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一根案件火柴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一根案件火柴

        贵格大厦就是以贵格基金会命名的金融大厦,同样也是伯亚他们这些国际投资团体的根据地。

        这一点不管金管局还是特区政府都知道,不过却从来没人过问,或者针对这个事情做过什么措施,因为没有必要。任何地方政府随便冲进别人的产业赶人,都会引起巨大的连锁反应,更别说这还涉及外资,这样的压力就算燕京的中央政府都很难扛。

        尤其现在改革开放就是吸引外资的时候,你这么做等于是自毁长城。

        再者说就算能找到非常适合的理由那也没用,这些人只需要换一个地方继续投资就好了,你总不能直接冻结别人的资金,或者直接抢了他们的钱吧?

        况且这些人都聚集在一起,特区政府也好监测,有什么事情也好统一管理,要是驱赶他们换了地方,那就真天知道什么情况了。

        伯亚他们也明白这个情况,因此大家就都很心照不宣的保持默契了。

        今天周六,股市并不开市,伯亚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虽然输了舆论,但伯亚却一点也不沮丧,因为那才只是上半场,距离结束还早着呢!况且周铭表现得越强,才能让伯亚越有斗志。

        等着吧,接下来才是真正的重头戏!

        伯亚心里这么想着。

        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霍尔顿进来告诉他人已经带到了,伯亚马上起身,然后跟着霍尔顿过去会议室里,就见一个明显精神不正常的人被两个强壮的黑人保镖压在办公桌上。

        伯亚不是没准备,但还是愣住了,回头询问霍尔顿这什么情况。

        霍尔顿小声告诉伯亚这个人看着自己的亲生母亲在自己面前被人强上,现在心里很崩溃。

        全世界.通用的骂人都是草泥马,显然这就是对人最大的侮辱,而现在这位居然眼睁睁就看到了,崩溃是正常的。

        “我要杀了你们,你们这些杂种混蛋!”他还在喃喃骂着。

        伯亚也听到了,他坐到这个人对面,用一口不太标准的港粤问他:“你好像很愤怒?”

        这就是伯亚了,他不仅天分很高,而且还特别善于学习肯吃苦用功,在他输给了周铭以后,就一直努力学习华夏的语言和文化,他觉得只有足够了解自己的对手,才能找到打败对方的办法。这一次知道要来港城,他也同样学了一些港粤,尽管不是特别标准,但日常的交流已经够用了。

        这个人突然抬起头,他看着伯亚恶狠狠的狂吼:“我当然很愤怒,你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吗?你这个鬼佬不知道!”

        身后的黑人保镖虽然听不懂在说什么,却也能感觉到这个家伙在对老板很不敬,手上发力就要给他来一下狠的,好让他明白什么是尊敬,不过却被伯亚打手势阻止了,伯亚表示没这个必要。

        随后伯亚又问他:“既然愤怒,那么你想报仇吗?”

        刚才还愤怒万分的人,此刻听伯亚这么问,他突然变得迟疑起来,他再怎么怒火攻心也不代表他是傻子。

        伯亚当然知道他在迟疑什么:“你怕我在故意利用你?我觉得你完全不需要有这样的担心,因为有利用证明你才有价值,总之你只要知道我能帮你报仇就对了,除非你的仇恨并没那么大,反正不就是那么回事吗?被谁骂草你老母难道还有什么区别吗?”

        那人听伯亚这么说当时就暴起打人,不过被两个黑人死死按住,根本动弹不得,挣扎了好一会也没能挣开。

        最终他还是放弃了,重重叹了口气:“不管你想干什么你都说吧,想怎么利用我都没关系,只要我能杀了那两个狗杂碎!”

        “当然,看来我们之间的想法非常相近。”

        伯亚一边示意两位黑人保镖松手,一边对他伸出了手:“那么现在我们可以认识一下吗?我叫伯亚,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那人活动了一下肩膀,看着伯亚的眼光闪烁,好一会才握住伯亚的手:“叫我阿勇就行。”

        “非常高兴认识你,阿勇先生。”伯亚说。

        阿勇再一次伸出手:“那么现在你是不是要给我一把枪呢?好让我去杀了那两个混蛋!”

        伯亚摇头:“枪?不不不,这可是违法行为,阿勇先生你不要忘了我可还希望你能被我利用呢,怎么能让你做这种事呢?你放心,我让你报的仇,绝对是最爽的仇!”

        阿勇本来是想要骂娘的,但听了伯亚后来的话,他决定相信一次,这个时候的他根本懒得去想这个决定会有什么后果,或者……不管什么后果他都不在乎。

        “好,那你要我怎么做?”阿勇问道。

        “去警局报警。”伯亚回答。

        ???

        约摸一刻钟以后,阿勇被送到最近的警察局门口,当他被黑人保镖推下车的时候,都仍然是一脸的茫然和扭曲,仿佛整个人都凌乱了,觉得自己正在经历的是最扯淡的事情。

        原本当他被人强行抓去贵格大厦的时候,他以为又是那帮人,终于要对他做什么了,可结果发现居然是一个外国佬找他,还说要利用他要帮他报仇。

        阿勇虽然不明白对方这是什么意思,也不明白对方要利用他什么,但他却听得出来对方是真心的。

        阿勇这时候也豁出去了,管不了对方究竟要利用自己什么,只要自己能报了仇就行,可他却万万想不到,对方所说的报仇,居然就是让自己报警吗?

        大哥你是在玩我吗?

        一般电影电视里报这种血海深仇,不都是和对方有什么矛盾需要利用自己,要么你们就干脆是什么国外恐怖分子啥的,要自己去制造爆炸案抢劫什么的都行,最不济你们也给把枪吧,这样自己才能快意恩仇的把仇报了,可你们最后居然只是让自己来报警?

        阿勇顿时就想骂娘了,他吗的要是报警就能报仇的话,自己他吗还要找你们干什么?还他吗要被你们利用什么玩意,自己随便找个电话亭不就行了吗?

        “阿勇你尽管去报警好了,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为你设计的报仇,一定让你超乎想象。”

        突然身后传来声音,阿勇知道这是伯亚的声音,那几个外国人还没走,他们还在背后监视着自己。伯亚的语气平和,但阿勇却有一种莫名的恐慌,好像不按他说的做接下来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一样。

        他吗的事情都到这一步了,随便了!

        阿勇最后心下一横,大步迈进了警察局:“他吗的有没有人啊,老子要报警!”

        霍尔顿也坐在车上,他看着阿勇进了警察局,也同样带着担心:“伯亚你这样真的能行吗?”

        伯亚却信心满满:“当然没问题,我们就等着看戏就好了,特区政府不是要肃清港城过去的黑帮组织吗?那这种事情可是他们绝对不能容忍的,可问题偏偏不止是帮派组织那么简单,包括阿勇的事情,以及背后牵连的事情等等,都是非常有趣的。”

        伯亚还说:“这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现在整个港城存在很多很大的问题,这些问题就像是堆满了的干燥火药一样,就缺一根能引爆的火柴,而这个阿勇,就是引爆所有火药桶的火柴。只要他能擦出一点火星,boom!就是一场绚丽的烟花表演。”

        霍尔顿的确了解伯亚计划的前因后果,但即便这样他仍然满脸苦笑:“所以伯亚咱们费了那么大周折找到他,就是为了送他来报警?”

        伯亚摊开双手:“当然,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伯亚说着对警察局那边示意一下,霍尔顿看去,就见警察局里面各种行动了起来,伯亚笑笑表示:“看来我们阿勇先生的任务完成的非常不错。”

        事实的确如此,阿勇虽然完全不能理解伯亚这么做的用意,但现在他也没啥退路了,于是他走进警局就大喊报警,很快有人接待,然后阿勇把自己的事情说了,顿时让整个警局炸开了锅。

        在儿子面前强上他母亲?而且还是有组织犯罪,这都不是一般的恶性犯罪了,这简直是对警察秩序的挑衅。

        于是几辆警车立即出动,根据阿勇提供的消息,警察很快将犯罪分子抓获归案,在紧急对几名嫌疑人进行突击审讯以后,警局也第一时间召开新闻发布会,主动向全社会通报了警情。

        警局的警长通报自己的辖区发生了一起非常恶性的刑事案件,几人合伙有组织的强暴了一名妇女,而根据警长介绍,这几人曾是西贡的社会闲散人员,还有过打架的前科记录,现在就职于丹佛资产管理公司……

        作为背后推手,伯亚和霍尔顿一直关注着警情进展,当警局召开新闻发布会他们当然第一时间关注,甚至都进去了现场,当他们听到丹佛资产管理公司,他们高兴的相互击掌起来,因为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伯亚和霍尔顿随后心满意足的离开,台上警长仍然在大声通报着警情,为自己能这么迅速的破案感到骄傲和自豪。

        只是不管是这位警长,还是下面忠实记录警长发言的记者们,他们此刻都并不知道,这一次看似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警情通报,究竟会引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