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世独尊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血债当血偿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血债当血偿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死了!

        众人瞪大眼睛,眼珠子都差点掉了出来,依旧不敢相信秦天就这么死了。

        扑通,只等那秦天的头颅落在地上,这才惊醒过来。

        秦天真的死了!

        “大师兄!!”

        祭坛方向正在与剑宗等人交手的玄天宗弟子,率先惊醒过来,一个个不由自主的惊呼起来。

        “怎么可能?”

        “大师兄怎么会败!”

        “他是圣尊教出来的弟子啊,圣尊的弟子怎么可能会死……”

        “这不是真的?”

        一群人崩溃了,内心深处受到了无法想象的冲击。

        玄天圣尊,荒古无敌!

        这句话不仅仅是一个口号,是深入玄天宗弟子骨髓的信仰,一直以来天玄子也确实都是无敌的存在。

        荒古域中,除了瑶光剑圣之外,没有人能压制的住他。

        加上近一百年来瑶光几乎没有出手,整个荒古域都是天玄子的传奇,甚至整个东荒整个昆仑,天玄子都是近千年来最强妖孽。

        荒古战场中,秦天就是天玄子的符号,象征着天玄子的存在。

        他是一杆旗帜,但现在这杆旗帜倒下来了。

        倒在了瑶光弟子手中,倒在了葬花公子林云手中,还是以最屈辱的方式死去。

        正在祭坛上方救人的古若尘,瞧得此幕震惊无比,死了……半响过后,古若尘心中热血激荡,只觉得酣畅淋漓,痛快无比。

        十八年前剑宗黄金一代覆灭,这么多年来,死在玄天宗手中的剑宗弟子更是不计其数。

        多年来,剑宗弟子就一直憋着口气。

        这口气真的憋了很多年,可只能眼睁睁看着剑宗弟子,一直被玄天宗欺凌。

        如今终于赢了!

        古若尘一剑劈翻对手,用尽所有力气喊了句:“皓月长存,剑宗不朽!”

        “皓月长存,剑宗不朽!”

        下一刻,不管是被解救出来的弟子,还是沐雪琴等人都从内心深处不由自主的喊了出来。

        声音激荡九天,回响不止,看的远处众人都震撼不已。

        剑宗起来了!

        似有一轮明月,在那祭坛之上,在这热血激昂的声音中冉冉升起。

        曾经名震东荒的第一剑宗,似乎真的要回来了。

        玄天大阵不攻自破,诸多玄天宗的弟子,全都被吓破了胆聚集在张元和柳旭身边。

        “柳师兄,怎……怎么办?”

        “现在怎么办?”

        一群人慌了神,颤声看向柳旭。

        柳旭嘴唇发白,脸色难看之极,根本就想不出应对之策。

        扑通!

        一行人正惊疑不定之际,林云伸手将秦天的黄金龙骨挖了出来,柳旭脸色大变,赶紧带着人冲了过去,怒道:“林云,你在做什么!”

        “何必明知故问。”

        林云淡淡的道。

        “你放肆!”

        柳旭大怒:“赶紧将龙骨交出来,你杀我宗门大师兄已是死罪,还敢挖我宗门的龙骨,你是要挑起两宗血斗!”

        “哈哈哈哈!”

        林云大笑起来,笑声中尽是讥讽之色。

        呼呼!  狂风呼啸,林云眼中寒芒一扫,冷声道:“十八年前,你玄天宗坑杀我剑宗黄金一代,就不是死罪了?秦天能杀我,我林云就杀不得他了?还想要回龙骨?可笑,你们今日,全都得死!!”

        全都得死!

        林云的像是一抹寒风呼啸而过,瞬间,被他目光注视的玄天宗弟子就浑身冰凉起来。

        远处听到声音的众人,也是吃了一惊。

        一道道目光落在林云身上,这家伙太狂了!

        杀了秦天也就罢了,玄天宗其他人也不放过?

        “哈哈哈,林云,你疯了吗?”柳旭闻听此言,却是不怒反笑。

        林云冷冷的道:“从你们抓住剑宗弟子,当众羞辱之时,就已经注定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十八年前的血债林云没有忘。

        方才剑宗弟子,被抓在祭坛上公开羞辱,一个个挨着扇耳光时,林云也没有忘。

        林云话音落下,一人一剑,便朝着玄天宗众弟子杀了过去。

        人为天,剑为穹,天穹剑意,人剑合一!

        原本怒气冲冲的玄天宗弟子,当即就傻眼了,天穹剑意落下的刹那,仿佛真有一重天完全落了下来。

        林云冲进人群,持剑而舞。

        天穹剑意加持之下,逍遥九剑几近无敌,这一刻,众人终于见识到天穹剑意的恐怖之处。

        玄天宗弟子,几乎没有一人能挡住林云一剑。

        直到此时,众人才反应过来,不是秦天太弱,而是林云真的太强了。

        本就炸裂的地面上,有剑光不停绽放,天地二字加持之下,这帮人连结阵都没法做到。

        他像是天外飞仙,持剑而来,仙人舞着长剑,道尽万千逍遥。

        其中意境,无尽恢弘,浩瀚无边。

        玄天宗所有人包括柳旭在内,都被湮没在这股剑意前,完全被压制了。

        一己之力,犹如龙啸九天,有绝代风华绽放。

        这……怎么可能?

        远处林晚等人瞧见此幕,一个个都看的目瞪口呆,这完全是一场屠杀。

        剑光如花,纵横交错。

        花开不停,杀戮不止。

        惨叫声此起彼伏,一个个生命被葬花无情收割,柳旭和张元脸色大变。两人拼尽全力,想要拖住林云,不给他屠杀众人的机会。

        但林云根本就不和他二人照面,一触即退,继续屠杀玄天宗弟子。

        “该死!”

        两人神色难看,看着惨叫的玄天宗弟子,恨不得将林云活活吞了。

        没多久,玄天宗弟子就全部死伤殆尽,只剩下张元和柳旭还在。

        “你这疯子!!”

        柳旭双目血红,不顾一切朝着林云冲了过去。

        “血债当血偿!”

        林云随手一剑,就将他震飞出去,一个字将他打成重伤。

        不等他重新起身,林云手腕一抖,地上黄金神龙战旗犹如一杆长枪。被剑势卷了起来,化作流光飞遁而去,下一刻将柳旭的心口捅了个对穿,钉死在龙门祭坛上。

        刷!

        林云目光一扫,落在仅剩下的张元身上。

        张元浑身颤抖,他处在血流成河的尸堆中,喉咙都在发干。

        哪怕他来自圣地,见过各种大场面,也没见过像林云这般狠人。“我不是玄天宗的人。”张元咽了口气,连忙说道。

        林云没说话,一步一步继续朝他走去。

        呼哧!

        走了两步,第三步林云突然加速,身体犹如瞬移般出现在张元面前。

        咻!

        剑光一闪,葬花便刺了过去。

        张元瞳孔猛的一缩,他连忙闪躲使出全力,可依旧无法完全避开这一剑,葬花偏离心口一寸刺了对穿。

        “你这个疯子!”

        张元双目布满血丝,双手握着葬花,怒道:“我乃明宗真传,你废我师弟黄玄易双目,还敢杀我?你敢杀我,圣地绝对不会放过你!!!”

        “阎空不就是听你吩咐,才来取我人头的吗?还在这装无辜,圣地风采没有见到,脸皮倒是有够厚的,我杀你又如何!”林云抽手,就将葬花拔了出来。

        鲜血飞溅,张元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

        扑通!

        不等林云劈砍下来,张元直接跪在了地上,彻底慌了声,喃喃道:“别杀我,别杀我!风神令,在你手上对不对,在你手上对不对,我知道风神令的惊天秘密!!”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此人为风神令而来?

        张元见状心中一喜,连忙道:“你放过我,我告诉你这个秘密,还可以让你入我明宗!入我明宗,就算是天玄子也拿你没办法……”

        噗呲!

        可话还未说完,林云挥手一剑,就斩断了此人的头颅。

        张元一脸震惊,到死都想不明白,林云为何要杀他。

        至此,玄天宗弟子全军覆没。

        这家伙,真的太狠了……

        一道道目光汇聚在林云身上,看着杀红了眼,满身是血的林云,后背都忍不住发凉。

        秦天已经够狂了,但和林云比起来完全不够看。

        荒古域,玄天圣尊,终究无法真正无敌!

        一个人一把剑,硬生生扶起了一个宗门,这一次荒古战场剑宗彻底赢了。

        “这事怕是没法善了了……”

        林晚深吸口气,看向身边的洛书遗叹道,她努力保持着平静,内心深处早已惊涛骇浪,受到了无法想象的冲击。

        不止是她,其他超级宗门的首领,如萧魁等人也是苍白无比。

        洛书遗点了点头:“荒古战场虽然没有规则,但除剑宗和玄天宗之外,彼此之间终究还留一丝余地。十八年前,玄天宗坑死剑宗黄金一代,还设计废了剑惊天,林云今天算是全还回去了。”

        林晚轻声道:“只怕玄天宗不会咽下这口气,瑶光在闭死劫,这一巴掌扇在天玄子脸上,天玄子肯定没法忍!”

        其他几人都深有同感,以天玄子的性子,绝不会容忍这等结局。

        他们目光看去,剑宗弟子却是没有多少惧色,各自聚集在龙门祭坛上而后开始催动其中阵法。

        “你觉得他会后悔吗?”

        林晚道。

        “不会。”洛书遗肯定的道。

        林晚摇了摇头,叹道:“可这真的是一条死路,半点余地都没有留,那位要是知道……肯定会很伤心吧。”

        洛书遗心中一顿,眼中闪过抹忧虑之色。

        这荒古战场是落幕了,可出去之后肯定还会有更大的风波。

        谁也无法想象,最终的风波会闹到什么程度!

        这般奇耻大辱,玄天宗的人肯定不会咽下这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