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拉克丝的法穿棒在线阅读 - 【0344】 后帝国时代的恕瑞玛

【0344】 后帝国时代的恕瑞玛

        卡尔亚一语道破太阳神教初代教宗的名字,不仅这位试图传教的老板相当意外,就连做惯了复读机、下意识复述了卡尔亚说辞的拉克丝本人都惊呆了。

        一面用“听说过她的名头”这样的话敷衍着满脸意外之色的老板,拉克丝一面就这位瓦里伊娃的问题,在心里向卡尔亚问个不停——这你都知道,还说你不是全知全能?

        “瓦里伊娃是谁?”

        “你和她很熟悉吗?”

        “你怎么知道她是太阳神教的初代教宗?”

        “你不是说自己不了解太阳神教吗?”

        面对着拉克丝连珠炮一般的问题,卡尔亚最开始只是笑,笑够了之后,才不疾不徐地一一开口解答。

        “瓦里伊娃是我的一个学生,我自然知道她——亲自带了那个狡猾的小混蛋快二十年,我对她可是再熟悉不过了。”

        “至于说为什么我知道她是太阳神教的初代教宗……猜的啊!”

        “我是不了解太阳神教,但【神是为人服务的】这句话实在是让我印象深刻,除了瓦里伊娃那个疯丫头,恐怕符文之地没有哪个人敢大大咧咧、光明正大地说出这句话了。”

        “不过我倒是没想到,她不仅把这句话写进了太阳神教的教义里面,还堂而皇之地为它披上了巨神信仰的外皮,传教……哈哈哈哈,你还别说,这真就是这个小混蛋的风格!”

        “你不知道,她从小就特别能拉大旗作虎皮,什么事情逮到了一个由头,借题发挥的能耐简直惊人……我也是万万没想到,这家伙还能把这一手用到巨神们身上,哈哈哈,不错不错,干得相当不错!”

        卡尔亚欣赏的态度溢于言表,这让拉克丝简直一头雾水,卡尔亚的确完美地回答了她的所有问题,但得到了答案的拉克丝反而感觉自己头顶的问号更多了。

        “这种事情一时半会是说不清楚的。”察觉到了拉克丝的疑惑,卡尔亚终于收敛了笑声,继续开口道,“走吧,去找一间旅馆住下,我慢慢和你说。”

        如释重负的拉克丝终于找个由头、告别了这位热情的、想要向自己传教的老板,和伊诺一起,牵着斯卡拉什离开了这片牲口市场。

        穿过了两条街道后,两个人选了一家看起来条件还不错的旅馆,顺利地办理了入住手续,终于安顿了下来。

        进入了房间,拉克丝第一时间握住了自己的佩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卡尔亚?”虽然已经习惯了卡尔亚在说事情的时候有所保留,但现在这种情况还是让她满心疑惑,“你是说,这个太阳神教的首任教宗,是你的学生?难道那个瓦里伊娃还是个飞升者吗?”

        “答对了!”卡尔亚语气愉悦,“至少在我陷入休眠的时候,她还活蹦乱跳的,所以理论上现在应该也活得很好——虽然我不是很清楚到底为什么她会创建这么一个有意思的教团,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有没有活着,但站在我的角度上,我还是感觉她……干得不错。”

        “那我们要去见见她吗?”拉克丝眨了眨眼睛,“去太阳神教那边打听一下,然后和我的这位……师姐见一面?”

        “这个嘛,倒也不必着急。”卡尔亚一副早有计划的样子,“重建瓦祖安、留下摄政王金羽,这个消息迟早会传遍整个恕瑞玛,如果她愿意见我,那在见到了祖安的一切之后,她自然会明白我的意思——与你而言,目前最重要的是攀登巨神峰。”

        “这样啊。”拉克丝点了点头,“那我们下一步?”

        “继续前进,去纳施拉美换坐骑,然后继续一路向西!”

        ……………………

        正如卡尔亚所说的一样,他主动在瓦祖安暴露摄政亲王的金羽,本身就已经是一种态度了。

        在艾卡西亚战争之后,被感染的卡尔亚虽然坚持着主持了一段时间工作,但很快就陷入了沉睡之中,所以对他来说,从艾卡西亚之战到符文战争,中间上千年的历史都是一片未知的空白。

        卡尔亚并不知道自己的学生们到底都去了哪里、干了什么,只是从针对暗裔战争那只言片语的描述里,得知了那些被虚空所感染的暗裔们之间爆发了战争,并在分道扬镳。

        除此之外,他对那段历史几乎一无所知。

        虽说无论是幸存的飞升者,还是被感染的暗裔,都是卡尔亚曾经的学生,但至少此时此刻,卡尔亚还没有做好再次面对他们的准备——更重要的是,现在的拉克丝刚刚踏过了超凡的门槛,还没有资格和她的师兄师姐们平等对话。

        所以,卡尔亚干脆就在留下了一条“我还在”的消息之后,就和拉克丝一头扎进了大漠黄沙之中。

        打了个招呼之后,卡尔亚带着拉克丝果断隐身。

        相较于站在明面上,他更擅长躲在阴影之中。

        不过,卡尔亚显然没有想到,第一个接收到了他的信号的并不是那些曾经和他关系最亲密的几个飞升者或者暗裔,而是一个因为年纪比较小,所以和卡尔亚并不是很亲密的一个“小家伙”。

        在瓦祖安宣布重建之后的第十八天,在距离维考拉不远处的一处小镇,一个身披斗篷、头戴兜帽,将自己完全藏在阴影之中的旅行者于休憩之时,从路旁茶摊上旅者的议论中听说了这个消息。

        “摄政王的金羽?”他点了一碗最便宜的大碗凉茶,坐下之后将自己的手杖横担在了腿上,“卡尔亚老师的遗物吗……是谁惊扰了老师的休息?”

        思忖之际,茶摊的伙计将一碗跟清水差不了多少的茶水摆在了他的面前,他也不挑,拿起了茶碗之后,只是轻轻一仰头,就将其中的茶水一饮而尽。

        刚刚倒茶的伙计一转头的功夫,就看见茶碗空了,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怀疑的表情。

        这家伙该不会把茶水倒了吧?

        思及此处,他下意识地看向了这个旅行者的脚下。

        地面干爽,没有一丝水渍,似乎刚刚这家伙的确一口气就把偌大一碗茶喝了个干净。

        “下次多放点茶叶。”旅行者似乎察觉到了伙计的想法,他一面将茶碗递回到伙计手里,一面低声开口道,“涉伦出产的茶叶碎末价格不贵,多放两把更解渴。”

        说着,便将一枚铜子按在了桌案上,拎起手杖、站起身来。

        伙计下意识地想要解释一句“我们家茶叶放得很多”,但眼见着对方站起来之后比自己高上了不止一头……解释的话终于被他咽回了肚子里,只剩下了忙不迭地点头。

        对方斜睨了这个伙计一眼,仿佛不含任何表情的眼神让伙计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精神也有些恍惚。

        当这个伙计终于恢复过来的时候,一层无形的冷汗已经布满了他的后背。

        ……………………

        略微教训了一下那个偷工减料的家伙,内瑟斯拄着权杖,再次开始了自己的旅程。

        他的目标是维考拉。

        之所以要去维考拉,原因也很简单,最近那里出现了一位“鹰王后裔”。

        自从符文战争结束、符文之地大规模的战争平息之后,内瑟斯就暂时告别了大图书馆,主动地行走在人间——最疯狂的暗裔都在暗裔战争中自我毁灭了,还有些许理智的暗裔要么自我封印、要么隐遁于世,那些恕瑞玛帝国时期的风云人物似乎彻底告别了历史的舞台。

        这种情况下,内瑟斯终于有了时间和精力,可以寻找鹰王的后裔,着手重建恕瑞玛了。

        作为恕瑞玛陨落的亲历者和见证者,内瑟斯和其他的飞升者在观念上稍微有些区别——在内瑟斯看来,虽然阿兹尔和泽拉斯是帝国陨落的直接责任人,但阿兹尔的思路本身其实没有什么问题。

        想要让恕瑞玛恢复昔日的荣光,一个强大的飞升皇帝是不可缺少的。

        虽然只是飞升者之中的小字辈,但内瑟斯至少经历过艾卡西亚之战前、恕瑞玛帝国最为繁盛的那个时代,于他而言,那才是恕瑞玛应该有的样子。

        在众多飞升者中,内瑟斯无疑是非常特殊的一个,他飞升于恕瑞玛最为繁盛的时候,并亲自见证了这个帝国的几次劫难和最终的陨落,这种境遇让他对于这个国家的兴衰产生了自己独特的理解。

        艾卡西亚之战后,随着摄政亲王的消失,原本团结一致的恕瑞玛产生了各种不同的思想趋势,没有了能够拍板服众的瑟塔卡和卡尔亚,飞升者和暗裔之间彼此不服,让恕瑞玛帝国几乎来到了分裂的边缘。

        无休止的争吵、说不完的扯皮,这些都被内瑟斯全都看在了眼里,面对着一众老资格的飞升者,他并不怎么能说得上话,冷眼旁观之下,他很快就有所明悟。

        只有一个强有力的领袖,才能领导恕瑞玛复兴!

        最终,在无法达成一致的情况下,飞升者和暗裔终究不欢而散。

        以亚托克斯为首的暗裔选择了远离帝国,在开疆拓土的无尽战争之中满足自己的杀戮欲望,他们的离开也带走了帝国最精锐的部队。

        没有在故土厮杀是这些暗裔最后的仁慈,离开了恕瑞玛之后,他们的足迹几乎遍及了除弗雷尔卓德之外的每一片土地,暗裔和暗裔的战团在一场场战争中最终几乎完全褪去了人形和人性,陷入了最可怕的疯狂之中,直至掀起一场席卷了整个符文之地的暗裔战争。

        以耐祖克为首的法师团和学者们则选择了远遁以续塔尔,用元素魔法隐藏了自己的痕迹,单方面地断绝了和恕瑞玛帝国之间的联系。

        虽然名义上以续塔尔王国依旧是恕瑞玛帝国的一部分,但自那之后,来自于恕瑞玛城的命令就再也无法传递到雨林深处,在双方都有余地、有台阶的情况下,以续塔尔实现了事实上的分裂,恕瑞玛帝国也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粮仓。

        以大织母为首的基建派也在心力交瘁之下,选择了告别帝国中心,离开恕瑞玛城,主动远离一切政治的纷扰。

        他们竭力维护着恕瑞玛帝国时期那些辉煌的遗产,疏通水道、维持绿洲,想要保存下恕瑞玛帝国改造沙漠所留下的一切,只可惜随着暗裔战争和帝国毁灭的接连打击,大量绿洲都成为了无源之水,哪怕这些人依旧在四下奔走,但结果没有一个强大的国家作为支撑,结果却终究是力有不逮。

        以瓦里伊娃为首的重建派则是认为要从头开始,从最底层开始重建恕瑞玛帝国。

        他们在争取无果的情况下,留下了一句“恕瑞玛帝国已经病入膏肓,不重建的话完蛋只是时间问题”,然后就如看透一切的预言家一般,昂首挺胸骄傲地离开恕瑞玛帝国,最终不知所踪。

        而剩下的,包括内瑟斯、雷克顿在内的,一些本就比较靠近皇室的飞升者则是选择了留在恕瑞玛城,试图用改革的方式,让恕瑞玛复兴起来。

        不过,在失去了强力军队、没有了法师团、专业工匠离开、基层开始失控的情况下,恕瑞玛帝国想要依靠着改革复兴……哪有那么容易?

        这种情况下,当时的恕瑞玛皇帝干脆咬咬牙,直接挂上了倒档,开起了历史的倒车。

        他在登基之后,第一条命令就是“在事实上恢复奴隶制,并根据社会地位的区别,明确规定拥有奴隶的数量和资格。”

        这条足以将瑟塔卡气活过来的命令却在众多城市的总督处受到了热烈欢迎——大家拼死拼活地为帝国效命为的是啥啊?

        在恕瑞玛帝国兴盛的时候,可以说是为了成为飞升者、为了名留青史,为后人所纪念。

        但现在……时代变啦。

        飞升武后和摄政亲王都不在了,真正有理想的也早就离开帝国了!

        现在皇帝陛下亲自开口,扯开了奴隶制的缺口,各地总督领主自然举双手双脚欢迎。

        一时之间,原本人心惶惶的恕瑞玛高层,一下子就紧密地团结到了皇帝的身边。

        而通过这种开历史倒车的行为,已经在崩溃边缘的恕瑞玛帝国,终于再次有了些许力量,在内瑟斯的主持下,开始利用改革的方式进行自我革新,试图寻找一个再次伟大的机会。

        直到阿兹尔,差一点就成功了。

        ------题外话------

        卡尔亚的小课堂·恕瑞玛帝国的兴衰:

        由最开始一个小部族发展而来的恕瑞玛帝国,在瑟塔卡攀登巨神峰、成为飞升者之后,迎来的大发展,在一路的扩张中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帝国。

        直到艾卡西亚,虚空入侵,恕瑞玛帝国的飞升武后和摄政亲王消失,帝国陷入了分裂,各个派别彼此不服,既然大家都没本事,那就各走各路。

        自此之后,虽然恕瑞玛帝国的名头还在,但和全盛时期已然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当时的恕瑞玛皇帝和飞升者中的保皇派选择了开历史的倒车,用恢复奴隶制为首的方式,稳固帝国的统治,并让恕瑞玛帝国在阿兹尔做皇帝的时候,实现了回光返照。

        再然后,泽拉斯背叛阿兹尔,恕瑞玛的最后一任皇帝在飞升仪式中陨落,恕瑞玛帝国彻底毁灭,曾经外出征服的暗裔再无顾忌,纷纷调转枪口,暗裔战争爆发。

        暗裔战争平息之后,恕瑞玛终于元气大伤,再不复昔日繁华气象。

        ps.今天依旧是一章,简单地讲讲卡尔亚沉睡之后的恕瑞玛——当然,这只是简单的讲讲,涉及到帝国分裂之后各个势力,还有很多内容。

        pss.月末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