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在线阅读 - 第3728章 滚

第3728章 滚

        海瑟维是真的害怕自己表哥再因为冲动而出现任何不必要的......麻烦。

        毕竟以我的身份,甭说区区一介犯了重罪的豪门少爷,便是皇子,杀了也就杀了,西蒙斯·洛克顶多向我抱怨几句——这不仅仅是因为,西蒙斯·洛克宠爱白云英,对自己的一群子女很是失望,更是因为他的子女为了皇位,甚至试图毒杀他。

        可想而知,生在皇家,为了权势,这群子女是有多么的不靠谱。

        而西蒙斯·洛克之所以会对白云英如此宠爱,也是因为不知白云英从哪儿得到的消息,知道了皇子皇女给西蒙斯·洛克下毒的事情,急冲冲闯进皇宫,在西蒙斯·洛克即将于宴会上饮酒之时,将就被拍落在地。

        刚发生此事时,西蒙斯·洛克还有些恼怒,认为白云英是不是有点恃宠而骄了。

        但当他了解了事情原委以后,对白云英的宠爱及信任瞬间翻倍,直接达到无条件的信任与彻底放纵的宠爱。

        这样造就了年幼的白云英为了追求自由,屡次三番跑路的事实。

        好在正因为有了这件事,才成就了我与白云英之间的姻缘。

        不过这些秘闻,海瑟薇并不知道,她只知道,西蒙斯·洛克最宠爱的孙侄女,白云英,是我的未婚妻。

        仅是这一层关系,我就可以在约克汉城作威作福,而不需要有任何忌惮。

        海瑟薇见求我没用,只得再次央求表哥,一定一定要服从指挥,要是敢不服从指挥的话,她就......她也无能为力,只能默默为表哥祈祷了。

        幸好海瑟薇的表哥还算聪慧,至少没固执的傻透腔了,在听闻海瑟薇的央求以后,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

        他曾是冒险家,自然也知道想要打开传送门需要具备的条件,至少得是初级国家力量,但初级国家力量能够打开的传送门的规模并不大,并且维持的时间也不久,中级国家力量也能打开传送门,打开的传送门的规模虽然大了,但维持的时间也同样并不久,并且传送的位置也没达到星球与星球之间的传送。

        真正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还得是高级国家力量。

        于是乎在他看来,我的水平起步是高级国家力量,并且很有可能更进一步。

        面对疑似高级国家力量的强者,海瑟薇的表哥就算再桀骜不驯,也得老老实实的缩着,不然稍有不慎,可不就是被威胁,被恐吓这么简单了,那是真正意义上的被灭族啊!

        豪门?

        和风大陆最不缺的就是豪门望族。

        海瑟薇的表哥是真的消停了。

        低眉顺目的和他的其他伙伴,一道被我带去了魔界。

        一睁眼,换了天地。

        海瑟薇表哥一行人被这般手段震撼的惊呼不已,再加上周遭遍布的残垣断壁,以及浓郁到驱之不散的血腥味儿,无一不在昭示着,就在不久之前,这里曾发生过不止一场残酷的战争。

        尤其一些尚未收殓干净的残肢肉块,更是让海瑟薇表哥一行人看的是心惊肉跳。

        “这里,就是魔界”我介绍道:“这个位置,大概在两天前,曾发生过一场惨烈的战争。”

        “哦,别用那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我,一天后,也就是后天,还会有类似规模的战争爆发,其惨烈程度,与两天前的那场战争很可能不相上下。”

        “对,你们也将参与这场战争,不过请放心,你们只是参与,并不会加入其中,因为打仗,还轮不到你们上场,又或者说,如果你们能够被雇主选中的话,就不需要参加战争了,而是会被留在雇主身边培训,至于将来会去哪儿,纯粹看雇主的心情了。”

        “我知道你们很好奇,雇主是谁,哈,你们的雇主,可不是我的雇主,这一点,切莫不要搞错了。”

        “我跟你们的雇主,是平级,没错,就是平等相对的那种,不瞒你们说,你们的雇主,正是曾经祸乱过和风大陆的灾厄,不过别那么惊慌,你们的雇主并不是怪物,应该可以被归纳为人类吧,嗯,你们只要把对方视作人类就可以了。”

        “你问雇主的身份?嗯,告诉你们也无妨,雇主的身份是使徒,对,就是你知道的那个使徒。”

        我对海瑟薇的表哥道。

        海瑟薇的表哥毕竟是豪门世族出身,对知识这一块儿掌握的还是很多的。

        “那位使徒大人......性格如何?”海瑟薇的表哥颤颤巍巍问道:“会不会喜好梦中杀人?”

        “梦中杀不杀人,我不知道,但性格很难捉摸,这点是肯定的”我道:“毕竟是强者嘛,有点古怪的情绪很正常。”

        “前几批被你送来的盗尸人,都怎么样了?”他又战战兢兢问道。

        “前几批盗尸人啊”我道:“有一些已经被下方到各个城镇,就任城镇里的各部门官职了,当然,也有不听话被干掉的,不过目前看来,被干掉的盗尸人只占了四成,以后就不知道了,有什么问题吗?”

        海瑟薇的表哥等一行人闻言,更加心惊肉跳了:四成,这还少?

        他咽了口唾沫,强自镇定,问道:“那个......敢问,那四成是因何被干掉的?”

        “不听话呗”我道:“让往东,偏往西,还有就是打架斗殴惹麻烦的,要是正当防卫,杀个把人,并不会被怎样,但有一些家伙,专以杀人为乐,这就不行了呗,毕竟魔界可是有大佬坐镇的,你说杀就杀,大佬要不要面子啊,然后就被使徒亲卫弄死了。”

        海瑟薇表哥咕嘟一声,又咽了口唾沫,强颜欢笑的点了点头:“对,对,杀得好,这种人,就该杀。”

        我笑了笑,道:“在送你们进来之前,海瑟薇一个劲儿的求我,希望我能照顾你们,好的,我可以照顾你们......”

        海瑟薇表哥一行人面露惊喜之色,一个劲儿的向我道谢。

        “......但也仅限口头上的照顾,就是告诉你们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做什么不会被干掉,仅此而已。”

        一众人等,面色再次凝重起来。

        “别那么严肃”我道:“其实这事儿真没那么糟糕,你们只要乖乖听话,做好使徒吩咐的事情,不惹事儿,不找事儿,当然,正当防卫还是必然需要的,只要做到这些,哪怕你们干掉了贵族身份的家伙,使徒也不会找你们麻烦。”

        “那我们......会被贵族身份的家伙们报复吗?”海瑟薇表哥小心翼翼问道。

        “这就得看你们在使徒那儿的表现如何了”我道:“如果表现的好,受到使徒重用,在魔界,就没有哪个贵族敢对你们不利,毕竟这群贵族,也都是生活在使徒麾下的嘛。”

        我轻松的说道。

        海瑟薇表哥等一众人等面色依旧凝重,好在比刚才淡了几分。

        进城以后,一众人盗尸人东张西望,时刻领略与和风大陆截然不同的异域风情。

        不过也有相似之处,譬如说店铺里面的一些小商品,再譬如说热闹喧哗的赌坊,又譬如说灯红酒绿,令人迷醉炫目,能把人抽筋剥骨,耗干最后一点骨髓的风俗店。

        有一些我看着面熟的冒险家,正晃晃悠悠从风俗店里走出来,走路的时候,两条腿还打着颤儿。

        这货要是能好好休息一天,明天的战场倒是依旧能够生龙活虎的战上一场。

        可若是继续放纵一整天的话,明天战场,他必将被怪物干掉,化作遍地残尸中的一具。

        在我看来,他大概率会变成遍地残尸中的一具,主要是因为,他的脸上,依旧洋溢着荡漾之色,这是意犹未尽的表现。

        我只能为他默默点蜡,默哀了。

        海瑟薇表哥见此一幕,再看看站在门口,布料简陋,风情万种的朝过往冒险家招手的小姐姐一眼,咕嘟一声,咽了口唾沫,立马把目光定格在我脸上,几次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我没好气道。

        “那个......如果光顾那里的话,会不会被......”

        海瑟薇表哥一个劲儿用眼神瞄向风俗店的方向。

        “哦,你是说旅馆啊,没问题啊”我道:“你们可以一直住在旅馆也没问题。”

        “不是旅馆”海瑟薇表哥再次努了努嘴。

        “你是说......酒吧?”我咧嘴笑道:“那也没问题,不瞒你们说,使徒也曾在酒吧里喝过酒,这都是日常常规操作,不会被厌恶的。”

        “不是,不是,我是说......”他压低声音,道:“风俗店。”

        我斜眼刁了他一眼,冷笑道:“既然你有这个心思,为什么还不好意思讲出口呢?”

        见海瑟薇表哥无地自容的样子,我呵呵一笑,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想去风俗店就说,这毕竟是正常的生理需求,又不是什么不可见人的龌龊事儿,嗯,你们不需要担心,使徒并不在意这种事情,只要把交代的任务做好,想去风俗店的话,随便去。”

        “真,真的?”海瑟薇表哥是既惊又喜又羞愧。

        “我没有必要欺骗你们”我道:“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分析也能知道吧。”

        “对,对,你说得对,谢谢,嘿嘿嘿。”

        海瑟薇表哥猥琐笑道。

        八成海瑟薇表哥在和风大陆的时候,也是色中老鬼吧,个中滋味大概都尝了个遍儿,不然怎可能一谈及风俗店,整个人都立马精神起来,就跟吃了蓝色小药丸似的。

        话说他在监狱里呆了这么久,也不知道是如何解决生理需要的。

        要知道,他可是重刑犯,监狱里没有苛待他,都是因为他的身份特殊,但帮他解决生理需求什么的,是绝对不可能的。

        毕竟是犯人啊,凭什么还要像大爷一样伺候他?

        也正因为这层原因,我是真的很好奇,他是如何解决生理需要的。

        对了,我记得他的牢房大门是近乎全封闭的,噫,这就明白了。

        夜黑风高,在狱卒们都休息的时候,他悄悄地起身,脑海里幻想着昔日里玩得很好的风俗店小姐姐,然后......

        进了府邸,把人交给使徒亲卫,我便朝着府邸身处溜达而去。

        正巧,赫尔德正在里面品茗。

        魔界也是茶叶盛产地,不同的是,魔界的茶叶味道苦中带甜,回味照比和风大陆的茶叶少了几分。

        不过苦中带甜的茶汁味道,倒也与苦中作乐相得映彰。

        “什么茶?”我上前,很自觉的倒了一杯。

        赫尔德没有理我,依旧自顾自拿着一份文件在看。

        稍稍一抿,眉毛一扬:“嗯?味道还挺不错,是好茶。”

        赫尔德抬眼瞥了我眼,道:“你送来的前几批人里,只有五成达到了合格的标准。”

        观察了下我的表情,她又道:“你似乎并不意外?”

        “这有什么可意外的”我道:“他们在来这儿之前,可都是重刑犯,牢底坐穿的那种,其中不少人都是私德有亏。”

        “你就不能找一些优秀人才给我?”赫尔德道出了心中的积郁。

        “不行”我一口回绝,道:“且不说优秀人才愿不愿意来这儿,如果真是优秀人才,因为某些事情,被杀死在这里的话,我会心疼的。”

        “所以就给我弄这些歪瓜裂枣过来?”赫尔德眼睛微米,表情不善,道。

        “歪瓜裂枣也有歪瓜裂枣的好处,至少杀起来不用背负心理负担。”

        “杀了优秀人才,我也同样不会背负心理负担。”

        赫尔德说的很是认真。

        “但我会”捧着茶杯,一边吸溜着茶汁,我一边道:“为了不让我们都有遗憾,还是继续折中吧,我给你送盗尸人过来,你从鸡群里寻找丹顶鹤,至于‘鸡群’,有不顺眼的就杀了。”

        说到这里,我顿了顿,又道:“对了,今天给你送来的这批人里,有个贵族,虽说平日里游手好闲,还犯了重刑,但家学渊源,稍稍调教,应该能够满足你的需求,这算是我对你的照顾了。”

        赫尔德眸光淡淡一闪:“是不是我还要向你道一声‘谢谢’?”

        “谢谢什么的就太客气了”我嘿嘿坏笑道:“不然你以身相许吧。”

        赫尔德抬了抬眼皮,瞥了我眼,道出一个字,铿锵有力:“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