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乾龙战天在线阅读 - 第六八零章 明了

第六八零章 明了

        根据凡人界的新形势,沈云更加坚定了青木派撤离菱洲的计划。

        不但要坚决撤离,而且要加快进程。

        他召来魏清尘商量。

        “我赞同。”魏清尘说道,“我们的力量还是太薄弱了。这一次的行动,将我们的实力完全暴露在修士同盟军等各路势力面前。他们早已视凡人界为囊中物,肯定容不下我们了。所以,早走为妙。”

        举派迁入仙山的云雾山脉,岂是一件简单的事?

        赵宣得到命令后,亲自带着一队弟子重走了他当年去云雾山脉的路线。

        果然如他所料,因为仙山的四象扭曲加剧,各地的地形地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赵宣等人走出边界后,很快就迷了路,无法再前行。

        也就是说,他当年的路线已经不复存在。

        恰好这时季勇传来紧急密讯,说,程冬晴等人危险。于是,赵宣果断的放弃探路计划,先去救援程冬晴等人。

        等这一圈忙碌下来,赵宣敏锐的发现,在对付青木派这一点上,仙山各大势力已经暗地里达成了某种共识。

        情况甚是危急。

        在这种情况下,他哪里还顾得上探路?赶紧的派了最得力的手下用最快的速度偷渡回凡人界报信。担心被拦截,他一气派了十批人从不同的路线回来。

        事实也是如此。这些报信的弟子只有不到三成的人最终抵达东海。其余人,暂且都是失联中。

        魏清尘接到消息,嘴里泛起了阵阵苦味。

        显然,武运仓事件已经令修士同盟军等势力如芒刺在背。他们决定对青木派下死手了。

        但是青木派的实力太弱小,不足以与他们抗衡。为保存实力,唯有与修士同盟军等势力反向而行,迁入危如累卵的仙山。

        如此一来,他与端木光先前拟定的迁移计划就显得太慢了。修士同盟军等势力不可能给他们两到三年的准备时间。

        魏清尘带着计划准备找沈云商议,没想到,后者与他不谋而合。

        正好端木光也在,魏清尘便提出重新制订一个新的计划。

        沈云同意了。他还是将这件事全权交给魏清尘与端木光,末了,说道:“此事是重中之重。你们俩都把手里头的一切事务暂且放下来,不要管。全心全意的做新计划。梅县那边的事,我去跟白柯说,让他接过去。这边的事,我来接着。”

        魏清尘和端木光皆领令。尽管如此,计划是越快出来越好。是以,和上一次一样,他们还是打算去玲珑阵里写计划,一同去了魏清尘的院子里。

        而沈云等他们俩离开后,祭起金色小圆圈,砸开虚空,直接去省城找白柯。

        布设一个有着十多个出口的空间通道,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至少以白柯现在的修为,说是吃奶的力都用上了也是毫不夸张。这不,他在省城的听风堂分舵闭关了两天,才缓过劲来,能够维持人形。又调养了三天,才恢复了七成的功力。

        于他来说,菱洲事了,打算回润洲,好好总结一下此次的经验与不足,继续琢磨自己的空间通道术。

        不想,沈云又来找他……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白柯很不赞成沈云的做法,“姓叶的是铁了心要把这顶邪教的帽子扣上来,总是有办法的。都到这份上了,只有跟他锣对锣、鼓对鼓的打上一场。”说到这里,他看着沈云,挑眉笑道,“反正,他打不过你。仙山的那些老东西,肯定不会真跟他一条心。说不定,他们都在心里等着你把姓叶的打趴了呢。”

        他觉得自己这话说得很保守了。将心比心,换成是自己,身为化虚真君,也不会心甘情愿的听一个元婴小子的号令。

        姓叶的是命好。背后不但有一个牛气哄哄的师尊泰阳真君,还有一个仙山第一的正清门。

        所以,如果有人能把叶罡打趴下。他相信,这些老东西都是乐见其成的。

        沈云摆手:“不成的。天劫将至,我们青木派尚没有足够的力量应对。仙山那边要是陷入了内乱,我们真的是一点成算也没有了。”

        白柯想了想,笑道:“这个理由很有说服力。行,我去梅县。”

        “多谢白兄。”沈云向他抱拳道谢。

        白柯抬手拦住了他的手,笑道:“先别急着道谢。我是有条件的。”

        沈云看向他:“请说。”

        “王思恩给我。”白柯说道。

        沈云好奇极了:“你要她做甚?”

        白柯呵呵冷笑:“她得罪了我,只能死在我手里。”

        沈云一时无语——这个王思恩也太会惹事了。怎么惹上了白柯?

        白柯见他没有吭声,解释道:“差不多两年前,王思恩在润洲掳走了两只小花妖。那两只花妖是我罩着的。那时,我恰好在凉洲。等我得到了信,赶回来时,两只花妖已经被她献给了落桑族人,凌虐至死。你们人族不是说,杀人偿命吗?我抓她回去,祭一祭那两只花妖,该不该?”

        沈云无法反驳。

        白柯是木灵,并且是血统还比较纯正的木灵。以他这样的血统,不论到了哪里,都会吸引比他血统低的花草类灵兽、妖兽主动依附。

        以前,是他身上有契约,自己都不是自由身,故而,花草精怪们只是对他敬而远之。

        后来,他解除了契约,于是,血脉的强大充分显现出来。每到一处,当地的花草精怪皆主动依附。

        而白柯一心想要找叶罡报仇,性情大变,也不再拒绝。

        才几年的工夫,白柯俨然已经成了祝融大陆上的木灵之王。

        也就是凡人界灵气稀薄,这些花草精怪本身又都是血统斑驳,极不纯正的,导致修为皆不高,目前只能做些跑脚报信的事。不然的话,叶罡这回偷偷的跑来菱洲,只怕是死上几百回了。

        以白柯的修为,对付不了叶罡,但对付一个王思恩绰绰有余。可是,他却没有出手。只有一个解释,即,白柯觉得王思恩于他还有用呢。

        想到这里,沈云再次抱拳道谢:“多谢白兄成全。”同时,他也更加敬畏白柯之消息灵通。

        “你别想太多。”白柯摸了摸鼻子,“我说起来,还要谢谢端木他们。如果不是他们设计将王思恩送进了落桑族人的地牢里,我真的不知道,这个王思恩是两年前掳走那两只小花妖的凶徒。”

        沈云心念一转,问道:“王思恩的伪装之术竟如此了得?”完全骗过了润洲、菱洲的花草精怪?

        白柯又是摇头:“她是有一些伪装之术,也谈不上厉害。这个女人那回去润洲,穿着黑风斗篷,面戴黑色三角巾,包裹得严严实实。所以,我底下的人只知道她是修士同盟军的暗探,不知道她的真面目。更不用说察探她的行踪。是这一次,她在地牢里,向审问她的落桑族人表功,自己提到了两年前在润洲捉了两只花妖。恰好,那地牢旁边有一株通了灵智的三角藤。原本,这只小妖只是听着玩,听到了这一段,猛的想到一年多前我发出来的通缉令,便将供词原原本本的报了上来。我才这知道这女人就是那个凶徒。”

        沈云听着,马上想起了将钱柳从修士同盟军的总部挑选到菱洲来的那个暗探。

        “白兄,能不能将王思恩的供词,抄录一份给我?”

        白柯耸耸肩:“我没有保留。不过,草木一族的记性都不错,叫那小花妖重新录一份过来便是。只是要缓上一两天。”

        “没关系。”沈云说道,“这样吧,白兄去梅县之后,直接将供词交给钱柳便是。”白柯这次去梅县是接替端木光,主要就是配合钱柳。而以钱柳的聪慧,看完王思恩的供词,对王思恩是不是她的那位神秘上司,定能判断得出来。那么,他就没必要再插手了。

        与白柯商议完,沈云告辞出来。在省城转了转,待天擦黑,他走进一个偏僻的小巷子,再度祭起金色小圆圈,返回野鸡岭。

        第二天,魏清尘与端木光拿出了一份全新的计划,一起来向沈云汇报。

        这份计划一旦实施,魏清尘立刻要去仙山,亲自探寻去云雾山脉的路。端木光则去东海,建立一个安全的中转站。

        等这个中转站建好,沈云这边就可以开始分批派弟子出发,迁往仙山。

        这些弟子抵达仙山之后,先在赵宣选好的集结点会合,再按魏清尘的指令,前往云雾山脉。

        魏清尘说完,叹道:“我带人去过一回云雾山脉。沿途可以说是很凶险。我们的弟子修为都不高,按理说,是等我将路线探实了,完全确定了下来,再组织大家迁移,才能将路上的危险降到最低。可是,仙山的四象在持续扭曲,去云雾山脉的路程又十分之遥远,我真的没有把握,探实路线要多久的时间。我很担心,在这段时间里,沿途的地形地貌却又发生了大的变化。只能是我在前头走,弟子们分批跟上来。”

        沈云笑道:“我们现在是邪教了,成了过街老鼠,人人打得。这个计划,不张扬,不显眼。我看行。至于危险嘛……继续留在菱洲,才是真危险。”

        接着,他向两人道出这次去省城的所见所闻。

        端木光气愤的捋袖子,从圈椅里跳了起来,骂道:“姓崔的还想包圆我们!呸!就他那点能耐……我先去砍了他的头!”

        魏清尘清咳一声,凉凉的说道:“他不过是一只狗。叶罡现在人气多旺啊。会缺狗吗?而且,我们现在最主要的事,是杀狗吗?”

        经他一提醒,端木光想起来了,叶罡是不缺狗,但是,青木派最缺时间。他杀了崔九浩,于叶罡来说,再换一条狗过来便是。而且,叶罡很有可能会因此而越发的恼怒,派一条疯狗过来,不管不顾的立刻开咬,青木派的时间会更紧迫。

        “那就……且让他多活几天。”他重新坐下来,嗡声嗡气的说道。

        “这边的事,有我盯着呢。你们不要操心。”沈云指着桌上的计划书,“从即日起,大家按计划行事。”

        “是。”

        第二天,长老会通过了新计划。

        而魏清尘和端木光都已经准备好了。两人前后脚的离开了野鸡岭,一个直奔东海,前往仙山。另一个去东海,从听风堂滨洲分舵调集人手,选址建秘密中转站。

        菱洲这边。

        崔九浩的效率也很快。几乎是一夜之间,在坊间传出一则传言,说是这几年来,在野鸡岭周边的山村里,接连有七岁以下的幼童半夜里离奇失踪。据说,这些人失踪之前,村子里都出现过陌生人。还说,有一个村民半夜里起来小解,亲眼目睹了两个陌生人掳走邻居家的一个五岁小女娃。那两人扛起昏睡中的小女娃,腾空而去。吓得这个村民天一亮,就拖家带口的逃出了村子。

        过了两天,传言已是满城雨。有传言说,这些幼童都是藏在野鸡岭的奸邪给掳走了。因为童男童女之血是炼制邪药的药引。甚至还有传言说,野鸡岭周边都没有人烟了。人们全吓跑了。奸邪们瞄上了省城。大家千万要把自家的娃娃们看紧喽……

        一时之间,人们谈奸邪色变。

        又过了一天。总督府张贴告示,证明传言有一部分是真的。

        在梅县的周边,确实有村子陆续失踪幼童,六年来,失踪的幼童人数已经超过百名。梅县周边因此而人心惶惶。不少村民逃离。也有村民联名向当地的理事分处请愿。不过,以前的理事分处总管完全不作为,强行驱散了请愿的村民。

        新到任的李督军接手梅县事务后,觉得为民解难,已经开始着手调查这些幼童失踪案。

        告示的末尾要求民众们不要听信谣言,制造紧张气氛。又说,邪不胜正,呼吁大家要相信梅县督军府,相信李督军,一定能捉到掳掠幼童的凶徒。

        与此同时,钱柳收到新指令:将青木派的叛逃人员引往梅县。

        原来叶罡是打这样的主意!钱柳与告示的李督军,也就是洛山一合计,恍然大悟。

        “王思恩的下一计划,明了!”商量后,钱柳向白柯传讯,“请求将计就计。”

        白柯听完,两只嘴角翘了翘。原来是叶罡的阴谋。那么,必须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