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医下山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未婚妻,是不是还不一定呢

第二百六十九章 未婚妻,是不是还不一定呢

        夏凝雪可不信他这一套,这个家伙竟搞一些有的没的,这还没结婚呢,结了婚岂不要被他给气死?

        就他还画符?

        他有那本事吗?

        真把自己当大师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气不过的夏凝雪索性不再理会,直接走开了。

        秦默也不在意她的去留,只顾在那画自己的符,等画好之后收起来第二天早早出了门。

        这家伙……

        出去这么早,早饭都不给做。

        夏凝雪掀开锅盖看了看,空荡荡啥也没有,心里好气。

        臭混蛋!

        夏凝雪没辙,只能自己亲手下厨。

        “嗯?秦默,起这么早干什么去?”

        秦默路过怡景悦庭附近露天公园,恰好碰到柳高远柳老爷子从车上走下来,旁边还有柳楠陪伴,似乎这里成了他们每天清晨的必来之地。

        “呃,我出去办点事,柳爷爷这么冷的天还坚持晨练吗?”

        柳老爷子叹了声气,“年纪大了想多活几年出来活动活动。”

        秦默看了看一旁对自己不吭声的柳楠,揉揉鼻子点点头,“那行,那你们先锻炼吧,我忙完回头看你们。”

        秦默离去!

        看他那模样,柳楠有点不如意。

        自己不跟他说话他就不理自己,心里让人可气。

        “孙女,回头没事多约约他,喝喝茶逛逛街什么的,要不然你俩永远走不到一起。”

        柳楠嘟嘟嘴,“我不稀罕他!”

        柳老爷子呵呵笑道:“真不稀罕吗?到时候他跟夏家那丫头结了婚你可别偷偷伤心呐!”

        “爷爷,你胡说什么呢?我才不会为他伤心!”

        柳老爷子哈哈大笑两声,朝前方空旷之地走去。

        柳楠扭头望了眼秦默离开的方向,真想追过去训斥他两句。

        “秦默来了?”

        齐家!

        齐母见秦默到来,请他入座。

        “齐婶,齐叔和子毅呢?”

        “你齐叔出门办事去了,子毅还没起床,你等下我过去喊他。”

        秦默制止了,“不用,还是我过去吧!”

        “也行,那你直接进他房间吧!”

        正在房间的齐子毅听到秦默的声音,连忙起身。

        “秦哥,来这么早?”

        “这个护身符你带身上,随身携带!”

        秦默拿出昨晚画的护身符交给他,齐子毅接过手,道:“哥,我的情况是不是很严重?”

        “怎么说呢?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不过你有一劫,平常注意点不会有问题。”

        “那……那我就放心了。”

        晌午的时候秦默回到怡景悦庭,见夏凝雪还在家没去集团,有些纳闷,“你怎么不去上班?”

        “要你管?”

        “你不也没上班吗?”

        秦默:“……”

        这女人,说话总带刺。

        夏凝雪楞了他一眼,继而询问道:“大早上就出门,干什么去了?”

        “哦,出去办点事!”

        看他这么随意,夏凝雪言语鄙视,“就你事多!一个不上班的比上班的还要忙,真不知你整天瞎搞什么?”

        “哦对了,我集团安保部门正在招聘员工,要不你去试试?”

        听她这话,秦默当即否了回去。

        “算了吧,我对工作不感兴趣。”

        夏凝雪来气了,“你什么意思?你不上班真想我养你一辈子吗?”

        “我说你能不能要点脸?别忘记你是男的,男的不应该比女的更努力赚钱吗?”

        “关键我不缺钱啊!”

        “你……”

        秦默的态度,气的她抓狂。

        “不就侥幸从叶天骄那里得来一千万吗?这点钱算钱吗?”

        “姓秦的,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人家上亿身价都还在努力挣钱,你一千万就这么容易满足?”

        秦默嗯了声,“满足,知足常乐嘛!”

        夏凝雪简直要被他给气死了。

        这家伙怎么是这么个玩意……

        没上进,不进取,还觉得自己很佛系。

        “行,你行!”

        “既然如此,把一千万给我!”

        嗯?

        秦默惊愕,“凭什么?”

        “凭我是你未婚妻,把钱交给你未婚妻还需要理由吗?”

        未婚妻……

        秦默撇撇嘴,“是不是还不一定呢,我不给!”

        “给我,我只给你保管,到时候钱还是你的。”

        秦默不愿意。

        二十万都给自己要走了,还想打这一千万主意,没门。

        “夏凝雪,你我的钱各自保管,谁也别管谁,没准以后指不定你还没我有钱呢!”

        他的话,夏凝雪觉得可笑。

        他还想比自己有钱?

        开什么玩笑?

        就他这区区一千万还跟自己一个集团总裁比,脑子进水了。

        “姓秦的,不是我看不起你,是你自己不思进取。”

        “一千万把你得意成这个样子,我看这一千万你是怎么给我糊弄完的。”

        夏凝雪不想再跟他说话,直接朝一旁走去。

        秦默揉揉鼻子,道:“我要它钱生钱,到时候看你还怎么说我。”

        呵……

        夏凝雪一声冷笑,不再理会。

        就他这副态度,钱生钱?不把钱糊弄完算是看得起他。

        下午秦默去菜市场买了些蔬菜跟鸡鸭鱼肉什么的,他要好好的大补一顿,夏凝雪对他直翻白眼。

        自个坐在客厅看电视,她倒要看看这家伙买这么多到底能做出多好吃的美食来。

        秦默一人忙活到晚上,做了份红烧鱼,炒了几个菜,又炖了排骨汤,还没端上来一股清香引诱着夏凝雪忍不住走了过去。

        “姓秦的,挺会做饭的啊!”

        “那当然了,我在乡下的时候经常做。”

        看他一点不谦虚,夏凝雪鄙夷道:“夸你两句还真当自己是个做饭小能手?”

        “夏凝雪,你要说其他的我不敢保证,但做饭这方面我称第一没人敢称第二。”

        “这燃气做的饭菜它不入味,要是乡下地锅,再杀一两只柴鸡烤个烤鸭或者煲个鸽子汤什么的,绝对让你回味无穷。”

        切!

        夏凝雪翻个白眼,伸手接过他手中的菜碟子,“给我吧,我端过去。”

        秦默递给她,自己端着煲好的汤跟着她回客厅。

        “尝尝味道咋样?”

        夏凝雪看了他一眼,夹了块鱼肉细嚼起来,入嘴香嫩,还真别说,挺有味的。

        “还行吧,勉强凑合着吃!”

        秦默嘟囔两句,“好吃就好吃,不好吃就不好吃,什么还勉强凑合着吃……”

        “好吃,总行了吧?”

        夏凝雪瞪他一眼,拿他无语。

        吃饭的过程中,夏凝雪一直有个疑惑,“姓秦的,上次你说你是被你师父抚养大的,这些年你没想过寻找你父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