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高维寻道者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亚美拉共和国与南方邦联

第十五章 亚美拉共和国与南方邦联

        “收容物被分类成七个序列。”

        “从最无害,评级为【safe】,已被人类掌握制造原理的序列七,到不可接触,超出基金会技术范畴以外的序列一。”

        “每一个第一序列的收容物,都拥有可以轻易动摇一场世界大战的恐怖魔性,无论是基金会还是分裂派系,都把它们当成了最高机密。所以我认为它们是牌局最后的炸弹,在没有被逼到无路可退的时候,不会有人想先把炸弹亮出来……”

        郊外废弃的大水库里。

        雷利·摩索拉斯用手护向脸颊,挡住前面不断轰炸过来的气爆,声音断断续续,被生化改造过的眼膜都隐隐有些发涩。

        这名石匠会的d级调查员脸上本能的露出敬畏,在气团爆炸中心处,那仿佛海洋旋涡的混乱风暴里,只有一个年轻的过分的男子在不断挥着拳。

        只是简简单单的直拳。

        最赤裸、最原始的暴力从人类的肉体爆开,能轻易洞穿钢铁的拳力压迫着空气,在五指并拢之间,便将如同雷霆的毁灭力随意泼洒。

        沉重的反作用力仿佛无处不在,气流形成的冲击波向四面八方冲去,把一切都淹没在震动和冲击中。

        一时之间。

        入目所见的除了昏天暗地的风声还是风声……

        “所以,你们石匠会有第一序列的收容物?”

        没多久,连绵不绝的大气音戛然而止。

        结束了每日例行的热身活动,在白茫茫、呼啸的气浪里,白术停下了这具身体挥拳的动作,朝雷利看过来。

        高速旋转的切割气流比刀刃要加锋利,可这些四散飙射的气体落在他身上,都化成了轻柔的微风。

        白术低头拍了拍一下僵直的双腿,轮椅晃了晃,被升腾的气流托起到高处:

        “雷利,我让你潜入石匠会调查,结果就这?”

        无论力量、速度、柔韧、神经反射、闪避,还是肉体强度、自愈、精神和耐力。

        半个月前修行的《犹希亚斯七奥书》,已将身体整体拔高到了非人的程度。

        于是在还没找到这个世界的寄托物之前,白术将所有精力都发泄到了自己肉体上。

        他以这座郊外水库做为训练场,进行各种力量、速度上的训练,而在体能被残酷压榨、消耗的同时,亚述·阿登波罗身体里的潜力也被硬生生催化了出来,成为了滋长七奥书的养料……

        “吾主,我带来了新的信息。”

        气流从高处下降,雷利连忙低下头,不敢直视轮椅上那个过分年轻甚至说的上弱气的身影。

        “什么?”

        “石匠会的新任大匠师,潘斯克辛·瓦德拉。”

        雷利单膝跪在布满沟壑的地面,眼神狂热的看着日光下白术的影子,看着他的神:“5个小时前,他对所有里世界的人发布通告,石匠会要重启古老的酒神祭祀,这一次祭祀地点,是亚美拉合众国的波顿山。”

        “波顿山?”

        白术想了想:“是电视里经常播的,那个很著名的旅游山脉?”

        在曾经因未知原因而爆发大分裂后。

        这个世界人类的立场总体被划分成了两派……即【基金会】与那被统称为【分裂教派】的大大小小组织、集会。

        基金会建立了【亚美拉共和国】,在明面和暗中,掌控了这个占据世界上65%土地的超大型国家,而分裂教派在海的对岸,同样建立了名为【南方邦联】的组织,以此来抗衡亚美拉共和国。

        石匠会作为分裂教派,同样也是南方邦联中的一员。

        根据雷利的描述,石匠会的总部在海的对岸,一个名为卡塔尔的小国,历任石匠会的大匠师,也都会以这个小国的君主身份而加冕,成为唯一的统治者。

        与亚美拉共和国至少维持在明面上的平静不同,从创立以来,南方邦联便是一片流血的黑色土地。

        巫术、魔法、枪炮、刀剑、与基金会冲突或是分裂教派之间的内战。

        弱者被强的吞并,强的被更强的吞并。

        平静的生活一开始就是奢望。

        也许,从来也都不存在……

        “南方邦联的大匠师要来亚美拉共和国……”白术笑了笑:“基金会和分裂教派又要开始了?”

        雷利保持半跪的姿势,也附和笑出了声。

        做为新创世的第一批生命,无论是奥劳恩、嘎布、洛洛图还是刻桑图司,都是德鲁伊特们不完美的造物。

        他们血脉被种下了世世代代的密匙,尽管德鲁伊特们得到了这批生命的绝对忠诚,但也收获了他们堪称绝对贫瘠的未来。

        只要破解了德鲁伊特的安全密匙,任何一个生命、任何一个物种,都可以轻松奴役诸如奥劳恩、嘎布这些族群。

        即便发号施令的是一头草履虫,受令的奥劳恩则是身躯贯穿数个星系的恐怖巨兽。

        这种命令,也是绝对的——

        “潜伏吧,在石匠会里走得更高点,继续执行我给你的上一个命令。”

        白术挥挥手:

        “找出那些接受了奥劳恩、嘎布、洛洛图血脉转化的人,把他们带来我面前,越来越好。”

        雷利再次低头接受了这个命令,但脸上还是不由自主显露出一丝犹疑。

        “怎么?”

        “吾主,你要和大匠师交战吗?还是基金会?”尽管向白术献上了全部的心智,雷利的神智依然还是清晰的:“数千年压抑沉久的怒火,注定是会让人流血的。”

        “那不是很有趣吗?”

        白术的嘴角已经露出微笑:

        “我对这个世界的能级一直很好奇,正好有机会,为什么不去试一试呢。”

        雷利还想说些什么,眼前的少年已经消失不见。

        远处天空里隐约闪过一道空旷的弧线,白术以惊人的速度操纵气流离开,声音却还如雷霆在雷利脑海响起。

        “记得收拾一下。”

        他低下头。

        满地人头大小的水泥碎和钢铁渣,四周遍布着深深浅浅凹坑,大的有鱼塘的规模,而小的,也足够雷利把自己埋进去了。

        “……”

        雷利苦恼望着这一切,然后默默张大了嘴。

        在一个低沉的音节念诵下。

        他喉咙出现了光。

        ============================================

        尘埃、泥土、草皮和雾气都被巨大的力量挤压在一起,白术坐在轮椅上,意志驱使着狂暴的气流,宛如一头白色的巨龙在低空飞行。

        在提升到第一奥义书的阶位五后,弗莫尔血脉的本能令他拥有了控制水和气体的部分能力。

        眼前有噼里啪啦的静电闪过,锋利、高速流动的气流温驯绕过了他的身体,在进入勃朗市城区之前白术主动放慢速度,然后悄无声息穿过了福利院大门。

        小花园里。

        安东和米娅在兴高采烈玩一个皮球,他们边上也有一个坐轮椅的白术,正在安静看着。

        白术轻轻打了个响指,那个由【真实幻象】构成的泡影消失不见。

        “要一起玩吗?”

        有声音从后面传来。

        安东茫然回过头,发现原本在左侧的白术,不知何时转到了自己右手边来。

        “好啊!好啊!”

        他挠了挠脑袋,没有多想,很快开心笑了起来。

        “亚述大哥!接好了!”

        ============================================

        明黄色的古董跑车慢吞吞在山路开着,音响里放着上个世纪流行的老爵士乐,背景听起来像是风吹过夏天开满花的山坡。

        “要杀了他吗,那个大匠师?就在波顿山?”

        副驾驶的女人举着高脚杯,懒洋洋的摇了摇。

        她穿着红色的紧身皮衣,毫不掩饰自己火爆的身材,那胸那腿,艳风如刀。

        “你赢不了石匠会的大匠师,因为他带来了【酒神之矛】,而且,白银秘教的修士会救下他。”

        驾驶座的男人面色木然,一板一眼回答道。

        “喂!不就是【酒神之矛】吗?我们不是也有序列一的收容物吗?”

        “第一个,我们目前没有动用序列一收容物的权限,即便我们是荣光贵族,第二个……”

        男人说:“【二十八议会】是绝不会批准的,他们不会,绝不会让序列一离开他们的视线。”

        “妈的!”女人爆了句粗口。

        跑车继续慢悠悠的在山道上开,不紧不慢的上坡,不紧不慢的下坡,然后不紧不慢的转弯。

        今天的阳光很好,山道两边及腰深的灌木丛被晒出了好闻的香味,懒洋洋又暖和,让人很想眯上眼,什么都不管,就这样舒舒服服,好好的睡上一觉。

        “马克和卡尔·霍华德那条狗在新西泽市,他们一起去波顿山。”缓慢转过一个小弯,驾驶位的男人突然开口。

        “他们不是负责伊里奇福利院的吗?”

        “只是探望。”

        “哦……”

        女人长长应了声,两个人又都没有开口了。

        山道很安静,除了风声,一切都彻底安静了,像是大家都在正午懒洋洋的阳光下睡着了,连灌木里终年摇曳不休的杂草和杂草里的小动物也睡着了。

        “威廉。”

        安静的阳光里,女人转过了头:“等打完这一仗,大家要去波顿山下的旅馆泡温泉吗?那里有很好喝的葡萄酒。”

        “很好喝?”

        “嗯。”

        驾驶座的男人威廉微乎其微的扯了扯嘴角,秘密的微笑了。

        “好啊。”他慢慢爬上一个坡,回答道。

        万里阳光洒在云幕下的万物,在山道的不远处,海面的白帆若隐若现。

        现在是五月的尾巴。

        离一年中最好的季节,还有一个月零十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