        “三洲之地断然不可能,此事容后再议,第四个条件是什么。”

        意思是,答应割地了,数量方面,还得商议。

        姬远嘴角一挑,他的目的已然达到,就目前来说,这场谈判一切顺利,没有太大波折。

        “陛下放心,这第四个条件,倒也不算什么,只是个添头罢了。”

        闻言,永兴帝沉凝的脸色略有缓和,道:

        “但说无妨。”

        姬远“啪”的合拢银骨小扇:

        “本官要向陛下讨要监正的炼器手札。”

        相比起前三个条件,这确实是添头,尽管一品术士的炼器手札必然无比珍贵,可层次过高的物品,委实没有切身的利益来的重要。

        ...............

        一败涂地!

        朝廷和云州使团的第一次交锋,输的一败涂地。

        这场议和本身就是不平等的,大奉想求和,忍痛割肉在所难免,但过程中诸公和永兴帝表现出的无力感,仍然让不少中低层京官心寒、失望。

        而那四个条件,在一些读书人看来,简直丧权辱国。

        “割地求和,奇耻大辱!”

        最先闹起来的是翰林院,这些手头没什么实权,却是朝中一等一清贵的读书人,群聚午门,破口大骂。

        “昏君,仅是青州失守便让你吓破了胆。”

        “人固有一死,我辈读书人宁可站着死,也绝不跪着活。”

        “云州一脉是正统?那当今皇室算什么,我等读书人效忠的又是什么,数典忘祖的昏君。”

        然后这些人被逐个拉出去廷杖,打的奄奄一息。

        这确实震慑住了一部分人,但控制不住流言的发酵,午膳刚过,国子监的学子便罢课了,书生意气最是锋锐,有写文章嘲讽的;有在闹市聚众抨击的;有冲击大祭酒办公堂,要求向陛下递血书的.........

        早朝发生的事,先是在京城官场、上层社会传播,然后慢慢流传到底层百姓中,到黄昏时,市井中流传着朝廷割地求和,承认叛军为中原正统的流言。

        “昨儿个看到匪州佬进城,我就知道朝廷要求和了。”

        “唉,能不打战当然最好,这世道乱的........但想想总觉得不甘心呐,怎么朝廷说败就败了,去年派兵打巫神教时,那是多么风光啊。”

        “听说连监正都死了,那可是司天监里的老神仙。唉,要变天了。”

        “许银锣呢?许银锣难道眼睁睁看着朝廷割地求和吗。”

        “许银锣也尽力了,前阵子朝廷不是还张贴告示,说许银锣与万妖国结盟,与蛊族结盟,咱们没了佛门这个盟友,一样有其他盟友。”

        “唉,谁能想到呢,青州说失守就失守,我这不是没盼头了吗,以前有什么事,许银锣总会出头。”

        .............

        驿站。

        姬远取出法器,撑起一片隔音阵法,听完下属的汇报,笑道:

        “外头倒是挺热闹,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书呆子,罢了,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人物,我们下一个目标,是试探许七安。”

        许元霜一听和许七安有关,问道:

        “如何试探?”

        姬远手里的银骨小扇转动一圈,道:

        “比如说,我在谈判快结束的时候,突然补一个条件,要求和大奉联姻,对象必须是临安怀庆两位公主中的一位。”

        许七安和临安有婚约,这是他从陈贵妃派的人那里打探来的。

        许元霜蹙眉道:

        “你在找死吗?”

        真要这么做,和谈能不能成是一回事,许七安放不放他活着离开京城,是另一回事。

        姬远哈哈大笑:

        “两位公主与我是同族,联姻自然不是我们这一脉,是元槐啊。你说许七安会作何反应?他能对自己亲弟弟下手?”

        “他会!”许元槐脸色陡然一变,这是把他往死路上逼。

        “开个玩笑,瞧把你们紧张的。”

        姬远恶趣味般的笑着,忽然正襟危坐,道:

        “许七安一直没露面,他背地里打什么主意,我们尚未知晓。

        “监正虽然被封印了,可那是监正啊,谁知道会有什么底牌留下来。国师也不知道,所以他要试探许七安,通过和谈来试探许七安,以此来了解监正的后手。”

        许元霜脸色稍稍好转,问道:

        “九哥觉得,他会有什么底牌?”

        姬远想了想,笑了起来:

        “死局!

        “这对许七安来说是个死局。我若是他,便会一直对和谈视而不见,然后趁着和谈争取来的时间,四处求爷爷告姥姥,拉拢超凡强者做盟友。

        “所以啊,我们这一趟京城之行,是白捡的功劳,不会有什么危险。”

        姬远手里的折扇旋转:

        “他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来。啊,很想看看他穷途末路的姿态,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得等我们攻破京城。”

        .............

        景秀宫。

        “母妃,我听怀庆说,一旦割地求和,大奉就彻底没救了。”

        临安忧心忡忡的说道,鹅蛋脸不再明媚,染上一层阴霾。

        陈贵妃有些焦躁的说道: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不求和,难道要继续和云州打?若有胜算,陛下和诸公会一门心思的议和吗。

        “现在只有议和才是出路,不然指望你的那个未婚夫吗。”

        临安咬着唇,泫然欲泣:

        “母妃你为何这般讨厌他。”

        陈贵妃脑海里闪过一个白衣身影,咬牙切齿道:

        “姓许的没一个好东西。”

        她旋即软下心肠,拉着临安的手:

        “那怀庆从小就是个心眼黑的,她的话不能信。临安,你不懂,现在除了议和,没人能救朝廷了。”

        ............

        王府。

        钱青书披着厚厚的大氅,直奔王贞文卧房。

        王贞文见他进来,挥挥手,屏退丫鬟,直截了当的问道:

        “都有哪些条件?”

        钱青书把云州的四个条件转述了一遍。

        “逆党!逆党!!”

        王贞文连骂数声,忽地剧烈咳嗽起来。

        钱青书坐在床边,轻抚他后背,助他顺气,叹息道:

        “事已至此,陛下都答应了,不过割让三洲之地是不可能的。陛下的底线是把禹州割让出去。”

        “承认潜龙城一脉为中原正统,乱我大奉人心,索要财帛,榨干我大奉财力,割让三洲,彻底成势.........”

        王贞文喃喃道:

        “完了,回天无力,回天无力了。”

        就算魏渊复活,也盘不活这局棋。

        钱青书叹道:

        “可谁又能说服陛下呢,况且,议和才是顺应大势。如今大奉能逆势而行的只有许七安。

        “但是王兄啊,逼许七安和朝廷决裂,何尝不是云州乱党的阴谋呢。他一直没有出现,就是明白了这一点。

        “我已查出他在司天监,也派人传信了,他若要来,早就来了。”

        ............

        司天监,大卧房。

        许七安浸泡在浴桶里,背靠着桶壁,怀里坐着年近四十,身娇体柔胜过少女的花神。

        她软绵绵的瘫坐在许七安怀里,脑袋枕在他肩膀,脸蛋酡红,眼儿迷离,浑身没有一丝力气。

        “什,什么时辰了........”

        好不容易中场休息,慕南栀有气无力的问道。

        “刚过午膳不久。”

        许七安掐着慕南栀的柳腰,一刻都不让她离开自己怀里,精神抖擞。

        怀里的美人素白柔软,肌肤像是象牙一般,细腻又有弹性。

        午膳已过.........慕南栀带着哭腔骂道:

        “你是牲口吗?你玩了我一天一夜了,我,我不和你双修了.........”

        和小欲比起来,你的战斗力委实太弱..........许七安说道:

        “首次双修效果最好,目前我的气机还在增长,等到了极限再停。你体内的气机同样雄浑,南栀啊,你知道多少人渴望这种修为暴涨的修行吗。”

        浴桶边,水渍溅的到处都是,屏风上的衣裳、肚兜也早已滑落在地,被溢出的洗澡水浸湿。

        宽敞结实的床榻一片狼藉,棉被落在地上,床单皱巴巴的凌乱不堪,残留着不规则的斑痕。

        得益于花神灵蕴的浑厚,许七安只用了一夜的时间,便稳住了根基。

        正常状态,晋升后需要一旬左右的时间来稳固境界,适应力量。

        这时,他感受到了熟悉的心悸感。

        招手从散乱的衣物里唤来地书碎片。

        【一:云州使团已经觐见过永兴,云州给出了四个条件。】

        怀庆把今早朝会上发声的事,详细的传书在地书聊天群里。

        末了,简单评价:

        【一:一败涂地,那姬远是个极厉害的角色,加之以势压人,永兴和诸公根本没有和他谈判的筹码。】

        【七:窝囊!】

        圣子评价道。

        李灵素看完怀庆的转述,都替大奉觉得憋屈,何况是嫉恶如仇的李妙真。

        【二:这个废物皇帝,倘若真得割让三洲之地,那许平峰岂不是如虎添翼,云州军岂不是如虎添翼。大奉还有胜算?

        【许宁宴,到底该怎么办,是拼了还是怎么地,你说句话。】

        许七安最近很少传书发言,显得无比消极,这让飞燕女侠急的寝食难安。

        天地会其他成员同样心急,眼前大奉一步步滑向深渊却无能为力。

        【三:不必担心,安心做你们的事,和谈方面我会搞定。】

        简单解释一句后,他一边拥着绵软无力的慕南栀,一边和学霸长公主私聊。

        【三:殿下,万事俱备否?】

        ...........

        ps:这章本来有八千字,我后来删了一千多字。唉,有些心疼。本章6600字,四千字章节,剩下两千六是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