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点道为止在线阅读 - 903 将计就计 陷阱之中有陷阱

903 将计就计 陷阱之中有陷阱

        苏劫的动作,都是没有任何瑕疵,而且比机器还精准,哪怕是人工智能机器人前来,所做的动作,也都和他一样,而且没有他这么有神韵,有一种纯天然的艺术感,能够震撼人的精神。

        克鲁苏面对苏劫这一脚,在他的精神世界之中,又是另外一番感受。

        他只感觉到了天地之间,全部都是这一脚,要把自己的精神世界一下踩破,自己站在地球上,这一脚就从太空中突然降落下来,把大地,天空,海洋,全部都覆盖住,精神上的压力简直是即将崩溃。

        他没料到,不动手的苏劫,还不怎么恐怖,一动起手来的苏劫,才是真正的气势铺天盖地,席卷宇宙,古今未来都要被他的武道真谛神意所贯穿。

        克鲁苏曾经也和欧得利较量过,但仍旧没有感觉到如此之大的压力。

        这种压力,是一种贯穿的压力。

        就是不管怎么抵挡,他感觉自己都要被打穿,打透,打裂,打爆,打碎。

        乌拉.....

        克鲁苏的嘴里,吐出来了一些古怪的音节,在这种音节的催动之下,他的身体居然开始产生一些内部奇妙的变化,尤其是是精神世界内部,压力减轻了许多,能够勉强看清楚苏劫这一脚的来龙去脉。

        碰!

        他的手肘抵挡在了胸口,硬接了苏劫这一脚,整个身体急速后退,化解掉巨大的冲击力量。

        但是,他的肘上还是鲜血淋漓,受伤不轻。

        一招接触,就已经见了分晓。

        苏劫停住不动,并没有追击,似乎有绝对的把握,把这个人掌握在自己手中,克鲁苏也是这个世界上的巨头,丝毫不逊色于提丰先生,他本人也拥有巨大的破坏性,任何一个国家想要对付他,都很难下手。

        可苏劫不在乎,在他的眼里,克鲁苏就是掌中之物。

        不过克鲁苏并没有跑。

        他的眼神之中,闪烁出来了奇怪,然后朝着自己的手肘上一抹,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本来鲜血淋漓的手肘,完全愈合,连一点伤口都没有,完全恢复了。

        苏劫看见这一幕,也不稀奇,因为人的精神世界对肉体控制到达了一个境界之后,是能够快速修复,甚至就算是断臂再度生长出来也不是不可以,到达了更高境界,就算是内脏没有了,也可以调动基因重新长出来。

        当然,这种境界,苏劫也没有到达。

        这也符合生物界的逻辑,生物界本身就有一些这样的动物,比如海参,遇到危险的时候,就可以急速收缩,把内脏抛出来,自己逃走,以后又可以重新长出来内脏。

        当然这点人类暂时不可能。

        可在理论上,如果能够聚集大量营养物质,重组细胞,是可以成功的。当然这仅仅是理论而已。

        “你们不跑了?”苏劫含笑看着克鲁苏。

        “你的精神赤赫为什么在刚才突然呈现出一个火箭式的上冲?这和你平时的表现大不相同。你平时的精神赤赫虽然强大,但绝对不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爆发。”克鲁苏惊讶的询问着。

        “我动起手来就这样。”苏劫道:“你所测算的,是我的精神世界赤赫,而我动手的时候,是精神世界和身体信息相互配合,这种化学反应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而是像法老之蛇那样膨胀。这点,是你们信息技术上的短板,也是我的长处,我擅长身体上的诸多信息技术,而你们对于这点,很难进行入门,因为你们不知道怎么和身体进行交流,这是你们文化之中的一些缺憾。”

        功夫,肢体动作,看似很普通平常,但如果能够和精神世界配合起来,到达一个共振点,那么就如核裂变和核聚变一样,立刻千百倍的膨胀起来。

        这就是苏劫独特的一种技术。

        而且,这种技术很难学到手。因为这不是某种硬性的科学,而是一种生物之间的交流。

        如果把人体的各种器官看成生命体的话,那就是在管理国家。

        可以说,苏劫的这门学问,是政治,又是科学。人和人之间的交流,管理,协调,共同完成某件伟大的事情,这就是政治,或者说是社会学。

        这和科学是两个同等的东西。并不能够单纯的归属到自然科学之中去。

        所以,用常规的数据才测算苏劫的精神赤赫,那是做无用功,只有在苏劫彻底运动,协调起来,完成身心的共振,才可以进行勉强估算。

        “看来,你还真的难以对付,我们运用了最高的科技来杀你,对付你身边的人,都没有任何用处,我想问一问,你是如何逃脱上帝之仗武器系统制裁的。”克鲁苏问。

        上帝之仗武器系统,其实是西方一个绝密的军事计划,是把一些毁灭杀伤性武器真布置到达外太空之中进行全球打击。在数十年前这个计划就已经开始了,不过因为技术的原因,一直都不是很成熟,但是这些年太空技术的发展大有进步,一些科幻之中的东西也纷纷研发成功。

        于是乎,这东西也开始了发挥作用。

        现在,国际新人类联盟用来作为对付新人类的主要手段,维持自己的统治权。本来这件战略性的武器,其实是掌握在西方精英阶层手中的,但是现在新人类诞生了,精英阶层就变成了新人类。

        想一想,国际新人类联盟成立之后,大批新人类聚集起来,必定会对西方上层势力进行一个大洗牌。

        当然,原本的西方精英阶层,掌握了最高科技,摇身一变,纷纷成为新人类也不是稀奇事,其实洗牌也不是很大。

        在科技大爆发的时代,生命形态的洗牌,永远也不是普通人所能够享受到的。

        以后,这种差距会越来越大,头部的精英会享受更多的资源,而处于底层的普通人,几乎是没有翻身的可能性,越是后来,可能就会被淘汰,其实这就是自然的规律,虽然很不人道,但就是如此。

        但是,苏劫其实在改变这个生态,他所缔造的那团悟空面具神灵,挑选的传承对象,其实都是普通人。

        “其实很简单,上帝之仗的武器系统,属于人工智能网络技术的范畴,但是在人工智能方面,我们是领先的,我们点道集团的信息技术,暗物质技术,甚至是基因技术,都稍微逊色于你们国际新人类联盟。如果在人工智能网络技术方面还不领先的话,那也没有什么存在的意义了。你们上帝之仗武器系统的确是全球性制霸的太空武器,比起核武器更为可怕,还好我们可以入侵这个武器系统,知道里面的一些运转程序,从而做出来一些规避。当然,如果更进一步,我们甚至能够夺取这其中的控制权,让这个系统变成我们的。”苏劫的话让克鲁苏脸色剧变,这其实是最可怕的。自己缔造的大规模杀伤性战略太空武器,变成了对方的武器,那这简直就是灾难。

        “其实,你也不要表达出来这种情绪。你是在迷惑我。”苏劫再道:“克鲁苏先生,我其实知道你们在研究一种更高层次的信息化科技。现在的各种武器自动系统,其实都是人工智能来控制,但是大家都怕人工智能有了自己的意志来造反,于是想到的就是,用人脑来控制武器系统。比如,人的思维信息,接入网络之中,代替人工智能的控制权。这其实你们已经开始做了。但是,有一个重要的科学难题没有被攻破,那就是信息如何转换的问题,人的大脑信息,和电脑的信息完全不同,根本不相容,很难进行交流,其实哪怕是现在你们可以用芯片来控制人,其实那芯片控制的不是人的精神世界,而是人的身体,通过控制人的身体,再压制人的精神世界。这其实是不成熟的技术。如果你们肯和我合作,我就可以把这个技术成熟化,因为只有我,最懂从人的精神世界,到人的身体信息,再到电脑的信息之间相互转换。如果能够完成这个科学技术,那么我们就可以大力发展人工智能,而不用担心被人工智能所控制,因为我们的精神世界,可以接入网络。两者的信息,进行转换。换句话来说,就是有朝一日,我用自己的意念,可以控制你们的上帝之仗系统。那个时候,你觉得事情会发展到达一种什么样的地步?”

        “你真的可以突破这个技术难关?”克鲁苏问。

        如果真的可以用自己的精神来控制网络,信息完成转换,那么这简直就是一个划时代的意义,代表了人类开始数据化,能够从现实转化为虚拟,又可以从虚拟化为现实,那个时候的人类,怕是完成一种从物种上的彻底革命。

        用玄幻的话来说,人类从血肉生命,变成了虚空生命。

        当然,这也只是一个设想,想要快速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就算是人能够用自己的意念来控制网络,其实离生命虚空化还相差很遥远的等级。但毕竟是迈出来了第一步,起码可以解决人工智能发展方面的问题。

        其实,苏劫是很想和国际新人类联盟合作,分享信息技术,不过对方太过霸道了,不但不分享出来技术,还要掠夺和抑制苏劫的技术发展,那么苏劫只能够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了。

        “这个技术难关对于我来说,只差一个瓶颈。”苏劫说话之间,其实是在窥视克鲁苏的秘密,竭力想渗透对方的精神世界。

        克鲁苏这个人的精神世界封锁得非常之好,很难进行渗透和攻破。但是,苏劫在战斗之中,已经窥视到了一些秘密,但是关于他精神世界核心深处的一些东西,还暂时无法挖掘出来。

        “你在窥视我的精神世界?”克鲁苏脸色一变,他也感觉到了不对劲,自己的精神世界正在遭到入侵,在入侵之中,如果防御不住,那全面崩溃,比死了还可怕。

        一个人死了,起码只是肉体意义上的死亡,精神世界还是独立的。但是如果精神世界被操纵和入侵,那一点独立性都没有了。

        嗖!

        在说话之间,克鲁苏身躯闪烁,直接逃窜而去。

        他的速度飞快,几乎是可以比得上行驶的汽车,而且在这机场人流量巨大的地方闪转腾挪,居然没有丝毫阻碍,而且周围的人也丝毫感觉不到有人在狂奔。

        反正,苏劫和克鲁苏的交锋和战斗,周围的人就当两人是空气。

        到达了这种精神境界,普通人是无法感知到的。他们的眼睛,耳朵等各种触觉器官,都已经被屏蔽。

        苏劫看见克鲁苏逃走,身躯一动,也不紧不慢的跟上。他似乎是有意的让克鲁苏逃走,进行追踪。

        张曼曼并没有跟着苏劫一起去追克鲁苏,而是几步消失在人群之中。

        就在三人消失之后,在机场附近另外一个店子里面,一个带着棒球帽,西方打扮的东方少年,把压低的棒球帽抬高了一些,顿时露出一张十分清秀的脸来。虽然是少年,但身上有一种不似人类的沧桑,如同耸立在海边的岩石,看惯了沧海桑田,散发出来一种不朽的精神内涵。

        “这就是真正的顶尖高手,愚弄人的感官,神乎其神。他明明就在世人面,但世人却视而不见。苏劫的精神境界实在是高明,如果我不是最近有所突破,也会被他所愚弄。”这个少年自言自语:“不过,苏劫也有破绽,并不是真正的无懈可击,这次他和国际新人类联盟的交锋,也许就是我的一个机会。他在和克鲁苏战斗的时候,用精神渗透了对方的内心深处,但是我也乘机窥视到了他的精神境界,一些秘密彻底展现在我的面前,如此一来,我只要了解了苏劫的秘密,就很快能够学会他的手段。”

        一面自言自语,这少年一面朝着刚才张曼曼消失的方向走了过去。

        张曼曼离开了机场,上了一辆车,这辆车并不是自动驾驶,还是她手动开着,很快,就来到了一栋大楼的地下车库之中。

        这栋大楼是点道集团买下来的,整个大楼的业务是点道集团的金融总部,现在点道集团金融非常发达,投资由林汤来负责。

        林汤被苏劫把自己的灵魂结构改成了财神模块,在金融市场简直就是翻云覆雨,把握大势,摄取利润,从来不会出错,就好像是一个来自未来的穿越者,能够清晰知道接下来每一天的金融市场走势。

        这种太可怕了。

        在这种精准的投资手法之下,点道集团的利润在快速膨胀着。然后庞大的资金,分散到了各种科研领域之中去,急速的提升着整个集团的科研实力。

        在外人看来,哪怕是点道集团日进斗金,但实际上整个集团的账目上很少有钱,都是亏损,因为花钱太厉害了。

        张曼曼下车之后,本来想从电梯上去,但突然停下了脚步,对着一个角落道:“你跟了我这么久,没有必要鬼鬼祟祟,而且,你居然能够用一双脚,就直接赶上我开车的速度,可见你的体能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巅峰的人类了。”

        这个时候,那个机场的少年从角落里面走出来,样子还不满十八岁,一身西方少年的打扮,看着张曼曼道:“我其实很好奇,你是怎么躲过上帝之仗武器系统攻击的,这武器系统来自于太空,而且里面的网络技术是一种基本上无法破解的密匙系统。我详细研究过你们的人工智能,你们的智能有两种,第一种叫做小劫,还有一个种叫做小晨,小劫是潜伏于世界的互联网之中,扎根非常之深,就如一颗世界之树,把根系扎入了每一个角落。而那小晨,其实是做科研的。尤其是擅长研究新材料。如果说能够干扰上帝之仗武器系统的,应该就是小劫干的,但是我奇怪的是,小劫想要攻破上帝之仗系统的密匙,还暂时没有这个可能。”

        “哦?”张曼曼看着这个少年:“你对人工智能似乎很熟悉?”

        “那当然,因为上帝之仗的武器系统,我参与了研发,而上帝之仗武器系统的核心,其实也是一个人工智能,这个人工智能的代码,就是我写的。当然,西方那帮精英并不知道这点。他们认为是他们集体研究的成果,但是,其实是我干涉了那群科学家的精神,按照我的意志,写出来的一个奇妙程序,我敢断定,这个奇妙程序,并不逊色于小劫和小晨,我把这个程序,命名为‘老王’。因为我姓王。”这个少年对张曼曼慢条斯理的道。

        “你姓王,那么你的名字就是王通了?据说,苏劫在命理上,会有一个克星,这个克星想必就是你了?你的功夫境界极其高深,科研能力也如此强大,看来你是结合了苏劫的功夫天赋和苏沐晨的科研天赋,难怪你会有资格成为苏劫的克星。不过,你是想干什么?我看你是东方人,为什么要和西方人混在一起?而且还有一点,那就是你也在明伦武校学习过一段时间,难道就没有学到其中的文化吗?”张曼曼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少年。

        “你也说了,我是苏劫的克星。”这个叫做王通的少年道:“既然是克星,那就是八字不合,我听见苏劫这个名字,精神上就会出现一种本能的厌恶,这种厌恶是与生俱来的,不属于正常理性范围,我想要修炼到达最高境界,保持一种精神世界的纯洁性,必须要把这个厌恶给去掉,而去掉这个厌恶的最好办法,就是杀了苏劫,一旦苏劫被我亲手杀死,那整个人都舒服了,这种精神层次上的愉悦,可以使得我直接到达精神世界到达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也许,你觉得我的这个想法非常变态,可事实告诉你,这就是唯一办法,而且我想苏劫对我也是一样,他提到我,精神世界深处肯定非常厌恶。我知道,你的精神和他沟通,建立了一种非常深刻的心灵联络,所以我和你对话,其实他也应该知道,只不过现在他在对付克鲁苏而已。克鲁苏的实力绝对不是他表面上展现出来的那么简单。在一步步把苏劫引诱进入陷阱之中。当然,苏劫也有可能是将计就计,我很想看一看这场大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