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权倾南北在线阅读 - 第一九九五章 独孤永业会怀疑的

第一九九五章 独孤永业会怀疑的

        海军靠不住,这是陆师将领们长期以来的观念。

        并不是因为海军真的很差,或者海军陆战队就是军中的垃圾。而是因为陆师和海军之间的争功,让双方自然而然会对对方形成鄙视。不过这种鄙视倒还没有严重到双方甚至要拒绝相互协助作战的地步,当需要背靠背的时候,他们就会摒弃掉内心的这些犹豫和质疑,坚决的把背后交给对方。

        这个靠不住,实际上只是靠谁不如靠自己的意思罢了。能够自己解决的问题和本来归自己的功劳,凭什么要让给海军?

        牛弘也并不是质疑海军陆战队本身的能力,而是认为以海军陆战队这轻装步卒的编制,对上北周的甲骑可能会难以抵挡。

        现在李靖说话了,那牛弘就不再说什么。李靖当初在陛下身边的时候,曾经亲自见到过海军陆战队的训练,他说的话当然具有足够的参考价值。

        “那我们现在应该如何是好?”牛弘很头大。

        论种地,他是一把好手。汉军入驻代郡之后就开始平整土地,堪堪赶上了春耕的末班车,至少今年能够收获一批粮食。

        论安民,他也是一把好手,汉军的斥候撒出去,半个多月的时间里,至少已经收拢了周围的游民百姓几百人。

        要知道这片土地早就已经荒无人烟很多很多年了,这些或是躲在南侧山里、或是已经快变成草原上游牧民族的百姓,能够收拢起来这么多,已经很不容易。

        现在这些百姓都安置在?水两岸新建的村镇中,毕竟代郡这里还要发挥军事作用,百姓和军队混在一起不利于管理,还不如让他们去守着新开垦的农田呢。而这些百姓,将会是新代郡的第一批居民,他们繁衍生息,在未来的某一天,将会让代郡这个塞上名城重新恢复往日的光彩。

        可是论打仗,牛弘还是想问一句:“如何是好?”

        李靖沉吟良久之后,抬头看着牛弘:“事不宜迟,咱们得抓紧准备进攻居庸关了。”

        “这?”牛弘很诧异,对上李靖的目光。

        你确定不是在逗我?

        “不然咱们在涿鹿甚至这代郡按兵不动,独孤永业会怎么想?”李靖解释,“独孤永业要么会认为我们不过虚张声势,要么会认为我们另有所图。他应该还不知道海军跨海远征的事,毕竟海军和海军陆战队之前一直在南方活动,周人的斥候不可能把手伸得那么长。所以前者的可能就会很大。”

        “可是我们······”牛弘斟酌道,“不就是在虚张声势么?”

        有没有搞错,某要是手里有雄兵百万,还用等海军陆战队?就算是没有火炮,用人命去填,都把居庸关给拿下了。

        居庸关地处边塞,也是年久失修,论坚固程度如何能够比得上中原地区的武关之流?当时萧世廉用了三个月,不也硬是把武关拿下来了么?

        现在就是因为某的手上只有八千人,就算是加上你李靖带过来的兵马,也不过万人罢了,将将和居庸关中的北周守军数量持平。现在摆出来的架势,不就是个花架子么?

        李靖笑道:“我们是在虚张声势不假,但是现在的独孤永业应该不知道我们是在虚张声势吧?不然的话他不可能老老实实的蹲在居庸关,早就已经跑出来找我们的麻烦了。”

        牛弘怔了一下,这倒是不假。

        蹲在居庸关的独孤永业很老实,当然还有一部分原因是独孤永业一开始的确派出了不少哨骑想要刺探汉军的虚实,结果都被牛弘集中火枪手予以迎头痛击。情报没有刺探到多少,哨骑倒是损失了不少。

        独孤永业的麾下以步卒为主——本来他蹲在幽州的主要目的就不是和汉军作战,而是为了带领幽州的军垦,幽州这边百姓的数量本来就不多,只能用军队进行开垦——自然经受不起骑兵的大量损失,这种刺探很快就告一段段落。

        再加上从晋阳到幽州的道路,已经被汉军切断的七七八八,现在只能从晋阳到冀州再折而北上才可以,即使是这条道路,也因为汉军的进军而朝不保夕,所以独孤永业更不知道平城汉军的主力到底在哪里,牛弘和韩擒虎给他和宇文纯分别营造出来一种汉军主力在代郡和汉军主力在雁门关外的假象。

        实际上平城汉军一分为二,哪边也都不多,哪边也都不少。本来韩擒虎那边稍微多点,现在李靖赶到了代郡,两边也都差不多了。

        也就是说到现在,独孤永业还真的不清楚代郡汉军的底细。

        但是如果说之前汉军迟迟不前是为了耕作,那么现在汉军不能再没有任何一点儿反应了。众所周知,汉军和“战时为兵、平时为农”的北周军队不一样,募兵制让汉军将士拿着多于周军的粮饷,因此军队的主要任务也是作战而不是耕地。

        花着这么多钱养着军队去耕地,那岂不是太浪费?汉军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所以军队在人手不足的时候帮着春耕或者夏收,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但是军队既要春耕、又要夏收,和屯垦没有什么区别,那就不正常了。

        现在大汉各军之中,除了西北的军队实在是受限于遥远的粮道以及本地的供应不足,需要自食其力之外,还真的没有哪支军队需要一年到头守在田地里。

        而今的汉军还不反常,但是如果再拖下去,就反常了。

        独孤永业不怀疑才怪呢。

        “可是进攻居庸?”

        “我们现在有了火炮,对居庸关形成威慑并不是什么难事,而且居庸关前地势狭窄,大军本来就没有办法列阵,几万人也好,八千人和一万人也罢,其实到最后能够摆开的也就是千把人罢了,所以独孤永业除非率军出城和我们决战,不然如何得知我们到底有多少人呢?”李靖显然心中早就有所定数,“到时候我们只要广设营寨、多列旗帜,独孤永业看不穿的。”

        “这样很冒险。”牛弘挤出来五个字。

        “但是别无选择,不是吗?”李靖反问。

        牛弘只能点头。

        这样冒险,总比独孤永业看穿他们之后杀过来好。

        “海军陆战队那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