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诡异深海游戏,我能无限制垂钓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发现官方玩家

第一百四十八章 发现官方玩家

        ‘紫罗兰之眼内,极有可能有官方玩家存在。’

        夕阳斜照,在支走希娅后,李风放慢脚步在风息堡的花园里走着。

        早在上上个游戏周期,因为官方玩家纸鹤的恶堕。

        与他同期的官方玩家97号,曾在聊天频道里,提醒住在风暴岛的玩家们小心。

        并与此同时,    他还告诉其他玩家,紫罗兰之眼会抓捕纸鹤,并让大家不用过于担心。

        而后面,抓捕纸鹤的紫罗兰之眼使团,在海上遇到风暴需要耽搁这件事,官方玩家97号,    对此竟也了如指掌。

        既然97号对紫罗兰之眼使团的动态如此了解,那么,是不是就可以推断。

        在这次造访的风息堡的使团中,其实有一位官方玩家。

        而且说不定,那位官方玩家,就是与他同期的97号。

        能察觉到身后来人是要找自己,李风记得,那人似乎是紫罗兰之眼的一位学徒。

        ‘这个人会是官方玩家吗?’

        李风心中猜测,他从玩家世界的官方角度去想。

        对于游戏世界,官方最需要的什么?

        让官方玩家变的强大,完成每一次系统任务,阻止灾难的降临?

        这一点是肯定的,但问题是,他们会通过什么办法,让官方玩家变得强大?

        ‘遗物,秘宝,还有获取它们的信息网?’

        官方玩家肯定不止一个,他们分布在无尽之海的各个位置。

        在官方的统一安排下,他们就好像卧底一样,在游戏世界获取一切有用的物品,    情报。

        ‘卧底……’

        李风默念着这两个字,    感觉心里豁然开朗。

        又想到身后稍远处,那個似乎是想搭讪他的人,李风开始预判。

        ‘如果这个人,只是问一些和古巨魔有关的问题,那么应该就是自己想错了。

        可要是他向我打听其他事,那么他的身份,倒是可以存疑。’

        一念及此,李风在心里做好了准备,便转身走到花园喷泉处,挽起袖子洗手。

        带着些许凉意的清水落在手上,驱散了傍晚的最后一丝暑气。

        但李风并非真的想洗手,他只是借故等一等后面的人。

        果然,一直跟在后面的齐恒,很快追上了李风。

        他自我介绍说他叫佩里,是奥尔顿的学徒,此行是因为有些关于巨魔的问题,不知能不能向李风请教。

        总归都是些场面上的客套话。

        李风也有心想试他,    便大方的同他一起坐到长椅上,    和他聊起他有疑问的巨魔问题。

        齐恒是刑警出身,    在官方玩家中又是小队长,    他是严格接受过官方训练的人。

        而且在来之前,他又做足了心里准备,所以在聊天方面的话术上,几乎可以说滴水不漏。

        虚心请教问题,对答案疑惑,得到解答后再恍然大悟……

        之后,又从答案发散到个人履历,找到共同话题,挖掘对方人生中的高光伟时刻,并表现出浓厚兴趣……

        再之后,用疑问的方式,引导对方讲出或吹嘘那些他们的高光时刻。

        而自己再表现出震惊和感叹,使对方的虚荣心得到满足。

        并以此让谈话氛围更友好,更快拉进关系,从而得到更多其他的信息。

        不出半个小时,齐恒从几个和巨魔相关的问题开始,已经和李风天南地北的聊了许多话题。

        而且两人表面上的关系,似乎也从陌生人,变成了很投缘的朋友。

        对此,李风也不以为意。

        因为他现在越来越印证了自己的猜想,眼前这个叫佩里的人,极有可能就是官方玩家。

        而在无尽之海的世界,在不暴露自己身份的情况下,结识一个官方玩家,对自己自然有利无害。

        不过对于佩里的身份,李风目前只是猜测,他还需要进一步验证。

        随着齐恒的言语,李风顺势将话题引到了,他前段时间在风息城的见闻。

        “前段时间,我听人说起件怪事。

        他说风息城内有个人,原本都很正常,但突然有一天,那人就行为反常,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还经常说一些家人朋友都听不懂的话,而且更奇怪的是,那人还要倾家荡产去买一件秘宝。”

        “哦?还有这种事,他是不是被海里的什么东西诅咒了?”

        李风不着痕迹的,描述了一个玩家会有的状态。

        而齐恒也不动声色的听着,纵然心中惊讶,但面上一点也不表现出来,还猜测那人是不是被诅咒了。

        见此,李风继续刚才的话题:

        “被诅咒?说不定还真是,因为就在那个人表现出异常后的几天,他就莫名失踪了,任谁都找不到他。”

        李风暗示风暴岛总督在抓玩家,如果这个叫佩里的人也是玩家,那么他立刻就听得明白。

        而且对于这件事,李风确实也没有说谎。

        早在上上个周期,他曾亲眼看到,风息堡的人暗中抓捕了一个会说中文的玩家。

        他当时在聊天频道里提醒过,但那时为了不暴露位置,他并没有说是哪座岛屿的总督在抓玩家,只是让大家都小心。

        但今天,他以非玩家的身份,在现实中,对被他怀疑是官方玩家的齐恒,说起了这件事。

        如果他真的是官方玩家,那么这件事,也正好对官方起到了提醒作用。

        而如果他不是玩家,那么这件事,也就当做没人会在意的笑谈。

        至于现在,他需要仔细看一看齐恒的反应。

        “失踪了?”

        齐恒表现出一种事不关己的吃惊,然后他继续事不关己的猜测:

        “那后来呢,是不是那人误入了什么邪教组织,被绑架了?”

        李风摇摇头,表示故事到此结束,后面的事,那个对他聊起此事的人,也没有说。

        不过看齐恒的反应,李风心里倒是犹豫了。

        因为他表现的太淡定,太平常了,官方玩家听说危害到玩家的事,不应该如此。

        如果他是装的,那这个人要么是经验丰富的警察,要么是经验丰富的诈骗犯。

        但他细看齐恒的表现,李风却猛然发现了一种隐约的熟悉感。

        就是那种,被刻意训练后的结果。

        回想自己早在第一世时,丧尸末日,李风因为免疫病毒,又加上退伍的身份,所以在那一世官方内部很受重用。

        末日之下,人心不古。

        作为官方的一员,李风在接触各种势力,还有组织之前,也曾接受过关于话术,表情管理,还有如何隐藏情绪的训练。

        所以他现在看着齐恒,多多少少都有些熟悉感。

        但对于他的官方玩家身份,还是说不准的模棱两可。

        不过李风倒是不担心,就像他想看的那些史料一样,答案会自己送上门。

        夕阳西尽,橙红色天空渐渐转成蓝紫色,夜幕悄悄降临大地。

        齐恒在看了眼怀表后不久,就忽然表示他因水土不服,又要拉肚子。

        拉肚子的借口对导师奥尔顿已经用到极致,但对李风,齐恒还是第一次用,所以他觉得问题不大。

        而李风也在齐恒离开后,打开了系统的聊天频道,并放置在一边。

        见天色已晚,李风便准备起身回去,可正在这时,一片阴影投下。

        一个比李风还要高上一点,穿紫色长袍的女人走到他身边。

        李风对这个高大的女人有印象,她似乎和刚才那位佩里一样,也是紫罗兰之眼的学徒。

        “您好莱茵先生,请问您看见过佩里吗?他是奥尔顿导师的学徒,和我穿一样的袍子。”

        有着巨人血统的邦妮问李风道。

        李风点点头,对她说:

        “我不久前还和佩里在这聊天,但他刚刚肚子不舒服,去厕所了。”

        邦妮听到齐恒还拉肚子,忽然神情严肃,她先向李风道谢。

        然后她边自言自语的说了句“还拉肚子,该喝药了”,边向着厕所走去。

        ……

        暮色笼罩苍穹,天上亮起几点繁星。

        黄烟烟的梳妆台上放了一个灰白陶罐,忽然间,陶罐里吐出火舌。

        随着火光乍现,一封信在火星中凝结成实体,然后“啪嗒”掉在桌面上。

        在看到信的那一刻,黄烟烟立刻将陶罐盖上盖子,然后展开信。

        信是小队长齐恒寄来的,他在给所有官方玩家传递消息。

        至于信上的内容,黄烟烟看了不禁睁大眼睛。

        ‘风暴岛总督已经发现了玩家的存在,并且抓捕了穿越到风息城的玩家?’

        黄烟烟原本也知道有玩家暴露,但她实在没想到,庞洛斯·费尔也发现了玩家。

        并且抓的还是,与她在同一座城内的玩家。

        事件就发生在身边,几乎没有距离感的现实,让黄烟烟忽然感觉危机。

        今后她必须更加小心才是。

        而且,根据齐恒信上的要求,她也必须立刻通知与她同期的玩家。

        让他们也小心风暴岛,还有风暴岛总督庞洛斯·费尔。

        0097:“各位玩家,我们得到情报,现在疑似风暴岛总督,已经发现玩家存在,并成功抓捕过玩家。

        请各位在风暴岛,尤其是生活在风息城的玩家,格外小心,谨言慎行。”

        如此明确的情报一出,顿时又在聊天频道掀起一番讨论。

        而此时正在房间摆弄朱砂杯,并一直开着聊天频道的李风,见到这条消息,淡笑着点了下头。

        ‘佩里果然是官方玩家。’

        ……

        “哗啦——哗啦——”

        深夜的海水,一遍遍拍打着堤岸,潮湿的浪花送来阵阵阴凉。

        漆黑的天穹上,明月中天,只在荒凉的灯塔岛上投下一地银光。

        此刻,在暗淡的海面上,两艘小木船坐满了人。

        船桨拨动海水,小木船正朝着灯塔岛飘去。

        因为距离很近,不出十分钟,小木船靠岸,奥尔顿带着紫罗兰之眼的一行人,快速登上了灯塔岛。

        一层亮着灯光的悲伤剧院,正坐落在那里。

        “莱茵先生说,今夜剧院的门会自动打开,是真的吗?”

        一个光头老头问奥尔顿道。

        他叫普利莫,三阶六等位织法者,也是紫罗兰之眼的导师之一。

        “莱茵先生翻译的文献应该不会有错。”

        此次使团的负责人奥尔顿说道。

        他皱眉望着从剧院一层投出来的灯光,伴着那些欢乐的乐曲声,奥尔顿继续说道:

        “能不能进去,很快就会知道了。”

        让齐恒、邦妮等一众学徒在外面等,奥尔顿带着此行三阶以上的织法者,走进剧院正门。

        在所有人极度期待的目光中,奥尔顿将手放在剧院大门上,并用力推去。

        与昨夜截然相反的奇迹出现,当奥尔顿还只是轻轻用力时,那扇厚重好似钢铁一般的正门,竟然自己打开。

        “史料中的记载果然正确。”

        “莱茵先生的翻译果然没错。”

        见身前正门,打开了能使一人通过的缝隙,紫罗兰之眼的织法者们都高兴非常。

        不住的感叹绝境逢生。

        又交代了立在门外的学徒们一遍,奥尔顿便带着其他导师,依次进入悲伤剧院一层。

        随着六位织法者全部进入,那扇悲伤剧院厚重的正门,猛然无声关闭。

        ……

        “各位同志好,情报截止于8月17日午时12点。”

        风息城驿馆内,齐恒正在自己的房间,同其他玩家写着信。

        他先叙述了,他们使团是如何在风息堡结实了学士莱茵,莱茵又是怎样帮助他们翻译了古巨魔语史料。

        后又经事实验证,史料和翻译全部正确。

        紫罗兰之眼的导师们,在剧院一层亮灯的第二天晚上,确实不费吹灰之力,就进入了剧院。

        “但是非常奇怪的是。

        他们是午夜进入剧院,之后便一直没有消息。

        等到凌晨4点时,我和其他学徒竟在岛下的海水里,发现了六位导师。

        他们当时的状态十分糟糕,虽然全身看不出一点伤痕,但他们却一直认为他们受重伤并已死亡。

        而且,自他们被从海里捞起后,他们的精神,一直处于一种崩溃的边缘。

        时而痛苦恐惧,时而默默念着一些让人秒明奇妙的话。

        我的师妹给他们制作了一些安神的药剂,在短时间内,似乎起到了一定的效果。

        在他们情况略微好转一些时,我曾试图询问过,剧院里发生了什么,但他们所有人都缄口不言。

        而且更奇怪的是,在他们六人中,有三个人一直用被子裹紧身体,看上去就像在保护自己的皮肤一样。

        而剩下的三个人,竟在上午偷偷从花街招来了姑娘。

        但据我观察,他们似乎并非为了欢愉,而好像是为了证明什么。

        总之,从当前情报判断,悲伤剧院里的东西,似乎不要人命,但对人的精神,会造成极大伤害。

        即便是三阶至四阶的织法者,也同样不能幸免。”

        齐恒写完信,便将它投进火印宝珠的火舌中。

        今天他不用找借口开溜写信,因为现在,在他的导师奥尔顿的房间里,还有一位花街来的漂亮姑娘。

        可齐恒心里觉得怪怪的,这叫个什么事儿。

        心里想着从凌晨4点到现在,发生在导师们身上的怪事。

        齐恒莫名其妙,却也无比心惊。

        莫名其妙的是导师们的状态,无比心惊的是,那位之前就通过剧院一层的未知存在。

        要知道,在昨夜进入悲伤剧院的六位导师中。

        阶位最高的奥尔顿,已是四阶织法者。

        而阶位最低的光头普利莫,也已是三阶六等位织法者。

        他们六人的实力都不低,加起来就更高了,可在进入剧院后,竟然……

        由此可见,那剧院一层的东西,得有多恐怖。

        可更让齐恒感觉恐怖的是。

        在风息城,竟有一个比紫罗兰之眼的六位织法者导师,以及悲伤剧院一层内的东西,更厉害的存在。

        他不光拥有邀请函,提前进入了剧院。

        而且还只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就通过剧院一层。

        想到这,齐恒不禁开始猜测,那位存在是谁,又有着怎样高级别的阶位。

        可是他思索良久,也没有得出任何可信的结论。

        但导师们如此疯疯癫癫,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这时,齐恒忽然想到李风,他既然能准确翻译史料,会不会也能找出解决当下问题的办法。

        一念及此,齐恒便立刻动身,前往风息堡拜访李风。

        ……

        盛夏正午明媚的阳光,从繁茂的碧绿的树叶间透下来。

        李风坐在自己房间内的写字台前,对着阳光看一条粉红色的花边丝带。

        此时,他手边正放着造型小巧的朱砂杯,那是他和希娅,在通过悲伤剧院一层后得到的。

        而这条粉红色丝带,便是李风垂钓朱砂杯的结果。

        手指抚过顺滑的丝带,李风发现这丝带本身,倒是没什么特别。

        就是这个世界中,女孩子们惯常用来绑头发的头饰。

        只是,当他把丝带放到浓郁的阳光下,那条粉红色丝带上,就会显示出了一行文字:

        “如果你喜欢尸体,你应该会对我的继女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