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在线阅读 - 第1746章 意在攻心

第1746章 意在攻心

        阔里吉思站在大都光熙门城楼上向远处眺望,城外目及之处宋军已经在城外挖掘了两道深有两丈,宽丈五的深壕,用利用挖出的泥土筑起城垣,最近的一道壕沟距城不过两里许,    隔断了内外交通。再不见了昔日熙熙攘攘等待入城的商队,听不到清脆的驼铃声、驼夫的吆喝声以及守城士卒的叫骂声,只有死一般的寂静。

        “诶……你们不怕宋军焚城吗?”抬头看看黑压压的乌云,阔里吉思更觉压抑,好像喘不过气一般。他低头看看城上一群民夫在士卒们的监督下将一捆捆苇席顺着马道搬上城,又一张张铺开覆盖住城墙。见状他扭脸问北城守将色目卫都万户牙思古道。

        “枢使,    现在已经进入雨季,且眼看一场大雨将至,    末将恐城垣被雨水泡过后会疏松坍塌。而苇席被雨水打湿后,    便不易起火,不怕南军纵火!”牙思古赶紧回答道。

        “雨后要尽快收起,且多备水囊和水缸等储水器具,一旦火起要尽快扑灭!”阔里吉思听了有些无奈,大都城先后营造了近二十年,宫城殿宇修的金碧辉煌,内城中的权贵们营建了无数府邸,一个比一个奢华,却偏偏没钱给城墙包上砖,当下也只能如此应付了。

        “是,末将会加以督促的!”牙思古应承道,可心中并不以为然。仅自己负责防守的北城城垣长达十三里,每次覆收都要动用大量的人力搬运、铺盖、收起打捆,可又不能存放在城上,那若是失火根本无法扑救,真成了火烧连城了。而当下进入雨季时不时就会降下场暴雨,频繁覆收谁受得了啊!

        “枢使,不要久在此观望,    若是被南军发现易遭到其炮击!”这时在旁的一位军将劝道。

        “哦,这么远的距离他们也能打得到城楼上?”阔里吉思有些纳闷道。

        “枢使不知,南军常会趁着夜暗派出神射手潜伏在我军弓弩射程之外,以冷枪射杀守城军卒,各级军将更是他们的首要目标,若是发现有大伙人聚集,还会用火炮轰击。”牙思古接言道,“如今守城的军卒是人人自危,夜晚不敢站在灯火之下,白日也要伏低身子,不敢长时间在一地停留。而城楼也曾遭到多次炮击,死了一位千夫长和几个百夫长。”

        “南军竟如此猖狂,我军就没有反击之策吗?”阔里吉思左右看看,果然发现左右的箭窗有修补过的痕迹,城上覆城的军卒也一个个的弓腰塌背不敢站直身子,便退后几步避开窗口道。

        “唉,南军神射手神出鬼没,    谁也不知躲在何处,    即便发现了我们的普通弓弩也射不到。而动用投石机和床弩需要时间,等摆放好他们早就遁走,且被南军瞭望哨发现还会调动炮火轰击。如此只能忍耐,小心被其发现!”牙思古无奈地道,“唯一之策就是架设围帐,建起木墙遮蔽,可一时半会儿也难以建成。”

        “嗯,我会督促工部派人加紧修建!”阔里吉思心中又叹口气,看看城上零星架起的木墙和围帐道。

        早在宋军逼近大都城时,他便上书加固城防,朝廷也已拨下款项收买布帛和材料,令工部督办。而今宋军已经兵临城下,城防设施仍迟迟不能完工,或侥幸以为能击败南军将其阻于外围,而那些款项想来都被上下官员贪墨了。

        阔里吉思想到此顿感无力,要知道大都城墙已经是大元最后一道防线了,若是城池被攻破就是灭国。可在这迫在眉睫之时,朝廷官员们还在不过国家安危中饱私囊,已经是腐败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了,这场事关生死之战还如何打?

        “铛、铛、铛……”突然一阵急促的警钟声响起,将阔里吉思从沉思中惊醒,他几步跨到瞭望窗前,推开欲拦阻的亲卫向外望去,只见远远的有行军大队向城池开进,人数之多一眼望不到头。

        “备战!”牙思古见状也是一惊,暗骂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南军就看上自己了,要从这里攻城,可也不敢怠慢,高声下令道。

        一时间城上城下一阵忙乱,覆城的军卒也顾不得许多,涌到垛墙前张弓搭箭,刀剑出鞘,严阵以待。城下的军卒也迅速集结,在号令下上城备战,将拍竿拉起,投石机也长臂高举,床弩也在吱呀呀声中张开。而又有民夫将滚木礌石运上城头,点起篝火架起油锅熬煮油膏。

        但是当‘攻城’的队伍逐渐靠近,已经能看清面目的时候,严阵以待的元军军卒们却放下了手中的武器。他们业已看到来者两手空空,并未持有武器,且一个个的衣衫褴褛,疲惫不堪,却也能从他们的衣着上看出那些人原本就是他们的袍泽。

        “枢帅,这应该是被南军俘获的我朝军卒!”牙思古眼尖,看清走在最前边的人高举降旗,身后的人则扛着高灭里的帅旗,宁远王阔阔出和宗王阿木干的纛旗,两边则是南朝骑兵持枪随行押送,他惊诧地道。

        “他们到底要干什么?”阔里吉思瞅着越来越近的队伍,眉头紧皱地道。

        他清楚不仅蒙古人有驱赶俘虏和百姓攻城的习惯,汉人也在历史上同样不乏驱民为兵的做法。用这些人做肉盾、炮灰先行填埋城壕,拆毁城前的麓角、栅栏,破坏城防设备,消耗守军的物资和实力。

        “不像,他们手中没有武器和器械,难道是……”牙思古见俘虏们皆是赤手空拳,身上只背着个小包袱,不似要攻城。他摇摇头,突然又想到了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蒙古军队在攻取坚城时,若是缺乏攻城器械,就会驱赶百姓在前,并将他们赶入护城壕,以其的尸体填平壕沟,后边的军卒则踏着尸体过壕攻城。当下南军俘虏了大量元军军卒,养着还要耗费粮食,而让他们充当垫脚石,不仅省下了物资,还能沉重打击守城军卒的士气,毕竟那些人也曾是他们的袍泽和同僚。

        “准备迎战!”眼见城上的军卒们都放下了手中刀枪,松了弓弦,面带戚戚之色探头望着城下,阔里吉思大声吼道。

        “传令各军听从号令,违者皆斩!”牙思古也冷下脸来下令道。他清楚这个时候绝不能心软,不管城下是自己的亲人,还是同伴都得狠下心来将他们杀死,否则死的就是自己。

        在城上军卒全神戒备下,俘虏队伍在城下又分成了两队,向东、西方向绕过北城南行。他们每个人行经城楼几乎都会不由自主的抬头望去,其中有期待,又带着乞求,似在希望城中会发兵将他们抢回去,但留给他们的只有绝望,直到他们行过,城门都没有打开一条缝隙。

        “他们又要干什么?”眼看着昔日的袍泽从眼皮底下行过,仿佛只要冲下城去就能将他们就回来,可是军卒们没有等到开城的命令,只能眼睁睁的瞅着他们绝望的离开。而这时有几辆马车从队伍中脱离,行到城下的桥头后,大家才看清每辆车上面都载着口棺材,有人不禁惊问道。

        “我朝圣上宅心仁厚,不忍你朝阵亡将士曝尸荒野,下旨予以收敛,妥善安葬。现将宁远王等领军将帅遗体送归。”赶车的南朝军卒停好车后,高声向城上喊话道,言毕转身扬长而去。

        “枢使,是否开门迎宁远王等灵柩入城?”见死不救已经让城上军卒有怨气,当下宋军又将阵亡诸将的尸体送归,他们若仍不敢开城迎回,牙思古担心军心不安,看向阔里吉思请示道。

        “不可,南朝人向来狡诈,他们故意让被俘获的我朝军卒行于城下,便是为了打击守城军卒士气,若是我们开城解救,他们就会借机攻城。而当下不过是故技重施,在俘虏队伍中藏有精兵,甚至在棺中藏有机关,一旦我们开城打算接回灵柩,他们便会顺势夺门而入,此刻切切不可开城。”阔里吉思断然拒绝道。

        “还是枢帅谨慎持重,一眼就看破南人的诡计,末将都险些中了南人的圈套!”对阔里吉思的怯懦,牙思古不免心生鄙夷,脸上却满是‘敬服’地道。

        阔里吉思心知南朝此举意在攻心,打击守军的士气,自己若是开城抢人或许能够挽回人心,提振士气。但他不敢冒险,哪怕也许只是万中有一,他依然不敢,而今大元朝已经输不起了,小小的失误可能就会葬送整个王朝,所以他们尽管背负无情无义的骂名,也要狠下心来。

        这时淤积了半日的暴雨在阵阵雷声中瓢泼而下,阔里吉思定定的看着城下的队伍在大雨中,无遮无掩的蹒跚而行,望着城上的军卒静静地伫立在雨中,看着城下那几口棺木,在暴雨中挣扎的袍泽。他知道此时城上城下的人心皆被浇的冰凉,不仅对自己,对朝廷皆已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