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点道为止在线阅读 - 第150章 善泳者溺 将计就计反制人

第150章 善泳者溺 将计就计反制人

        “老爸,你说什么呢?”苏劫不赞同,他走了一趟战区,深深知道在国外,风恒益和黑暗势力挂钩,一旦出去了,就是羊入虎口。

        苏劫虽然有功夫在身,但他也知道,功夫的力量其实并没有那么强大,面对很多事情都无能为力。

        “放心吧,也许能够钓出大鱼来。”苏师临道:“你姐的追求是想设计出一款强大的人工智能来。到了国外,也许会借风家的手,让她获得真正机密的东西。有些时候开拓眼界,见见世面也是好的。就如你,我以前不想你学功夫,怕你打架斗殴。但你还是不听话,走上了这条路,就难免接触到很多危险。比如你这次去战区,是不是九死一生?稍微一颗流弹,就会要你的命。要知道,淹死的都是会游泳的。不会游泳的人他有自知之明,不去下水,水就永远淹不死他。”

        “可是这太危险了。”苏劫这时候和老爸了,给我吃饭!”

        苏劫这个时候,并没有听老妈的话,他突然捏了根桌子上的牙签,在手中晃动了下,就变魔术似的消失不见。

        这牙签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射了苏师临的身上。

        这牙签弹射出去的刹那,苏师临拿着筷子吃饭,正是没有防备的时候,苏劫手法快准狠,不为人所察觉。

        嗯!

        就在牙签到达苏师临身上的刹那,苏劫只觉得自己肩膀微微一疼。

        他随后就看见,自己弹射出去的牙签不知道什么时候插到了自己肩膀上。

        自己居然没有发现。

        而苏师临刚刚放下筷子。

        这一切都是发生在眨眼之间,苏师临拿筷子吃饭,苏劫弹出牙签,牙签反弹回来插到他的肩膀,差不多一两秒。

        苏劫把牙签拔了出来,上面出现了一丝血迹,是自己肩膀被刺破留下的,在这刹那,他的身体居然没有感觉就被刺了进去。

        甚至他都没有看清楚老爸苏师临的手法。

        “这么强?”苏劫立刻就明白,老爸只怕是和欧得利一个级别的强者。

        “审判者古洋的穿心钉。”苏师临看着苏劫把牙签从肩膀上拔出来,若无其事:“他的暗器杀人的确是一绝,但你才练习应该不久,火候远远不够。论杀人,老爸比你行。但杀人者人恒杀之,任何人都不是神仙,都是血肉之躯,走入了这个圈子,就很难回头,挺没意思的。”

        “刚才是什么手法?”苏劫盯着问。

        “你的功夫已经成了,教你也没用。”苏师临道:“我年轻时候远远不如你。好了,咱们不聊这个,你自己有了世界观和人生观,就按照你的走就好了,家里事情不用你操心。”

        “那好。”苏劫无话可说了。

        老爸刚才露的这一手技术,杀起人来比他不知道干净利落多少倍。

        如果他都搞不定的事情,那自己也肯定搞不定。

        既然他让老姐出国,那肯定有自己的想法。

        “看来,只有心理素质到达活死人的状态,才可以和老爸真正交手,那个时候,才会扛得住一些事情。”苏劫心想:“我的暗器功夫才学习,远远不如拳脚,如果拳脚功夫的话,和老爸走上一些回合应该没有问题。”

        暗器对于苏劫来说,的确是弱项。

        因为这东西纯粹是杀人技,毫无掩饰。

        你练习拳脚,哪怕是再恶毒的招式,也可以用强身健体来说事,可练习暗器,就是为了杀人。

        苏劫不想把太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暗器上,当务之急,还是体能和心灵的锻炼,过分沉迷暗器,浪费时间。

        只要体能和心理素质突破了,暗器稍微练习一下,就会得心应手。

        “你和孩子较什么劲。”许影猛的拍了下筷子。

        苏师临吓得哆嗦了下,低头扒饭。

        这个时候,老姐苏沐晨似乎开心了很多:“昊宇集团的背后,似乎有强大的技术支撑,我在研究过程中,隐隐约约抓到了那个脉络,如果让我进一步破解其中的东西,甚至可以掌握昊宇和他们背后的所有商业秘密,也能够找到当时风宇轩坑我的证据。老弟,这也是我留在昊宇的原因,我也不甘心创业失败。”

        “风家不是这么好对付的,你又不会功夫,出了什么问题,一个保安就能够把你给解决掉。”苏劫其实心中还是很不放心。

        “我还有利用价值,再说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苏沐晨道:“老弟,你还是不懂计算机的套路,真正的高手,可以在不知不觉中知道很多信息,等我把风家的一些犯罪记录什么的全部拿到,就是他们的末日,当年风家如何搞垮我公司的,我也就怎么搞垮他的公司。”

        “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老妈许影说话了:“反正你一切都以安全为先。”

        “安全不用担心。”苏师临又开口说:“中龙那边,我给他们一个念想,到时候还真的有用得着他们的地方,但他们其实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角色,只可借势,不可全部把宝压上去。”

        “知道了。”苏劫点头。

        一家人吃完饭之后,老爸苏师临和老姐苏沐晨出门了,也不知道干什么。

        苏劫在家里收拾碗筷。

        他倒是心中安稳了不少,老姐似乎也开窍了,不像以前那种榆木疙瘩,只懂得研究。

        老姐其实不笨,也不傻,智商高,只是情商不足,或者说是在学术的象牙塔里面待久了,有些天真和想当然,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也会多多少少有些成长。

        就算是苏劫,现在比起去年也成长了很多,简直可以用脱胎换骨来形容。

        “至少现在不是孤军奋战。”苏劫又想到了老爸那把牙签弹回来的手法,在刚才一时之间没有看清楚,可时候回想,却清晰的浮现在脑海中。

        他在弹出牙签的时候,老爸以很快的手法弹在上面,使得牙签在刹那之间改变轨迹,反射回来。

        这有点类似于子弹遇到坚硬物体回弹一样。

        这种精准把握,力量恰到好处,苏劫现在想来,其实也不是很神奇。只要自己练习一段时间,一样可以做到。

        他的功夫进展到了一定境界,只要静下心来想,什么事情可以让窥视出来本质。

        “我爸和张家究竟有什么不解的深仇大恨呢?”苏劫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上面,“张曼曼其实人挺好的,没有她恐怕还对付不了风家,上一代的恩怨也不至于影响到下一代。这次比赛,我还要靠她来打掉风恒益的阴谋呢。冤家宜解不宜结,如果能够把这个仇消除了,也是好事,不然又要对付风家,又要对付张家,老爸三头六臂都扛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