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在太平间当保安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龙门石窟一日游

第四十六章 龙门石窟一日游

        还是那个有着圆桌的大厅,这一次开会的人就只剩下了四个。

        连同依旧没来的会长在内,空出的座位已经变成了三个。

        沉默许久,有人开口道:“林川也死了,难道我们身份都暴露了?”

        “就算暴露了又如何。”这次接话的是个中年人的声音,“吴缺也不敢来招惹我,除非他这辈子不想生活在阳光之下。”

        “呵,吹得这么响,结果让你查吴缺的来历也没查出来。”有女人嗤笑,“还说打算针对他家人朋友来对付他,结果这不是什么都做不到嘛。”

        “......他是阎幽从北邙积尸地超度了那只红衣之后带回来的,全国叫吴缺的有七十四人,没有一个跟他有关。他就像凭空出现一样。”

        “这活生生一个大活人,难道还真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不成?又不是齐天大圣。”

        “但他是个好人。”有男人在嬉笑,“好人就总会被道德跟社会法则束缚,就算正面不是他对手,但他依旧会死。”

        “哦?”

        中年人眼皮微动,“你想怎么做。”

        “需要你的一点小小配合。”那男人食指跟大拇指比了个“指尖宇宙”的手势,“今天白天不要在网上封杀这件事,并且要全程直播~我要全国都能看到这件事的现场直播。”

        “可以。”中年人沉声道,“你要做什么。”

        “只是给他一个选择罢了,小小的选择~”男人笑了,“你说......在几千名不认识的路人游客跟幼儿园的几百个孩子之间......他会怎么选?如果让他自杀就两边都放过,那他会自杀吗?尤其是在全国直播的时候,那可是十几亿人在看呐,是不是很有趣?我现在就想知道他会怎么选~”

        “......”沉默几秒,中年人声音冷漠,“你真是疯子。”

        确实,他也不知道吴缺会怎么选。

        但无论吴缺选择哪一方,最后都会被全国上下口诛笔伐。

        到时候就算没杀掉吴缺,他也等于彻底社会性死亡了。

        那样再想杀他就会变得很容易。

        甚至都不需要,因为吴缺如果不自杀,民意都会要求他去死。

        只死他一个人就能拯救上千人,是不是很划算?

        老百姓都会要他去死的。

        因为他是“别人”,因为他没有亲戚朋友。

        因为要顾全大局。

        反正......死的又不是在电视机前的“我”。

        甚至那些被当做人质的游客还有幼儿园孩子们的家长更会要求吴缺去死。

        他们会把责任归到吴缺头上。

        如果你没招惹人家,凭什么人家要你做选择?

        至于为什么不去恨凶手......

        如果我骂他,他找上我怎么办?

        “没办法,因为我真的打不过他,毕竟就连那个教唆犯跟那个剥人皮变态都死了。”男人耸耸肩,“谁让他是好人呢。”

        男人站起身转身离开,“拜拜~我要去布置舞台咯~”

        另外三个人谁也没说话,大厅渐渐沉寂下去。

        ............

        “我说老李,我跟阎幽去玩儿,你跟过来干嘛?”

        万达广场上,穿着简单白衬衫休闲裤的吴缺正对着旁边的空气抱怨着。

        老李乐呵呵解释,“龙门石窟我也想去嘛,上次去的时候还是带着全家人一起,那都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再上次就是打仗的时候路过才逛了逛。大不了到时候我不打扰你们就是了。”

        吴缺翻了个白眼,“啧,我看小说里主角的背后灵都特么是小姐姐,要么是漂亮女鬼,要么就是鬼新娘,怎么到我这儿就是个老头子?”

        老李依旧乐呵呵的不为所动,“如果我是漂亮女鬼,那怕是早就灰飞烟灭了。”

        吴缺:“......”

        他竟然无法反驳。

        阎幽这女人大概是把自己当成她的所有物了,而且她占有欲贼强。

        没看昨天吴缺就是买个房子都能把她破防成那样。

        要真找个女鬼小姐姐......那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阿缺~”

        吴缺扭头,刚好看到阎幽小跑着过来。

        她今天依旧穿着那身女士西装,头发也是简单的马尾辫。

        所谓不施粉黛不外如是。

        当然就算化了淡妆吴缺也看不出来。

        不过这身西装真的很显身材,就阎幽这前凸后翘的样子,广场上不光男的回头,就连女的也回头看。

        甚至回头看的女人比男人更多,搞的有的女人身边本来也在看的男伴都开始不好了。

        特么我女朋友不会是个拉拉吧?

        不少男同胞都开始产生了自我怀疑。

        “还真帅。”吴缺上下打量半晌,最终不得不发出感慨。

        有的人就是这样的,男的看了觉得好家伙真漂亮!女的看了觉得好家伙真帅!

        阎幽就是这样的人。

        特别是她站在吴缺面前完全能平视吴缺。

        他俩身高刚好都是一米七八,但众所周知,同样身高的情况下,女的就是比男的看上去高,也不知道为什么。

        阎幽抬手拢了拢鬓角发丝,“等着急了吧?”

        “那确实。”吴缺这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太老实,“等了四十多分钟,我腿都站麻了。”

        他晃了晃手里的一沓传单,“光是健身房跟新开张饭店的广告我都收了这么多。”

        阎幽白了他一眼,“跟女孩儿怎么能这么说呢,得说‘没有,我也刚到’才行。”

        “那么问题来了。”吴缺表情严肃,“那样岂不是就是对你撒谎?那你觉得撒谎跟实话实说哪个让你心情更不爽?”

        阎幽眼眸弯弯,“哪个都不爽,我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得嘞。”吴缺也不争辩,跟女同胞的争吵有时候就始于你想讲道理,“走吧,公交车走起,60路直达龙门石窟。”

        “那快去车站等呗,60路好久才一趟呢。”阎幽拉起吴缺胳膊就走。

        她完全无视了老李头的存在。

        老李耸耸肩跟在两人身后飘向车站。

        所幸他们运气不错,很快就有趟60路来了。

        今天是工作日下午上班时间,车上没多少人,而且大多还都是中老年人。

        吴缺跟阎幽前面坐着的俩五十多岁大妈就在唠家常。

        “你说现在的姑娘怎么都这么娇气?俺孩子去相亲,就因为没开车骑了辆摩托车,人家饭都不吃扭头就走。”

        “是啊,这年头孩子都娇气,能打车就不坐公交,也就上下班的时候能看到公交车上多些年轻人了。”

        前面说话的那个大妈回头瞥了眼吴缺跟阎幽,她视线下意识在阎幽那张毫无瑕疵的脸上愣了片刻。

        接着她才回过头叹气,“唉,要是有个姑娘愿意跟俺孩儿坐公交,那俺说什么也得让他把人家娶回家好好伺候。”

        吴缺:“......”

        这大妈啥意思?是说给我听得吗?

        阎幽耳垂微红,坐在吴缺身边笑而不语。