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豪门私宠:总裁偶像安分点在线阅读 - 第165章 舍身救人

第165章 舍身救人

        慕辰欢龙颜大悦,这对整个钟粹宫来说无疑是一件风光之事。

        但,这却未曾是一件好事。

        “真是反了天了!什么时候连一个宫女也这么嚣张,还被封了才人,带领整个钟粹宫蒸蒸日上,再这么下去,本宫的地位都要不保了!”安素兰在承乾宫大声嚷嚷着,那目光简直想要杀人。

        内务府新来的宫女蝶儿急忙跪下:“贵妃娘娘息怒。如今,钟粹宫嫔妃得宠,嫉妒她们的人也多着呢。不用娘娘出手,她们很快就会被其他妃子所打败。娘娘何必这样气坏了身子呢?”

        “话是这么说,可是,她们有皇上的宠爱啊!尤其是那个温如言,你是不知道,她天天在皇上面前唱乱七八糟的歌,扰得本宫都无法清静。”安素兰恨恨道。

        蝶儿笑道:“娘娘还是把心放到肚子里吧,皇上只是图个新鲜,过个一段时间,皇上厌烦了温氏,那钟粹宫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还是你懂本宫的心,不像秋儿那笨丫头。”安素兰冷哼一声,对秋儿的死没有一丝惭愧,觉得下人代替主子死是理所当然的。

        “娘娘高贵典雅,雍容华丽,奴婢能伺候娘娘,那是三生有幸。”蝶儿笑眯眯地奉承着。

        安素兰笑笑:“你倒是越来越会奉承本宫了。”

        而在钟粹宫,林琦薇担心的,则是另一件事。

        她自然是明白,温如言上位,靠的是那一首《同道殊途》。而她很可能会仗着圣宠为所欲为,甚至向慕辰欢安利。

        如果她仗着宠爱为所欲为,那么,下一个夏冬春,就是她。

        若是那样的话,那林琦薇也救不了她。

        “诗咏,我们去看看温姐姐吧。”林琦薇提议道。

        两人缓缓走到养心殿门口,见温如言正举着笛子缓缓吹着,那曲调并不是同道殊途,而是一首古典名曲——春江花月夜。

        听到这儿,林琦薇也是放了心,温如言还有点脑子。

        “皇上,还在听温才人的笛声啊?”夏浅泠缓缓从门外走了进来,走到慕辰欢面前,“臣妾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

        慕辰欢笑了笑:“皇后可好些了?”

        “回皇上的话,臣妾请了太医,过几天便好了。”夏浅泠温柔地笑着。

        笛声戛然而止,温如言屈身道:“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

        “起来。”夏浅泠笑道,并亲自把温如言扶起,“你我本是姐妹,有什么好请安不请安的。”

        “皇后终究是皇后,是六宫之主,臣妾不敢僭越。”温如言的声音小得像蚊子叫,但是在慕辰欢眼里,却甚是可爱。

        慕辰欢朝夏浅泠伸出手:“泠泠,我们一起听温氏的笛声好不好?”

        “好。”

        夏浅泠福一福身,坐到了慕辰欢身边,看着温如言。

        “泠泠来点歌好不好?”此刻,慕辰欢的眼中满是柔情。

        “当然好。”夏浅泠看向温如言,“温才人来一首阳春白雪吧。”

        这自然是难不倒温如言,立即,整个养心殿便仙乐飘飘。

        林琦薇也从内心佩服起她来。没想到,她入了宫,争宠还真是有一招!以后,她们还得跟着温如言混了。

        只是,宠爱过多,却不一定是一件好事。这皇后看似母仪天下,实际上背后不知道是什么作风。皇帝尚且会在“正大光明”的牌匾后面做一些不光明的事情,何况是皇后呢?为了巩固自己六宫之主的地位,谁知道她会干什么?

        转眼,到了正月十五,也就是元宵节。

        慕辰欢决定举办一场皇家狩猎活动,带上了众大臣和受宠的妃子。自然,钟粹宫正值蒸蒸日上之势,钟粹宫嫔妃自然赫然在列。

        古代的太阳,也是非常刺眼,这对于林琦薇这个来自现代的女人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痛不欲生的折磨。

        温如言不禁哼唱了起来:“炎阳烈焰,再多矜傲已是……”

        “别唱!”林琦薇毫不留情地打断了她,争宠也是要分场合的好不?

        “这不就说的是现在嘛。”温如言还很无辜地辩解道,“看看现在,不是可以用炎阳烈焰这个词来形容吗?现在呀,你们平时和我打闹的气场呢?不都灰飞烟灭了,就跟温情一样?”

        “滚,别ky!”林琦薇简直不想跟这人废话。不过,她依然皱着眉头,“这铃兰传世界真的是,都是冬天,太阳虽然不热,但是比平时更刺眼啊!”

        严诗咏偏偏就看不惯温如言这个样子:“什么炎阳烈焰,用词不当。现在的太阳最多只能算是光彩夺目!”

        “就像朕的如言一般,不是吗?”慕辰欢走了过来,搭上了温如言的肩。

        三人急忙跪下:“臣妾参见皇上。”

        “不用跪来跪去的,小心跪坏了身子。”慕辰欢一一把她们扶起,又看向她们,“蓝良媛没和你们在一块儿吗?”

        “潇妹妹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严诗咏笑着说道。

        林琦薇突然朝着皇后的仪驾一指:“皇上快看,潇妹妹在皇后娘娘那边。”

        “是吗?”慕辰欢往夏浅泠那边一看,“果然是呢。”

        林琦薇没再说什么,但是一个疑问,在她脑海里升腾。难道,在蓝潇宜那天真可爱的外表之下,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心机吗?

        但愿蓝潇宜不要是这样的人。林琦薇可是把她当另一个蓝若嫣看待的啊!

        待慕辰欢走后,林琦薇才松了口气。

        “琦薇,你说,我们该不该继续信任潇妹妹呢?”严诗咏突然问道。

        林琦薇的目光有些犹豫:“我……”

        “别躲躲闪闪的,快说。”严诗咏步步紧逼,“难道你不把我当姐妹看了吗?”

        林琦薇看向她:“你的性子还是这么急。至于蓝潇宜的人品,现在还不好下定论,我们也不知道她是属于谁这边的。”

        “也是,我们先观察一下再说。”严诗咏也同意了。

        林琦薇抓着严诗咏的手,又抓住温如言的手:“反正在这深宫之中,我们三人共进退,同甘同苦。”

        两人用力地点了点头。

        终于到了皇家猎场,嘉嫔邀请林琦薇和严诗咏上了采杖,所以,她们自然也是可以风光一时。但是,到了猎场,她们就必须下来了。

        林琦薇还没站定,乐阳公主就跑了过来,直接给严诗咏跪下了:“清贵人对儿臣母妃玉贵妃的救命之恩,乐阳没齿难忘。”

        “乐阳公主,您这是在干什么?”严诗咏扶起乐阳公主,“身为后宫嫔妃,帮助皇嗣,本就是分内之事。”

        她嘴上这么说,心内可不是这样想的。

        乐阳公主复而又跪下:“总之,清贵人的恩情,小女慕绮雯永生难忘。”

        林琦薇看着这一切,只有悲哀。这慕绮雯的心思应该是挺单纯挺善良的,可悲的是,她摊上了安素兰这样的母妃……

        “乐阳公主,本宫可万万受不起您这一跪。”严诗咏慌了。

        然而这乐阳公主就像是缠上她了一般,还好慕辰欢来了:“绮雯,你和一个贵人客气什么,快起来。”

        慕绮雯转向慕辰欢:“儿臣参见父皇。”

        “快起来,跪来跪去的做什么。”慕辰欢有些不悦,“你可是皇室的金枝玉叶,是个公主啊!清贵人可受不起你这一跪。”

        慕绮雯的眼泪一下子奔涌而出:“儿臣认为清贵人受得起。当日若不是她替母妃求情,母妃说不定就不明不白地死了……”

        “即使清贵人不替玉贵妃求情,朕也不会让她就这样死的。”慕辰欢说道。

        “嗯嗯。”慕绮雯像只乖巧的小猫一般站了起来,“韵贵人,清贵人,温才人,我们一起去打猎吧!”

        慕辰欢宠溺道:“绮雯,注意安全。”

        她们都有宫女搀扶着,林琦薇觉得很厌烦,她特别讨厌这些繁文缛节。自己有手有脚的,为什么要宫女扶?

        慕绮雯今年也不过刚满十二岁,她拿起手上的小弓小箭,对准前方的一头野猪,拉弦开弓,“嗖”的一下便射了出去。

        箭射入了野猪的胸膛,顿时那头猪就四脚朝天地躺在地上。

        “哇,公主好身法!”林琦薇拍手赞道。

        “小菜一碟。”慕绮雯嘴角勾起一抹微微的弧度,随即往远方跑去,“我可要走了哦,嘻嘻嘻!”

        “公主,您小心一点!”几个宫女追了出去。

        慕绮雯回眸一笑:“你们呀,都不许跟着我,谁敢再跟着我,小心我回去罚她抄金刚咒金光咒大悲咒菩萨咒……”

        果然,此话一出,就没人敢拦着她了。

        慕绮雯跑向一片草丛中,她知道,在另一头有很多猎物。

        林琦薇、严诗咏和温如言相视一笑,也追了上去。

        三人随着慕绮雯越跑越偏,林琦薇发觉有些不对劲:“停下,公主!”

        “我才不停呢!”慕绮雯俏皮一笑。

        现在已经在皇家猎场边缘了,如果出了什么事,根本就没有人看到!

        说时迟那时快,草丛里钻出一条蛇,往慕绮雯的小腿上咬去!

        她的裙子被那条蛇硬生生地给扯了开,慕绮雯一见,急忙仓皇逃跑,一时间竟然和蛇拉开了两米多的距离。

        林琦薇飞扑而去,毫不犹豫地挡在了慕绮雯的身前。

        蛇,咬向了林琦薇的手腕!

        林琦薇一开始还挣扎着,很快便没了声息,缓缓倒在草地上,殷红的鲜血染红了草地,现场甚是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