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潜行追凶在线阅读 - 第472章 逼迫手段

第472章 逼迫手段

        卓乐峰承认这有赌的成分在里面,但是他相信这次没赌错。在进入古宁村之前,胡楚光已经替卓乐峰收集了诸多证据,加上警方这段时间的调查,其实已经帮卓乐峰排除了很多干扰项。如今他本人就在古宁村内部,他需要作出最后一次准确的判断。

        该走的人都已经走了,现在只剩下卓乐峰和钟凯欣待在房间内。

        若是以前查案,卓乐峰一定会去各种现场。可现在他能去哪?别说对古宁村他并不了解,即使他熟悉这里的一切,现在他也没有切入口,所以,他需要等到。

        晚上六点刚过,卓乐峰的手机响起。他迫不及待的接过电话,那边传来张文宝的声音。

        “已经ok了!”

        卓乐峰清舒一口气,脸上露出窃喜:“按照我说的去做。记住,拿出你的看家本领。这次,没人能阻拦你。”

        “呵,你就瞧好吧。只是,万一我真的出了事,你特码可得过来给我擦屁股。”

        “放心,我不会让你出事。”

        深吸一口气,挂上电话后,卓乐峰起身对钟凯欣道:“走吧,咱们也该活动一下了。”

        “所以你到底排除了谁。”钟凯欣终于把心中的问题问了出来,她实在憋不住了。

        卓乐峰噗嗤一乐,伸出手,将钟凯欣搂了过来。对于这样的动作,他们两人也已经适应。钟凯欣并未抗拒,靠近后,双眼充满求知:“你不可能到现在还没排除他们四个人中的任何一个。”

        “你猜的没错,现在我就可以告诉你,我确实已经排除了张德福。”

        “张德福?”钟凯欣张大嘴巴,“不是之前,你最大的怀疑目标就是张德福吗。”

        “确实,早前我把目光主要集中在张德福身上。但是别忘了,张德福是颗明子,在这之前,**他们也在一直调查张德福。如果他真的有问题,怕是早就露馅了。再者说,张文宝查过张德福的为人,用张文宝的话来说,张德福比较讲义气,他会拿出七八分好处表现的有福同享,但是同时,他会在这个有福同享中在捞回三四分好处。一个潜伏在别人身边的人,他会用心去收买别人,但是他绝对不会想着继续在这边捞好处。别忘了,潜伏是卖命的勾当,而本身,他所效力的人也会给他一大笔酬劳,他没必要为了这边的一些好处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还有一点,张德福之前安排春仔阻截我,这其实是他忠于谢友三的表现。如果他真的和东南亚人有牵连,他没必要自作主张。在加上白天我在会议室观察过他的一举一动,他确实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可以这么说,除非张德福真的有一套极为复杂的潜伏计划,同时精通心理控制,否则,到目前为止,他不可能不露出破绽。”

        “原来是这么回事?”钟凯欣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那也就是说,现在怀疑目标只剩下三个人、栾伊婕、顾德凯和大十字。那我们现在到底要去针对谁。”

        “顾德凯,我始终觉得,此人知道很多事情。”

        现在的卓乐峰犹如手持尚方宝剑,可以在古宁村横行无阻。加上谢友三承诺到明天中午十二点前,古宁村及其周边的一些所谓“犯罪行为”都可以被压制,所以,卓乐峰更加“有恃无恐”。

        他给顾德凯打去电话,说约顾德凯一起吃饭,顺便晚上再去泡澡按摩。之后。他让钟凯欣先去见顾德凯,在看见顾德凯之后,钟凯欣并没有马上上车。

        古宁村周边人并不多,卓乐峰选的地方更是人迹罕至。就在这会,卓乐峰忽然从车的另一边冲了进去,一脚将顾德凯踹了出来。

        忽然的举动让顾德凯措手不及,他被踹出车门后,在地上滚了一圈。刚向起身,又被冲过来的卓乐峰一拳打在脸上。

        这一拳砸的顾德凯晕头转向,连滚带爬后撤好几步,扑通一声又摔倒在地。看着对面的一男一女,顾德凯一脸无辜,索性没有挣扎起身,他捂着脸痛苦道:“卓总,你这是干嘛?”

        “没干嘛。只是想试试你的身手。顾总,你还不还手?”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为什么要打我,我为什么要还手?”

        “呵,既然你不还手,那我就不客气了。不过,你要束手就擒,我一个大男人也不好继续动手。不如就让我女朋友替我教训你一顿。”

        “卓总,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说了。就是想揍你。”一招手,卓乐峰真让钟凯欣直接上手。

        钟凯欣也没客气,抬腿便是一脚踢向顾德凯的脸庞。要说力道,钟凯欣也是练过的,更加上她现在穿着高跟鞋,一脚上去绝对吃不消。

        果然,刚刚顾德凯还算扛得住,现在再看,他嘴角冒血,脸颊也鼓起来一块。看着钟凯欣又要踢过来,他连忙在地上滚了一圈。这次显然他的反应快了不少,躲过钟凯欣的同时,一个踉跄连滚带爬,总算在地上站了起来。

        “反应倒是灵敏!”钟凯欣捏了捏手腕,脖子也跟着歪了歪。

        实际上,她本身就有练舞蹈的功底,又是小时候接受过跆拳道等记住培训。又在跟着卓乐峰等人“出生入死”后,也是刻苦强化训练了很久。现在她的身手说不上高手,但是对付普通人绝对足够。

        一个潇洒的转身凌空踢,这回钟凯欣正中顾德凯的心窝。

        这一脚踢得顾德凯全身骨头都快散架,也总算让他的脸上出现怒色。

        看着钟凯欣毫不停顿拳脚来袭,顾德凯后撤两步,一把抓住钟凯欣的手腕,跟着想要迎着拳头打过去。但是他的速率比钟凯欣慢了不少。加上招式有点僵硬,被钟凯欣轻松躲过后,又是打中顾德凯的腹部。

        这一次,顾德凯痛苦的单膝跪在地上,双眼不解且带着怒火的看向卓乐峰,吼道:“卓总,你之前还说我们是朋友,你就这么对待朋友?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钟凯欣可不管这些,只要卓乐峰没说停,她就不会停下。一把抓住顾德凯的衣领,钟凯欣的拳头又要迎着砸上去。说实话,她还没到随时控制自己拳脚的地步,所以这一拳挥出去,钟凯欣没办法收住。即使卓乐峰这会喊停怕也来不及了。

        但是,钟凯欣的拳头在半空中便被狠狠的握住,而握住她的人不是顾德凯,却是快速冲过来的卓乐峰。

        “行了,目的达到了。”

        钟凯欣身体也晃悠一下,握住拳头的那一下,她身体也是吃了力,若不是卓乐峰在旁边扶了她一把,说不定她也重心不稳。

        清舒一口气,钟凯欣可不是一个随便打人的人,方才她确实是把顾德凯当嫌疑人,可一旦卓乐峰说目的达到,她再看顾德凯的模样,心中还是有些歉意。不仅脸颊一红,钟凯欣后撤两步。

        卓乐峰走上前来,伸手一把抓起顾德凯,又帮顾德凯轻轻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后,道:“我想你现在一定很恨我。想要去谢董那里告状?不过不好意思,谢董给了我足够的权利,在这段时间里,我可以做我任何想做的事情。顾总,刚才你有话说的没错,我把你当朋友。但是,你却没把我当朋友。既然如此,我也没道理用朋友的方式去对待你。”

        “你到底想干什么。”顾德凯恨得牙痒痒,但是他当然知道谢友三给了卓乐峰胡作非为的权利。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我知道什么?你又想知道什么?”

        “你说你不了解大十字和栾伊婕,这话应该不是发自内心吧。早前你们四人来到会议室时,四个人的坐姿都略微不同。你一开始直着身子把手放在桌子上,随后又放到大腿上。你知道代表什么吗?”

        “这只是我随便的坐姿,还能代表什么?”

        “随便的坐姿?”卓乐峰嘴角一动,“如果一个人不是因为身体特殊原因,他在保持笔挺坐姿时,手一开始放在桌子上,之后又马上放在腿上,这表明他有些紧张,不知道把手放在哪里为好。这就好比我们在台上说话时,如果不把手插到裤兜里,都不知道手该怎么防放置。如果这还不能证明什么,则之后我把你和张德福单独留下后对你们二位问话,在提及你们对栾伊婕和大十字有多了解时,你吸了一口气,眉头依旧没有展开,身体还慢慢后仰,这依旧是一种紧张后的自我保护隔离行为。所以,我说你是所有四人中心理最为紧张,同时自我保护意识最强之人,应该不为过。”

        顾德凯咽了口唾沫,道:“自我保护意识强,这有什么错?”

        “自我保护意识强当然没错。错就错在你没有说实话。你说不了解栾伊婕和大十字,但是在我同张德福对话时,你总是不经意的表达你的观点,或是摇头,或是嗯声附和。这一切都表明你潜意识想要参与讨论这两人,但是你却强行要撇清你和这两人的关系。还有,你是最后一个去见谢董的人。谢董说你平常不会主动提问题,但是今天,你却主动问谢董有没有授权给我。你是想要知道什么答案,又或者期待什么结果吗?顾总,我当你是朋友,所以给你机会。若是你知道什么,最好一五一十告诉我。否则,我带你一去去见谢董,把我刚才的话在重复一遍。以谢董想要迫切知道凶手是谁的姿态,你猜他会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