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点道为止在线阅读 - 第132章 高手踢馆 风雷恒益再打压

第132章 高手踢馆 风雷恒益再打压

        “再来!”

        穆强也是职业柔道选手,被一下摔倒之后并不气馁,猛地爬起来,再度进攻。

        苏劫等他上来,两人抓住对方的衣服,又开始角力。

        穆强连连使用了柔道之中许多手法,脚绊,腰甩,肩话聊天之间,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居然是华兴打来的电话。

        “苏劫,你回来了?什么时候来俱乐部?有急事!”接了电话,里面就传来华兴焦急的声音:“有几个圈内的高手到了俱乐部里面,指名道姓要见你,而且还带了摄像机在拍,我拦不住!你快来一趟!”

        “踢馆的?”苏劫点头:“我马上前来。”

        “我们能不能去看看?”宋琼一听,有些兴奋。

        “可以。”苏劫马上叫车,直奔华兴俱乐部。

        华兴俱乐部开了这么久,靠着苏劫打败周春的名声和华兴的人脉,虽然不对外营业,可也经营得有声有色。一帮人整天交流,水平提升得很快。

        可苏劫的热度也支持不了多久,果然如苏劫老妈许影预料的一样,寒假期间,人数就开始下跌。假期过后苏劫又不在,热度再次降低,收入也开始下降了。

        不过华兴倒不在意,他准备弄几个大事情,在圈子里面炒一炒。

        可还没有计划好,居然就有人打上门来。

        苏劫他们很快就到了华兴俱乐部。

        这俱乐部是租用的库房,不是很大,就一千多平米,但气氛非常好,也不对外开放,平时都是大门紧闭,只有熟人介绍才可以前去。

        可现在铁门已经开了,里面吵吵嚷嚷的。

        苏劫一进其中,就看见了两帮人泾渭分明。

        自己这边的人都穿着“点道”的练习服。这练习服既不是日式那种道服,也不是唐装的对襟口子,而是华兴请了知名设计师设计的运动服装,有些带着汉式的古意,但更有现代那种方便快节奏的模样。

        新潮之中带着古意。

        而且便于练习和格斗。

        这服装一出,倒很受欢迎,华兴对外出售也赚了一些钱。

        甚至,他开始酝酿改名计划,把自己的这个俱乐部改成“点道”,但“点道为止”这个词是苏劫提出来的,在这个俱乐部中,苏劫股份占得比较少,有些不合适。

        凭借华兴的商业直觉,他觉得可以把“点道”这个品牌扩大,现在还是在积蓄人脉和名气的时候,只要积累足够,就可以对外爆发了。

        “风雷搏击?”

        苏劫看着另外一批人,他们来了七八个,每个都是肌肉鼓鼓,彪悍异常,身上穿着运动服,上面映着风雷搏击的字样。

        看见自己走了进来,这七八个人有的拿出手机来拍摄,还有旁边几个拿摄像机的人在转动镜头,似乎要把自己的动作神态语言都清晰的捕捉进去。

        “怎么回事?”苏劫并没有理会这群人,而是和华兴汇合在一起。

        “我在社交软件上打广告。”华兴悄悄地道:“这风雷搏击的人说我们是骗子,四处在网上攻击我们,我们的学员和他们吵了起来。这些人前来交流,实际上就是来踢馆,他们指名道姓要见你。为首的这个人我认识,叫做熊志光,曾经也是个职业选手,正值上升期,后来在一次比赛中被柳龙打败,就消失不见,后来说是去了泰国练拳,然后一直消失无踪,渐渐就在搏击圈子除名了。不过最近不知道怎么又回来,组建了风雷搏击,据说是获得了投资,还得到了明伦武校的一些训练体系,开始在圈子里面崭露头角。不过这风雷搏击和我们一样,也是属于小圈子的传播。但我怀疑背后和昊宇集团有关系。因为我查了下风雷搏击的注册资本股东,是昊宇麾下的一个投资子公司。”

        “风雷搏击?”苏劫瞬间就想到了风恒益。

        风恒益这个名字其实暗藏玄机。

        所谓恒,是易经中的卦象。上雷,下风,为恒!雷为刚,风为柔。刚在上,柔在上。

        而益,也是卦象。和恒恰恰颠倒。上面为风,下面为雷。就是“益卦”。

        恒益加起来,苏劫也明白其中的意思,就是风雷混元,刚柔无常,随心所欲。

        “你就是苏劫吧。”

        这个时候,那为首的男子走了过来,看着苏劫。

        就是华兴口中的熊志光。

        曾经职业选手,败给了第一柳龙,远走他乡,销声匿迹多年,现在卷土重来。

        苏劫打量着这熊志光,此人的脸上有明显刀疤,手臂上也有刀伤,额头上更是疤痕交错,身上的气质和达鲁有些类似,只是没有达鲁那么浓烈,也没有达鲁那么壮实。

        达鲁体重一百五十公斤,而这熊志光和自己差不多,八十公斤左右的样子。

        “这个熊志光也杀过人,不经意中流露出来的那股把人当牲畜的味道我闻得很明显。”苏劫心中一凛,不过他也算是见识过了比他煞气更重的达鲁,也就见怪不怪。

        苏劫点点头:“我就是,你们来是要干什么?”

        “干什么?”旁边有个青年出来,气势汹汹,似乎就要动手打人:“你们的学员在网上各种辱骂我们,这笔账怎么算?”

        “我们今天来也不欺负你们。”熊志光摆摆手:“你们答应两点,第一,在网上公开道歉声明。第二,赔偿我们的经济损失。这件事情才可以和解。”

        “明明是他们先辱骂我们,说我们是骗子,还要约战。”这个时候,华兴俱乐部的一个学员道。

        “看来是故意欺负上门了。”苏劫笑着摇摇头:“我觉得你们应该在网上道歉,并且赔偿我们的经济损失。”

        “你说什么?”熊志光眯着眼睛:“我没有听见,你再说一遍试试看?”

        “我说我要打你脸,你准备好了没有?”苏劫慢条斯理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